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招待特朗普国宴上的这道菜,歪果仁为啥爱得不行?

原标题:招待特朗普国宴上的这道菜,歪果仁为啥爱得不行?

昨天晚上,首次来华访问的特朗普在人民大会堂享受了国宴待遇。

国宴上都有哪些菜?

受邀参加国宴小米CEO雷军在微博上晒了一张国宴菜单照片。

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看到,菜单包括:

冷盘、椰香鸡豆花、奶汁焗海鲜、宫保鸡丁、番茄牛肉、上汤鲜蔬、水煮东星斑,以及点心、水果冰淇淋、咖啡、茶以及长城干红和长城干白。

通常来说,国宴菜单的设置会考虑来宾的口味、年龄和健康状况。

由于特朗普十分喜欢带番茄酱的牛排,所以国宴大厨提供了变种——番茄牛肉。特朗普出访沙特时就受到过类似的招待。

还有一道“世界名菜”——宫保鸡丁

相传宫保鸡丁是清朝光绪年间的署理四川总督丁宝桢所发明,是他招待客人时叫家厨煮的菜肴。由于丁宝桢后来被封为东宫少保(太子少保),所以被称为“丁宫保”,而这道菜亦被称为“宫保鸡丁”。

在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很多歪果仁看来,宫保鸡丁等同于中国菜,如同意大利面之于意大利。

网上还有很多教你怎么做宫保鸡丁的视频:

歪果仁到底有多爱吃宫保鸡丁?

《生活大爆炸》中,四个宅男每周都过“中国食品日”,他们聚在一起用筷子吃中餐吃了整整8季,谢耳朵甚至为了莱纳德擅自换了一家中餐馆买宫保鸡丁而“负气”离家出走。

《饥饿游戏3》在北京举行首映礼时,第一次来中国的“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大赞宫保鸡丁好吃。

2014年,德国总理默克尔还专程去了趟成都拜师学艺,只为求得烹饪宫保鸡丁的“秘传”。

除了政要和娱乐明星,普通民众对宫保鸡丁同样爱得深沉。

《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储百亮认为宫保鸡丁是“最赞的食物”:

宫保鸡丁做得好的话确实是被发明出的最赞的食物。

我的最新最爱是宫保鸡丁,太好吃了!

宫保!我喜欢发掘简单且健康的食谱!宫保鸡丁!

在一家最喜爱的广东餐厅,我总是店宫保鸡丁,并且为此受尽白眼,但我爱宫保鸡丁!请停止看不起我!好吧,我活该被看不起。

……

然而在中国人印象中,宫保鸡丁是再普通不过、甚至被多数人嫌弃的一道川菜。

所以它到底有啥魔力,能让歪果仁朋友们如此赞誉?

知乎上也有类似的提问。

网友们的回答多种多样:

为此,CNN曾专门请来三位美食家进行讨论,得出了三种不同的原因。

肉质说

美食鉴赏家赵先生认为,宫保鸡丁的主要成分是鸡胸脯肉,西方人特爱吃,但中国人不太喜欢:

在中国,鸡胸脯肉通常是干燥无味的,中国人更喜欢吃骨头旁边的肉,因为比较多汁。

我也曾对鸡胸脯肉有偏见,但后来在波士顿尝试了一次,觉得“嘿,不错啊,也多汁”。难怪西方人那么喜欢鸡胸脯肉。

酱汁说

宫保鸡丁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酱汁丰富,但在酱汁喜好上,中西方似乎有所分歧。

米其林星级餐厅厨师米凯拉佐认为,西方人喜欢用酱汁去调味,平衡食物的味道。

使用酸甜口的淀粉质酱汁是西式中餐馆的典型特征。我们喜欢把这些特征与中国菜联系起来,尽管中国菜可能不一定真是这样。

而一位宫保鸡汤面店的王经理则认为宫保鸡丁的酱汁太浓稠了,越来越不受中国年轻人的待见。

十年前,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川菜仅仅指宫保鸡丁和一堆其他的菜。现在年轻人吃川菜时,希望菜肴更精致和独特。

时代说

宫保鸡丁是一道在中国人中能够唤起记忆和情感的菜肴。赵先生称,中国第一家餐馆开张的时候,都是简单的菜式,比如宫保鸡丁。

当时鸡肉稀缺,猪肉是主食,所以我们认为宫保鸡是特殊的。但现在,吃鸡肉是常态,人们的口味正在向更复杂和精致的菜肴演变。

简单来说就是,现在吃的选择多了,“简单”的宫保鸡丁已经不符合中国人的口味了。

不管怎样,宫保鸡丁能让歪果仁爱得如此强烈,咱们应该自豪才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