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梳理汽车企业发展的8个“命门”丑闻 在“又好又便宜”中抉择

原标题:梳理汽车企业发展的8个“命门”丑闻 在“又好又便宜”中抉择

俗语有言,“以史为镜方知事理”。汽车预言家总结以近五十年世界汽车史上的八件因图求发展速度所导致的”XX”丑闻事件。

  世界汽车产业已超百年的发展历程,作为一个重工业产业,汽车工业依次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即产品发明、产品发展、产出迅速扩大以及以更新需求为主的市场成熟阶段。

  从整体发展的进程来讲,从上世纪70年代,世界汽车已经进入到以更新需求为主的成熟市场阶段,而这一阶段也已经成为汽车产业飞速发展的增长时期。

  虽然整体产业发展相对平稳但其中的格局却参差不齐,从早期的英国重工业强盛主导的汽车产业鼎盛,逐渐转向以美国汽车作为领军,再到日本汽车规模不断壮大,再到如今呈现的多国家齐头并进、百家争鸣的汽车格局。

  然而细窥其中的发展变化,我们不难发现,每当一个企业面临转型、强大之时似乎都陷入了“隐藏病痛”希望在将强大之后慢慢消化的怪相。但往往事与愿违,这些诟病所引发的问题在出现后几乎都呈现蝴蝶效应的发展态势,从而使得企业名誉受损,利润大打折扣,一段时间的积累也随之功亏一篑。

  俗语有言,“以史为镜方知事理”。以下是汽车企业在图求发展速度与效率时所发生的八个事件。

1972年福特油箱爆炸

  1972年,13岁的理查德·格林萧乘坐一辆福特平托在正常行驶中,汽车突然减速,停止,被后车追尾。被撞后,油箱爆炸,汽油外溢,引起车身进一步起火、爆炸。司机当场死亡,小格林萧严重烧伤面积达90%。原告律师向福特汽车公司提起了诉讼。他们指出该次事故是由于汽车的设计错误所致。由于油箱安装在车辆的后座下部,距离离合器只有8厘米多一点,一旦有中等强度的碰撞就能引起爆炸。

  事实上,福特公司在Pinto车型设计期间曾经进行过一系列的碰撞试验,其中的一部分还留有影像资料。试验清晰地表明,如果发生碰撞,汽车内部会充满从爆炸油箱流出的汽油。

  此前,福特公司的两名工程师曾经明确地提出过要在油箱内安装防震的保护装置,每辆车因此需要增加11美元的成本。但福特公司经过计算后做出的决定是不安装该附加装置,至少在两年之内不这么做。他们是这样算帐的:如果要生产1,100万辆家用轿车和150万辆卡车,那么增加该附加装置导致的成本为1亿3,750万美元。

  根据资料显示,上世纪70、80年度是美国汽车快速崛起的关键时间。该阶段福特汽车的快速发展仅用几年时间就超过英国汽车总规模接近半数,福特汽车则作为其中的佼佼者。

  当时控制利润已经成为当年福特迈入强大所必须要考虑的因素,但恰恰是细节上的控制成本所导致的负面影响,不但让福特大规模的做出召回,还使其公信力大打折扣。

1999年通用油箱着火做出天价赔偿

  1999年,矶高级法院法官威廉 斯作出判决,被告通用汽车公司对一起交通事故负全部,并需向 受害者赔偿10.9亿美元的处罚性赔款。

  据了解,造成交通事故的汽车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197 9年生产的雪佛莱牌轿车,此车油箱和保险杠之间的距离太近, 仅有25厘米,从而导致汽车被撞后油箱爆炸起火;而安全的设计 应该是将油箱安装在车轴上方或是在油箱和车尾之间有一屏蔽装置。

  而通用汽车公司在 1979年至1983年期间生产的汽车油箱安装位置都存在安全隐患, 该公司完全明白自己的产品会引发交通事故,但由于改变设计需要花费较多的钱,因此没有付诸行动。

  二审判决结束后,受害人的律师帕尼斯表示,原告接受洛杉 矶最高法院的裁决,其实这起案件也不是钱的问题,如果通用汽车公司同意收回其在1979年至1983年间生产的同样类型的汽车, 原告可以将赔偿金额从10.9亿美元减少到3亿美元。

