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身体有缺陷又如何,她这么做后,受到众人追捧!

原标题:身体有缺陷又如何,她这么做后,受到众人追捧!

全球通史

本文为小说章节,篇幅较长

可收藏闲时阅读

夜凉如水,城郊一间小破屋的门被吹得吱嘎吱嘎响,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月光冷冷清清地映着屋中的每个角落。

门框残破不堪,地上隐约可以看见斑斑血迹,用茅草搭成的铺上躺着一个人,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唇紧紧地抿着,额头不停地冒出细汗,仿佛在承受着剧烈的痛苦。

屋外传来轻慢的脚步声,床上的人猛地睁开眼,一双眼中闪过几抹喜悦与期盼。

听到来人进屋,她硬撑起身子,微微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瞳孔微缩……

“二姐?怎么会是你?”

来人站在茅草旁俯视着她,看着床上那人惊疑的目光,眼中闪过一抹轻视与鄙夷“四妹妹,啧啧啧,怎么这般狼狈?二姐可记得你是洛城的天才少女,高傲得很呢?哈哈哈……”

床上的人眉头微蹙,脸色苍白得可怜,腿部的剧痛和身上的伤疤让她没有时间去考虑眼前人的嘲讽。

她这个二姐姐,一直跟自己不对付,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她来做什么?

看着她只是蹙着眉头,眼神没有波澜,一直狂笑不止的人收了笑,眯起眼睛,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杀气,伸手狠狠地掐住床上人的脖子吼着——

“明明就是个废物,你凭什么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睐!不就是仗着吃了金凌丹,又是光系魔法师么!鼎炉,你就是个鼎炉!”

光系魔法师,在这个崇尚实力的大陆上,是极为稀少的存在,因此备受爱戴,凭什么这个废物能成为一个这样受爱戴的魔法师!

“呃……呃呃……”心中的仇恨如同杂草一般疯狂生长着,被她掐住脖子的人拼命地挣扎,说不出半句话。

看着她这般痛苦,女子的心中闪过一抹报复的快感,她缓缓松开了手,看着眼前人落在地上困难地呼吸着,优越地笑了“不过,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太子殿下马上就要娶我了。”

“你……你什么意思?”顾不得咳嗽,地上的人艰难地抬起头。

“怎么,没听懂么?你已经是废子了,对于太子殿下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价值,若不是因为你的体质,你以为太子殿下会看上你?可笑……”

“不!我不相信!”女子睁大眼睛,怎么都无法相信耳朵中听到的一切“他答应过我的,等平定好了就来接我!我不相信!我要见他!”

“不相信?”女子高傲地站着,看着地上发了疯的女子露出一个近乎残忍的微笑“四妹妹可还认得这东西?”

借着月光,可以看清女子手中拿着一块玉佩,温润而泽,碧绿通透,上面刻着一只比翼鸟。

那是……太子妃的信物。

“不!不会的!他承诺过我的!”地上的人想起身,奈何她受了极重的伤,双腿也被人生生打断,脚筋已挑,精神力也被打碎,光系魔法根本用不了,整个成了一个废人,根本站不起来,只能死死地抓着自己二姐的衣裙,疯狂地摇着头。

她挣扎着,双眼泛红,竟显出几分狰狞之色。

迷雾森林,她为了救那个人,不惜与高阶魔兽厮杀,导致精神力破碎,背着他整整三天三夜才走出来,腿上重伤难愈,又要躲避五皇子的追杀,最后脚筋被五皇子的人废掉……

那么疼,那么剧烈的疼痛,却不及现在的她,心口处的抽痛。

“呵呵,承诺?”女子仿佛听见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四妹妹真是可怜,太子哥哥爱的一直是我呢!”

她轻笑一声,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杯鸩酒,抬起地上的人的下颚,不顾地上人的挣扎直接强灌了进去。

“看在你我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就让你死个痛快吧,呵呵呵……”

酒,入喉辛辣,进腹断肠。

“咳咳咳……”不!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太子的孩子!她不能死!

