>时尚>>正文

潘慕文:在美国坚持中国文化的呈现

原标题:潘慕文:在美国坚持中国文化的呈现

> 我的名字叫查理:黄 2016

潘慕文(Mu Pan)是眷村长大的外省人,20岁移民美国,并在该年进入纽约视觉艺术学院(School of Visual Arts),主修插画,在2001年毕业,后来由于工作不顺,回到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继续念研究生,还是插画专业。2007年毕业后,他却不想画插画了,只想当个真正的画家,之后磕磕碰碰了好几年,期间做过大艺术家的助手、装修工人、医院护工,还在韩国人开的画室当过所谓的“老师”。后来改变了画风,事业变得有些顺利,在朋友的帮助下,开始在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教课,之后画画事业也开始有了好的转变,直到最近几年才开始成为全职画家,可以依靠画画和授课来生活。潘慕文目前在欧洲两家画廊有着固定的展览,此外分别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和帕森设计学院兼职授课。

融入,了解与厌烦

> 猴系列作品 2016

美国文化对潘慕文在生活和艺术创作上的影响都非常大,他坦言自己在20年前刚到美国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很想当美国人,曾经很努力的让自己美国化。潘慕文说:“那时候我看了很多美国电影、电视,听他们的音乐并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但久了之后,我开始对美国文化感到厌倦。一个才200多年文化历史的国家,除了分裂别的国家之外,其他的就是那些好莱坞的东西和那些白人痞子文化。而且,在911之后,纽约的整个文化也变了,再也不是那个以前充满刺激和令人兴奋的大城市。过去十多年,纽约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多元,族群分裂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显。艺术方面也是,以有钱白人的市场为主流,不像以前那么地百花齐放。我不是在美国长大的美国人,我对他们的文化有了某些程度的了解后,也不想再去深入了。”但美国文化在的潘慕文的绘画里是有很大影响的,他说自己也不可能将它们移出去,他继续说:“毕竟我人生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美国,可能会老死在这里。所以,在我的创作中,美国文化的因素也是我作为Mu Pan这个自我认知的一部份。”

找寻属于自己的灵感

加州的插画形式其实还是以老传统技法油画为主,迈阿密是以博览艺术为主,纽约则是以艺术形态和国际大咖艺术家为主,传统的西方绘画反而不是主流。说起在纽约画画的创作灵感,潘慕文说:“中国元素其实只是部分灵感的来源,主要是我在画面上写中文,所以中国人看得懂,我毕竟还是出于中国文化的人。其实在我的绘画里,我所吸收的不只有中国传统文化,我学的还有日本浮世绘,西藏的唐卡,印度的精密画,墨西哥壁画,欧洲中古世纪的绘本,尤其是打猎方面的,还有美国很久以前的民间艺术插画。当然最重要的灵感来源,那就是漫画了。”潘慕文很喜欢画动物,更喜欢在作品内容中开一些不是很深入的政治玩笑,他说:“我有一副作品叫《1001 Noon》,那是美国刚打完伊拉克的时候画的,画作的主题也是讲述美国入侵伊拉克的事迹。我在创作时,我就大量的取用很多印度精密画的元素来诠释我的故事,并增加讽刺的趣味。在那副作品中,我就完全没有加入任何中国元素,但是,观众或多或少的还是可以看出一些中国元素在里面,因为我到底还是个中国人,我的思考模式,我开玩笑的方式,都还是以华语文化为主。即使完全和中国不相干的画面题材,你还是可以嗅到一些酱油黑醋味。”

> 爱就是意味着你永远都不必说对不起:龙 2017

尽管潘慕文的作品中存在极强的中国文化符号,但他却觉得自己的作品里的中国元素并不是主要的东西,更把它看作其实是在学画的过程中所吸收到的所有一切影响中的一部分。“只是我不拘泥于形式,把这些东西学了后再打破,在重新融合一体,就像武侠小说中把用北冥神功所偷来的真气贯通那样。可能也是因为这种非常‘中国’的思维,让我的东西看起来还是很中国吧。”

自己就是画里的每只猴子

“作为华裔美国人(Chinese American), 也就是指那些在美国生长的华人,他们不会中文也瞧不起和自己有文化差异的移民父母,当然也打不进白人的那个族群。我的英文带有不性感的中国腔,每天早饭吃馒头稀饭,骂人说台语,也说国语或者广东话脏话,进屋一定脱鞋子,画画时听单田芳的评书,还有喜马拉雅,我尊师重道。其实把我的政治背景和现有国籍去掉的话,我就是一个中国人。身为一个中国人,作品中含有中国文化元素和符号是很合理的。”潘慕文说。

> 狼系列作品 2017

看潘慕文的画,会发现其实内容中呈现的人物角色并不多,大部分都是武士、军人和战士,当然还有动物。他说其实自己最爱画的还是动物,特别爱画狼和猴子,尤其觉得自己就是猴子,他画的猴子系列其实就是部人类文明发展史,他说:”我自己就是画里的每只猴子。他们打猎,他们打仗,他们搞政治斗争。我是个很没有文明的人,我爱吃生肉,我依照我的情感处理事情,我喜欢力量与暴力,其实我根本就是个禽兽。所以我画动物时都非常有感觉,尤其是画在互相撕咬的动物。我爱画猴子,所以我画了很多孙悟空。”

