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教授歧视女性?总是寻找假想敌的女权会遮盖真问题

原标题:教授歧视女性?总是寻找假想敌的女权会遮盖真问题

女性就业受歧视,对男性有好处吗?并没有

文丨令狐卿

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冯钢近日陷入舆论漩涡。他四年前的一条微博被翻出来,被解读为“女性不适合学术”,被指歧视女性。在随后爆发的对攻中,除了双方激烈的口角之争,冯钢更有“学术圈不是女性的地盘”这些激烈断语,并拒绝道歉。

事情的进展很有意思,抨击冯钢歧视的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动联名公开信,要求冯钢为不当言论道歉。对于这些声音,没有机构媒体专门报道,而冯钢则有接受大众媒体采访的机会,放言“我活十辈子都不可能道歉”。按照从前的惯例,这场舆论战不会产生任何共识。

冯钢那条惹事微博是:“昨天面试免试推荐的研究生,居然5女1男,性别比例失调,结果前三名还都是女的。根据以往经验,女生读研后继续走科研道路的十不足一,读研期间也少有专心学问的,大多混个文凭准备就业。免推生就这样拿走3个名额,正常考试的名额就只剩2个了,真为那些有心走学术之路的考生担心啊。”

如果仔细读过这段话,首先会认为冯钢在陈述一个现象,是事实描述,是事实判断,并不是价值判断。其次,冯钢所提的现象,如果解读起来,也是对研究生推免制度的不满,是用亲历来指责推免制的弊端。再次,在读研后的就业走向中使用性别差异,不规范,但也不致于冒犯。

从批评者角度来说,将冯钢微博定性为“反思推免制度”,而不是“歧视女性”,一定会引起这些愤世嫉俗者的不满。现有情况下,双方辩论激烈,大帽子满天飞,互相乱贴标签,若想就事论事已经很困难了。如果双方都启动受害者模式,那只好任由他们混战。

如果要超越冯钢及其批评者言辞层面的互骂,最该讨论的问题其实是:为何关于推免问题的公共议题会演变为歧视问题?研究生推免比例太高,近亲繁殖严重,变相取消了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蜕化为就业服务……总之这些问题都存在,但也在“歧视女性”的喧哗中被忽视。

无论是冯钢还是批评歧视的人,都无形中接受了“女性占据推免较大比例”的前提,但在如何定性这个“事实”上又各说各话,分歧严重。冯钢认为是推免制度出了问题,批评者则将其作为“女生更优秀”的例证。相较而言,冯钢的推断更接近现实。

研究生推免制度不只是考察学分成绩,其实也包括一系列文化因素,比如温顺、听话、合群等。而在大学教育的环境下,女生在这些指标上更占优势。换句话说,女生占据高比例的推免名额,很可能是缘于对现有学术环境、学术氛围的逆来顺受,不一定支持“女生更优秀”的判断。

再说的明白点,抨击冯钢“歧视女性”看似热闹,可却没有触及女性在现有学术环境下的真实命运。真正歧视女性的其实是推免制度对女性的驯化,冯钢及其批评者其实应该是同一阵线的才对。谴责冯钢歧视,实在是不够深入,只是在博眼球的浅表打圈圈。

所以,正常情况下,在冯钢用业内实感揭露推免制度的弊端,揭示学术氛围的难堪,抱着平权立场的人不该去抨击冯,而是要借着冯钢挑明的问题,去追究学术环境中歧视——可我们看到的,却是冯钢被贴上“歧视女性”的标签,推免制度、学术环境反倒免于问责了。

说实在的,批评者应该给冯钢写感谢信,而不是发公开信去骂。问题在于,抨击一个大学教授歧视女性,远比反思制度更能让舆论兴奋。可是,争论已经流于肤浅,除了表示愤世嫉俗的立场,没有更大用处。冯钢被按住死磕,而歧视女性的真问题却被那些声称关心它的人遮盖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