惊恐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小腹处产生剧烈的绞痛,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那个无知的、还来不及看见这个美丽世界的孩子的疼痛,她拼命地呼吸着,想活下去,却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不!

洛苡雪猛然起身,额头上,身上全是冷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

噩梦?洛苡雪一愣,刚才的,只是梦而已?

她抚了抚自己的额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现在是黎明时分,天蒙蒙亮,她借着光看清了屋里。

洛苡雪蓦然睁大了双眼,这里分明是她小的时候还没被发现光系魔法时住的那间小破屋!

“小姐?”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见到屋里小小的身影呆呆地望着铜镜,单薄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倒,眼中不禁闪过心疼。

她的小姐,这般小,却没了娘,爹不爱,在这看似华美的府中如履薄冰,受尽排难。

听到这一声“小姐”,洛苡雪身形一僵,缓缓回过头,嘴唇微微颤抖“幻莲。”

幻莲倒没发现她的异常,只是端着水盆走了进来“小姐怎么起的这般早?再多睡一会吧。”

“幻莲……”洛苡雪只是喃喃着“幻莲,幻莲!”

幻莲被自家小姐这一声激动的叫喊吓了一跳,连忙将水盆放在架子上,伸手扶住洛苡雪“怎么了小姐?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掌心的温热透过衣料传了过来,虽然只是淡淡的热度,却带着女子独有的温柔。

洛苡雪伸手,死死地抱住幻莲,眼泪不受控制地滴落,满满的苦涩,可她的眼神却越发坚定。

“小姐?”

“幻莲,你知道么?我好开心。”

幻莲不太清楚今天小姐是怎么了,只是听到小姐说自己开心,她也跟着开心起来“小姐开心,幻莲就开心。”

洛苡雪听了,不禁失笑,心中却下了决定——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洛苡雪!你给我滚出来!”,门外响起令人讨厌的声音,打乱了她的思绪。

只听“砰”的一声,门被踹开,外面的人身着一身粉红色的罗裙,目带愠色,掐着腰盛气凌人道“你个小贱人,昨天是不是爬狗洞出去打架了?真丢我们洛家的脸!”

想起自己被洛城别家的小姐嘲笑家里有个小废物她就来气,她本身是双系魔法师,拥有水和风的力量,是天之骄女,本该受人捧宠,然而事实上却总被排挤,都是这个洛苡雪害的!今天上午她又被狠狠嘲笑了一番,说看见洛家那四小姐昨天居然钻狗洞和人打架了。

洛苡雪收好思绪,不慌不慢地起身,走到门口,抬眼看着面前的洛苡皎,她的大姐。

时光仿佛在此刻停下,连风都变得很安静,初春的阳光洋洋洒洒地投射下来,碎了一地金灿,洛苡雪那平静的琥珀色双眸竟让人生出几分畏意。

“大姐是来找我说教么?”稚嫩的声音唤回洛苡皎的思绪,她这才从恍惚中走出,心中暗骂自己想什么呢?这废物怎么会让自己产生惧怕的感觉!

“你个废物,没有娘亲的允许谁给你的胆子出门的!”她恶狠狠地瞪着眼前人。

洛苡雪却是冷冷地笑了,她的模样算不上好看,小孩子还没有长开,加上营养不良显得面黄肌瘦的,让人看着有点狰狞。

“首先,我是你的妹妹,虽然没指望你会待我好,但是这‘废物’与‘贱人’的字眼,怕是不要被人听了去吧!”

