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这位骑三轮闯荡世界的中国大爷,走了

原标题:这位骑三轮闯荡世界的中国大爷,走了

陈冠明被称为“奥运狂人”,这是他在在鸟巢和水立方旁的广场清理烟蒂纸屑

这位白胡子大爷陈冠明,曾驾三轮车骑行全国,为2008北京奥运造势,一下子红遍全国。

此后,他又踏上了征服世界的旅程,参加伦敦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一路骑过法国、英国、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巴西,地球上留下不断奋斗的身影。

然而,就在阿根廷当地时间18日晚,一辆载满货物的卡车撞向61岁的陈冠明。

这位中国农民的生命连同他环球骑行17万多公里的纪录,定格在了距离祖国最遥远的地球另一端。

当时,陈冠明正骑着三轮车驶向阿根廷的佩里托莫雷诺冰川,冰川所在的巴塔哥尼亚地区几乎位于人类居住大陆的最南端。

他最终还是没能亲眼看一看“世界尽头”的模样。

凤凰人物曾记述过陈冠明的事迹,特地摘编如下,以为纪念:

中国农民骑三轮环游世界:途中温差80℃ 喝二锅头健身(2016.1)

2001年中国申奥成功之后,陈冠明就推着自己改装的三轮车离开家乡,这位来自江苏徐州的农民说:“我想为北京奥运会造势,四处宣扬奥运,于是想用我这架三轮车‘踩’过一千多个县市进行宣传,包括香港及澳门,既环保又有益身心”。

在将近七年的时间里,他去过新疆西藏,去过香港澳门,走了6万5千多公里,每到一个地方,陈冠明都会找当地部门签名盖章留念。

在他的五个纪念册上,可以看到香港体育局给他的留言:“一路平安,完成壮举。”

这一年陈冠明53岁,他说除了台湾,全国都走遍了。

终于,他在2008年7月到达北京。

热情洋溢的他曾在鸟巢前演讲,征集签名,宣传自己心中的奥运与环保。奥运会期间,他在鸟巢和水立方旁的广场不停忙碌着,不住地弯腰去捡人行道、草丛里、马路边甚至自行车夹缝中的烟蒂和纸屑。

随后,他骑着三轮车开始环游世界,宣扬不断超越自我的奥林匹克精神。

陈冠明经行的国家。

2012年奥运会前,他抵达伦敦,为伦敦奥运造势。

陈冠明在伦敦。图片来自南方周末

两名记者这样描写他们见到的陈冠明:“三轮车背上一大幅海报,中英对照;年老的陈冠明(陈叔),称自己为‘在地球上漫步骑行的中国人’。在约半小时的访问中,也有十几二十人途经陈叔的三轮车时,忍不住驻足看看,车上一幅幅他在各地的留影照片;不少路人更上前合照,陈叔亦来者不拒,俨如伦敦唐人街的‘万人迷’。”

更多的人好奇,靠三轮车怎么环游世界?

根据加拿大媒体的报道,陈冠明的旅途并不轻松。

新加坡的街道上,摄氏40多度的高温让汗衫上满是盐渍。

摄氏零下38度的伊朗边境山区的夜晚,裹3层棉袄都冻得直哆嗦。

在泰国遇上大洪水淹到胸口,拉着“老马”走了近20公里。

离开东南亚时,在缅甸被拒签,之后只好蹬回西藏,改道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土耳其。

穿越了战火纷飞的阿富汗,晓行夜宿,非常谨慎。在零下摄氏30度的严寒,甚至还有四天睡在雪地里。

2012年除夕夜,横跨亚欧大陆的土耳其,赶上了一场特大暴风雪。蘸盐巴吃大饼,喝几口雪水,成了他丰盛的年夜饭。

陈冠明说:“有陆路就踩车,没有陆路就坐船。伦敦物价相当贵,主要吃面包或洋葱。来到唐人街真好,两间香港人开的餐厅都免费向我提供饮食。”

另外,一路上他靠喝自己用二锅头泡的养生酒来健身。

已没有收入的陈冠明,骑行伦敦已花了6万多人民币,关于经济来源,他说靠别人接济或接三轮车生意帮补;住就睡在三轮车内,反正用木板做床板已十几年。“大部份旅费是向家里兄弟姐妹借的,有的是有心人捐助。”

