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那个总统,真的是靠不住的吗?

原标题:那个总统,真的是靠不住的吗?

特朗普11月5日开始了亚洲之行,已经为全球媒体和社交网络带来了许多传播素材。

当选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媒体上的形象并不严肃。

他握手的姿态、与俄罗斯的关系、喧嚣的推特风格,都成了全球观众的谈资。

11月8日到10日,特朗普将在中国待着。

可能媒体早已暗暗期待他的新表情包了。

《经济学人》的漫画早就对他亚洲之行进行了暗嘲。

让这样一位看似"靠不住"的候选人当选为国家领导人,美国的民主体制出了问题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不简单,不过有一本简短的书或许可以告诉你可能的答案。

美国政党和选举政治资深研究者L.桑迪·梅塞尔为“牛津通识读本”系列撰写了《美国政党与选举》,解析美国总统诞生的模式,解释了美国民主制度如何运作,也告诉人们为何它有时无法运作。

美国选举与政党的背景

要分析美国式民主, 我们首先要讨论美国的宪法框架, 这不仅关系到选举流程, 而且也涉及选举的某些关键方面。我们将逐一分析, 看美国政治体制的各个基本要素是否有助于民众行使权利, 认可政府施行的政策。一些熟悉的概念 (比如三权分立和联邦制)有助于解释美国如何通过特有的方式解决民主认可的难题; 鉴于这些概念的重要意义, 我们有必要先来回顾这些概念。

三权分立的联邦共和国

美国式民主的两大基本特征是三权分立(由宪法规定的制衡原则)和联邦制。尽管有些国家也具备这些特点,但它们在美国宪法框架内的运作方式独一无二。要想理解美国的政治体系,就必须先明白这两点对于政治活动和国家治理的重要性。

三权分立指的是行政、 立法和司法权力分属于不同机构。如果某人在行政部门任职,他或她就不能在立法或司法机构再担任职务。在国家层面,这条规则有两个小小的例外。美国副总统(作为行政部门经由选举产生的官员)兼任参议院议长。他唯一的职责就是主持参议院会议。此外,遇到票数持平的情况,他将投出决定票。在极少数情况下,如果参议院要作为法庭对总统进行弹劾,则由美国首席大法官来主持。在美国历史上,这样的情况仅发生过两次。

美国是采取联邦制的共和国,整个国家按地理位置分为若干部分,各自享有相应权力。宪法规定并限制美国政府的权力。三权分立的联邦制意味着,民众很难通过选举或通过解读选举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民众对于某个议员的工作感到满意,但对于整个国会的表现感到不满,他们是否应该投票让该议员继任?如果民众认为,政府的政策正在引导国家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并且总统和国会正在为政府走向争论不休,他们怎样通过投票的方式,有效表达自己对于未来政策的不认可?谁是他们反对的对象?总统,还是国会?还是说,是因为总统和国会未能达成一致?

选举人团

政治观察者或许听说过选举人团制度,但他们对于这一制度的历史成因、运作机制,尤其是政治意义缺乏足够了解。其实这才是最重要的。

人们一说到美国式民主, 就会想到总统的选举方式,不管是赞同还是批评,都离不开这一点。要想评价美国式民主,就必须弄明白选举人团制度,因为美国选举的这一特性决定了候选人如何开展竞选活动、吸引哪些投票者,以及选举的结果在多大程度上准确反映了民众的看法。

简而言之,美国的开国元勋发明了选举人团制度,目的在于解决他们当时所面临的政治问题。制定宪法是一项错综复杂的工作。在起草1787年宪法时,最重要的一项约定就是所谓的“康涅狄格妥协”

该方案规定,众议员名额按照各州人口比例进行分配,参议员每州两名。这项约定解决了美国各州因人口规模不等而产生的利益冲突。众议员由民众投票产生,同时各州根据州议会在当时遵循的规范,自行决定如何选出参议员。

但是,如何选出总统?由各州共同决定?那些人口较多的州显然不同意这种做法。由民众投票产生?那些制定宪法的“民主人士”其实并没有那么民主;几乎没有人愿意将如此重大的决定交给大众。即使他们愿意这么做,奴隶是否也参加投票?蓄奴州希望在分配众议员名额时把奴隶人数计算在内,最终臭名昭著的五分之三妥协(即在按照人口比例换算议员名额时,每个奴隶相当于五分之三个自由人)解决了这一难题。

不过,虽然这些奴隶增加了蓄奴州在众议院中的代表比重, 但他们自身没有投票权。这是来自蓄奴州的开国元勋所能容忍的最大限度。

最终的妥协结果就是选举人团。这个制度距离纯粹的民主还隔了一层。每个州可以选出若干名选举人,具体数字等于众议员人数加上参议员人数(一直都是两人) 。这是人口规模不等的各州达成的妥协。各州可自行决定如何选出这些选举人—这种做法将权力留给各州,同时也是为了回避奴隶这一难题。选举人不得在联邦政府内担任任何其他公职,从而确保选出可靠的、没有利益冲突的选举人。

