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珊瑚海海战(三十一)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珊瑚海海战(三十一)

谢尔曼担任这艘航母的舰长已经有两年多时间,和“列克星敦”号感情颇深,但他无意随母舰葬身大海。战争还在初始阶段,美国需要受过良好训练的指挥官,不需要他去作代价高昂却又毫无意义的牺牲。17时25分,上校对全舰进行了最后一次彻底巡查,确信除216名阵亡者之外全部人员均已离舰之后,他才准备和副舰长卡莫特·塞利格曼中校——这个大倒霉蛋后来因向记者约翰斯顿透露中途岛作战计划而后者在报纸上公开发布而被免职——一起攀下绳梯。

当两人来到舰尾时,谢尔曼命令塞利格曼先滑下去。就在中校往下滑时,谢尔曼依然不肯轻易离开,他若有所思地回头凝视着浓烟滚滚的军舰。“快点,舰长,不能再等了”,塞利格曼催促道。谢尔曼朝下看了看他慢吞吞地说,“我在想,假如我离开了军舰而大火灭了,那不显得太愚蠢了吗?”就在两人顺着绳子往下滑时,舰上再次发生了一次爆炸,两人被震得松开了手双双落入海中,然后朝最近的一艘摩托艇游去。几个年轻小伙子粗鲁地将两只落汤鸡拽上了摩托艇。

由于弃舰命令下达及时且救援得力,航母上最终被救起的有2773人,占全舰人员的92%,这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宝贵财富!且阵亡人员大多死于之前的战斗,因救援不力损失的人员极少。“明尼阿波利斯”号堪称救援冠军,它救起了750人。菲奇少将和谢尔曼上校都登上了这艘重巡洋舰。

几周之后,已经在华盛顿晋升海军少将的谢尔曼在回忆起这一情景时风趣地说:“小伙子们揪着我的一只胳膊和臀部的裤子把我提起来,从船帮把我脸冲下扔到了摩托艇上。”

“要把一个人从海里拽上来,这是唯一的办法。”有人回答。

“不错,是这样的。”谢尔曼微笑着慢条斯理地说,“但是,我看把一位上校舰长弄到艇上,他们应该用更体面的办法。”

18时30分,“列克星敦”号发生了沉没前最剧烈的一次爆炸,显然大火引爆了机械车间那些鱼雷和重磅炸弹。冲击波将甲板上的整架飞机和大块钢结构抛向几十米的高空,巨大的火柱夹着黑色浓烟和白色蒸气直冲云霄。史密斯少将如此描述大火吞噬停放在舰尾的飞机,它们“变成了红褐色,就像热锅上的蟑螂一样一个接一个爆裂”。在空中,战斗机飞行员莱昂纳德上尉惊讶地看见,“熊熊火焰、大大小小的爆炸和被炸到舷外的碎片使它犹如浮在水面上的人间地狱”。

大约19时,弗莱彻从一架陆军侦察机那里得知,日军登陆船队在遭到从莫尔兹比港出动的陆军轰炸机的攻击后向北撤退,这一消息随后得到了麦克阿瑟的确认。这意味着至少8日这天莫尔兹比港的威胁已暂时解除。此时他已经没有必要快速西行去支援克瑞斯的舰队,他现在有一整夜的时间去提高“约克城”号的战斗力。

菲茨杰拉德少校在日记中公正客观地评价了此前的这场大战,“我们不能指望在和优势敌军交战后还能全身而退。”无论战术上是否失利,毫无疑问,弗莱彻已经完成了阻止日军登陆莫尔兹比港的艰巨任务。无可争议的事实是,一旦日军登陆部队踏上莫尔兹比港的土地,他们一定会打垮人数较少且训练不足的澳大利亚守军。

按照美国战史专家莫里森少将——他战后一如既往地利用一切机会去批评弗莱彻的所有作法——的说法,“珊瑚海海战是日本的战术胜利,却是美国的战略胜利。”莫里森的说法明显不妥,克瑞斯和他的水兵们在珊瑚海海战中同样功不可没,他们在5月7日吸引了日军的注意力并分担了他们对主力舰队的攻击。现在美、日主力舰队两败俱伤,如果不是井上贸然撤退的话,克瑞斯就会像多尔曼那样捞到在保家卫国的战斗中大显身手的机会——那可能是又一次类似于爪哇海的水面对决。

(图片:水兵被附近的护航舰只救起)

