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巴基斯坦安全形势及其对我国西部的影响

原标题:巴基斯坦安全形势及其对我国西部的影响

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在过去三年有了很大的改善。根据西方一些研究机构和巴基斯坦本国智库的数据,2016年,巴基斯坦发生恐怖袭击的次数比2013年下降了70%,其中卡拉奇等恐难的重灾区恐怖袭击的发生次数同期下降幅度高达80%。一些国际金融机构甚至乐观地认为,巴基斯坦将重新成为吸引外资的国家,伴随着恐怖袭击发生率的下降和安全形势的好转,巴基斯坦的经济增速也在不断加快。自2013年到2015年,巴基斯坦连续四年的经济增速超过4%,这在2007年后十分罕见。本文试图分析巴基斯坦目前的安全形势对中巴经济走廊的影响,同时对可能发生的安全隐患,尤其是对巴基斯坦安全形势我西部周边新疆地区的安全隐患做一番梳理。

一、最近三年巴基斯坦安全形势好转的原因

首先,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对巴基斯坦经济的贡献率极大,在稳定巴基斯坦政治与社会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巴经济走廊为巴基斯坦经济创造了相对稳定的就业,带动了部分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缓解了巴基斯坦的电力紧张环境,使得巴基斯坦经济有了较快地增长。

其次,巴基斯坦国内的民选政府和军人集团之间的政治平衡以及巴基斯坦各党派之间的政治对话进行得相对顺利,国内政局本身没有发生混乱是原因之一。再者,国际恐怖主义的重心在2014年后转入中东主要是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和也门这一历史背景,使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一原有的恐怖主义策源地的地位有所削弱。

最后,2014年4月以后,巴基斯坦陆军在拉希尔·谢里夫将军的指挥下,发动了对北瓦济里斯坦地区旨在端掉恐怖武装巢穴的利剑行动,而且这个军事行动规模之查、持续时间之长、打击效果指显著都是空前的。巴瓦机里斯坦位于巴基斯坦的联邦直辖部落区,这个行动摧毁了大部分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组织的巢穴。同时,巴基斯坦陆军及准军事部队对卡拉奇地区的恐怖窝点也进行了扫荡,使得大部分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的在卡拉奇秘密藏身地都端掉。巴基斯坦情报机关还破获了许多国内暗藏的恐怖组织支持者以及国际极端组织ISIS在巴境内的秘密据点。

在2014年到2015年,巴基斯坦与阿富汗、巴基斯坦与印度之间的关系都有所一定程度的缓和。印、巴和巴、阿之间分别数次举行首脑会晤,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改善巴基斯坦的周边安全环境有意义,这也为巴基斯坦在国内专注反恐创造了条件。今年以来,巴基斯坦政府加强了对中巴经济走廊各个项目的保护,已经成立了有15000人组成的海军特种部队和陆军特种部队来保护34个中巴经济走廊的项目工地。特别安全师是专门用于保护中巴经济走廊的34个主要项目。他们保护的不仅是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的安全,还有巴基斯坦工程技术人员的安全。因为目前有差不多15万巴基斯坦人,在中巴经济走廊的沿线项目上工作,至少有57个巴基斯坦工人死于对中巴经济走廊各个项目的恐怖袭击。

二、巴基斯坦恐怖组织的的动态

1

(一)恐怖袭击的基本走势

2016年,恐怖袭击在巴基斯坦呈现不同形态。

1.恐怖袭击发生率下降

巴基斯坦境内中、小规模的恐怖袭击直线下降,说明恐怖组织的人力资源匮乏,对一些地区的影响力在下降,而且发动恐袭的能力大幅下降,准备不足。2016年的恐袭发案率比2013年下降了四分之三,而卡拉奇的恐袭发案率同期下降了五分之四。