每个选举人投出两票,其中一票必须投给其他州的候选人,这是为了避免地方主义思想作祟。假如没有这一条款,很可能出现选票都投给本州候选人的情况。候选人需要获得过半数票才能当选总统,从而避免某几个州控制选举。如果没能获得过半数票,众议院就从票数最高的三名候选人中进行选择,但每个州此时只有一票,这同样是为了调和小州和大州之间的利益冲突。票数第二的候选人将成为副总统,一旦总统遭遇意外,就由副总统替补成为总统。

考虑到开国元勋的立场和他们所面临的政治难题,选举人团可谓是非常成功的发明。在不违背立宪过程中艰难达成的诸多妥协的情况下,这一制度确保选出一位受人尊重的国家领袖。

参与这一过程的每个人都知道,乔治· 华盛顿将通过这样的选举流程当选总统——这正是众人期盼的结果——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流程最终被采纳,并且大体上沿用至今。然而,很难说选举人团就一定有利于民主。这只是一群政治精英为了确保预定目标而达成的妥协。

总统选举的提名与普选

2000年11月和12月,世界各地的民众等了几个星期才知道究竟是乔治· W. 布什还是阿尔· 戈尔赢得了美国总统选举。

分析家和民众就两点达成一致。首先,美国的选举体系存在严重缺陷。选举结果等了几个星期才最终确定,而且清楚表明获胜者要靠司法机构对于问题选票的裁决才击败对手,这样的选举体系对一个以民主灯塔自居、被其他民主国家视为典范的国度来说,堪称羞耻。

其次,很少有人真正明白美国的选举体系。乔治· W.布什在得票数不如阿尔· 戈尔的情况下,最终赢得选举,对此不仅美国人感到吃惊,世界其他地区把美国式民主视为典范的民众也深表意外。在美国各地,公民课的教师向学生解释何为选举人团,那些学生回家后又把这些知识告诉父母。试图向观众解释这一制度时, 那些明白该选举体系的电视记者常常不知道从何说起。

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人团的选票,是美国历史上第5位以这种方式赢得选举的总统,最终选票分别为304票和227票

如果说美国民众选举总统的方式十分复杂,存在漏洞,并且很多人对此理解有误, 那么两个主要政党遴选候选人的方式更是如此。民众知道获得提名的候选人在政党大会上产生,还知道早在这些会议召开之前,获得提名的人选就已经揭晓。那么人选究竟如何确定?哪些州举行初选,哪些州召开推举会议?两者有何区别?具体如何操作?参加大会的代表是哪些人?他们如何选出?他们又做些什么?

提名流程

乔治· W.布什两次获得共和党提名, 成为总统候选人。第一次在2000年,时任总统比尔· 克林顿即将离开白宫;第二次在2004年,布什寻求连任。这两次提名代表着政党提名总统候选人的两种不同方式。2004年, 民主党提名约翰· 克里成为总统候选人,挑战在任的共和党总统,这是第三种提名方式。

表5.1列出了分析总统候选人提名时需要考虑的若干因素。关键因素是现任总统是否寻求连任。与之相关的是第二个因素,即提名究竟出自现任总统所在的政党, 还是出自 “在野” 党。

如果在提名流程中某个候选人早早被看好,这样的流程就和那些没有热门候选人的例子有所不同。

游戏规则

基本原则很简单: 如果某个总统候选人能在本党的提名大会上获得过半数票, 他或她就将获得本党的总统提名资格。如果某个副总统候选人能在提名大会上获得过半数票,他或她就将获得本党的副总统提名资格。还有更简单的规则吗?

关于总统候选人的提名流程,研究者争论最多的话题与时间安排有关。半个多世纪以来,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一直都早于其他地区;差不多同样历史悠久的是, 艾奥瓦州的候选人推举会议标志着正式提名竞选就此开始。主要的候选人往往重点关注这些选举,这些州也被认为具有显著影响力。在许多人看来,这些州规模有限,并不能代表全国,也不能代表两党中任何一党的全部支持者,因此这些州获得的影响力与他们本身的地位并不相称。

总统竞选活动的资金募集

在2000年和2004年总统竞选期间,政治新闻记者和改革者更关心的是这些竞选活动的资金如何募集,而不是票数如何计算、列表。《联邦竞选法》规定了全面的公共资助体系,为总统竞选活动提供资金。两个主要政党得到相同的金额 (2004年的资助额度为7 460万美元) 。少数党得到的资金与他们在上一次选举中获得的票数成正比,条件是必须达到5%的最低限度。

特朗普声称:“我不需要赞助人,我自己就很有钱了。”

然而,全国性政党从一开始就绕开法律,自行募集资金。

1995年,参议员麦凯恩和范戈尔德开始推行一项改革措施。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消除所谓的“隐性捐款”——这些资金用于政治活动,但没有受到管制,大部分甚至不为人知。

