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因父之名——序《我家有个小学生》

原标题:因父之名——序《我家有个小学生》

按:

小书《我家有个小学生》,就要出厂了。感谢青豆书坊的厚爱,感谢银秀的引荐,感谢我的责任编辑,诗歌写得好棒的巴哑哑老师的辛勤劳作。

一本书的出版,其实并不只是作者的事,一本书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事实上,一半得益于作者的创作,一半靠的是责任编辑做书的思路,审美的眼光,以及思想洞察力。很高兴我能在青豆书坊出版这本有关家庭教育的书。青豆书坊的家教馆系列书籍,惠我良多。因为喜欢,我经常义务成为这些书的书托,比如,《父母的觉醒》一书。(又托了一次)

1119日,在北京国际童书展上,会有一个新书发布会,我很荣幸邀请到了上海的樊阳老师做我的嘉宾。据说有三个名字里带“阳”字的家伙,经常一起出现在季风书店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一个叫樊阳,一个叫郭初阳,还有一个叫蔡朝阳,这三人在一起,就叫三阳开泰。

新书发布会具体时间地点消息,我会在下周预告。

感谢我微信公号的读者朋友,你们不离不弃,让我在深夜码字这件事,变成多巴胺奖励特别高的事情。很多关心我的亲友,从论坛时代,乃至博客时代,现在来到微信公号,我们一直在共同成长。人生有幸,就是在不同的阶段,一直有好朋友彼此支撑。

是以,小书出版,我更多的不是喜悦,而是战战兢兢。就像一次临时考试,准备不足,而现在,要把试卷交给各位亲审阅了……

因父之名——序《我家有个小学生》

公元1634年,时为明崇祯十七年,一天晚上,张岱叫了自家的戏班子,请了亲朋好友七百多人,在绍兴城内的蕺山上张灯结彩,唱了整整一晚大戏。一时间,歌舞升平,宛如盛世再兴。然而,仅仅十年后,明王朝就灭亡了,崇祯帝自缢于北京煤山。未几,也是在这座蕺山上,一代大儒、浙东学派领袖刘宗周绝食而死,不食周粟,以殉前朝。

菜虫所念的蕺山小学,便处于蕺山脚下。山因越王勾践在此栽种蕺草(蕺,音,即鱼腥草)而得名,与府山、塔山齐名,为绍兴古城三个坐标点之一。这座小小的山,见证过无数历史的兴亡顺替、悲欢离合。

不过,菜虫每天背着书包,在此来来回回,上学放学,心不在焉或若有所思,以上的历史是一点也不知道的。我没跟他说起过,据我所知他也不甚关心,似乎只要在这里优哉游哉,便觉足矣。

然而,爸爸还是有一些私心的。在尽可能的范围内,我为菜虫选择了这所蕺山脚下的学校,希望多年之后,菜虫理解了一点点文化史,能明白到,他小时候每天路过的这座山,其实还是有说头的。在这座2500多年历史的古城里,在一座文化史上赫赫有名的山脚下,菜虫,你念了你的小学。爸爸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小学自然不是决定性的,童年才是一个人至关重要的时代。小学,有时候指的是一个空间,这里会有很多同龄人一起玩。但孩子无论进哪所学校,都会有很多同龄人,而童年,则是你唯一的童年,是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时间段。所以,让孩子度过一个足够无忧无虑的童年,才是问题的核心。我们想给他一个完整的、不急功近利的、有足够时间虚度的童年,这是我选择蕺山小学的原因之一。

入学后,菜虫一度念叨,说这个学校“作业少、环境好”,逢人便要推荐自己的学校。这让我觉得我做对了。确实,蕺山小学环境绝佳,山脚之下,公园环绕,在日渐都市化的三线小城,我们居然还能在城市中找到一所公园里的小学,如果不加选择,真是暴殄天物。

第一次去开家长会,是2012年秋。停了车,进入公园,秋虫的嘶鸣震耳欲聋。我心窃喜,当即给虫妈打电话,告诉她菜虫的学校自然环境多么好,我们的选择多么正确。

每天,我们用各种交通方式、从各条路径来上学,但总要经过这座蕺山。路程不甚长,春夏秋冬,日子一天天就过去了。有一句育儿鸡汤说,爱是最长情的陪伴,其实,这句话连贩卖鸡汤的人都理解错了。它的意思不是说,你的爱就是你的付出,而是说,爱是收获。陪伴着孩子,我们不仅仅是在付出,更是在获得。

就这样,无论是蝉鸣不已的夏天,还是秋虫唧唧的秋夜,或者冬天积雪满山,又比如春天樱花开了,花瓣落了一身还满,每一个季节我都曾陪着菜虫在这里走过,忽忽六年。

再有半年,菜虫就小学毕业了。我希望,当他多年后回顾,仍会记得这座小山。就像阿多尼斯说的,童年是一个小村庄,但无论走多远,都走不出你的小村庄。我所想的就是,菜虫生活的这个“小村庄”,能给他的未来提供一点点内在的助力。