2.恐怖组织正在转型期

随着巴基斯坦利剑打击行动,巴基斯坦的恐怖组织正在转型。目前的情况是,一些原有的恐怖组织不再活跃,新的恐怖组织占据了空间。自由军(JAMAATUL AH ARARA,也翻译成自由联盟)的崛起和坚戈维军(LASHIKAR-E-JHANGVI)分支阿拉米武装的出现就是这种转型的开始,而且在2017年上半年,新的恐怖组织又有不断冒头的趋势。

3.恐怖组织出现了新的整合,外来恐怖组织影响较大

越来越多带有宗教极端色彩的武装组织与外来恐怖组织如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结成联盟,还有一些恐怖组织与南亚次大陆本身存在的基地组织结盟。这种结合己对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和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构成潜在威胁,但威胁到底有多大,还要取决于这些武装组织内部的整合,以及自身弥合内部冲突的能力,另外仍然盘踞在巴阿边界地区的东伊运组织有与ISIS合流的动向。

2

(二)影响巴基斯坦社会政治稳定和国家安全的主要恐怖组织

1.宗教极端型恐怖势力

这类组织的特点往往以宗教极端著称,以捍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为基本目的,以宗教为幌子建立和发展恐怖组织,鼓动伊斯兰圣战。他们在巴基斯坦全国发动恐怖袭击(包括自杀式恐怖袭击)、挑起教派仇杀、袭击民用设施,伤害普通民众,重点是屠杀异教徒(包括基督教、印度教和伊斯兰教什叶派等),是巴基斯坦反恐斗争中最主要的对手,目前这些组织发动恐袭的能力已明显下降。

(1)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TEHREEK-E-TALIBAN PAKISTAN),简称TTP.

在整个2016年,巴基斯坦塔利班依然是影响巴基斯坦社会政治稳定和国家安全的第一大恐怖组织。2016年全年,该组织在巴基斯坦全国共发动106次恐怖袭击,造成人员死亡193人;而该组织在2015年发动恐怖袭击是212次,造成人员死亡384人。尽管发动恐袭频度和恐袭造成的人员死亡人数都明显下降,但在2016年,它仍然是发动恐袭最多、造成伤亡人数较大的恐怖组织。但巴塔运在巴基斯坦恐怖组织龙头老大的地位正在被动摇。

(图为塔利班武装分子袭击了巴基斯坦西北部一所学校,造成141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死者为学生)

有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动向是,与2015年不同的是,该组织过去一直在开博尔—普赫图赫瓦省以及联邦直辖部落区发动恐袭,而2016年,其触角开始向俾路支斯坦省全面延伸,其势力在该省全面扩张。而他们在俾路支斯坦地区的扩张对我正在扩建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构成直接的安全威胁。2016年其在俾路支斯坦省发生恐袭的次数比2015年增加了40%。而卡拉奇依然是巴基斯坦塔利班的主要筹资地,但巴塔运开始在斯瓦特地区(开博尔普赫图赫瓦省)重新建立新的关系网络,并逼迫当地部落长老向他们捐款,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他们的资金链已经出现了断裂,在资金方面出现匮乏。

2)自山军(或自由大会军—JAMAATUL AHRAR)

在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TTP)发动恐怖袭击的频度、破坏力减弱的同时,从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分裂出去的组织自山军(自山者大会,亦译为自由联册)已逐渐成为巴基斯坦发动恐袭的主力恐怖组织。2016年该组织发动了66起恐怖袭击,而2015年,他们发动恐袭的次数只有28次。这个恐怖组织还有一个特点是,凡是恶性(伤亡较大)的恐怖袭击基本都有他们柬“认领”。虽然他们去年发动恐怖袭击的执数不及巴塔运,但其发动恐袭所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292人,超过南巴塔运发动恐袭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3)地方塔利班

