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陪伴石家庄市公安局成长的“老物件”们

原标题:陪伴石家庄市公安局成长的“老物件”们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纪念石家庄市公安局成立70周年

1947—2017

1947年11月,我晋察冀野战军打响了解放石家庄的战役,不到一周时间就彻底打垮了国民党苦心经营、号称固若金汤的堡垒式城市部防,一举攻克华北重镇石家庄 。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的第一座大城市。石家庄的解放标志着中国解放战争发展到了一个转折点,即中国的革命斗争开始了由农村向城市的进军、转变。我党的决策者们对此早有预见和准备,早在1946年(石家庄解放前)我晋察冀边区中央局即着手规划对未来接管华北各大城市的准备工作,先后有计划、有针对地开办了各类接管(未来)城市的专业人员的培训班,这其中就包括公安班的培训。在边区社会部许建国部长的亲自指挥、主持下,这期间晋察冀边区在阜平办了公安干部培训班。随着石家庄解放战役的推进这些人员都派上了用场,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随解放军攻城部队进城。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解放,“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宣告成立。

随新生政权同步进城的我公安人员,为保卫新生政权,巩固胜利果实,维护城市治安秩序,在中央工委、晋察冀边区社会部的具体指挥下,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在石家庄解放后的第四天,即1947年11月16日,“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宣告成立,这是我党最早建立起来的城市公安机关之一,他在炮火中诞生,在工作中积累经验、吸取教训、锻炼队伍、储备干部,为新中国城市公安工作的开展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同时,为以后陆续解放的全国各大城市输送了大批公安干部,为接管伪警察机关,建立城市人民公安机关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成功经验。新中国的城市公安工作从此开始起步,逐渐走向正轨。

从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解放,到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这座回到人民怀抱的英雄城市,为新生政权的建立大胆尝试、辛勤耕耘,起到了共和国建立的试验田作用。公安工作也为全国解放、建立城市人公安机关进行了大胆而有益的尝试。在这一特定的历史时期,石家庄在党中央和晋察冀边区的领导下,为全国解放进行着开创性工作,党中央的试验田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一段历史是难以忘怀和弥足珍贵的,也是石家庄公安史特有的一段经历。经过挖掘、收集和整理,我们把这一时期与公安有关的一些实物和照片,以及这些“老物件”背后的史实展示大家,以飨读者。

01

“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居民证”

(现代居民身份证的“边区版”)

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居民证

这是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解放后,为有效管理城市,在新生政权主导下政府采取的管控措施。石家庄市解放前周边各县先后被我军解放,这些地区的敌特顽固分子、还乡团大部都逃到了石家庄,妄图依借国民党军队的力量和堡垒式城市部防,苟延残喘东山再起。为肃清这些残余势力,剔除城市隐患,尽快恢复经济建设,使市民稳定安居,共产党以街政府为单位对全市人口进行梳理登记,在登记中及时发现可疑人采取相应措施。对国民党敌特分子和有血债的还乡团及借着战争实施抢劫、强奸、砸明火、劫道、混抢财物的犯罪分子坚决予以抓捕,对一般国民党和伪政权人员据实登记即可,并不为难他们,同样发给证照,有些根据政策留用安置。对正常居民,以街政府名义颁发“居民证”。这是当时有效的身份证件,对摸清城市人口底数,有效管理城市,确保城市供应都起到了重要作用,也是对城市人口管理的雏形,可称之为现代居民身份证的“边区版”。

02

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政府公安局侦探证

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政府公安局侦探证

为了便于侦察工作的开展,同时也避免敌特分子冒充我公安人员。公安局专门制作侦探证为我侦察人员开展秘密侦察提供方便。一案一发证,严格控制管理,颁证日期、使用期限、持证人基本情况等都有明确的记载,并加盖石家庄市政府公安局印章,由时任局长的封云甫同志签发盖印。背面印有对使用人员的纪律要求“七不准”,反映出党和政府对公安人员一贯的纪律要求。

03

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政府公安局侦察科部分同志合影

这是居民证和侦探证的主人潘树森同志和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政府公安局侦察科的部分同志。由于形势需要侦察员们大都是便衣开展工作,以隐蔽斗争为主,深挖和抓获国民党派遣特务和潜伏特务。照片如实记录下了我侦察人员当时的形象,照片人物:左一为冯白丁、左三为潘树森、左四为于树奎、右一为张之波。另两位同志姓名不详。

左一冯白丁、左二潘树森、左三何尊儒

“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侦察科部分侦察员合影

石家庄解放之初(北)平、(天)津、保(定)及周边城市仍在国民党控制下,形式相当严重。国民党飞机对石家庄狂轰滥炸,派遣特务捣乱破坏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我侦察人员根据形势需要,有相当一部分同志仍战斗在隐蔽战线同国民党特务开展了针锋相对的斗争。1948年5月,毛主席率领中央机关来到西柏坡,这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中央五大书记在西柏坡胜利会师,标志着党中央伟大战略转移的胜利完成,西柏坡成为我党指挥全国解放的战略中心。石家庄距离西柏坡仅百余里,很多重要人物、重要物资都要通过石家庄进入西柏坡,石家庄也成了敌特窃取情报、轰炸破坏的重点地区。国民党特务机关,千方百计向石家庄派遣情报人员、爆破手、刺客等人员,我党隐蔽战线上的斗争异常尖锐复杂。党中央要求侦察干部,将潜来的特务,逮捕在进行破坏活动之前,杜绝重大破坏活动发生。当时石家庄市公安局侦察科,是公安机关侦察敌特活动的指挥部,是对敌斗争的最前线。侦察科的干部都是石门解放前搞情报、城工、敌工工作的同志,他们了解石门敌情,有隐蔽的条件。经过认真筛选,组建了200多人的侦察干部队伍,以隐蔽对隐蔽、以暗战对暗战抓获了大批派遣特务和潜伏特务,卓有成效地保卫了党中央、西柏坡和回到人民怀抱的新生政权。这是当年石家庄市公安局侦察科部分战斗在隐蔽战线的侦察员们的照片,真实记录了那个年代我侦察员形象。