“隐性捐款”和所谓的“重大问题倡议团体” (这些团体避开竞选限制,声称他们支持某种政策立场,但实际上支持或反对的对象是某位候选人)的经费开销支配着政治格局。《联邦竞选法》的目标值得肯定,但明显的漏洞导致政治体系被巨额资助者所掌控。2000年选举凸显出 《联邦竞选法》在实际运作中存在的问题。参议员麦凯恩是当年提名流程中的主要人物, 并且他把竞选资金改革作为一项重大议题,因此他有充足依据来推进这项改革;在此前的五年时间里, 改革并不顺利。

麦凯恩–范戈尔德法案最终在2002年以 《两党竞选改革法》的名义获得通过,法案中包括麦凯恩关注的许多问题。全国性政党受到限制,不得接受隐性捐款;作为补偿,公开捐款的使用上限有所提高。同时,法案对政党组织以广告形式为竞争联邦政府职位的候选人进行宣传的做法加以限制。反对者认为,该法案违背宪法精神,限制了相关人员的言论自由,但最高法院在2003年“麦康奈尔诉联邦竞选委员会案”判决中否定了这一说法。还有人认为, 改革为政党敲响了丧钟,但没人理睬这种说法。

美国民主制的缺陷

美国人始终认为,美国式民主代表着一种其他国家应该努力追求的理想,就连那些熟悉选举流程的人也秉持这种信念。

他们指出其他政治体系的缺陷——像法国这样采取混合体系的国家,总统和总理之间存在分歧;像以色列这样的议会制国家为了达成多数,局势总是很混乱;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政府始终难以稳定; 像俄罗斯这样曾经遭受极权统治但现在却自称民主政权的国家,没有出版自由, 也做不到公开透明;其他国家同样在种族、性别或阶级方面存在问题。但美国人很少把批评的矛头指向自身。

参与度

2006年3月的选举中, 以色列的适龄选民中有大约60%的人参加投票;以色列官员感到沮丧,在这样一场至关重要的选举中,投票率如此之低。2004年11月, 美国的适龄选民中略超过60%的人参加总统选举投票, 这一数字是36年来的最高值,同时也是自1920年女性获得投票权以来,第四次有五分之三的适龄选民参加投票。在非大选年的换届选举中,有36个州进行州长竞选,但全国范围内的平均投票率从未达到50%,通常都在35%至40%之间。

在一份根据全国性选举的投票率排列的民主政权名单中,美国处在倒数五分之一的国家之列。

民主的成本

举行选举需要花费多少成本?应该由谁来承担成本?候选人募集资金的能力是否应该成为赢得选举的因素之一, 甚至是决定性因素?

政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候选人募集资金,并且帮助候选人为他们的竞选活动募集资金。要想对竞选活动的资金募集办法进行改革,关键问题依然有待回答。

美国的选举流程——特点是两党制和三权分立的联邦政府体系——并不适合所有国家。我们没法出口文化与传统。我们不能把这样一个即使到现在还存在明显缺陷的体系称为完美。

我们不仅要称颂美国选举体系的优点,同时也要清楚这一体系的缺点,就像温斯顿· 丘吉尔对于英国式民主的评价:“除了人类已经尝试过的所有其他政治体制, 据说民主是最糟糕的统治形式。”美国式民主最坚定的支持者应该尽全力改进这一制度。

然而,虽然人们想要把美国式民主推向完美,但很少有政治领袖能把自身的政治利益放到一边,关注对国家最为有利的竞选流程。事实上,后者才是对领袖的真正考验。

L.桑迪·梅塞尔

美国科尔比学院小威廉·R.凯南政府学教授、戈尔德法布公共事务与公民参与研究中心主任,曾为美国国会议员候选人。著有或编有关于政党和选举的作品十余部,常就当代政治发表评论。

《美国政党与选举》

作者:(美国)L.桑迪·梅塞尔

译者:陆赟

定价:32.00

ISBN: 9787544770255

装帧:平装

出版:译林出版社

美国选举的操作指南,美国政党的前世今生

美国宪法史学者、《原则与妥协:美国宪法的精神与实践》著者王希作序推荐

梅塞尔关切的主题是美国民主,这是一个极为宏大的题目,但他并不追求面面俱到的讨论,而是选取“政党”与“选举”作为主题,以小见大,以点带面,通过叙述它们各自在美国民主的运作中所包含的丰富内容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勾画出美国选举政治的轮廓,为读者呈现一幅践行中的美国民主的画面。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美国宪法史学者 王希

延伸阅读

《从农场到白宫:卡特自传》

卡特亲述竞选州长、总统的历程

展露美国民主的阴暗与光明

作者:(美国)吉米·卡特

译者: 刘一然,常江

定价:48.00元

ISBN: 9787544769044

出版:译林出版社

《美国总统制》

总统制研究权威查尔斯·琼斯潜心之作

宪政学者张千帆作序推荐

作者:[美国] 查尔斯·琼斯

译者:毛维准

ISBN: 9787544731751

出版:译林出版社

本期摘选自牛津通识读本·《美国政党与选举》

图片源自网络

本期编辑:维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