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传承着最具北非特色的建筑风格

原标题:“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传承着最具北非特色的建筑风格

——摩洛哥和突尼斯探秘旅行之六

离开马拉喀什,我们继续向南,沿着一望无际的丘陵荒漠,驶向北非著名的阿特拉斯山脉。从非洲地图上可以非常清晰地了解到,越过阿特拉斯山脉,便是世界上最大的荒漠——撒哈拉。摩洛哥的公路比我想象的好,但坐在中巴车上,却给人一种特别孤寂的感觉。我们一行13人,几乎没什么交流,似乎都在等待停车的那一刻。在阿特拉斯山脉的最高处,我们的中巴车停了下来,那是一个“特别孤独”的休息站,司机好像在告诉我们,“来自万里之外的中国朋友们,看看我们雄阔的阿特拉斯山脉吧!”















越过阿特拉斯山脉,我们扎向几乎寸草不生的撒哈拉。就在所有人开始困倦的时候,中巴车在“本老头永远无法忘记”的小村落外一个山岗上停了下来,那是一个叫做“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的小地方。在回味这段旅程时,本老头实在无法平复内心的激动和畅快,依然还是想在每一张照片中,寻觅小村落里那些令人新奇又带着远古味道的点滴。








(下面这张照片是站在一个山岗上拍的“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



“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地处摩洛哥南部阿特拉斯山脉以南的群山之中,它不仅是通往撒哈拉沙漠的重要门户,更是一个守卫一条穿越撒哈拉沙漠重要商路的“桥头堡”。几个世纪以来,那些采用烘干的红泥土搭建而成的建筑群,一直被看成非洲最杰出的建筑精品,它就象中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泰姬陵、柬埔寨的吴哥窟一样,以土木建筑中一种独特的方式,展现着非同一般的非洲建筑魅力。今天我们见到的小村落,早已超过1000年的历史,但它却一直在讲述着远古时期的北非历史。“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也绝对是摩洛哥原住民柏柏尔人最具代表性的栖息之地。




































“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始建于1000多年前的八世纪,是当时世居于此的柏柏尔人为抵御流寇劫掠而修建的防御型居住区。在延绵一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以它特有的人文风貌,讲述着柏柏尔人的悠久历史和文化传承,因此也被世界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柏柏尔人是一支特别乐于征战的民族,他们生性强悍而勇猛。在柏柏尔人穆瓦希德王朝的鼎盛时期,他们在阿特拉斯山脉以北,攻陷并夺取了马拉喀什,之后便一直打到伊比利亚半岛,几乎占领了整个西班牙。西班牙人说,“北非的摩尔人统治了我们700多年”,而柏柏尔人就是摩尔人中的一个分支,另外一部分当然就是阿拉伯人了。而在阿特拉斯山脉以南,柏柏尔人几乎完全控制了整个西撒哈拉。“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自然就是为当年“守护穿越撒哈拉大沙漠的重要商路”而建的了。


























(上面这张照片就是城墙和城墙的角楼)


令人费解的是,这样一个没有过多科技知识的民族,却能在一个非常恶劣的环境下,造就出一幅如此美妙的“画卷”,这是不是人类的一大奇迹呢?“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里的所有建筑都是用红土垒建而成的,四周建有一圈围合式的城墙,进入村庄的小桥两侧是一片高大的棕榈树,那应该是方圆几十公里范围内仅有的一点绿色吧!城墙上建有角楼,而走进城墙便是层层叠叠、依山而建的古民居。那些形态各异、色泽暗红的“土楼”,以一种优美的姿态叠加而上,一直延展到山顶的四方碉楼。攀爬在回转通幽的山路中间,给人一种无法言表的异样感觉,唯有“惊叹”两个字,是本老头唯一可以想出的词汇。


(上面这张照片是古村落的大门,但现在没人在这个地方进出了。)




























