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 | 他们不过是成人世界的牺牲品

原标题: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 | 他们不过是成人世界的牺牲品

作为一个刚满 1 岁孩子的父亲,当我看到携程亲子园的孩子被虐待的视频,立马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喂芥末、服安眠药、打昏在地,身边的老师或成帮凶,或熟视无睹。腹泻之后不给换尿不湿,这样已经算是轻了。

我看着自己孩子,想到如果他将来被老师这样对待,内心的原始冲动不断翻滚,要说没有复仇的想法,那一定是假的。

在携程亲子园虐童视频出来之前,我虽然听闻过不少幼儿园虐童事件,但是总觉得距离自己较远。

一经搜索,我才发现最近几年曝光的虐童事件非常之多。

不但数量惊人,而且虐童方式可谓五花八门。随意列举几个案例,都能让家长心如刀绞。

江苏兴化一家幼儿园 7 名儿童因上课说话被该校女老师易某用电熨斗烫伤。

图片来源:微博

杭州余杭区一名幼儿园教师用紫外线照射不听话的孩子。

福州一名 3 岁男孩,因为吃完小蛋糕后想再吃一块,被幼儿园阿姨用铁夹夹伤左耳。

郑州一家幼儿园,老师不但长期殴打幼童,还曾多次让女童脱衣示众。

南京某幼儿园老师连续 3 天殴打 3 岁男童。

类似的案例举不胜举,如果抛开道德标准,幼儿园教师和工作人员惩罚孩子的想象力之丰富,甚至不得不令人「钦佩」,原来折磨一个孩子可以有这么多种办法。

一半幼儿老师不合格?

遛娃的时候,我常常会带他去小区附近的广场、空地,据我不完整的观察,在小区附近散落着的各种幼儿园托儿所,加起来至少有 10 所。

这 10 个幼儿园中,只有 2 个是合法的,其余的都处于非合规状态在办学。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物业曾经发过公告,目的是让大家去有资质的两家幼儿园。

当然,有资质也不一定安全,在上面的虐童案例中,多家幼儿园都通过了当地监管部门的批准和审核。

对于中国城市中产家庭的家长而言,育儿和事业的冲突场景无时无刻不在切入,育儿是父母最大的焦虑来源。父母甘愿斥巨资购买教育服务时,却发现供给侧完全无法跟上需求侧。

上海市总工会的一项调查显示:2015 年,上海独立设置的托儿所只有 35 所,托儿数 5222 人,而上海 0~3 岁的婴幼儿人数是 80 万,这也意味着没有资质处于三不管地带的托儿所已经遍地开花。

和机构的资质相比,和孩子朝夕相处的幼儿教师,也许才是更让家长揪心的。

此前浙江温岭一幼儿园老师虐童事件中,浙江省教育厅公布了一组数据,当地幼儿园里,约四成老师合计四万人左右没有教师资格证。

这一现象绝非富庶的浙江独有,山东省教育厅在抽查了 17 个地市 194 所幼儿园后发现,53% 的幼儿教师没有并取得教师资格证书——老师从业的最低门槛。

当年同学中成绩最差的就在幼儿园教你的孩子?

2010 年,在国务院层面开始推进学前教育的大发展,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幼儿园在园人数将从 2009 年的 2658 万增加到 2020 年的 4000 万。

我们先不考虑政府对各地幼儿园投入的不公平问题,问题来了,基础设施可以三年五载就建好,但幼儿教师和管理人才能够这么快跟上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根据教育部的数据,2016 年幼儿园在园儿童 4413.86 万人,倒是提前完成了任务,但老师和园长加起来 250 万,师生比近 1:18。

根据教育部的规定,教师与幼儿的比例应该达到 1:5~1:7。如果按这个比例来计算,中国目前幼师的缺口高达 380 万~633 万。

专业数量不足,一方面就会导致各类参差不齐工作人员的加入,另一方面,也会导致原有专业人士的压力过大。

根据网易浪潮工作室在教育部公告中找到的数据,截至 2015 年,全国专科以上学历幼师占比 66%,农村地区甚至不到 50%。原因很简单,大学培养的幼师专业学生数量太少了。

