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珊瑚海海战(三十)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珊瑚海海战(三十)

高木已经“受命”北撤,弗莱彻也决定暂时向南退却,事实上此时珊瑚海海战的正面对决基本完结。假如海战到此结束不再出现其它变故,美军在战略和战术上无疑都占了上风。他们击沉了日军轻型航母“翔凤”号,重创大型航母“翔鹤”号,并使企图进攻莫尔兹比港的日军调头折返——这一事实弗莱彻尚不知道,而他们的两艘航母仅受了轻伤,只是损失了一艘油船和为之护航的驱逐舰。但弗莱彻万万不曾料到,更大的危机不知不觉中已悄然临近。

此时“列克星敦”号正向北行驶。随着形势不断好转,菲奇少将下令为已经返航的战机加油挂弹,以便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发动下一次攻击。航空汽油的补给装置打开了,几乎已经空箱的舰载机开始依次接受补给,从破损管线泄漏出来的汽油蒸气开始四处蔓延。

12时45分,“列克星敦”号的舰体深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爆炸声,引发的震动比战斗中任何一次中雷或中弹都更厉害。爆炸是在损管指挥所附近瞬间发生的,几名损管队员当场身亡。爆炸原因在于一名损管队员在启动电动机时迸发出微弱的电火花,引燃了弥漫舰内的汽油蒸汽。13时05分,第二次爆炸巨响传来,比上一次更加猛烈。爆炸激起的气浪将坚固的钢制水密门和舱盖冲毁,引发的大火越烧越旺,局面几乎到了失控的危险境地。

全体舰员不分职务高低,均抱着无比坚定的决心投入了这场无比残酷的特殊战斗。爆炸越来越频繁,有的人皮肉被烧焦了,有的人几次被气浪冲到钢甲板或舱壁上,谁都清楚不知哪一次爆炸就会将巨舰送入海底,但无人退缩,所有人都在忘我地战斗着。

情况越来越糟,接二连三的爆炸摧毁了消防管道,通讯中断,只好由人搭起一条百余米的“肉体线路”,口头传达谢尔曼舰长的命令。新麻烦很快出现,由于主电缆被大火烧毁导致电动舵失灵,军舰航行受到影响,左右摆动的巨大舰体对周围的护航船只造成了极大威胁,控制巨舰的唯一办法只剩下驾驶室里的手操舵轮。舰内照明电源被切断了,全舰一片漆黑。由蓄电池供电的应急照明灯打开了,但在浓烟雾气中仅仅只能照出一米多远。在下层甲板奋战的舰员均戴上了防烟面具,不断有人被熏倒。

记者约翰斯顿冲到了甲板上,只见滚滚浓烟从过道后涌过来,他发现四名被严重烧伤的水兵几乎全身赤裸,一名菲律宾厨师正帮着医护人员将他们抬到吊铺上。医生给伤员注射了吗啡,并在伤口上涂抹鞣酸软膏,不断有伤员被抬过来。

坐镇“约克城”号的弗莱彻少将下令舰队放慢速度,以应对“列克星敦”号临时发生的危机。期间他曾经考虑让金凯德的巡洋舰和驱逐舰对日军发起夜袭,如果驱逐舰上有足够燃油的话。此时,他们与日军舰队的距离大约是250公里。但如果当晚无法准确找到敌人,第二天白天,夜袭舰艇将处在日军航母舰载机的直接打击之下。实际状况是所有舰只普遍缺油。14时42分,弗莱彻询问两支驱逐舰中队的指挥官——“菲利普斯”号的厄尔利上校和“莫里斯”号的胡佛上校,“正在考虑水面夜袭,你们的燃油情况允许这么做吗?假如明天大部分时间需高速航行,可以考虑在后天让巡洋舰为驱逐舰加油。”

还未等两人答复,“列克星敦”号不断恶化的糟糕情况让弗莱彻逐渐打消了这种念头,——事实上如果驱逐舰前往攻击尚未定位的目标,航母上将会有更多的人丧命。弗莱彻随后电告麦克阿瑟,“‘列克星敦’号情况大大恶化”,请求提供一切可能的空中掩护,并通报了自己的位置、航向和航速。