04

原“石门情报站”部分地下工作者解放后合影

解放了的石家庄回到了人民的怀抱,昔日的地下工作者喜上眉梢,为建设新生政权、保卫新生政权继续奋斗。这张照片中的人物,全部是解放前晋冀第四军分区侦察股侦察员、石门地下工作组成员,随着石家庄解放集体转入新成立市公安局。照片人物:中间焦许昌,右二任相伍,右一潘树森,左一溪贵斌,左二潘进贤。照片中的人物除任相伍同志,全部在石家庄工作至离休。任相伍同志曾任石家庄电信局局长,后任陕西省电信局局长。

1940年,晋冀第四军分区司令部开始建立情侦工作,以侦察股人员为主,组建了司令部前方武工队(内称石门情报站),后来根据形势发展和对敌斗争的需要,在原石门情报站的基础上,又建立了石门中心情报站。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针对石家庄开展情报侦查工作,重点收集驻石日军和国民党军警宪特的军事情报,侦察敌人部队番号、兵种、人数、驻地、武器装备、任务、军事设备以及调防情况;发展情侦组织和情侦人员,建立情报网络开展地下活动;长期潜伏,等待时机,里应外合,打击和消灭敌人,配合我军解放城市。当时,情报站长焦许昌掩护在铁路机务段,潘树森打入北支棉花株式会社打包厂当管库员,邢建云打入敌伪石门市公署收发室。他们在市内站稳脚跟后,建立了石门情报站党小组,党员有潘树森、邢建云,后又发展了潘荣臻。从日占时期到国民党统治时期他们一直战斗在这座城市,在看不见的战线上同敌人展开殊死战斗。到解放前夕,该站在市内建立了四个情报联络站,情侦人员发展到四十多人。石家庄解放前夕,石门情报站根据分区司令部指示,配合我军解放石家庄。他们分别对市内敌人、内外沟的深宽、沟旁电网密度、环市铁路位置,火车及其它装甲车辆以及碉堡、岗楼、制高点等情况做了全面侦察,整理成材料并绘制成图,为我军解放石家庄提供了第一手资料。随着石家庄的解放他们成建制集体转入公安局,为保卫新生政权大部分同志继续战斗在隐蔽战线,锄奸反特、深挖蒋根、诱捕国民党特务、反轰炸、反破坏,为新中国的建立奋斗不止。

05

建国前夕石家庄市公安局奉命对口增援和平起义后的归绥警察局,侦察科送别战友的照片

1949年石家庄公安局侦察科部分同志欢送崔志、寇德凯驰援归绥市公安局合影,前排从左至右张之波、寇德凯、李继真、崔志、焦许昌、后排右三为黎辉

1949年9月19日,华北最后一个未解放的省绥远省宣布起义,绥远省和平解放,傅作义的原套军政人员原地不动,我党我军派人进去同他们共事,即“以傅之人加我之人,行我之政”,称之为解放战争中的“绥远方式”。中央决定,调石家庄市的成套班子,市、区、局、部、委去接收绥远省省会归绥市,调时任石家庄市公安局局长的王应慈同志任归绥市公安局局长,并调石家庄市公安局部分同志,随王应慈同志驰援归绥市公安局。照片中欢送的崔、寇二同志,是石家庄市公安局侦察科的崔志、寇德凯二位同志。这张照片记录了石家庄公安局驰援归绥市公安局的历史画面。也体现了我党第一个城市公安机关经过近两年实战逐渐成熟起来,为支援全国解放提供了大量的干部。

绥远省归绥市是华北地区最后解放的一座省会城市,华北各省、市逃亡的特务都聚集在此地,再加上此市是和平解放的,大批的特务混入起义队伍中,其对敌斗争的困难性、复杂性可想而知。但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又有石家庄公安局的支援,经过二年的努力,最终战胜了敌人,粉碎了敌人大规模阴谋叛乱的活动,挖出了敌人九个地下武装叛乱组织“反共救国军”,保卫了党和人民的安全。我市公安驰援人员和呼和浩特市(绥远省与内蒙合并后,归绥市改为呼和浩特市)的广大人民同甘苦、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情义了。照片中的崔志同志曾任呼市副市长、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干部学校党委书记兼校长等职。随着少数民族干部队伍的成长壮大,支援兄弟民族的历史任务圆满完成后。崔志同志又回到了阔别近二十年的河北,先后任省政法干部学校党委书记,石家庄市委常委、市检察院检察长,继续奋斗在政法战线直至离休。

06

石家庄市公安局初创时期部分老同志合影(1981年)

前排左起潘树森、贾玉章、于树奎、李记(纪)真、李智、高继谟。李记(纪)真同志1948年任侦察科长,系石家庄市公安局第二任侦察科长,其他同志均系石家庄市公安局初创时期的老同志。

1981年石家庄市征集公安史料,把市公安局初创时期的老干部们请回来召开座谈会,他们白首欢聚忆当年,无不感慨万千:有多少战友死在敌人的屠刀下没能见到共和国的建立;又有多少战友历经了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没有得到公正对待;还有多少战友死于十年浩劫,想想这些战友,他们知足,他们无怨无悔。会议期间,李记(纪)真同志感慨动情地赋诗一首:“白首欢聚忆青头,当年合力敌变囚,七名荣归几人去,驳正历史哲明休”。

审核:乃丹

编辑:梓烨 璇子

作者:潘卫忠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顾问

资料提供: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