无论画什么,都是为了画给自己爽

“我画过很多以日本电影的怪兽为主要题材的作品,其实我对那些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是为了买主要求才画的。正因为没兴趣,我才加入了不少自己喜欢的角色,让我能画的下去。像孙悟空,义和团,三太子,梁山泊一百零八将等等。”潘慕文说。比如《忠臣义士传6-哪吒闹海》那副作品,向潘慕文定制的收藏家指定要日本东宝的三头龙怪兽,除此要求之外他可以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潘慕文继续说:“在画的时候正是美国,日本和中国关系最紧张的时候,但这也激发了我的爱国心。虽然我几十年都活在美国,但我在作品中我画了我自己从小到大崇拜过的偶像,像李小龙、华英雄、十八铜人、金庸小说人物等等,让他们狠狠的揍那些日本武士和日本动漫角色。这其实都是为了娱乐我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因素,因为我画了几十年的画,我遵循的只有一个原则:无论画什么,都是为了画给自己爽。如果有不是很懂行的,或者陌生人让我介绍自己的作品,我很少多说,也不愿意解释什么,你爱看就看不看拉倒,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陌生人我还管他?除非他想要买,那我就乖乖的如同孙子一般的解释给他听,还会婉转的解释,以免他火大了不买了。”

> 中国历史系列2010

当问到潘慕文怎么定义艺术家的成功的时候,他反问说:“你怎么问一个不成功的画家这个问题?我不是艺术家,我从来都没说我是。我顶多是个插画家,还是过时的老风格。”潘慕文觉得一个艺术家是一个不会局限在任何形式,任何媒材,可以生活在任何体制下都能创作出完全表现出自己的东西的人。而一个成功的艺术家,是不管身处多恶劣的环境下,还是不会停止创作的人。“我每次听到有社交网站上一堆赞的画画的人说自己是艺术家,我都想笑。”潘慕文说。

文化还是自己的好

> 猴系列作品 2016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90后年轻艺术家从海外回来,他们的作品表现以及内容,越来越趋于和欧美艺术家一致,如果不看身份,很难辨别出是否是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中国文化符号少之又少,这样的状况也许有利有弊,对于这个问题,潘慕文说:“我只能说文化还是自己的好,你学了别人东西回来,不管你怎么厉害,那还是别人的东西,别人也不会把你当回事,因为他们有比你会的人多的是。我觉得看个人,有些人可以把学回来的东西加上自己的文化,然后再创造成属于完全自己的东西,而有的人只能依样画葫芦,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很厉害。那真的只能看个人,没有利也没有弊。你要外国人看得起你,除了你把他们的东西摸透以外,你还是要很懂自己的东西。很向往自己的根源。你去跟种西瓜的人买西瓜,他不会理你的。”

把握年轻和时间,不要浪费

作为一名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潘慕文并没有像很多名校生那样炫耀或者夸大学校给自己的光环,反倒非常直率的说:“我现在在赚他们的钱,所以我不评价。其实学校到哪都一样,老师有好的也有差的,主要是看自己的天份和创造力。”对现在还在学校的学生,或者即将毕业的学生,潘慕文坦言说一定要把握自己的年轻和时间,不要浪费。“你要确定自己是不是能走这条路,这要天份、启发性和毅力。不是你喜欢你就可以成功。如果发现自己确定不是吃这个饭的料,马上停止,赶快找出自己的路。画画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行业,少一个画画的世界也不会被影响。我没有开玩笑。如果你确定是要干这行,除了多看多学外,千万不要固执和不能变通,千万不要照着形式,最重要,千万不要跟着流行跑。你是你自己,不要看别人。你看历史上哪个大师是跟着流行跑出来的?你固执和食古不化就是给自己判死刑。要把眼光看远,要有国际观。”潘慕文说。

> 潘慕文的恐龙集5 2016

画画,艺术,不管做什么,这都是一个长跑。潘慕文最后说:“我们如果想要成功的跑完全程,唯一的只有稳住速度一步步的向前跑。不要羡慕那些高大强壮的快跑者,他们从你身边飞驰而过,但你等着,没过多久,他就会停下来慢慢走。而你,你还是一样不急不喘的继续跑,你会把他远远的抛在身后,你会继续跑,跑到所有跑过你的人都再也追不上你。快,强大是不会持久的,那只是一时的爽。只有毅力,耐性才是赢得最后胜利的关键。不只是跟人赛跑是这样,跟自己赛跑更是如此。”说到对未来的计划和发展,潘慕文说自己一直都没停下来,他现在在欧洲每年都有展览,所以想不画都不行。但另一方面自己也坦言已经过了那个对未来还有想法的年纪了,只有把今天把握好,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才是面对未来最好的方法。

艺术与设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