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看一眼就沦陷!捷克国宝画师的绝美少女风

原标题:看一眼就沦陷!捷克国宝画师的绝美少女风

我们今天先来猜一幅画。

画面上的美女穿着旗袍扭着腰,眉目如画顾盼生姿,旁边不是相映衬的帅哥,而是——月历。

说到这大家应该都猜到了,这就是经典的老上海美女月份牌。

于是问题来了,你们知道美女月份牌最初是由下面的这位画家创作出来的吗↓

嗯?想不到这个中年大叔竟然还有一颗细腻的少女心吧?

哦不,他画的不是上面那幅,而是下面这幅↓

seasons,1896

上面两张对比图可以说是一目了然了,美丽优雅的女性凹个造型,背景都是花花草草,线条柔和,色彩明亮,少女心都要溢出屏幕了。

这位画家究竟是何方神圣?

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1860~1939),出生于摩洛维亚(现捷克共和国境内),童年时期,作为唱诗班的一员时常出入一所充盈着巴洛克风格艺术品的教堂,美妙的艺术就此在小穆夏的心里扎了根。

高中毕业后,他父亲极力想让穆夏在本地法庭工作,但是心怀艺术梦想的穆夏毅然决然的拒绝了父亲的要求。

天赋这东西,穆夏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穆夏并没能顺利就读一所艺术院校,因为当时的布拉格国立艺术大学认为他不具有美术天赋,而拒绝了他的申请。

穆夏表示不服,去维也纳一家剧场设计公司里当设计师,试图以此来证明自己并非没有天赋。

(Self-portrait in a Russian shirt 'rubashka', in the studio, Ru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 Paris)

大约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工作没多久就不幸赶上东家着火破产,穆夏就这样失去了工作。辗转间直到二十七岁才遇见贵人,一个好心伯爵看了他的画后深受感动,表示“我给你钱,你去专门学画画吧!”就这样他到不同的艺术学院接受了正式艺术教育。

吃土也要画,不行用土画

天有不测风云,有天这位伯爵突然中止了资助,没人知道为什么。很显然,穆夏就此陷入了贫困潦倒的境地。此时的穆夏已经年近三十,当是而立之年,却突然不得不面对一无所有的窘迫。

但是穆夏觉得,就算要饿死街头,他也还是名艺术家。

不画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不画画。

总归要活下去,不能像大艺术家画幅画被人花大价钱收藏,给书籍杂志绘制插图总还是小菜一碟,只是低廉的报酬很难支撑他的生活,借钱度日、扁豆充饥,病了就硬挺着,这样艰难的日子过了整整五年。

Flower

穷小子一夜成名为哪般?

吃了五年土的穆夏终于迎来了转机。

那只是个平常的圣诞夜,其他人都去欢度圣诞了,只剩下穆夏一个单身汪在公司“值班”,就在他不由得感叹命运为何如此不公的时候,萨拉·伯恩哈特,写作演员读作天使,自带圣光地出现了。

她邀请他为自己新排的戏“Gismonda”画招贴画,穆夏看了剧后然后画了幅极具他个人风格的招贴画,随着新年剧的演出成功,这幅招贴画也跟着成了年度爆款,穆夏就此一夜成名。

(Gismonda,1894)

一夜成(bao)名(fu)是怎样一种体验,穆夏的回答不得而知。我想他也没空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太忙了,萨拉·伯恩哈特表示非常喜欢他的作品,两人一口气签了六年的合同。

商业绘画的春天,穆夏的花开了

不同于穷困时期天天画杂志插图的忙,作为萨拉的“造型师”,他现在要为萨拉设计招贴画、门票以至舞台布景和戏装,还有纷至沓来的的其他订单,结束了给书籍画插画的日子,他迎来了更忙的日子。

就像微博上那些写段子的都开始接广告了一样,穆夏也接了很多广告。

这个阶段是穆夏艺术风格的成熟期,且作品横跨多个艺术领域。

从生活用品、服装、商品装饰甚至食品广告,在他的笔下都变成了伴随着鲜花的婀娜多姿的女人,随风飘舞的卷发、甜美秀丽的面庞以及精致华丽的饰品,搭配上灿烂缤纷的花草,使那些看起来普通的商品变成了引人注目的艺术品。

这样的商业美术风格传到国内,从而产生了本土化的商品画,除了美女月份牌外,类似风格的广告招贴画也盛极一时。

没想到吧,大叔也有少女心!