另外,还有些地方塔利班武装(非巴塔运成员)在2016年仝年也发动了61起恐怖袭击,但所造成的死亡人数只有37人。

(4)虔诚军

该组织在2016年遭到连续重创,大部分成员已逃离到刚富汗。该组纵在巴基斯坦境内的白沙瓦郊区以及开尔开尔尔—普赫图赫瓦省省发动了17次恐怖袭击,造成伤亡人数不大。其危险性在于,该组织的分支投靠了伊斯兰国,成为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的主力,其首脑贝格己经被美国无人机在阿富汗击毙。

(5)坚戈维军

坚戈维军(也称为羌城军)也是同样遭到巴基斯坦政府军利准军事部队重创的恐怖组织,在2016年,该组织只是在开普省(开博尔—普赫图赫瓦省的简称)发动了17次恐怖袭击。而2015年该组织共发动33起恐怖袭击。尽管坚戈维军受到削弱,但其分支阿拉米—坚戈维军却成为巴基斯坦社会政治稳定和国家安全新的最人威胁之一。该组织在俾路支斯坦省的奎达、马斯同、胡兹达尔以及卡拉奇市共发动了六次恐怖袭击,而且该组织还存白沙瓦、卡拉奇、德·拉·伊斯梅尔汗等地协调其他恐怖组织的恐怖袭击。另外,该组织对袭击旁遮普省内政部长、谋杀巴基斯坦一些政治政治人物的恐袭都参与或者进行组织协调。

另外,坚戈维军的阿拉米分支还与伊斯兰国有特殊关系。目前成立了6人舒拉(最高委员会),阿拉米分支有300名武装分子在其麾下。一世小型恐怖组织和教派仇杀组织纷纷投奔阿拉米分支。其头目叫胡拉萨尼,日前住阿富汗,他们与活跃在巴阿边界的阿富汗塔利班分子哈卡尼网络来往比较密切。

(图为巴基斯坦警察学校恐袭遇难者家属悲痛不已)

2. 民族分裂犁恐怖、极端组织

这类恐怖组织主要集中在俾路支斯坦省,少部分在信德省,他们更多使用遥控炸弹发动中、小规模恐怖袭击,这类恐怖组织在2016年共发动了131次小型恐怖袭击,而2015年它们发动,235次恐怖袭击,这类组织往往面临内部分裂问题,也自少部分人被恐怖分子招安,这些问题使得他们的发动恐袭的能力下降。

(1)俾路支斯坦解放军

该组织与2016年共发动了55次恐怖袭击,而2015年该组织发动了88次恐怖袭击,这反映出该组织在俾路支斯坦发动恐袭能力的下降。主要活动区域在奎达、博兰、凯奇、胡兹达尔和克鲁(也译作科鲁)地区,以俾路支斯坦省东部、中部和北部为主。

(2)俾路支共和军

该组织在2016年共发动了24次恐怖袭击,主要在德拉·布格提、纳西拉巴德、德拉·穆拉德·贾迈利、巴尔坎、罗拉拉伊等俾路支斯坦的一些区域活动。

(3)俾路支虔诚军

该组织在2016年共发动了8次恐怖袭击,主要活动在迈克兰地区,这里最靠近瓜达尔港中国经营管理当局和瓜达尔港自由贸易区的中国租赁地。因此,俾路支虔诚军对瓜达尔港的威胁必须重视。

(4)俾路支解放阵线

该组织2016年共发动了27次恐怖袭击,比2015年少了11次,其活动区域遍及俾路支斯坦全省,并且主要在南部沿海的迈克兰地区以及毗邻的阿瓦兰地区和中部的胡兹达尔地区,该组织与俾路支虔诚军一样,对瓜达尔港的中国经营管理当局和中国自由贸易区构成直接威胁。

(5)联合俾路支军

这时俾路支解放军分裂出来的组织,2016年共在俾路支斯坦发动恐袭3次。

(6)信德解放军(SDIA)