截止 2009 年,全国学前教育专业在校生 209626 人,本科生只占 3.1%,专科生 8.8%,中专生最多,184662 人,占比 88.1%。

哪怕是在北京,幼儿教师自身的学历和教育背景也并不让人放心。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冯婉桢的研究显示,在北京市 25 岁及以下年龄的幼儿教师中,中专 ( 职高、高中) 及以下学历的教师占比近四成。

网易的浪潮工作室打了个形象的比喻,当年同学中成绩最差的就在幼儿园教你的孩子。

这样说并非出于歧视,而是要指出在极为关键的幼儿时期,教育的专业性投入需要大幅度提升,社会应该将更专业的人才投入到幼儿园教育领域。

成人世界下的牺牲品

客观来说,幼儿教师是一份压力巨大,收入却极低的工作。

2011 年,广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对广州市 200 多所幼儿园的 6857 名教师进行抽样调查显示,有六成幼师月薪在 901~2000 元之间——这可是一线城市广州。

所以,很多幼儿教师实际上是在超负荷工作,学历低、收入低、晋升空间小,每天需要面对无数琐事和家长的评判。或者可以更直白地说,那些教我们孩子的老师中,很大一部分都处于精神高压状态下。

北京师范大学对北京市 50 所幼儿园进行了抽样调查,发现出现明显倦怠倾向的教师人数达一半以上。

这些和我们的孩子朝夕相处的幼儿教师的职业倦怠表现为疲惫不堪(88.5%)、担心出事(86.7%)、焦躁不安(65.9%)和经常只想一个人呆着什么话也不说(65.6%)。

压力会将一个人变得不正常。

频发的虐童事件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老师在表达不满。只不过某一个孩子撞到了枪口,成为成人世界下的牺牲品。

对于孩子来说,老师的压力最终被发泄到了自己身上,幼儿与成人不同之处在于,成人对待幼儿的方式本身会塑造孩子的心智模式,对孩子造成的伤害也许是一生都无法修复的。

监控视频没有拍到的......

携程亲子园的虐童视频被公之于众之后,视频监控企业的股市被普遍看涨。如果没有视频监控,很多家长还蒙在鼓里。

但仅仅是监控还不够,那些因为很多监控没有拍到的,对于孩子的隐性伤害,才是长期被我们忽视的。

有研究儿童心理学的朋友,曾经以研究员的身份被派到一家早教机构做课程开发工作,顺带做过几个月幼师。

她告诉我,虐童事件毕竟是极端事件,而无意识的语言暴力和冷暴力,才是普遍存在的。

行为暴力是低级暴力,身体上受的伤还是容易发现的。那些语言暴力和对孩子完全不管不顾的冷暴力呢?这些暴力可没多少可能会能上新闻头条。

「不管资质背景什么样,真的很难控制住情绪,很难能忍住不对不听话的孩子凶、大声吼叫。老师是,其实家长也一样。即使是像我自己这样非常清楚语言暴力的伤害有多严重,也不敢说完全做得到。」

我一个家里还算中产的朋友,千挑万选给孩子送去了一家当地很好的私立幼儿园,但是孩子去了两个月之后,却并不开心,天天嘟囔着想回家,也找不到原因。

一天,朋友送儿子去幼儿园,时间有点晚了,老师门口来接,孩子换鞋有点磨蹭。老师立刻黑着脸说,「xxx,你快点,全班都等着你你知道么,就你最慢!」

而这些隐秘的暴力所产生的恶果,可能会伴随孩子的一生——成人对待幼儿的方式本身会塑造孩子的心智模式,对孩子造成的伤害也许是一生都无法修复的。

我们把孩子送去托儿所、送去幼儿园过集体生活,就意味着社会化的第一步,大部分的行为训练都是为了让孩子乖、服从。

当这个社会化的驯化过程,正好遭遇成人世界里的巨大焦虑和压力,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制度和监管,直接受伤的总是孩子,最后为之买单的,其实是整个社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