走进土楼之中,给人一种特别凉爽的感觉,因为泥土不易导热,即便受到正午太阳的强烈烘烤,那些厚厚的墙壁依然可以阻挡热量的侵入。据说,这些土楼的屋顶都是由一种带点苦味的柳木编织而成的,因为这种柳木的味道可以驱虫。各家各户的室内墙壁上,装饰着各种具有伊斯兰风俗、内容颇为抽象的图腾彩画。而各条小街巷之中,却挂满了阿拉伯风格的挂毯、围巾、长衫和色彩明快的小工艺品。本老头心里清楚,这些形态各异的“土楼”,完全是生活在此的柏柏尔人根据实际需要建造出来的,但是,在没有任何土建蓝本参照和效仿的情况下,这些柏柏尔人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这座极尽唯美的中世纪古村落之所以远近闻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备受好莱坞导演的追捧和青睐。这座看起来似乎已经“荒芜颓废”的小村落,那些知名的导演们却在此取景拍摄了20多部好莱坞大片,本老头翻阅了一下资料,1962年的《阿拉伯的劳伦斯》、1975年的《霸王铁金刚》、1977年的《拿撒勒的耶稣》、1985年的《尼罗河的宝藏》、1987年007系列的《铁金刚大战特务飞龙》、1988年的《基督最后的诱惑》、1990年的《情陷撒哈拉》、1999年的《木乃伊》、2000年的《角斗士》、2004年的《亚历山大大帝》等等等等。据说,198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后,联合国竟然花了5亿第纳姆来修复它。












































本老头是太喜欢这个小地方了,因为第一次经历,也因为第一次感受,惊喜、惊奇、惊艳自然就伴随左右了。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本老头的眼睛和脑袋就没停止过旋转,我在捕捉古村落里的每一个点。回到家里翻看在小村落里拍的照片,本老头觉得,这个小地方太需要慢慢回味了。





































下面这些照片是在翻越阿特拉斯山脉途中,本老头在车上用手机拍的。因为路途颠簸,照片自然就虚了。坐在车上欣赏沿途风光,绝对是旅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么,您知道本老头观察到了什么吗?这些照片都是在到达“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和“瓦尔扎扎特小城”之前拍的,欣赏完那些必去的景点之后,我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地方的所有建筑都是红色的,阿特拉斯山脉本身就是一座“红山”,这应该就是我们汉语中“因地制宜”这句成语的最完美体现吧?沿途所有村庄几乎与“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没任何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因为资金的注入,那些民居更为唯美。























当然,我们经过的所有村庄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每一个小村庄都有一座小清真寺,而且,这个小清真寺的宣礼塔还是整个村庄最美的建筑,从远处眺望,特别的耀眼夺目,仅这一点就与欧洲的小城镇没任何区别。这是不是可以体现信仰的力量呢?其实,像摩洛哥这样信.仰宗教的国家,都会把“神”看的至高无上,无论是犹太教、基督教的上.帝,还是伊斯兰教的真主.安拉,教徒们都会把他看得高于一切,“神”的住所自然就要好于“人”的住所了。






(上面这张照片里带游泳池的大院子,就是我们中午吃饭的地方。)











下面这个地方是那一天在“阿伊特.本.哈度筑垒村”中午吃饭的地方,这地方可不仅仅是穆斯林风情了,而是完完全全的摩洛哥风情,无论是建筑、装饰,还是饮食,都绝对反映着摩洛哥特有的文化。对于“吃”,本老头从不在乎,但这地方吃的东西是完完全全的“摩餐”,就是“摩洛哥餐”。第一道“沙拉”,很好吃;第二道鸡蛋炒“乱七八糟”,很好吃;第三道炖牛肉,也叫“塔金锅”,很好吃;第四道甜点,也很好吃。确实很好吃!对了,你知道最后一张照片是谁吗?希.拉里呀!希.拉里同志在这个餐厅吃过饭,有点意思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