“你……”洛苡皎万万没想到以往逆来顺受的人会变得这般伶牙俐齿,刚想再说点什么,就被洛苡雪的话打断了——

“其次,我是洛家的四小姐,每个月有三次自由出门的权利。”

在大兴国,并没有特别重男轻女的习俗,女子若是有能力照样被人钦佩,所以即便是闺中女子,每个月也是有几次自由出门的权利的。

洛苡皎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恼羞成怒,伸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带着风元素的力道。

她出手太快,洛苡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嘴巴里充斥着铁锈味。

她反手就要还洛苡皎一巴掌,却被洛苡皎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论速度,她比不上拥有风元素的洛苡皎,论力气,她也没有吃得好穿得暖的对方力气大,很轻易地就被制止住。

洛苡皎手一发狠,拧着她的胳膊往外狠狠一拽,只听见“咔嚓”一声,伴随着洛苡雪短促的尖叫,她的胳膊……断了。

“想打我?你这个贱人!”再一个巴掌落在她的脸上,洛苡雪感觉自己眼前发黑,额头上全是冷汗,右胳膊上的疼痛令她想出声病吟,可是她不能,不能把自己的软弱露出给敌人看。

见到她都疼成这个样子还倔强地看着自己,洛苡皎气的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冲着旁边的桌角狠狠地砸下去。

“啊!”洛苡雪没忍住,痛呼出声,视线被鲜血染红,疼得她身体不住地抽搐。

“呵呵呵,怎么样?小贱人,让你瞪我!”洛苡皎露出满足的笑容,将她扔在地上,抬脚狠狠地碾着那条断了的胳膊。

洛苡雪狠狠咬住下唇,面色苍白如纸,伸出左手去推开那只脚,却无济于事。

“还敢不敢瞪我了?恩?”洛苡皎看她挣扎,很是满意。

“天!小姐!”门外响起一声惊呼,是幻莲的声音,洛苡皎挑挑眉松开脚,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人,语气轻慢——“以后记着,少惹本小姐生气。”

说罢转头看了一眼幻莲,傲声道“管好自己,别以为这次你还能找到医师。”眉眼中满是看笑话的不屑。

幻莲唯唯诺诺地点头,眸光闪了闪,见她走了直接扔掉手中的盆,扑向屋中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人“小姐!”

“小姐……呜呜呜……大小姐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对您呢?”幻莲边哭边将自家小姐抱起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之后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了。

而此刻的洛苡雪,并没有幻莲想象中那般可怜,她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十分玄妙的世界,雾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雪儿……”耳边传来女子的呢喃“我的雪儿……”

是谁?在呼唤着她?

“谁?”

“雪儿……雪儿……苦了你了。”

“你……是谁?”洛苡雪很迷茫。

这是梦么?不像,梦里怎么会有这么清晰的感觉?

“雪儿,是娘。”一个女子的身影在洛苡雪的眼前渐渐清晰“娘以为没了光系魔法是的身份,你会活的很好,可怎料子卿那般绝情,居然待你如此!”女子一身红衣,面容姣好,眼中含泪,心疼地伸出手,想抚摸洛苡雪的脸。

洛苡雪却是警惕地后退了一步,现在的她,谁都不信。

因为当年的事情,自己一岁不到就失去了娘亲,并且被家人唾弃,为世人鄙夷,现在突然冒出来个人说自己是她的娘亲?

她娘亲的画像早就被尽数烧毁,因为那是洛家之耻,她小的时候不是没有怨过自己的娘亲,可是那又能如何?

“雪儿……”女子的手悬在半空中,微微僵硬,眼泪若断珠,一滴滴落了下来“都是娘亲不好,让雪儿受了那么多苦,还好当初我虽身死,却为你留下一份力量,可以带着你穿越时空回到儿时……”

洛苡雪惊了一下,原来自己重生,不是巧合?

“你既然说留下能带我穿越时空,那为什么当初我受伤的时候,没有……没有保护我?”洛苡雪的声音中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脆弱。

既然自己眼前这位母亲有这般强大的力量,为何会在自己满目疮痍的时候才补救?

女子苦笑一声“雪儿可知道娘亲的能力?”

洛苡雪想了想,道“我记得有人说是木系魔法师。”

女子笑了“确实,我是木系魔法师,但是我是双系魔法师,我的体内除了木属性,还有暗属性。”

洛苡雪睁大了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

“也就是说,我其实还是暗系魔法师。”

“这……那不是传说么?”