  但通用公司 拒绝了这一建议,声称自己公司生产的产品达到了美国有关部门 制定的汽车安全标准。该公司律师海尔布伦说:“通用汽车公司并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蛮干,我们认为汽车的设计没有什么不妥, 油箱的位置非常安全,其着火的唯一原因是受到了猛烈的撞击。

  最终,此案原判证据确凿,通用汽车公司向受害者进行赔偿,但原判的赔偿金额过高,由原来的48亿美元降至 10.9亿美元,但这一数字仍然成为美国历史上因产品设计不合理而造成人身伤害所赔偿的最高额。

2008年高田安全气囊隐患凸显

  高田成立于1933年,以经营工业纺织品起家,直至1987年开始生产安全气囊,并逐步发展为全球第二大安全气囊生产商,在全球安全气囊和座椅安全带市场占据20%左右的份额。

  2008年11月,本田首次因为高田安全气囊存在隐患而召回4000辆车,并由此拉开了长达近十年的高田安全气囊问题车召回序幕。召回从美国市场开始,然后逐步蔓延至全球多个国家和市场,截止目前,全世界范围因日本高田气囊问题而召回的车辆高达到1.2 亿。涉事事故车辆致使16 人死亡,1000 多人受伤。

  安全气囊作为汽车制造的关键零部件之一,因此牵涉了下游整个汽车制造链条。与高田合作的车企众多,因此气囊安全隐患造成的影响非常广泛。美国成立的审查小组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其产品存在缺陷,而高田方面的高层管理者却一直在错报,甚至篡改某些安全气囊测试数据的证据。

  2017年2月,面对美方调查小组多方采集的证据,日本高田公司对在美销售问题安全气囊过程中存在欺诈表示认罪,同意支付10亿美元刑事罚金与美司法部达成和解协议。同年6月,高田美国子公司在特拉华州申请破产保护,负债高达500亿美元,而日本的母公司也同期向东京地区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随后,东京证券交易所证实高田股票在2017年7月27日退市。

2009年丰田“刹车门”

  自2009年起,丰田公司旗下的多款车型因加速踏板故障存在自动加速问题,导致多起伤亡。一个典型案例来自事故车辆发出的长达49秒的报警录音,一辆雷克萨斯E350汽车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附近的高速公路上行驶时加速。

  踏板被卡住,随之车毁人亡,导致高速公路巡警马克·塞勒及其妻子、女儿和妻弟共四人遇难,这一事故引爆了丰田汽车全球大规模召回事件,最终实际召回车辆达900万辆。

  风波过后,有业内人士点评到,丰田在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本土汽车发展陷入困境的背景下加速发展,在车型设计上往往从专业角度出发,而没有全面考虑各国消费者的驾驶习惯,以及能否简单、快速地掌握丰田车型的操作特性,这才为一次又一次的召回事件埋下了隐患,致使一些车主因误解或其他原因导致踩错或踩踏方式不正确发生事故。

  2014年3月19日,该事件的最终解决方案以丰田公司和美国司法部有关民事诉讼的支付金额达成协议告终。和解协议(其中包括一项延缓起诉协议)中指出,丰田汽车公司需支付12亿美元(约合74.7亿元人民币)和解金,以了结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自2010年2月起对丰田展开的长达四年的刑事调查。

2015大众尾气门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与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大众旗下部分产品在美国的排放测试中利用软件控制的方法进行造假,共有大约482000辆柴油车受到影响。

  而就在美国曝光大众柴油排放作弊丑闻曝光之后,其影响迅速向全球蔓延。德国政府随后要求大众提供证据以证明其在本土市场未操纵排放测试,欧盟委员会和美国相关机构也表示在就排放问题与该公司接洽,随后韩国、加拿大、意大利、墨西哥纷纷开始调查本国的大众汽车。

  当即在9月21日和9月22日,大众汽车的股价暴跌接近20%,令其市值较9月18日收盘蒸发约三分之一,约为250亿欧元。与此同时,欧洲与美国汽车制造商的股价纷纷下跌,因为投资者担心这些指控可能牵扯进其他汽车制造商。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德系车企已经逐渐走向汽车发展格局的前沿,大众一度成为世界汽车市场中体量最大的超级汽车企业,但恰恰这一背景下,快速发展的大众集团很难愿意在此时做出巨变,利益与规模成为当时的大众集团所格外看重的问题。

