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靠着老爸在泰州融资一个多亿的富二代,如今成为负二代

原标题:靠着老爸在泰州融资一个多亿的富二代,如今成为负二代

对于丁伟来说,

现在是劫后余生的时刻。

作为“富二代”的他颇喜欢折腾,去年底靠着父亲的投资在南京跟风创办町町单车。到今年6月底出事前,町町单车累计投放了超1万辆。

然而,随着父亲的企业资金链断裂,町町单车不仅没有了输血方,丁伟本人也卷入了父亲的案子,在看守所待了近40天。随之而来的是町町单车的轰然倒塌。

丁伟在接受采访时说,公司倒闭、家庭破产、女友分手,他现在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已一无所有,而自己即将北漂打工。

第一次创业

我当时在上海做珠宝店,我爸每天看着我骑着自行车从公寓到珠宝店,就问我,你跑车不开,骑这个车干嘛,我说跑车开回来还得找停车位,停一天最少一百块,我骑自行车七八分钟就到了,上海又堵车,我干嘛不骑(共享)自行车呢。”

丁伟说,他和父亲看到了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计划在家乡江苏创立一个。于是 2016年12月底,町町单车成为最早出现在南京街头的一款共享单车之一,开始以每天500辆的投放量迅速占领市场。

23岁的创始人丁伟说,到今年4月份,他们共投放了1万多辆单车并拥有了约15万的注册用户,以每位用户199元的押金计算,共计3000万左右的押金进入了町町单车企业的账目中。

町町单车的车身设计是我主导的,我之前不是玩跑车嘛,町町单车的漆用的都是保时捷上的那种漆,轮胎都是实心胎。因此,造价除了摩拜没人比我们更贵(丁伟称町町单车成本为1800元/辆)。我们前期投入了大概2000多万元,全是我父母公司出的。

在南京街头随处可见被遗弃的町町单车

我们接触到共享单车项目的时候,摩拜、ofo各方给的官方数据是每天10次左右骑行次数、每次1块。我们当时想着5毛一次、预估每天8次左右骑行次数,每天每辆单车有4块收入。这样算下来,仅靠单车的使用费用只要一年半就能全部回本。

我们是首家南京共享单车企业,今年过完年摩拜和ofo就进来了。我们根本没办法跟摩拜这种有大资本的主抗衡,他们一个月能铺十万辆,而我们总共才铺了一万辆。摩拜、ofo的车出门就能看到,町町单车出门左转还得再找找。我们怎么跟别人打?!

我们也去谈过融资,但大的风投基本上都投摩拜和ofo了,不会再投其他单车公司了。我们只能找一些小的、实体公司谈投资,最后还是没谈下来。

但关于共享单车的未来,我的设想和摩拜他们正在走的路算是不谋而合。

一、我曾设想和南京公共自行车合作开发共享电电车,用他们的围栏保障充电和维护;

二、在共享单车积累基础用户群基础上去做共享汽车;

三、和高德合作。把共享单车、电单车、共享汽车全都合在高德上去,打造出南京一个完整的出行体系。这样的话,不管我有多少单车,我肯定不会被其他公司打败。

此外,我们获得的用户数据后,也可以为商家进行精准推广和导流。数据上的应用太广了,什么都可以涉及到。

现在摩拜不也宣布用共享单车的基础用户做共享汽车、ofo和高德合作了嘛。摩拜、ofo有那么大的智囊团,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但发展方案其实跟我想的差不多。

就因为缺钱,这个事儿没成。我觉得特别可惜和不甘心。

不过我一点都不愧疚,因为我没有偷懒。每一次组装车、铺车我都亲自上。晚上铺车到凌晨五四点,白天还去开关于规范停车会议、交通部各种会议……还得谈融资和商业合作。每天都是风里来雨里去。打心底来说,我很想把这个事儿干成。

生死变局

町町单车会倒闭,是因为我父母公司作为输血方资金链断链。

今年四月份后,町町单车开始陆续被媒体曝光押金无法正常退还,而公司方面的承诺也一次次的食言。六月份,变更后的町町单车法人丁万青因在其他事件中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江苏泰州警方刑事拘留,而丁伟也在不久后被拘留配合调查。直到九月底丁伟从拘留所出来后看到了大量关于町町单车和自己有关不实负面消息,有些无法接受。

我爸妈的公司是做投资理财,做一些社会融资。我们在泰州有一家保险财富、大概有20多家门店的规模。这家公司倒闭了,老百姓到期的、没到期的都过来取钱,不管这个钱有没有收回来。

借款人们一看我爸公司出事了就都不还钱了,还钱的那些也是欠100万只还50万还要求当面撕毁借款合同的那种,但逼得没办法只能接受。我爸拆东墙补西墙,还去借高利贷还款,最后整个公司就拖垮了。

我在4月底就离开了町町单车。当时,我知道爸妈公司经济上周转不开,但我不知道问题这么大。我爸妈公司在泰州,要钱的已经找到南京来了。有一天我爸正好去天津车厂了,就我在公司。他们那帮人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扇了我两巴掌,我当时都被扇懵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问我爸他也不说实话,就说撑得住、撑得住、放心没问题。

我在町町单车担任执行董事,但钱款收支都是我爸在管,用户押金充值到微信和支付宝上平台上都绑定的是公司银行卡,这个卡我爸任命的副董手上,网银在我爸妈手上,我根本碰不到公司的财务,也不知道财务情况。

我当时也很怕,因为我也不清楚父亲究竟有没有动用町町单车的押金。我想要财务权,但我爸不给,其他事儿也不告诉我。我很生气,大吵一架之后,我就带着核心人员撂手不干了。这才有4月底股权转让的事儿。

町町单车最后只有1万多用户没有退押金,我估计他们是真的拿不出钱了。很多人还去联名报案,但公安局没有立案。警方的调查结果显示,我们是正常的公司经营不善的倒闭事件。因为我爸在町町单车上至少砸了2000万了,最后负债200万,投资远大于负债。如果我们是为了骗钱,那我们为什么不造个便宜点的车呢?

很多媒体把我写成一个卷走用户押金的骗子、老赖、说我跑路了,有文章说我的奥迪R8是用町町单车的押金买来的,这完全是造谣!这辆车在町町单车成立之前我就在开了。所以我想澄清一下。万一以后我再做起来了,很多事情被爆出来。不管你们相信与否,我说的都是实话。

丁伟写给父亲的信

一无所有

我这次进看守所接受调查是因为我是我爸妈公司的股东。我名下有7个公司。我爸喜欢头衔都挂在我名下,他觉得这个东西会给我带来好处。我当时18、19岁,什么都不懂,感觉就是签字而已,但我并没有拿到这些公司的分红。一直以来,我都不愁钱,父母会给我打零花钱。

现在我一无所有了,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

从1994年底出生到町町单车出事之前,丁伟一直过着富足的生活,拥有两三辆豪车,曾出国留学未完成学业中途回国,父母也未曾责备,他说父母对自己可以形容为溺爱。而父母也很放心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让他参与,丁伟说,创立和经营町町单车是他做的最用心的一件事。

丁伟说目前町町单车正在走企业破产程序,用户们的押金问题或许还需要等到公司法人丁万青出来后才能彻底解决,而时间未能确定。记者问接下来有何打算?丁伟说自己现在一无所有了,如今准备去北京帮朋友打理一家传媒公司,晚上做网络主播唱歌挣钱,一切重新开始。

文章来源:创业家、江苏新闻广播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