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面对一张老照片的暇想——成子英烈士照片在阳新被发现

原标题:面对一张老照片的暇想——成子英烈士照片在阳新被发现

2010年6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成子英的外孙来到中共阳新县委党史办公室搜集资料,交谈中,他从自己的相机里翻出一张模糊的照片让我辨认。我复制到电脑放大后发现,这是张拍摄取于上世纪20年代的二人黑白合影,由于年代久远和保存不当,画面破坏得非常严重。据他介绍这是一张成子英与柯松涛的合影照,我听了大吃一惊。成子英、柯松涛均是阳新早期革命先驱。过去曾多方寻找二人的照片,确终无结果,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却不费功夫。我决定修复这张珍贵的照片。

一个清静的周六,我独坐在电脑前,将照片导入软件,一点点的对损毁部分进行修复。时间随着鼠标的不断点击,照片被渐渐修复,人物画面也不断清晰。而此时,我却不知不觉被引入成子英、柯松涛在那血雨醒风战斗的场景中。

这也许是成子英与柯松涛1926年底至1927年初,从衣着来看,应该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他们相聚在武汉农民运动讲习所学,在听完毛泽东同志的敦敦教导后,二个从富河岸边的热血青年,幢景着革命的未来,倾诉着共同的理想。经过一番交流后,促使他们要用一个瞬间来见革命的证志同道合。他们并肩而立,神情坚定,表现出那个时代青年应有的风采。

也许,这张照片就拍摄于阳新县城的一家小小的照像馆,时间应该在1927年2月的某一天。那时,身为省农民协会特派员的成子英与阳新县委执行委员会委员的柯松涛,在刚刚参加一次重要会议之后,二人偶然路过这家照像馆,不经意间留下这张照片…… 也许,这张照片就拍摄于那次惨案的前不久…… 也许……在这无数的暇想之中,我似乎听1927年2月27日的那一声呐喊。那一天,在群魔乱舞的阳新县城,成子英面对凶残的暴徒,大义凛然,慷慨激昂地说:“父老兄弟姐妹们,不要被敌人的屠杀吓倒,天下的工农是杀不尽的!你们要坚持斗争,我们的事业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的。父老兄弟姐妹们,我记往敌人丑恶的面目,等我们的人回来,为我们报仇!”他与其他八名同志一道顾为阳新革命的第一批“先死者”。

也就是在成子英赴火先死不久,柯松涛禀承先烈的遗志,不畏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只身潜入深山,宣传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也就在那一年,他因叛徒出卖,不幸牺牲在了鄂赣边界。

这张照片毕竟拍摄有80余年,留给我们的信息除了他们英俊的面容和坚定神情,但从他们的生命轨迹中,我们不难发现,就是这二位白面书生,最终实现的他们各自的崇高理想,让自己的铮铮铁骨,担起了救国救民的责任。

面对着这张历经万难保存下来的照片,我真能希望还原80年前的模样。然而,80年的风雨、80年的岁月苍桑,注定了它将尘封他们二人更多的信息。好在如今的电子技术,或多或少地让这二位革命先驱的影像得到更好的保存。他们的形像将与他们的英名一样,万世流芳。(阳新档案)

成子英烈士简介:

成子英,湖北省通山县人,生于1906年,革命烈士。

1921年到阳新县城的高等学校学习

1924年8月考入武汉甲种商业学校

1925年5月参加进步学生团体“青年促进会”,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在省“农训班”学习结业后,被省农协任命为特派员,派往阳新工作,担任中共阳新县委执委、国民党阳新县部党执委,主持农民协会工作,领导全县农民运动。

1927年2月27日,阳新县土豪劣绅勾结贪官污吏、流氓土匪,率100余人冲入县农协、总工会,将成子英及其他8位农友(石树荣、曹树光、谭民治、胡占魁、王得水、李发矩、邹有执、程炎林),绑到城隍庙,淋以洋油,活活烧死,史称“阳新二二七惨案”。成子英等人被害后,被安葬在一座山坡上,墓前竖着一块用整石打成的、刻着9烈士英名的纪念碑。

1957年10月,阳新县人民政府把9烈士的忠骨迁至湘鄂赣边区鄂东南革命烈士陵园安葬。

领略阳新风土人情 纵览天下风云舆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