14时30分,“列克星敦”号上爆发的第三次爆炸比前两次来得更加猛烈,彻底毁掉了锅炉舱和轮机舱内的全部通风系统,肆虐的大火使得附近舱室的温度迅速上升到70度,不时有水兵在高温中倒下。

下午16时,由于通风系统始终无法恢复,谢尔曼少校下达了锅炉熄火和放弃机舱的命令。机舱人员熄灭锅炉并打开了安全阀,锅炉内的蒸汽喷涌而出,十六台主锅炉一起排气的长啸声如翻江倒海,凭空增添了无数的恐怖气氛。随着舰尾四个巨大青铜螺旋桨停止转动,巨舰缓缓停了下来。

16时30分,谢尔曼派传令兵发出命令令,底舱所有人员全部向甲板上转移。底舱人员的撤离步步凶险,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被烧得通红的舱壁上,厚厚的油漆开始噼噼啪啪地脱落。更令人恐怖的是,无法控制的火势正在向机械车间迅速蔓延,那里存放着48条MK13鱼雷和20颗454公斤航空炸弹。一旦大火引爆这些可怕的家伙,后果不堪设想。

下午17时整,谢尔曼上校无奈下达了弃舰命令。菲奇非常清楚这艘航母已难以挽救,他在17时7分告诉谢尔曼,“好啦,特德,咱们一起把人救出来吧!”弗莱彻询问谢尔曼需要怎样的帮助,谢尔曼打信号答复,请求派巡洋舰和驱逐舰将航母上的舰员接走,他随后下令航母上16架舰载机全部升空到“约克城”号上降落,“约克城”号尽其可能接收了这些没娘的孩子。

17时10分,弗莱彻从菲奇手中收回了战术指挥权,下令驱逐舰前往救援“列克星敦”号。“菲尔普斯”、“莫里斯”、“安德森”号迅速靠了上去。在谢尔曼发出请求护航舰只接走舰上人员的信号之后,金凯德率“明尼阿波利斯”号和“新奥尔良”号也驶向了那艘航母。17时12分,“约克城”号起飞了4架战斗机负责空中掩护,随后10架俯冲轰炸机升空执行反鱼雷机巡逻。

(图片:“列克星敦”号的水兵们纷纷跳水)

“列克星敦”号上,接到弃舰命令的水兵们在甲板上井然有序地排起了长队,准备顺着10米长的绳子转移到护航驱逐舰上。当轮到自己往下爬时,那些水兵似乎不愿离开这个行将沉没的好友,频频回头张望。一些水兵干脆跃入海里,水面波澜不惊,他们很快就会被护卫舰只从容救起。

撤离在悲壮、凝重的气氛中有条不紊地进行。医务人员首先组织伤员撤离。有人搬出沉重的绳子,一头固定在飞行甲板栏杆上一头放入海中,还有人放出了救生筏,有人在为撤走的人员登记并分发木棉救生衣。有些舰员已经在航母上服役了很长时间,——从它下水那一天起帆缆军士长约翰·布兰德就一直在这艘舰上服役,放弃巨舰对他们来说不啻为心灵上的巨大打击。舰员们就像搬离自己心爱的家一样,小心翼翼地掸去设备上的灰尘,把散在办公桌上的文件材料整理归档,似乎自己很快就会回来似的。军需官威廉斯上尉奋力把保险柜里的大量美钞抢了出来。一队水兵一边排队等候,一边若无其事地大吃冰淇淋,这是他们用钢盔从航母厨房的冰箱里临时“抢救”出来的,估计这时也没人收钱了。

舰上还有谢尔曼上校的好朋友——一只叫“韦格斯将军”的纯黑西班牙长耳狗。平时它总与舰长形影不离。战斗打响之前,小狗被一根长长的皮带系在舰长住舱里。舰上火炮一打响,可把小家伙吓坏了,它一直低声嗥叫着用鼻子和耳朵拱门。撤退同样不能忘了这位比舰长军衔还高的“将军”。马丁少尉冲进了满是浓烟的舰长住舱,从床底下将韦格斯抱起。它随后被揣入救生衣,随勤务兵斯威夫特来到了驱逐舰上。在美国大兵眼里,有生命的狗至少和天皇御相一样重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