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银翼杀手》的老配乐师,汉斯·季默也要叫他大佬

原标题:《银翼杀手》的老配乐师,汉斯·季默也要叫他大佬

《银翼杀手2049》上映了,照例我们来聊聊配乐。

前段时间,《银翼杀手2049》的导演突然宣布将影片的配乐师由Jóhann Jóhannsson换成Hans Zimmer,在影迷与乐迷之间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Jóhann Jóhannsson,冰岛作曲家,代表作《降临》、《万物理论》,曾为娄烨执导的《推拿》与《浮城谜事》配乐。

谈及换人缘由,导演Denis Villeneuve透露,虽然 Jóhann Jóhannsson 是他的老搭档,也是他最喜欢的作曲家之一,但是《银翼杀手2049》需要一些不同的东西。我想要更接近于Vangelis的风格,所以我们决定换一个方向(去找Hans Zimmer)”。

身处片场的导演Denis Villeneuve

“谁是Vangelis?”

说到这,有些不熟悉《银翼杀手》的观众会问,谁是Vangelis?

Vangelis,《银翼杀手》的配乐师,早就和电影一起成了影迷心中的神话。

不难理解导演为什么会说想要更接近Vangelis风格的音乐——Hans Zimmer。做得如何,观众自有定夺。至于有些嘲讽Vangelis是谁完全没听说过的人,我只想说,Vangelis凭借“Carros de fuego”(烈火战车,1981)摘得奥斯卡金像奖的时候,Hans Zimmer才刚到伦敦默默打拼呢。

年轻时的Vangelis

珠玉在前,为了以防万一,导演Denis Villeneuve还把《银翼杀手》中最经典的一首 “Tears In Rain” 也放到了《银翼杀手2049》的结尾部分,效果卓越。

当年许多观众瞌瞌睡睡坚持到结尾,听到克隆人的那一番话,配上Vangelis这首如星云般璀璨梦幻的曲子,心头也会为之一震。

《银翼杀手》最经典的一幕,台词由演员Rutger Hauer即兴创作

造就这一场景,Vangelis功不可没。这位来自希腊的先锋派音乐家、电子音乐大师,端着一副威严的面孔,用一堆巨兽般的合成器写出最动人的音乐。

年轻时的Vangelis

最熟悉的现代作曲家

讲到这,如果有些读者仍然不置可否,觉得Vangelis的作品也就那样,自己欣赏不了,那你就错了,因为Vangelis可能是中国人所最为熟知的现代作曲家之一。

Vangelis与达利

没看过《烈火战车》、《银翼杀手》,没关系。你小时候可能看过《马达加斯加》,可能关注过2002年世界杯,更可能看过《小李飞刀》。

《银翼杀手》 剧照

在动画电影《马达加斯加》中,Vangelis使用了早年间为《烈火战车》创作的主题曲 “Chariots of Fire”。到如今,这首曲子在各种广告各种场合中已经快被用烂了,理查德·克莱德曼也弹了无数次。

Chariots of Fire 在第54届奥斯卡中斩获颇丰,一举囊括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配乐在内的4项大奖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腐国人民也展示了他们对这首曲子的热爱,憨豆先生携手交响乐团进行演出,完美诠释了合成器声部。

2002年日韩世界杯,注定会永久留存在中国球迷的记忆中,中国队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Vangelis为这届比赛谱写的 “Anthem” 也被当时中国的足球节目经过Remix之后采用——相信我,原版才是这首曲子正确的打开方式。

而焦恩俊版《小李飞刀》,则使用了Vangelis1979年发行专辑 “China” 中的 “The Tao of Love”。

China CD封面 此张专辑为Vangelis的代表作之一

要说最熟悉的一首,还得数Vangelis为“1492 Conquest of Paradise”创作的 “Conquest of Paradise”。这首曲子堪称史诗音乐老祖,在中国不论给没给钱都被用过了无数次。

《国殇》用它代替了结尾的《抗敌歌》,《 士兵突击》里面也用了数次。不知多少史诗音乐都是照着Vangelis这首曲子来的,把它当做创作模板。

(不信的话来品一品 )👇

爱神之子

严肃时的Vangelis看起来有些骇人,很能对的上他“电子音乐界的瓦格纳”的评价。长得高大,又被称为是太空音乐的创始人,写了太多冷冰冰的电子乐,容易让人对Vangelis产生误解。