女子微微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只是世人没见过才会觉得不存在罢了,我的家族,每一代都是暗系魔法师,可是你……却是光系的。”

“这,有什么问题么?”洛苡雪隐隐觉得女子的口气有些不对劲。

“恩,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

洛苡雪微微蹙眉。

“光与暗,本就是对立,家族里的人什么都不怕,就怕这光系魔法师,所以他们会竭尽全力去刺杀每一名光系魔法师,因此娘不能让他们发现你的存在。”

“可是……”可是上一世她并没有遭受到所谓的刺杀啊!

“雪儿有所不知,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大兴国,而且大陆也并非就这么一个,我当年不想接受家里安排的联姻,一个人偷跑出来,掉入了这个界面,就再也出不去了。”

“在这里以为遇到了良人,便嫁给了他,谁知我只能做他的平妻,但是我不能使用暗魔法,因为家族的原因,一旦我是用了丝毫的暗魔法,他们都会找到我。”

“所以,如果当时我受伤的时候你的魔法保护我,只会让我死得更快对么?”洛苡雪不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缘由。

女子点头。

“那是不是,为了保住我,你当年才宁可选择死亡,也不使用暗魔法的?”

女子沉默不语,眼中划过一抹伤痛。

她和自己的女儿一样,都错付了良人,导致下场凄悲。

“娘……”洛苡雪看到这里,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的娘不是不爱自己,而是太爱自己了啊。

她的声音那般轻,可是她面前的女子却听的真切,鼻子一酸,眼泪又要落了下来。

“如今见你受了这么多苦,娘很愧疚,穿梭时空本为禁术,这份能量也在慢慢消散了,娘亲不知道家族那边的人是否有所察觉,所以雪儿你要尽快变强……”

“那娘呢?”洛苡雪突然出声打断她“娘是不是……”

女子抿唇,随后苦笑“雪儿真是聪明啊。”说是夸赞,更像是一声叹息“今日是我们母女最后一次相见了。”

“不!”洛苡雪摇头“娘你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一定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的,对不对?娘……”她伸手,想触碰面前的人,女子笑着拉住他的手,将她扯进自己的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洛苡雪看不见她的表情,却感觉自己脖子处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划过,耳边是娘亲的呢喃“雪儿要保护好自己,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娘!”

猛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深灰色的屋顶和白色的纱帐。

右手臂已经不疼了,就连额头上的伤口也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小姐!小姐你醒了?”幻莲惊喜地跑了进来,见洛苡雪想起身吓了一跳,忙去扶着住“小姐这可使不得啊,您的身体还虚弱着呢!”

“幻莲。”嘶哑的声音打断了正滔滔不绝给自己小姐讲大道理的人“让我一个人静静,好么?”

幻莲张了张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小姐?”

“我梦见自己的娘亲了。”洛苡雪低下头,双手死死地揪着本就残破的棉被“她不是那个样子的,不是爹说的那样的!”

想起世人的说法,想起人们的嘲讽……

脸,深深地埋在被子里,膝盖微微曲起,嗅着被子那即是晒在多次都无法祛除的霉味,洛苡雪无声地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们母女!她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了争宠么?好,很好,呵呵呵……

“小姐……”幻莲有些不知所措,心仿佛被针扎似的疼“小姐您别这样。”

她伸出手,将呈自我保护状的洛苡雪抱在怀中,不知如何安慰,只能给予她这温暖的怀抱“小姐还小,那些人品行那么差,怎么能比得上小姐?幻莲会一直陪着您的,别哭……”

别哭啊,小姐。

这场哭泣,没有声音,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只是两个人,抱在一起,静静地流露出以后再也不会在陌生人面前露出的软弱。

这眼泪,有为她母亲的,有为了自己这么多年受的委屈的,有为了自己眼瞎看上的太子的,更有……她肚中,那个还未来得及看见这个世界的孩子的。

从今以后,洛家,再也不是她的家,而是她复仇的地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