信德解放军在2016年共发动了4次小规模恐怖袭击。

(7)信德革命军

这个组织在理念上与SDIA一致,在2016年共发动了两次小型恐怖袭击。

3.没有明确身份的恐怖组织

在2016年,还有一些未知名的恐怖组织发动了14次小型恐怖袭击。巴基斯坦官方共确定了63家恐怖组织,但实际上,真正活跃的恐怖组织只有上述12家恐怖组织。

三、2016年巴基斯坦恐怖袭击的特点

1

(一)发动恐袭的战略战术

1.恐袭战略战术的变化

2016年,恐怖组织发动恐袭的战略战术都有了明显变化。各个恐怖组织的恐袭方式、发展趋势、整合能力都出现了变化。一些恐怖组织由原来的纯粹搞教派谋杀变成了什么恐怖袭击都发动,不仅通过恐袭杀害异教徒,而且开始屠杀与教派冲突无关的目标,如袭击律师、法官、安全部队、警察等。他们与国际恐怖组织ISIS的勾结开始凸显。

而目标谋杀(target killing)依然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恐袭方式,而遥控炸弹依然是他们最成功、最常见的恐袭手段。这样做主要是代价小(节省人力和肉弹),不易被报复。

2.数据分析

在巴基斯坦境内共发生44l起恐怖袭击(不包含教派仇杀和恐怖组织内部仇杀),其中机枪扫射、步枪点射类的恐怖袭击约218次,遥控炸弹袭击约172次,手榴弹、手雷袭击23次,自杀式恐怖袭击约17次,导弹袭击7次,破坏性袭击3次,摩托车射击1次。

数据显示,巴基斯坦的恐袭主要方式依然是强攻型袭击、遥控炸弹袭击、手雷袭击和自杀式恐怖袭击。

2

(二)恐怖组织正在搜寻新的活动空间

在巴基斯坦利剑军事行动打击下,一些恐怖极端组织不得不在非传统地区寻找生存空间。例如,他们将活动在巴阿边界FATA区一带的活动迁移到俾路支斯坦省与阿富汗交界的部分地区,他们还在巴基斯坦内地寻找了一些藏身地。而且一些曾经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决裂的恐怖组织又开始重新寻找与巴塔运合作的机会。此外,俾路支斯坦省与信德省的交界处,是信德族、俾路支族和旁遮普族的杂居地带,这里巴基斯坦陆军和准军事部队的驻防都不强,因此,这一地带成了恐怖势力藏污纳垢的新领地。信德省己经成为恐怖组织袭击的新目标。此外,距离中国工程项目项目不远的哈博地区(2007年曾发生恐袭,3名中国工程师遇难)都有恐怖分子的窝点。

巴基斯坦信德省与俾路支斯坦省执法当局决心采取联合行动和组建联合反恐部队,准备打击在各自境内或者相互流窜的恐怖组织。最重要的是,巴基斯坦执法力量仍然有听任和容忍这些恐怖组织在两省交界地区建立他们的恐怖活动网络之嫌,对形势预判不足。

3

(三)恐怖组织正在改变招募对象

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研究生已经成为恐怖组织和个人的重点招募对象,而且,一些孤狼式的恐怖分子也在受教育的巴基斯坦青年中产生,他们往往与中东和本土的恐怖组织没有直接联系,但更多地是受恐怖组织的各种网站所宣传的圣战和伊斯兰极端思想的洗脑。

4

(四)恐怖组织整合的新动向

1.与ISIS勾连加剧

恐怖组织与ISIS之间的勾连活动加剧。目前与ISIS保持某种联系或者宣誓效忠的恐怖组织包括,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TTP)、真主旅(JUNDULLAH)、巴塔运桑吉那分支、巴塔运沙赫亚尔组织、巴塔运卡里·侯赛因组织、自由军、巴塔运哈里发·曼苏尔组织、虔诚军阿拉米组织等都已经宣布与ISIS结为战略同盟关系。