实际上,这种别具一格的特质在Vangelis很小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了。据报道称,Vangelis三岁起就开始尝试音乐创作;在接受了一段时间的传统音乐训练之后,他放弃了课程,转向自学,并且只对演奏自己的音乐感兴趣。

“论帅老子天下第一”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Vangelis的青少年时期,他迷上了爵士乐,当时摇滚运动也甚嚣尘上。

法国五月风暴期间,Vangelis成立了自己的前卫摇滚乐队,叫 Aphrodite's Child,爱神之子,Vangelis担任键盘手,并负责主要的音乐创作。

Aphrodite's Child 成员合影,最严肃摇滚乐队没有之一。居中者为Vangelis

这支乐队辗转欧洲,最后停留在法国巴黎。在那儿,Aphrodite's Child录制了自己的第一支单曲,“Rain and Tears”,一炮而红,扬名欧洲。这首歌至今仍被称为欧洲最经典的老歌之一。

Rain and Tears

👇

对音乐稍有了解的读者都不难听出,“Rain and Tears”的和声进行来自于德国作曲家 Pachelbel 广为流传的作品《D大调卡农》。古钢琴、短笛和 Demis Roussos 沙哑的声线,赋予了它崭新的生命。

主唱Demis Roussos和妻子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

侯孝贤于2004年导演、张震舒淇主演的电影《最好的时光》中,就使用了“Rain and Tears”这首歌,十分应电影的景。然而电影里面说,这首歌是Beatles的。假若Aphrodite's Child,尤其是Vangelis听到了,可能会十分不开心吧。

Aphrodite's Child

这个男人来自太空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1974年,Aphrodite's Child解散,Vangelis前往英国发展。从此开始了单飞生涯。

他在伦敦创立了工作室(鲁迅说过,国外配乐师要拿奥斯卡,都得先去伦敦),全身心地投入电子音乐与影视音乐的研究创作中。虽然很多人将其描述为所谓“太空音乐”的创始人,但Vangelis的音乐风格绝对不是仅仅用一两个单词就概括得下来的。

Vangelis的绘画作品

传统交响、前卫摇滚、爵士、氛围音乐、实验音乐、new-age,这些似乎截然不同甚至对立的音乐元素成了他音乐中的常客,糅合碰撞在一起,前所未闻。

尤其是在电子音乐领域,Vangelis具有别人所不能及的前瞻眼光,能在大众视合成器为怪人玩具的时期发展出极具个人特色的音乐语法。

从早期作品 “Albedo0.39”(1976)、“Beaubourg”(1978)、“Antarctica for Netlab”(1983),到近期的“Alexander”(2004)、“Rosetta”(2016),无论狂乱或是协和,新颖或是保守,宗教、自然和宇宙是Vangelis音乐作品中永恒的主题。

实力如此之强,Vangelis为人却十分低调。八十年代他关闭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周游世界,不时入世工作,为大量的影视作品写作,但都是乘兴而来,兴尽而归。Vangelis多次嘲讽金钱与名誉,他只写他感兴趣的东西,从不在乎俗世的目光。

有人说,人一出名,无论他原来是什么样子,都会改变。Vangelis的乐迷应该感觉到幸运,他们的偶像能数十年不变,走在时代前沿。Vangelis曾说:

我们生活在一个音乐遭受污染的黑暗时代,你打开收音机,五分钟后就得吃一片阿司匹林。

为了向这位音乐大师致敬,国际天文联盟决定将比利时天文学家Eugène Joseph Delporte于1934年发现的6354号小行星命名为“Vangelis”。

2001年,这个对太空有着特殊意义的年份,NASA发射了2001火星奥德赛号探测卫星(2001 Mars Odyssey),搭载了Vangelis为这次任务所创作的音乐,“Mythodea: Music for the NASA Mission: 2001 Mars Odyssey”。

早生几十年,说不定库布里克会让Vangelis来做配乐

这张专辑气势磅礴,以Vangelis惯用的方式命名曲目。做了一辈子太空音乐,估计没有人比Vangelis更向往宇宙的磅礴景象了吧。年逾古稀的Vangelis仍坚守在创作之路,也祝他健康长寿。

至于《银翼杀手2049》,你对电影的评价如何?

- End -

本文授权 禁止转载

辑 _ 㛃 | 图片来自网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