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携程亲子园虐童风波背后,政策空白下托管行业的尴尬处境

原标题:携程亲子园虐童风波背后,政策空白下托管行业的尴尬处境

(携程亲子园)

芥末堆 宁宁 静熙 11月10日报道

11月9日,备受关注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有了最新结果。携程方面回应称,亲子园从9日起闭园,将对该园进行无限期整顿。包括园长在内的4名亲子园人员已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其中三名涉案人员以虐待被监护人罪于8日晚被刑拘。

目前,围绕亲子园的争议依然未休。携程亲子园运营管理方“为了孩子学苑”有无托管资质?企业自办托儿所或亲子园审批程序如何?争议中,托管行业缺乏统一政策标准、无法规可依、师资缺乏等存在已久的问题再次凸显。托管行业业内人士担忧,若不能从政策上改善,托管行业初步探索的面向B端企业服务的商业模式,将因无力承担风险而遭受致命打击。

办一个托儿所有多难?

据新民网报道,2015年底,经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公司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共同打造了“妇女儿童之家——携程亲子园”日常托管服务项目,目的是解决职工1岁半至3岁左右的孩子入园前无人带教看护的困扰。

携程公司开辟办公楼一楼800平米场地,提供了5间各超过50平米的幼儿活动教室,供幼儿日常生活和游戏活动使用,2间超过10平米的幼儿专用厕所,另设一间保健室、一间保洁室、一间营养室,以及接待大厅、员工办公室和专用厕所等。场地可容纳100多名幼儿日常活动和托育管理。

据了解,2016年2月18日,携程亲子园正式开业。开业仪式上,携程网副总裁施琦表示,携程上海总部有超过10000名员工,“如今亲子园的落成对于携程的妈妈而言,将是一项切实的福利”。但开业一周之后,携程亲子园就被长宁区教育部门叫停,理由是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

企业自办亲子园需要什么样的手续才能取得相关资质呢?根据上海市民政局2006年印发的《上海市民办早期教育服务机构管理规定》,民办早期教养服务机构的申办,必须由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同意后,向申办者颁发许可证。

但要获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同意,0-3岁的早教机构需要符合相应条件。上述文件显示,早教机构儿童活动室使用总面积不低于100平方米。儿童活动室人均不少于5平方米,活动人数增加,活动室的面积应按人均5平方米作相应的增加。指导人员与儿童的比例中,日托要求为1:4-5,随着儿童年龄增大,比例可适当放宽至1:8。

对企业来说,要达到文件要求的标准并不容易。转机出现在今年3月,上海推出“上海市政府幼托实事项目”,长宁区妇联主任王秀红对媒体表示,被列入今年市政府实事项目的社区幼儿托管点实事项目目前已完成23个点的选址,首批试点的三家单位已完成项目验收,携程亲子园位列其中。得益于此项目,携程亲子园再次重新开业,上海妇联直属单位“为了孩子学苑”负责亲子园的运营。

对于企业自办托儿所或亲子园(均针对3岁以前儿童),上海所能找到的文件依据便是这份《上海市民办早期教育服务机构管理规定》,但很多条文过于笼统,具体分管部门模糊。

上海市总工会在今年提交给上海市政协的一份《关于全面二孩政策背景下,亟待解决0-3岁幼儿托育问题的建议》提案中描述,0-3岁早教是个灰色地带,没有部门许可办幼托机构。工商、教委、卫计委都不管。没有部门发证,没有部门监管。

托管行业研究者、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主席张洪伟告诉芥末堆,无论是0-3岁的学前托管还是6-12岁的学后托管,都面临政策空白的尴尬处境,没有像幼儿园那样明确的建设及管理办法。携程亲子园因没有许可证被停办在他看来也是所有目前托管机构所面临的共同政策风险,“很多专门做学前托管的机构实际现状都是没什么执照,没有的原因不是他们不想去办,是没有部门受理。”

托管需求爆发式增长

(来源:网络)

一方面是托儿所及亲子园因政策模糊而设立受阻,另一方面却是家长的需求愈加强烈。据上海市总工会此前调研,2015年上海独立设置的托儿所只有35所,比2011年减少了21所,托儿数只有5222人,比2010年减少了3000多人。在0-3岁四个年龄组80万左右婴幼儿总数中,能上托儿所的只占0.65%。工会的调研结果还显示,由于0-3岁托育问题得不到解决,很多育龄妇女不敢生育二孩。

张洪伟明显感受到近两年托管市场的火热。他认为随着二胎政策的逐步落地,再加上父母受教育水平的提升,托管一定会成为刚性需求。携程集团创始人、执行董事长梁建章此前也曾撰文指出,如果夫妻双方在小孩两三岁前都必须参与工作,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项:一是长时间雇佣保姆,二是由家中老人来帮助看护。这两个选择过去能勉强满足大多数人的要求。但近年城市保姆价格飞涨,雇佣全天看护孩子的高价保姆已经超出了很多城市白领的经济承受能力。

