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珊瑚海海战(三十二)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珊瑚海海战(三十二)

5.1.6 光辉的篇章

5月8日下午晚些时候,珍珠港收到了弗莱彻少将发来的战情通报。电报中说:“我军两艘航母在战斗中受伤。但我们的炸弹至少有4次,也许有更多次击中了敌军的航母,敌舰燃烧得非常厉害。”听到如此大好的消息,尼米兹上将一直紧绷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迅疾下令给弗莱彻回电并抄报金上将,电文中充满了溢美之词:“祝贺你在最近两天取得的辉煌胜利!你的勇敢作战赢得了整个太平洋舰队的敬佩。你和你的官兵表现出色,你使我们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你发扬了美国海军最优良的传统。”

晚间,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作战日志上有着如此谨慎而愉悦的记录:“今天是我们舰队在珊瑚海战斗中最值得纪念的一天。在过去36个小时之内,双方航空母舰会战的结果是我们击沉了敌人“祥凤”号、重创“翔鹤”号。我方“列克星敦”号重伤、“约克城”号轻伤。天亮之前,我军两艘航母均已南撤。”

但好景不长,第二天前方就传来了“列克星敦”号不幸沉没的噩耗。司令部的欢悦气氛转瞬间蒙上了一层阴影。尼米兹的好心情一下子踪影皆无,他在办公室的狭小空间里来回踱步,口中喃喃地说道:“他们应该保住‘列克星敦’号的!”觉察到周围幕僚们的阴郁情绪,尼米兹很快恢复了之前的积极心态,以肯定的语气告诉大家,“记住,我们并不知道敌人的所有情况,不知道他们伤得有多重,但他们肯定也受了伤。记住——敌人保准是受了伤,他们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对上将这种极少显露疑惑的优雅气质,站在一边的莱顿中校发自内心地由衷钦佩。

作为太平洋舰队的最高统帅,尼米兹最大的优点就在于他的大将之风。即使在如此复杂的局面下还能保持对形势的清醒判断。尼米兹起初考虑,让第十七特混舰队继续留在珊瑚海而不要后撤太远,因为哈尔西的第十六特混舰队正在步步逼近,他试图将“约克城”号及其护卫舰只与哈尔西合兵一处,进一步寻找战机以扩大战果。此时的尼米兹一改之前的谨慎作风,他骨子里崇尚进攻的本性已表露无疑,试图通过攻势作战一举扭转目前的不利战局。

珍珠港到处弥漫着令人不安的气氛,不断截获的新情报动摇了之前尼米兹对日军战略的基本判断。5月7日莱顿的分析表示,日军将继续在南太平洋展开大规模攻势,据悉“加贺”号和“苍龙”号航母正在前往特鲁克的航途之中,日军对大洋岛和瑙鲁岛的攻势也已箭在弦上,他们甚至可能对斐济和新喀里多尼亚发起袭击。然而5月8日罗彻福特高调宣布,“寻找增援珊瑚海日军舰队的努力均以失败告终,迄今为止,未发现日军任何部队向该方向移动。” 随后更进一步的情报表明,参加MO作战的多路日军正在向北撤退,莫尔兹比港面临的威胁已暂时消除。

随后,罗彻福特对形势做出了进一步的判断,“在其它地区出现新的活动迹象,可能牵扯到一支新的打击部队的组建,该部队至少包括日军第一、第二航空战队4艘精锐航母中的2到3艘,此外还有两艘快速战列舰和两艘巡洋舰。”这支强大的舰队可能离开日本本土在5月21日展开新的作战,它们的确切目标和使命尚不明朗,但是很难排除夏威夷和中途岛。

尼米兹认可了罗彻福特的判断,反复思忖之后他改变了之前的策略。在他脑海里,另一出更加精彩的大戏已经经徐徐拉开了帷幕。中太平洋将面临日军更大的威胁,“约克城”号显然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受到了损害,现在他不能用一艘受伤的航母再去冒险。目前敌强我弱,保留任何一点有生力量都是非常必要的。