2.宗教极端型恐怖组织与民族分裂型恐怖组织之间的勾连

2016年还有一个现象是,巴塔运等宗教极端型恐怖组织开始秘密资助民族分裂型恐怖组织,也就是说,俾路支解放军、俾路支解放阵线与联合俾路支军开始从巴塔运等组织那里领任务,拿资助。而过去他们之间是很少合作的,因为原先宗教极端型恐怖组织的许多理念仍不能为民族分裂型恐怖组织所接受,后者也担心自己的组织被前者渗透、吞并,因此他们只是在某些具体恐袭行动上相互配合,不可能在政治信仰方面趋同。但最近一些迹象表明,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3.各个恐怖组织之间仍在分化组合中

由于恐怖组织之间和内部的各种纷争,他们与ISIS之间的合作多为短命和间歇的,合作也不一定顺畅与成功,但需要密切关注。

5

(五)对ISIS与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活动的评估

虽然巴基斯坦官方(谢里夫总理、巴外交部和三军公关部)对ISIS在巴基斯坦的活动讳莫如深,但ISIS的执法部队已发现ISIS在巴基斯坦境内招募新成员的现象。一些在拉合尔市的ISIS秘密据点开始招募巴基斯坦年轻人到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前线充当炮灰。在已经抓获的ISIS恐怖分子中,一些人供述,ISIS在巴基斯坦的分支一直准备洗劫拉合尔、卡拉奇的什叶派穆斯林家庭、抢劫银行、攻击艾赫麦迪伊斯兰教派、袭击伊斯兰教圣殿的计划。

目前已经抓捕的恐怖分子包括纳比尔·艾哈迈德、阿布·阿卜杜,穆罕默德·阿卜杜·达尔、赛义德·优素福·伊斯兰、巴达鲁尔·伊斯兰、哈克·纳瓦兹、哈菲兹·拉希尔·安瓦尔等都已经供认他们属于ISIS的南亚分支。

ISIS(伊斯兰国)正在加强自己在开博尔一普赫图赫瓦省的活动,巩固在那里的阵地。有些不属于ISIS发动的恐怖袭击,ISIS也要认领,最突出的是,凡是自由军发动的恐怖袭击都得到ISIS的支持。而且他们袭击的目标更多地表现在除了对异教徒的袭击外,袭击军政标志性建筑物、法庭(法官群体)和政府办事机构。在这里,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就是自由军、虔诚军阿拉米分支和真主旅,他们是与ISIS勾连最公开、最密切的三个恐怖组织。

基地组织在2016年没有直接参加在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袭击,但不断以巴基斯坦为基地,发动对印度和印控克什米尔的恐怖袭击。

四、具体案例分析

1

(一)遥控炸弹袭击

案例:巴基斯坦西北部古勒姆部族地区巴勒吉纳尔一市场2017年3月31日上午发生遥控炸弹袭击。袭击己造成至少22人死亡,另有逾70人受伤。巴基斯坦塔利班一分支机构己宣布对该起袭击事件负责。爆炸发生在市场内一座清真寺附近,事发时有大量穆斯林聚集到该清真寺准备礼拜。此次袭击是通过遥控方式引爆了停放在现场车辆内的炸弹,导致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量人员伤亡。

遥控炸弹袭击已经成为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发动恐袭的最主要方式。

2

(二)自杀式恐怖袭击

案例一:2016年3月27日晚7点左右,巴基斯坦东部旁遮普省首府拉合尔一公园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截至2016年3月28日凌晨,己确认72人死亡,412人受伤。)

案例二:2017年4月5日巴基斯坦拉合尔市发生一起自杀式炸弹袭击。袭击已经导致6人死亡,其中包括4名巴基斯坦陆军士兵,并且有22人受伤。此次袭击的目标是普查队和军人。这是一起由车内压缩天然气筒导致的爆炸。巴基斯坦“自由者大会”(自由军)宣布对这次恐怖袭击负责。

