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人物·故事丨徐云志:苏州弹词的一代宗师

原标题:人物·故事丨徐云志:苏州弹词的一代宗师

在很小的时候,朦朦胧胧中在耳边听到叮叮蹦蹦的弦子声,那个笃悠悠、慢腾腾的调子,你还记得吗~~

很多人都听过这样的调子,它是著名的苏州弹词艺术家徐云志的一段表演。徐云志是一代弹词宗师、“徐调”创始人、苏州弹词前辈名家。曾是江苏省第三、四届政协委员,苏州市第一至第五届政协委员,民盟苏州市第四届委员,60年代曾任江苏省曲艺家协会主席。今天,我们就来谈一谈徐云志和苏州弹词的一些故事。

∆徐云志

20世纪20年代初,徐云志凭借嗓音好、音域宽的条件,在弹词唱腔体系的框架内,广泛吸收了民间山歌、小调、京剧露兰春唱腔、小贩叫卖声、道士通疏、寺庙诵经等音乐素材,创造了圆润软糯、婉转动听的新腔,并在演出中逐步受到听众欢迎,世称“徐调”,为现代苏州弹词的主要流派唱腔之一。

∆青年徐云志

徐云志22岁时参加光裕社举行的会书时,一回《点秋香》,一曲“徐调”,轰动评弹界,从此名传书坛成为响档。

全国解放以后,徐云志参加了苏州评弹团,他参加了全国首届曲艺会演,受到周恩来、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列席了第三次全国文代会,在怀仁堂草坪上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领导人合了影。

∆1963年在京演出时受到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

他作为苏州评弹团建团十周年赴京汇报演出团的成员第三次晋京,周恩来总理三次前往听书,郭沫若及首都文艺界知名人士都去听了书。他和汇报团的其他十位同志,应周恩来同志邀请,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台,与国家领导人站在一起观光首都各界人民庆祝建国十四周年游行活动,徐云志激动得热泪盈眶。

当然,提到徐云志,

就不能不提到《三笑》这部书,

当徐云志和他的“徐调”问世以后,

再没有哪种调式、风格更加适合《三笑》,

《三笑》这部书就仅仅属于他的了

由于徐的存在,曾以《三笑》闻名的刘天韵、曾经以《三笑》出科的徐云志的高足严雪亭,只得与《三笑》揖别。的确,他们面前横亘着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徐云志。

∆徐云志、王鹰 演出照

《三笑》这部书,已有二百多年历史,名家辈出,向有“小书王”之称,不少姊妹剧种移植此书,成为保留剧目,曾数次搬上银幕。随着视野的扩大,徐云志迫切地要把《三笑》作一番整理。《三笑》中存在不少封建性的糟粕,徐云志对其进行了多次的修改,徐云志力图使这部《三笑》符合时代的需要。

香港改编的电影《三笑》

《三笑》是评弹喜剧艺术小百科,家庭、世态、抒情、讽刺、幽默、闹剧兼而有之。徐云志的《三笑》,包罗了喜剧艺术常用的、喜剧效果强烈的各种喜剧手法。各种喜剧手法在《三笑》中的运用,使那些吹牛拍马的、自私贪婪的、专说谎话的、爱戴高帽的,那些好吃鬼、好色鬼、胆小鬼、吝啬鬼、懒惰鬼,在愉快的欢笑声中、赞赏的嬉笑中、鄙夷的嘲笑中曝光。

人说《三笑》是部噱书。若说噱是书中之宝,《三笑》可以说通篇皆宝。徐云志的《三笑》,经过整理,其中的噱头,符合人物性格,符合书情需要。祝枝山机智幽默,说白噱、唱腔噱(“徐调·变腔”、经过徐云志加工的山歌小调)、吟哦噱(徐云志加工后增强了音乐性、区分了不同情绪),开口就噱、不开口也噱,大踱、二刁,踱得发噱,王老虎蠢人作蠢事,蠢得发噱,文徵明老实头,书呆子发噱,各种人物各种各样的噱。  

∆徐云志、王鹰 演出照

以《三笑》为出窠书而蜚声书台六十余年的“一世响档”徐云志,采用“谈家常”的说表方式,更加适应听众的审美情趣,所以听众爱听他的《三笑》,认为听徐云志的书最惬意,是“最大的艺术享受”,他的作品至今活在人们心里。

徐云志蜚声书台六十余年,

他对评弹艺术的热爱,

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

在对评弹艺术本身作出巨大贡献之外,

也为评弹事业培养了一批人才。

诸如严雪亭、钱秋亭、范钰亭、邢瑞庭、王御亭、金菊亭、许月亭、朱剑庭、陆松亭、吴再亭、孙兰亭、祝逸亭、华士亭、华佩亭、何祥亭、金韵亭、高绶亭、孙钰亭等,还有寄女徐雪月、儿媳王鹰以及后来为集体培养的一些青年学员。

1961年到上海讲学

徐云志热爱评弹艺术,确实到了如醉如痴的程度,哪伯是在传统艺术横遭扼杀的日子里,坚信评弹不会消灭,人民需要评弹。在粉碎“四人帮”、普天同庆的日子里,白发苍苍的徐云志,出入于卢湾区、静安区体育馆、劳动剧场、工厂企业单位参加联欢庆视活动,还赶到苏州,参加苏州市人民在开明大戏院召开的大会,一支《祖国江山万代红》的“徐调”开篇,博得雷动般的掌声。   

徐云志多年来一宜血压偏高,1977年第三次中风。上海市领导彭冲,通知第六人民医院尽力抢救,苏州市派员赴沪轮流护理,险期过去,偏瘫形成。至1978年12月17日凌晨二时,他走完了七十八年历程,安详地离开了人世。苏州市的领导和文艺界人士,召开追悼会,悼念这位卓越的评弹艺术家,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叶剑英闻讯送了花圈。   

∆徐云志追悼会现场

九十五岁高龄的冈本文弥先生,率“日本中国曲艺鉴赏团”第十次来访时,听到青年演员演出后说:

听了开篇《莺莺操琴》,使我很怀念已故的徐云志老先生,他的演唱技艺,有非常独特的魅力,音韵缭绕,令人回味……

是三回九转的“徐调”余音发展,

抑是怀念故人的情丝萦绕?

有的人活着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依然活着,

徐云志至今活在人们心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