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6年经历4次教育巨变,谁能给这届孩子一个公道?

原标题:6年经历4次教育巨变,谁能给这届孩子一个公道?

你去问问现在90年前后出生的人关于“减负的感受”的问题,相信但凡是上心的,都会这么回答你:

“减负真爽!小学终于不压我们了!各种早放学!”

“可是补课就特么兴起了!各种补课!小学补课初中补课!根本没周末!”

是的,所有看似合理的政策都会在社会竞争的事实面前“进化”成新的模式,如今,几十年来最颠覆性的北京中考即将在2018年开展,社会各界都在翘首期盼这一届小白鼠的表演。但令人难过的是,这一届小白鼠从3年级开始就不顺利......

一、2012年“禁奥”,他们三年级

事件是2012年8月左右发酵的,先是媒体的“暗访”加“揭露报道”,各种曝光“升学焦虑”,然后北京的领导们雷厉风行,一举禁令,雷声震天。

那一次算是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了。那些之前都不太“听话”的学校,也纷纷停止了升学动作,甚至很多重点校都完全“销声匿迹”,那时候五六年级的家长,完全是一脸懵逼的,他们内心的独白一定是这样的:

“老娘含辛茹苦费了吃奶的劲儿把孩子成绩搞上去,结果你一纸禁令学校就不招了!要疯吗?”

没办法,真的就禁了。而且效果非常的大,小石头目睹了一切,毫不夸张,2012年那个暑假,诸多以奥数为主要业务的机构营收骤然下降,学而思的财报不撒谎,2011年Q4季度同比增长249.4%,整个2011年学而思的净利润增长了近70%,但2012年Q4季度财报,学而思明显受到了禁奥的影响,净利润同比不增反而下滑了10.2%。更多大小机构的家长们纷纷听信了政府的话,退班退费,安心回家等着新升学政策。

三年级的娃娃们更是退班主力军,因为他们沉没成本更低,反正也没学几天,索性回家了。

二、2013年,奥数没禁,升学更难

2012年后半年,禁奥停了坑班,禁奥坑了机构,但没多久,奥数杯赛依旧报名开始,华杯,迎春杯这些丝毫没有被影响,杯赛似乎成了一个信号,家长们貌似懂了一些什么......

部分坑班确实受到了影响,但大部分都开始恢复了上课和招生,别管坑班最后有没有用,反正也是机构,再特殊也是机构,该赚钱赚钱。西城区的最为活跃,网上各种家长“试后”感言,什么“寒风凛冽”这些难过的词儿全用上了。

这时候,最崩溃的是家长们,他们到底是该信还是不该信?

一方面官方没有任何发声,一直还都是“禁奥”,但这怎么民间各种事儿全恢复了?

一方面要是辗转这些事儿,到底有用没用?花钱是小事,孩子时间谁负责啊?

不过这些问题你想也是白想,因为你想不出答案,各种机构都在开“家长会”,要真是处处关注,每周开家长会就是一份工作,每个机构都一套说辞,说什么的都有。

然后,真实的机会也真的就在上演,点招变得特别隐秘,突然就有某些孩子接到了一些机会,去了之后就真的被招了,那年代西城的机会也不少,你说家长能不着急能不眼红吗?

可是!升学没那么容易啊!“趁火打劫”这应该是很多骗子学得最好的成语,既然没有真相,怎么骗都能自圆其说,于是各种机构都在顶着“真机会”、“真考试”的名义,各种报名费、短训费、补习费层出不穷,据小石头所知,就2013年一个春天,多少机构几个老师就盈利几百万,嗯,现在叫他们“老师”有点不合适了。

升学更难了,这是2013年的事实,而对于去年暑假放弃奥数这些课外学习的孩子,纠结同样产生了,是重新回去,还是等等看政策呢?