案例三:2017年2月13日傍晚遭遇自杀式爆炸袭击,据巴基斯坦媒体最新报道称,袭击己造成包括两名高级警官在内的13人死亡,另有86人受伤。袭击发生时,一些制药机构和药品供应商正在拉合尔市议会附近进行示威游行,表达诉求。据法新社消息称,有近400人参与了游行。当地时间下午6时10分左右,一名自杀式袭击者从一辆媒体直播车后面冲入人群并引爆了身上的炸弹。

(图为巴基斯坦拉合尔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救护人员在清理现场)

以上三起事件都是自杀式恐怖袭击肉弹或者事先埋伏在车内,或者在人群聚集时冲入、或者面对公园的老人、妇女、儿童直接冲撞而至。这里既有孤狼式恐怖分子,也有事先对游行行进路线或者事先对运输设备进行必要破坏而至。

五、巴基斯坦安全形势的最新动态和政策对策

最近半年,尽管在全国范围内巴基斯坦政府和军队通过严格执法和采取必要的军事行动,加强在全国的安全防范,同时不端逮捕恐怖嫌疑人和起获杀害游客的武器和爆炸物,但根据目前观察,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仍有不少隐患。

1

(一)主要特点

1.带有教派冲突色彩的恐怖袭击不断

目前在在帕拉齐纳开伯尔部落特区的仍出现教派袭击,主要是逊尼派武装分子对什叶派教徒的袭击。

2.针对安全部队的恐怖袭击频仍

在信德省首府卡拉奇、俾路支斯坦省首府奎塔和开博尔一普赫图赫瓦省首府白沙瓦,恐怖组织对安全部队的目标袭击不断发生。

3.对边防检查站对攻击

在与阿富汗接壤地区,对安全检查站的恐怖攻击不断发生。

4.以穆斯林重大节日为契机发动的恐怖袭击

最近,武装分子借助Youm-e-Ali和开斋节庆祝活动为目标的自杀式袭击。

2

(二)针对中国人的恐怖袭击案件凸显

两名中国公民在俾路支斯坦省被伊斯兰国宣称已杀害,这是在巴基斯坦首次发生由ISIS发动的、针对中国人的恐怖袭击案件。今后一段时期,我们预判ISIS在巴基斯坦发动针对中国人和CPEC的恐怖袭击事件还会发生。

(图为一名巴基斯坦男子因试图帮助两名遭绑架的中国公民而受伤住院

3

(三)恐袭战略战术的新特点

恐怖袭击有重新抬头的趋势尽管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恐怖袭击呈现下降趋势,但至2017年6月底,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一路飙升,我们需要特别关注的是:

(一)伊斯兰国异常活跃

在俾路支斯坦省的俾路支斯坦政府大楼附近,武装分子发动车载简易爆炸装置(土制炸弹—IDEs)的袭击。目前的主要袭击目标教派袭击在帕拉齐纳(开伯尔部落特区)附近的市场,引发教派爆炸事件。对执法力量的恐怖袭击在卡拉奇,执法部队的警官为恐怖分子袭击目标。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异常活跃阿富汗的呼罗珊伊斯兰国一如既往,进行恐怖主义活动,他们绑架和杀害中国公民,在奎塔省政府大楼附近制造爆炸事件。

(二)地区恐怖组织整合加剧

巴基斯坦本地新的武装组织,如:阿拉米羌城军、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自由联盟军不断改头换面冒了出来,他们的出现与伊斯兰国在巴基斯坦的活动,对巴基斯坦国家安全形成新的威胁,无疑增加了巴基斯坦反恐怖安全部队的防范恐袭难度。

(三)巴基斯坦周边安全环境的恶化

(1)印巴关系高度紧张

在巴基斯坦发生恐怖袭击之时,印巴停火线,双方之间的越境侵犯时有发生,而由此引发的平民和士兵伤亡事件,与此同时,巴基斯坦军方报告称,印度在边界地区发动军事挑衅的军队遭到巴基斯坦军队的报复,巴、印双方的舆论战愈演愈烈。