2017年日产启用“无资质员工”负责整车检查

  9月18日,日本国土交通省在对日产整车组装工厂进行例行排查中,发现进行安全检查的竟然是没有资质的“无证人员”,而“合格印章”只是借来公用的。随着进一步调查,事件的真相越发惊人,事实上日产在日本国内的全部六个整车组装工厂都存在这样“小动作”。

  事件曝光后,日产坚持声称发生类似的状况只是忘记核实员工的相关资格,是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的,并不存在大规模的造假行为。不过这一回应并未得到日本主流媒体和民众的支持与信任,反而对其掀起了愈加高涨地声讨声浪。面对舆论压力,日产高层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日产汽车社长西川广人于10月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谢罪,同时强调将以顾客的安全为重召回涉事车辆全部进行重检,并由公司负担全部约250亿日元的费用。

  日产向日本国土交通省申请召回的是从2014 年1月起至2017年9 月,在日本生产销售的“NOTE”、赛瑞娜和GT-R等38款车型,外加代工的三菱、五十铃、铃木、马自达等10款汽车,共116万辆车。与此同时,日产还表示已经更换了不合格人员。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本放送协会NHK在事件爆出之后的后续报道中披露出令外界震惊的消息,日产位于湘南工厂的安检员依然是“无证上岗”。社长西川广人再次召开发布会,在会上公开谢罪,并宣布追加召回上月20日至本周三生产的约3万4千部车,同时日本国内每天生产约1千辆新车的6家工厂全部停产,调查周期约为一个月。

2017德系巨头垄断被罚

  此前外媒报道,戴姆勒、宝马、大众三家德企早就技术、生产成本、供应商、战略,甚至怎样开发柴油发动机尾气处理系统等达成一致,以消除竞争。

  目前,大众和戴姆勒已经向德国反垄断管理局“自首”,承认了参与非法垄断,希望通过自愿披露以减轻罚款。而宝马却否认了这项指控。被当地媒体曝光之后,大众、戴姆勒、宝马股价应声大跌,甚至被称是“德国经济史上最大的垄断案例之一”。

  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大众、戴姆勒、宝马、奥迪和保时捷在价格和技术等领域“勾结”,破坏了其他国家竞争对手的利益。欧盟委员会在近日表示,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这些指控。

  业内人士表示,在德国反垄断管理局的调查下,宝马、戴姆勒和大众汽车旗下的大众、奥迪、保时捷品牌很有可能面临巨额罚款,一旦罪名成立,将可能是汽车行业最大的垄断案例之一,对德国的经济形象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上述车企也连续遭到了公众的批评质疑。

  时至今日,汽车发展格局已相对稳定,德系车企所处的前列阵营开始过起“以逸待劳”的日子,然而垄断显然无法成为后续发展的有力办法。求变、创新、进取这些看似空洞的词汇,仍一直作为企业前进无法逃避的环节。

2017神户制钢数据造假

  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被曝篡改部分产品的技术数据,以次充好交付客户。其篡改了包括强度在内的部分铝制品的性能数据,并进行供货。据了解,神户制钢所篡改不合格产品数据,早在10年前就有组织地开展。

  神户制钢在日本栃木县、三重县和山口县的所有铝制品业务工厂均发现篡改数据。位于神奈川县的子公司生产铜制品的工厂也有篡改行为。过去一年中,涉嫌造假的产品包括铝制品约1.93万吨、铜制品约2200吨、铜铸件约1.94万件流入大批企业,约占公司年产量的4%。

  而神户制钢所的丑闻可能给长年来号称以质取胜的日本制造业信誉带来又一次巨大打击,根据行业内部专家表示,该事件很可能让日本车企展开一场大规模召回活动。

  对于此次造假事件,原因众说纷纭,其中有关节省成本的目的可信度颇高,有学者指出,高纯度金属提炼品需求不断提升,但纯度高金属提炼设计复杂程序与专业设备的不断升级,巨额的成本支出是神户造假的主要驱使因素。

  一直以来,日本制造业企业追求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已经逐渐让位于资本收益率,成本竞争、收益竞争显然已成为日本企业新目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