以携程为例的大企业在近两年尝试自办托儿所,解决员工子女入园前无人带教的难题。上海市总工会今年8月印发的《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通知中,提及四类职工亲子工作室,寒暑托亲子工作室、晚托亲子工作室、应急性亲子工作室和全日托亲子工作室。携程亲子园是全日托亲子工作室。

今年3月,上海首批挂牌试点的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中也包括沪江。沪江方面相关负责人告诉芥末堆,沪江的宝宝房是非全日制的寒暑托,由最开始的亲子活动场所发展起来,是员工的免费福利,属于补充托管。沪江宝宝房位于公司办公楼层,中午由家长带着孩子自行解决吃饭问题。沪江方面称,宝宝房从教师聘用、课程设置到运营管理,均由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直接管理,非第三方外包。

沪江网合伙人、人力资源副总裁翁卓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大城市职业女性的工作效率极高,不比男性差。但她们在有了孩子以后,往往受制于家庭和孩子,“明明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领导者,却因为急着接送孩子,不得不分心。”她认为,为职场妈妈解决现实的阶段性“痛点”,实际上也是企业人力资源投入。不过对沪江网来说,尽管是相对小规模的暑托班,一年的成本也要达几十万,主要是场地费。

政策风险之外,张洪伟说,企业自办托儿所的难点还在于,费用负担过大。此外就整个托管行业来说,他认为目前的市场培育、师资培训、人才筛选,包括盈利模式都属于初期探索阶段,“是机会也是风险。”

托管行业师资缺口大

(来源:网络)

MoreCare全日托中心CEO蒋祎淏去年开始创业时发现,市场上很难招到他想要的师资。做儿童托育创业前,他去多个国家和地区考察,最后发现台湾的托育形态,既注重保育,又注重教育的融入,符合他的期望。他想招既精通教育又能做保育的师资,“但在市场上找了一圈,发现找不着,我们就自己来培养。”

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硕士、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员高寿岩告诉芥末堆,目前亲子园的教师来源主要是校招和社会招聘,校招这部分的学生也不仅是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的,还包括英语等其他专业。她坦言,目前我国早教行业教师人才缺口很大。

为了提升自身的竞争力,早教从业者会选择参加普通话、心理学、教育学等常规考试,取得相关职业资格证书。多乐小熊联合创始人邢军益说,目前婴幼儿托管行业师资没有硬性规定,一般会招聘幼师、早教师等持有专业证书的师资。

不过高寿岩认为,“其实比起这些证书,幼儿教师资格证是更有效力的,早教老师的专业程度主要还是受工作经验、所在企业单位是否重视对早教老师的培训以及具体培训内容影响。”

在蒋祎淏看来,除专业技能外,托育中心老师还需要极其强的耐心和耐力。在全日制托儿所老师要和孩子待八个小时,甚至更长,如果不是真正热爱孩子和这份工作,只为了一份工资,很难做好,“因为说实话为人父母的知道,孩子有他们天使的一面,一定有魔鬼的一面。”

作为初创公司,MoreCare为HR部门配置了12个人,蒋祎淏说,托育业态的核心是人,如果人没有处理好,一定会出现诸多问题。去年开始搭建团队、研发产品, 今年3月公司注册成立,MoreCare目前在济南开设一所全日托中心,占地2300平米,提供的服务包括日托、保育、早教、父母工作坊以及家庭教育咨询。

MoreCare面向山东师范大学、曲阜师范大学、泰山医学院等儿童发展心理学专业方向、临床医学专业招聘。笔试、面试通过后,再经过企业内三个月的培训,考核通过后录用。培训的主要内容涉及保育、儿童心理、蒙氏教学法、艺术教育等

托管行业政策的不确定性对MoreCare也多少有些影响。在向外扩张时,蒋祎淏说,会选择政策较为清晰的南京、成都。与此同时,MoreCare也在与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合作,作为承办方制定托管行业的标准。

蒋祎淏认为托管行业需要规范人员、建筑和运营的标准。MoreCare要求所有的老师考取幼师资格证和高级保育师资格证。运营标准的规范在他看来也很有必要,管理规范科学、人才选拔严格,才是杜绝此类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的关键。

携程亲子园事件发生以来,舆论对托管行业的争论让张洪伟担忧,携程亲子园采用外包的模式并没有错。面向B端提供服务,是托管行业普遍尝试探索的商业模式之一。但若缺乏政策规范,公众又对第三方外包模式产生不信任感,to B模式将遭遇重创,没人敢在政策不明朗的时候向企业提供托儿所或亲子园服务,一旦出现问题,责任难以厘清。

“如何去甄别和规范外包商的能力和其产品的标准化、规范化更为重要。” 蒋祎淏说。

1、本文是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