三、2014-2016,天翻地覆,斗争更激烈

2018届中考的孩子,是2015年小升初的,他们完全经历了当时的改变。

简单来说,就是社会各界,尤其是上面终于意识到根本矛盾是好学位太少,学校极差大,于是大力规划“学区均衡”、“资源均衡”、“公平入学”,三个举措翻译过来就是“摊平让所有学区都不好”、“好学校合并差学校”、“全面大摇号”。

虽然最终目标绝对是正确的,没问题的,但是对于改造中的时代的孩子和家长们,这简直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笑话。

当然,从2014年开始,西城、朝阳、东城的政策完全卡严,海淀区紧随其后,大部分重点校纷纷停止了往日大张旗鼓的招生,都一蹶不振,基本不选拔了,除去少数牛校的合法招生,其他学校基本不动了,结果是什么?

结果就是一大群人开始争抢那几个最高端的机会,然后各种机构还顶着虚假的名义进行敛财,家长和孩子一顿努力最后什么结果都没有。还是只能靠父母的关系。

关系户日子一样不好过,没有体制内的高官职是很难办明白的,钱变成最无能的东西,而对于很多工薪家庭,连钱都不够。

那个时期可以说是最混乱的,旧的秩序在毁灭,新的秩序在建立,各种名额分配等新概念就是那时候出现的,民办校的崛起更是那时候开始的。

小升初讲座在那几年真的是火爆了,各种专家都出现了,说什么的都有,多少家长把信任和金钱都压在那几个“老师”身上,最后换来的都是全家的失望和翻脸不认人。

四、2018中考,好戏在这里

从2015到2017年,三年间中考的改革可谓翻天覆地,就说物理吧,至少连续四年没有任何题目的相似和关联,命题思路完全不一致,其他科目也一样,都是在改革中摸索,一方面要规避中考一直以来的问题——固定不变让孩子们为了应试拼命受累,另一方面还要难度合适,所以总在调整。

2018年依然也是调整中的一年,但不只是命题,第一次选科,政史地和生化第一次加入中考,三科主科总分变成100分,比例调整,这些都是史无前例的。

谁会知道政史地难不难?谁会知道生化还是背背就可以了吗?谁又会知道数学语文英语会不会继续大改革?

所以,真正的好戏在这里,2018年中考的孩子们,你们运气真棒......

很多复杂的问题都会找几个临时的替罪羊,就像毒奶粉问题抓了几个养牛的一样。

“奥数”这东西被推上风口浪尖已经好多年了,实际上北京郊区很多机构开设的小学数学课程根本就不是奥数了,难度和题型基本都是当年没减负时候的小学数学略增加一些。

这样的话根据机构的数据和财报,我们粗略估算全北京正在机构消费学着奥数的孩子不会超过30万人头的,而这个人数,基本上就是所有小学在读学生的30%左右。三成孩子在学奥数,你觉得过分吗?

只是这么算有些小问题,因为往往教育氛围更激烈,压力更大的区人数更多,比如海淀区,可能有超过一半的孩子都在学,那么这时候问题是啥呢?

问题已经不是学不学奥数,刷不刷英语,背不背语文了,问题是为啥这些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这种方式去“折磨”孩子,这其中一定有一些父母单纯是培养孩子学习,但这个比例一定是小的,更多的父母,都在被什么推动着,到底是什么呢?

是高额的房价?

是外人的眼光?

是现实的残酷?

是一口咽不下的气?

是对“优秀”的执着?

是一家人的梦?

是不想被派位这样的运气操控人生?

还是仅仅是为了不想落后?

是什么都可以,真正的原因一定很复杂,但一定有些原因很显而易见。

一定是因为他们希望孩子未来会更好,会有更多自由和选择,过得比爸妈更有尊严;

一定是因为他们还不能够坐享其成,还没有足够世代挥霍的资本,也不想变成那样的人;

一定是因为他们没有政保,只有努力这一条路。

勇敢的倒霉蛋儿们,唯有足够努力才能克服这霉运,我们都等着你们精彩的表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