那么问题来了,穆夏这样独特的“二次元”艺术风格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那我们就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划掉)

(《神奈川冲浪里》)

19世纪末,葛饰北斋以富士山为题材,创作了一系列木刻版画,这其中包括非常著名的《神奈川冲浪里》,浮世绘传到欧洲风靡一时。

当时的很多画家包括穆夏在内,纷纷被这遥远的东方传来的绘画迷倒,就连梵高等一众大家都要成为它的脑残粉。

版画的可复制性、明亮色彩的运用、平面的透视以及裁剪风格的构图,让穆夏得到了些许灵感,再结合一下巴洛克风格、洛可可风格等,就形成了穆夏自己独有的风格。

再后来,穆夏的作品反过来影响了现在的日本漫画、插画,可以说穆夏是插画界的鼻祖了。

这样我们也就能稍稍理解了为什么少女漫画中主人公出场时自带花环特效了,大神都是这样画的。

左:少女漫画百变小樱 右:穆夏装饰画

左:现代漫画风塔罗牌 右:穆夏招贴画

其实,我们都误会了他……

如果只看上面的那些画作,我们一定以为他是个被商业美术洗脑只会画装饰画的画家,而不是一个艺术家。

但实际上,穆夏并非只会画那些装饰画、广告招贴画。

他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有艺术情怀。

Packaging for 'Savon Mucha Violette' (1906)

偶然一天听歌剧时,舞台上老乡高歌一曲爱国情怀,台下的穆夏坐不住了。仿佛体内沉寂多时的热血突然沸腾,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商业绘画带给他的名和利,回到了故乡,一心准备绘制斯拉夫民族史诗巨作,圆他年少时民族主义情结造就的梦。

他四处向专家讨教相关历史,自己也对历史环境、关联人物进行了深入研究,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穆夏原本计划五六年画完,结果没想到一画就画了十八年。

(The Slav Epiccycle No.6: The Coronation of Serbian Tsar Štěpán Dušan (1926))

这20幅描绘了斯拉夫人民历史的绘画巨作,绘制在长8米、宽6米的巨大画布上,涵盖了当时已经四分五裂的斯拉夫民族,从史前到19世纪波澜壮阔的历史。

从背景辽阔的天空,到精细的人物、光线的铺陈、构图的巧妙,都能感受到穆夏呕心沥血地在绘制这系列巨作。穆夏自己也说,只有这系列斯拉夫民族史诗巨作,才是他这一生的艺术成就。

《沃德那尼近郊的彼得·谢尔切茨基》1918年 布面油画 405×610cm

毕竟,画出美女月份牌这样的商业画很容易,画出民族史诗巨作却很难,穆夏这传奇一生,想一想好像只有那句烂大街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才能形容他。

近期这位捷克国宝级画家的作品首次出国展出,结束了第一站东京的展出,第二站来到了广州。↓

展馆:广东省博物馆

时间:2017/11/25-2018/03/25

展品包括穆夏为萨拉绘制的经典巨作海报《花卉》、《宝石》、《黄道十二宫》等,还有极具新艺术运动风格的绘画、雕塑、陶瓷、玻璃、家具、丝织品、金属装饰等共204件(套),现场一定很华丽。

萃花怕是没机会去了,就这样隔着屏幕给穆夏打call吧,如果能有小天使给萃花带回返图就更好了~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