尼米兹迅速改变了让弗莱彻前往美国西海岸的想法,也许受伤的“约克城”号经过简单修理能够赶上下一场战斗。晚些时候他发电报给弗莱彻,“第十七特混舰队全部撤出作战海域,忽略西海岸目标”。随后他致电普吉特湾海军船坞,敦促务必在5月下旬修复“萨拉托加”号,现在太平洋舰队急切需要这艘航母。

尽管“列克星敦”号意外战沉,但对于硝烟尚未完全散尽的珊瑚海海战,尼米兹依然给予了高度评价,毕竟这是开战以来美军第一次成功挫败了日军的战略意图。他认为“弗莱彻巧妙运用了提供给他的有限情报,在5月4日至8日进行的一系列遭遇战中为盟军赢得了决定性胜利”。10日下午他电告金上将:“建议晋升弗莱彻为海军中将并授予优秀服役勋章,表彰其在3、4、5月间约11周的航行中表现出色、恪尽职守,以一流的航海技术和坚韧顽强的作风,实施了一系列有效行动,并在5月4、7、8日成功给敌人造成了重大损失。”尼米兹特别提出,“列克星敦”号的损失属于意外,并非弗莱彻指挥失误所致。

(图片: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尼米兹上将)

莫尔兹比港面临的威胁暂时解除,这让一直惴惴不安的麦克阿瑟终于可以坐下来喘一口大气了。一项自视甚高且对海军嗤之以鼻的他同样赞成尼米兹对弗莱彻的褒奖建议,在随后发给尼米兹的一封电报中老麦破天荒地说,“我认为您的部队在最近的行动中指挥有方,打得英勇顽强,令人敬佩”。

金对弗莱彻这样的学院派将领本来就不太感冒,他认为弗莱彻在与菲奇、克瑞斯汇合之后有大量驱逐舰可用,却未在7日、8日夜晚对日军实施夜袭,属于典型的战意不足。他随后复电尼米兹,“我已表示过自己的看法,在同敌人夜战中应当把驱逐舰用上。”对此尼米兹辩解说,弗莱彻当时仅有几艘驱逐舰担负航母的护航任务,它们很难在暗夜之中准确找到日军的航母舰队。再说夜间加油困难重重,如果驱逐舰进行远距离夜袭,它们将无法在第二天拂晓同友舰会合而处在极度危险的境地。但不管尼米兹怎么费尽口舌,金就是不同意晋升弗莱彻,也反对向其颁发勋章。他在5月10日晚上答复尼米兹,“必须等到查明关于部署和作战的更多细节后,才能对你092219电中的建议做出批复。”

得知“列克星敦”号战沉的消息后,曾任该舰舰长的金上将郁闷了好一阵子。5月9日,他致电英国海军部,美国将从大西洋战场调走“黄蜂”号航母以充实太平洋舰队,在那里只留下“突击者”号一艘航母。这不禁让庞德海军大臣唏嘘不已。

在电令MO作战各部暂时向北退却之后,8日傍晚18时14分,井上致电联合舰队司令部——“第四舰队机密第397番电”:

鉴于之前战斗之经过,击灭所出现之敌航空母舰,或对敌舰艇取得突出之战果,唯我方亦损失“祥凤”,“翔鹤”受损,窃以为以现状强行开展莫尔兹比港攻略作战实非上策,遂延后莫尔兹比港攻略至后天,希谅解。另瑙鲁、大洋岛作战大致按计划进行。

井上的报告对联合舰队的参谋们无疑于五雷轰顶,立即在“大和”号的作战室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一直在焦急中等待的参谋们被井上的胆小如鼠彻底激怒了。三和中佐简直无法理解,既然已经击沉了敌人那么多舰船,井上为什么还要终止进攻向北撤退?“怎么能如此轻易放弃大好的追击机会!”参谋们愤怒地向宇垣参谋长叫嚷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