19时15分,弗莱彻下令舰队重新集结向南转移,此时他已无意再战。同时他下令金凯德少将派驱逐舰将“列克星敦”号击沉——这可能是弗莱彻一生中下达的最艰难的命令。金凯德将这一倒霉任务交给了“菲尔普斯”号,厄尔利上校下令对熊熊燃烧的航母一连发射了5条鱼雷——这样近距离发射第二条鱼雷还未爆炸,舰上巨大的火舌夹杂着烟汽直冲云霄,白热化的钢板遇水弯曲变形发出尖利的嘶叫声。舰内接连发生了一连串爆炸,但“列克星敦”号依然迟迟不愿沉没。直到19时52分,这艘被大家亲昵地称为“列克斯夫人”的巨舰终于向左一个翻转沉入海底,位置是南纬15度12分,东经155度27分,殉葬品包括9架战斗机、13架俯冲轰炸机和12架鱼雷机。水下的巨大爆炸使厄尔利上校认为“菲利普斯”号的船尾也被炸飞了,引发的巨大冲击波达40公里之远,第十七特混舰队的所有船只都感觉到了。

1927年10月3日服役的“列克星敦”号是美国海军的一艘名舰。在它的职业生涯中总共航行了66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航行了16圈。从1941年12月7日战争爆发到1942年5月8日,它航行了80000公里,在海上度过了112天,飞行甲板上进行了4700次起降。这艘顽强的航母堪称将军的摇篮,其九任舰长至少晋升为海军少将,现任海军作战部长金是它的第三任舰长。

目睹这一悲壮的一幕,那些体格健壮、皮肤黝黑的水兵们“都像年轻姑娘一样或嚎啕大哭或默默流泪”。附近重巡洋舰上的一位军官自言自语地说:“它沉了,但它没有翻,它是昂着头没入水中的。亲爱的老‘列克星敦’,一位坚持到底的英难!”韦尔登·汉密尔顿少校即席赋诗一首:

我们看到了她光荣的一生,

使每个目睹她壮烈殉国的人,

在保卫祖国的战斗中,

想起她就浑身力量倍增。

到20时27分,除“菲利普斯”号外,其余各舰均已追上了大部队。弗莱彻下令以20节的速度向南航行。9日清晨,“约克城”号放飞了12架轰炸机向北搜索可能的追兵,此时他收到了利里中将从墨尔本发来的电报,确认日军登陆船队正在向相反方向撤退,这说明日军对莫尔兹比港的威胁已暂时解除。从各种情报的分析来看,战场附近可能存在日军的第三艘航母,美军舰船伤痕累累且普遍缺油。2773名幸存者挤在护航舰只上,严重影响了它们的机动能力。鉴于以上情况,弗莱彻丝毫没有调头再战的念头,他需要暂时避开敌军的锋芒去舔舐伤口,同时让巡洋舰为几乎油尽灯枯的驱逐舰加油。他要求驱逐舰每4小时汇报一次燃油情况,而不是通常的一天一次。受缺油的影响,舰队最高只能跑出28节,现在没有办法停下来为驱逐舰加油。其中两艘驱逐舰因油量过低,导致稳定性不足,被迫使用了海水压舱。

此时,由哈尔西中将率领的第十六特混舰队——它们以“企业”号和“大黄蜂”号两艘航母为核心组成——已从东北方向逐渐接近了新赫布里底群岛,但至少还需要三天才能驶入珊瑚海。援兵到来之前,“约克城”号欲采取大规模进攻作战显然是不现实的。

9日下午,弗莱彻接到了尼米兹发来的电令:如条件允许,要他将原来第十七特混舰队的舰只包括“约克城”号、“阿斯托利亚”号、“波特兰”号和4艘驱逐舰连同“列克星敦”号一起撤往美国西海岸,如果条件不具备则撤往珍珠港。金凯德少将带领原来第十一特混舰队的“明尼阿波利斯”号和“新奥尔良”号重巡洋舰和两艘艘驱逐舰则留下来,加入哈尔西的第十六特混舰队,继续与日军在珊瑚海大打出手。显然尼米兹尚不知道“列克星敦”号已经战沉,由于必须保持无线电静默,弗莱彻无法及时纠正尼米兹的错误,况且目前他周围的危险尚未完全解除,他需要尽全力把舰队带出珊瑚海。

5月15日上午,弗莱彻率第十七特混舰队绕过新喀里多尼亚顺利抵达汤加塔布。几乎所有舰只都油尽灯枯,“约克城”号是靠着辅助发动机的少许柴油才勉强进港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