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出抚河北:刘秀与郭圣通政治联姻重建大汉王朝

原标题:出抚河北:刘秀与郭圣通政治联姻重建大汉王朝

出抚河北:刘秀与郭圣通政治联姻重建大汉王朝

在昆阳之战中立下首功的刘秀,马不停蹄的南下攻城略地,此时一个噩耗传来,刘秀的长兄大司马刘縯被更始帝冤杀。

哥哥无故被杀,对刘秀来说,无疑是一个莫大的打击。但是,刘秀强忍悲伤,益发谦逊,且悲愤不形于色,彰显出刘秀韬光养晦、隐忍负重的心计。为了不受更始帝的猜忌,他急忙返回宛城,向刘玄谢罪。对大哥的部将不私下接触,虽然昆阳之功首推刘秀,但他不表昆阳之功,并且表示兄长犯上,自己也有过错。

更始帝本因刘縯一向不服皇威,故而杀之,见刘秀如此谦恭,反而有些自愧,毕竟刘秀两兄弟立有大功,因此,刘秀不但未获罪,反而被封武信侯。刘秀回到宛城,受封武信侯后不久,在宛城即迎娶了他思慕多年的新野豪门千金—阴丽华。

但是,刘秀心里明白,即便是一时让更始帝不猜疑自己,以后也可能会得到与兄长刘縯一样的下场,毕竟自己声名远播、功高震主。

当时,新莽王朝虽然覆灭,但是,河北(黄河以北)各州郡都在持观望态度,未曾归附更始政权。赤眉军在山东发展迅速、声势日益壮大,还有“河北三王”、铜马、尤来、隗嚣、公孙述等等割据势力。

刘赐对刘玄说:“刘秀是去河北招抚的最佳人选。并且,河北一带只能是刘秀去才合适。”能不能摆平河北,决定了更始政权日后的命运。当时,南方流行一个童谣:“得不得,在河北。”

可是,以大司马朱鲔为代表绿林军出身的将领,强烈反对刘秀出巡河北。当初,刘玄杀刘縯,就是朱鲔和李轶的强烈提议的,朱鲔他们不让刘秀去的原因很简单,不想让他的的势力太壮大了。刘玄很为难,朱鲔这边的反对意见也是很有道理的,让他去,势力会壮大,太危险;不让他去,河北的招抚工作做不好,更危险。就在刘玄犹豫不决的时候,冯异给刘秀出了一条锦囊妙计,冯异劝刘秀,一定要想办法巴结左丞相曹竟,刘秀听从了冯异的建议,“厚结纳之”。

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月,更始帝刘玄派遣刘秀代行大司马事,北渡黄河,镇慰河北州郡。路上,刘秀的挚交邓禹杖策北渡,追赶上刘秀。对刘秀言,刘玄必败,天下之乱方起,劝刘秀:“延揽英雄,务悦民心,立高祖之业,救万民之命,以公而虑,天下不足定也!”

邓禹的话,正合刘秀的心意。刘秀到河北后不久,前西汉赵缪王之子刘林,拥戴一个叫做王郎的人在邯郸称帝,而前西汉在河北的另一王室、广阳王之子刘接也起兵相应刘林。一时间,刘秀的处境颇为艰难,甚至有南返逃离河北之心,幸得上谷、渔阳两郡的支持,尤其是上谷太守耿况之子、少年英雄耿弇,一身豪气,对刘秀言道:“渔阳、上谷的突骑足有万骑,发此两郡兵马,邯郸根本不足虑”。刘秀高兴的指着耿弇道:“是我北道主人也”。不久,刘秀率军在更始帝派来的尚书令谢躬和真定王刘杨的协助下,攻破了邯郸,击杀了王郎等人。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促成和真定王刘杨的联盟,刘秀亲赴真定王府,以隆重的礼仪迎娶了刘杨的外甥女—郭圣通。作为一桩为争天下进行的政治婚姻,距刘秀在宛城迎娶阴丽华尚不足一年。

见刘秀在河北日益壮大,更始帝极为不安,他遣使至河北,封刘秀为萧王,令其交出兵马,回长安领受封赏,同时,令心腹尚书令谢躬就地监视刘秀的动向,并安排谢躬做幽州牧,接管幽州兵马。刘秀以河北未平为由,拒不领命。不久,刘秀授意手下悍将吴汉,将谢躬击杀,其兵马也为刘秀所收编。而更始帝派到河北的幽州牧苗曾与上谷等地的太守韦顺、蔡允等也被吴汉、耿弇等人所收斩。自此,刘秀与更始政权公开决裂。

刘秀发幽州十郡突骑,进击占据河北州郡的铜马、尤来农民军,经过激战,迫降了数十万铜马农民军,并将其中的精壮编入军中,实力大增,当时,关中的人都称河北的刘秀为“铜马帝”。

建武元年(公元25年)六月,已经是“跨州据土,带甲百万”的刘秀,在众将拥戴下,在河北鄗城(今河北邢台柏乡固城店)的千秋亭,即皇帝位,建元建武。为表重兴汉室之意,刘秀建国仍然使用“汉”的国号,史称后汉(唐末五代之后,根据都城洛阳位于东方而称刘秀所建之汉朝为东汉),刘秀是为汉世祖光武皇帝。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