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你的书架上还有糟糕的翻译作品吗?

原标题:你的书架上还有糟糕的翻译作品吗?

前段时间,有一张图片几乎刷屏各大社交平台。

字里行间深情款款,简直少女看了想恋爱,恋爱中的女生看了想结婚,直男看了……没反应啊!

一时间,这个作品被封为情诗界的典范,翻译界的翘楚,更有网友评价它“信达雅”兼具。

这里插播一个知识点,所谓“信达雅”,就是近代著名翻译家严复提出的译文标准,也是翻译工作者沿用至今的翻译准则。

其中“信”(faithfulness)是指忠实准确地传达原文的内容,“达”(expressiveness)指译文通顺流畅,而“雅”(elegance)则可解为译文有文采,文字典雅。

再说回这句英译文言文,先不管英文原句语法的问题,单看这种形式好像从几年前阿黛尔那首《someone like you》被翻译成文言文开始,一直频繁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其实仔细看这些文言文,基本是为了对称和押韵,并不太在乎英文原文的内容,凭自己的理解拆词组装,逐字替换成文言文基本词汇,比如“我”换成“吾”、“你”换成“汝”、“他”换成“君”、“她”换成“伊”……

但是为什么大家喜欢这种翻译形式呢?也许是因为英文和文言文都看不太明白,俗(ben)话(ren)说的好,看不懂的都叫艺术,这些所谓文言文翻译就是满足了字面基本能理解,看起来也还算对称押韵的特点,再来点小情调,谈谈理想和爱情,就俘获了很多追求文艺清新的朋友们的心……

那么真正能做到“信达雅”的翻译是怎样的呢?

我们耳熟能详的“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就是郑振铎先生翻译泰戈尔的诗句“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再比如“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余光中先生译为“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还有比较经典中译英的翻译,翻译家许渊冲先生在翻译《为女兵题照》中的“不爱红装爱武装”时,他把“红装”译为“ powder the face(涂脂抹粉)”,武装译为“ face the powder (面对硝烟) ”,原句“中华人民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被他翻译为“Chinese people prefer to face the powder rather than powder the face”。

这些翻译大师们的作品在忠实原文内容的前提下,将翻译做到美而流畅,真正实现了“信达雅”,这也是每一个文学翻译工作者的追求。

距离严复提出“信达雅”这个标准,至今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年了,虽然也一直有人质疑,并提出新的林论想要取而代之,但是都没有成功。傅雷曾提出“神似”说,“以效果而论,翻译应当象临画一样,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意思是翻译要传神达意,其实是对“信达雅”的一种提升,也是对翻译境界的一种新的要求,可惜的是这一说法并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

但是,在傅雷的“神似”说时隔近30年,钱锺书在《论述林纾翻译》中,提出了“文学翻译的最高标准是‘化’”,并对“化”做了这样的解释:“把作品从一国文字转变成另一国文字,既能不因语言习惯而露出生硬牵强的痕迹,又能保存原有的风味,那就算得入于‘化境'”。

“化境”说的提出将翻译标准达到另一种传神的境界,也引发了众多翻译者们的讨论,并且影响至今。

2017年11月12日上午,在翻译界泰斗柳鸣九先生的发起下,果麦文化在中国大饭店邀请了36位翻译家,谈论“信达雅”,研究“化境”……到场的翻译家最年长的87岁,最年轻的32岁,他们年龄跨越半个世纪,语种遍布全球……

据担任本次会议主持人的果麦文化CEO路金波透露,果麦文化将会在明年开春推出“外国文学名著名译化境文库”图书,与此同时,还将推出“译道化境”同名纪录片,记录中国翻译家们的风骨与精神传承。

是时候清空你书架上糟糕的翻译作品了,明年春天,等我们……

配图 | Jungho Lee

- End -

你曾经被那句翻译惊艳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