苦心人天不负,就是在唐人街上,陈冠明得到了观看里约奥运开幕式的邀请,于是陈冠明的旅行继续延伸。

陈冠明与英国航空公司乘务人员在伦敦唐人街合影

中间,他遇到了不错的运气,英国航空公司愿意赞助陈冠明回国过个中秋。他们的代表说:“我们非常敬佩陈先生努力实现梦想的坚韧毅力。他非凡且高尚的精神激励着世界各地的人们,也包括英国航空公司员工。所以当我们得知他希望可以回到中国探望父亲之后,觉得他应在回北京的8000公里的旅路程中享受一趟舒适体贴的飞行体验。”

2013年,陈冠明第三次出发,游过欧洲、亚洲的他,这次打算“畅游美洲大地”。陈冠明在微博留言说:“过去的十三年,我用三轮车骑行十四万公里,到过22个国家。现在,我正在畅游美洲大地。先横跨加拿大,再去美国,2016年赶到巴西里约热内卢。 ”豪气冲天。

有网民上传自己和陈冠明在多伦多巧遇的照片,“今日在路上遇到了陈冠明,向我问唐人街怎么走。白发苍苍的老人,三轮车环游世界第一人,骑行共10余年,从中国出发骑到英国,现在骑到多伦多,真是牛逼的人物。”

根据星岛日报的描述,陈冠明被称为“奥运狂人”、“中国阿甘”。

跨国旅行的“阿甘”也遇到的语言上的困难。

“我就会说个thank you so much(非常感谢),一个sorry(抱歉),一个one,two,three, four,five,seven。再完了我就不会说了。”陈冠明说,但他并不担心,他有秘密武器——翻译本,是北京一位志愿者帮他做的,每次去边境或警察局拿出翻译本,“这样他们就知我是来干什么,从哪来要到哪儿。”

他也自嘲道:“我很少说,互相都不懂也没事儿。他走他的路,他要请我吃饭就买东西给我。”

但一路上陈冠明得到了华人华侨的支持,比如2014年年底,加拿大中国工商业协会会长朱德修在列治文一家餐厅设宴为陈冠明饯行。再比如在2015年,骑到马里兰州时,陈冠明得以在华人魏先生餐馆门前的停车场过夜,魏先生用“英雄”形容陈冠明。

检索新闻可以看到,陈冠明一路向南,2015年3月到旧金山,4月到洛杉矶,8月到达纽约,2016年1月到达华盛顿。之后他将从加州前往墨西哥。

2016年1月,陈冠明在美国国会山前,他说:“(华盛顿)虽然是美国首都,但城市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古老的文化,也就是国会山和白宫,都是在绿色的包围下。老百姓比较热情,而且DC空气好一些,环境好一些,其他没什么。”

长期旅行的他,一路上已经穿坏了18双胶底鞋,钢制的轮毂都换了七八条,坏掉的轮胎超过了30个。

2016年7月31日,陈冠明顺利到达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举办地马拉卡纳体育场

图为一名里约市民与陈冠明(中)自拍合影。

陈冠明生前曾对媒体表示:“我要申报3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一是骑三轮车爬到了世界最高点,我在西藏骑车爬上7600米的高峰;二是骑车世界最长行程,迄今为止15万公里;三是驾驶了世界上最小的“房车”,我的车长2.1米,宽83公分,面积不足1.8平方米。”

除了纪录以外,他坦言路途上收获的友谊更加珍贵,无数人的尊重、鼓励和赞许让困难无比的旅途变得没有那么艰辛。

在陈冠明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展示着一些他在旅途中的“打卡”视频或照片。镜头前的他大秀肌肉、跳跃至半空、露出招牌式地憨笑,拥有着无比年轻的心态。

陈冠明上传最后一条视频的日期是7月27日:“我现在正在阿根廷境内,现在的位置是拉克鲁斯……”。

陈冠明途径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新华社记者曾在布市中国城附近见到过这位老人。风吹日晒、日夜兼程的旅途让陈冠明显得比同龄老人更加沧桑。

当时记者问他为何要如此执着地骑三轮车环游世界,他笑着回答:“北京奥运让我感到无比自豪,我想分享这份自豪感。我也不觉得自己老了,就想试试自己究竟能走多远。我还要赶在2020年前抵达日本东京呢!”

斯人已逝,梦想长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