为人父母,真是一件担子很重的工作呢。我们有那么多的不自信、焦虑和惶恐,总是在担忧自己做得不好,或做得不对。然而,这样的担忧,恐怕还将持续下去吧,哪怕我们的孩子又成为了父母。

菜虫是一个足够独特的小孩。我们的希望不是寄予他出人头地,或出类拔萃,而是他能以自己舒服的方式,生活在世上,如他任性而自负的父亲一样。甚至根本不需要跟爹妈相似,他只要如其所是就好了。这是我与虫妈最大的盼望。

基于这个毫无出息的念头,我写下了这些零零碎碎的文章。虽然写得断断续续,写作时间延续了6年之久,但其中有某些恒定的东西,是我一贯所追求的。

首先是快乐。我是一个写作者,写作多数时候就像一场搏斗,但是写任何与菜虫有关的文字,都像一次美妙的散步。这个写作过程,让我很享受。比如有一次,菜虫关注了我的微信公号,他读了我写他的文章,还给了我一块钱的赞赏。那一次,我比获得重要的文学奖还开心。

其次是分享,我想跟更多像我一样,因为有了孩子而自我发现的父母分享内心的感悟。我想,所有的爸爸妈妈,都会跟我一样,永远在心中,留下孩子成长中那些温暖的剪影吧。尤其是近年来,我越来越觉得父母觉醒的重要。从菜虫的成长中,我自己也获得了成长。这是我特别想要表达的一个意思。

当然,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我想在这些文章中,呈现我的一些教育观、儿童观,以及家庭观。

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有自己较为清醒而坚定的教育观念。我们都知道,作为当下的小学生家长,其实都会有很多焦虑,我与虫妈自不能外。我的许多笔墨,都是在尽力分享作为小学生家长的喜怒哀乐,其中有很多我至今遗憾的环节,也有一些沾沾自喜的小小骄傲。但这就是生活本身,我们都不是成功学大师,谁能对自己的家庭教育没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呢?而在分享的过程中,我自身的焦虑也得到了有效的纾解。

但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奶爸,一个教育者,我的育儿理念的点滴呈现。这些观念,远称不上主流,甚至有很多地方,都是个人私见。而我所希望的是,这些想法和做法,有助于孩子拥有一个不被焦虑的父母和繁重的学业所绑架的童年。用我的话讲,就是温和地保护孩子的不知情权。因为孩子只是孩子,他们拥有自己解释世界的系统,我们成人只有进入这个系统,才可能接近孩子的世界。至于那些无力感,那些后悔,那些焦虑,作为成年人的父母,我们需要在自己身上解决,而不是传递到孩子身上。

时至今日,我们已经越来越明白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教育的核心要素是什么;我们理解了人的大脑是如何运作的,也明白了学习这件事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其内部机制何在,外部的助力应如何发挥影响。基于这些对教育的崭新理解、对人体和大脑科学知识的掌握,我们做家长、做老师的,是不是也应该有所改变?

事实上,教育的变革正在发生,未来的图景也正在我们面前渐渐变得清晰。在《未来简史》中,作者甚至已经勾画了未来智神的存在。我们要为尚未到来的新时代准备新人,我们对于孩子最大的爱,就体现在这里。与其给孩子一个被成年人意志裹挟的童年,不如给孩子一个尽情舒展的时空。这样,在其展开未来的人生之前,已经有了比较从容的童年准备期。

教育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教育所能做的,就是见招拆招。这里所写的每一篇,都是我面临孩子成长的烦恼而采取的对策。我自己是一个教育者,但只有成为父亲,才敢说,对教育有了更贴近本质的理解。在这个意义上,我必须坦然承认,孩子在成长,同时,孩子也带来了我们父母自身的成长。人生,不也是这样的不断加深自我了解的旅途吗。

张岱也好,刘宗周也好,这些历史文化背景,是孩子所需要的教育的组成部分之一。菜虫现在不感兴趣也无妨,但它就在那里。只要孩子愿意召唤,它总会在任何一个瞬间出来呼应。这样,我们不但有较为开阔的视野,也拥有较为深远的根系。

这本书里的文字,多数发表在报纸杂志的专栏,也有一些发在我的个人公号上。从2012年的第一篇《择校记》始,到现在结集成书来写一个序言,历时六个年头。这六年里,我最开心的不是菜虫学业上有什么长进,而是他个头长高了,他的理性日渐成熟,开始跟我有很多成人一般的对话。他学会了游泳、骑自行车,还能开始去学吉他。这些尝试都是必要的,因为他面前有很多可能性,都在慢慢展开。我们所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

最后,我要谢谢菜虫,他的到来,让我作为一个写作者、一个教育者、一个中年男人,我全部的斜杠背后的身份,有了一个扎扎实实的寄托——这就是父亲两个字所标识的永恒职责。

赞赏一意孤行的阿老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