(2)巴阿边界从未太平

巴基斯坦的反恐军事行动初见成效巴基斯坦军方的“消除不和”(Radd-ul-Fasaad)军事行动己大大遏制了恐怖主义在边界地区的活动。恐怖组织和个人继续肆虐由于边境地区(主要是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之间)缺乏联合一致的反恐策略,缺乏互信与相互协调,导致这些地区的安全状况继续恶化,为国际和地方恐怖组织的蔓延和转型创造了有利条件。在2017年6月16日,阿富汗恐怖分子在库拉姆特区的Bezo安全检查站发动了袭击事件。在2017年6月17日,又袭击了Batho和Tora Bora安全检查站。这些事件促使巴基斯坦军方向阿富汗境内的恐怖组织和个人发动报复性炮击。

(图为巴基斯坦阿富汗难民营

边界地区的管控问题犹在巴方曾多次向阿富汗政府抱怨,称与巴基斯坦交界的阿富汗边境地区是窝藏恐怖分子的避难所。在双边边界缺乏合作的情况下,巴基斯坦正单方面加强与阿富汗接壤地区的管理,在边界方面设立围栏。目前已边界围栏建设的第一阶段正在进行,目前建设工程施工的重点是在恐怖组织高渗透的地区,如:巴焦尔特区、莫赫曼德特区和开伯尔部落特区。该施工区的围栏平均每1.5公里就设一个堡垒或检查岗。

4

(四)巴基斯坦国内安全形势仍在可控之中,但隐患犹在自杀式恐怖袭击下降明显

鉴于巴基斯坦军方的军事打击行动(包括最新的“消除不和”军事打击行动),巴国的恐怖主义活动仍处于可控范围内。针对中国人的恐袭事件侦破工作进展不顺,但意外收获不少在2017年5月24日,报道中的两名在奎塔省被绑架中国人己被其杀害,以此来获取外界关注。虽然,巴基斯坦军方在2017年6月1日至3日,对偏远的马斯同地区发起攻势,并试图找到失踪的中国公民。但该行动并未发现任何失踪的中国夫妇痕迹,却发现了分离组织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的踪迹,截获了一批伊斯兰国在巴基斯坦的货车,安全部队正在努力销毁他们。

由此可见,尽管巴基斯坦陆军的反恐“消除不和”(Radd-ul-Fasaad)行动实施有效,但该区的武装组织仍然活跃,而且还滋生出新的武装分子,原有的武装分子也有抬头的迹象。

5

(五)警惕恐怖组织的新科状元“安萨尔—伊斯兰教法”组织

该组织于6月10日出现,并宣称对针对安全部队发起的几起事件负责,特别是在信德省,并宣布开始对消除不和(Radd-uI-Fasaad)反恐军事行动行动展开反击。上述宣称表明该组织的地域范围尚未得到证实。现在评估这个试图效仿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自由联盟军(TTP-JA)的新组织的能力和实力还为时过早。因此,目前预估该组织的意图和能否在巴基斯坦众多的武装组织(如: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自由联盟军和阿拉米.羌城军)中脱颖而出,也为时过早。

六、结论

根据目前情况,得出以下八点结论:

1、巴基斯坦新的恐怖组织和个人不断冒头,对CPEC对安全构成新的威胁。

2、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恐袭目标开始针对中国。

3、土制炸弹依然是恐怖袭击的主要手段。

4、自杀式恐怖袭击下降说明恐怖组织的肉弹(人力资源)不足。

5、教派仇杀依然是恐袭的常态之一。

6、袭击安全部队成为恐袭的主要攻击对象。

7、阿富汗依然是窝藏恐怖分子的大本营。

8、巴基斯坦与印度关系紧张对安全形势带来新的复杂因素。

--------------------------------

文章转自新商联盟微信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