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为何会在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

原标题: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为何会在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

文/关捷

编辑/张茹

欢迎订阅近代中国

甲午战争前,中国号称拥有百万大军,尤其清政府的军事变革,建立了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和具有一定规模的近代军事工业,其陆军也逐步走向近代化。然而,如此众多且貌似强大的军队,却在甲午海战和陆战中一败涂地。今天,追忆这场浸透着中华民族耻辱和悲愤的战争,遥祭为国捐躯的中华英烈们,反对把侵略战争再强加在堀起的中国身上,对振奋民族精神,实现伟大复兴梦,既有历史意义,又有现实意义。

近代战争是国家的综合国力的较量。甲午战争前,对中国和日本两国的经济、科学枝术、军事国防等存在相当大的差距。日本明治维新后,强化“殖产兴业”。 1890年底,日本的农业、矿业、工业、运输业等公司的资本从1341万日元剧增为18935万日元,增加了13倍。中国创办的近代工业主要是棉织、面业、火柴以及豆饼制造以及制茶、制糖等轻工业。中国投入核心工业和国防的总量亦不如日本。如1894年中国铁路不足400公里,日本有929公里;棉纺织业,中国有纱锭13万多枚,日本有47.5万多枚;轮船航运业,中国有轮船26艘、总吨位22900吨,日本有商轮680艘、总吨位110205吨;中国军费开支约银5000万两,平均每个士兵近50两,日本军费为3450万日元,平均每个士兵合银109. 5两。可见,中国在经济对比上差很多。

日本推行“富国强兵”,加强陆海军、学西方军事管理、频繁军演,提高了实战能力。1886年发布海军公债令,开始实施第1、2期计8年造舰计划;1893年5月建立海军军令部,并公布战时大本营条例;参谋本部次长川上操六亲自到中国搜集各地兵力、训练、装备及地形等情报,部署间谍网;为了到中国作战,日本绘制了大量军用地图。欧洲人波纳尔在看到日本绘制的一份地图后说道:“这份地图本身就是日本久已蓄意侵略中国的证据,它驳斥了日本当时是被迫作战的说法。相反地,那是一次有意图的、精心策划的侵略行动。” 1887年,日本参谋本部提出《征讨清国策》;1887至1888年间,日本海军军官写出六份总体内容是以攻击渤海湾,并进攻北京为中心的侵华“方案”。其海军目的是夺得制海权,而陆军则由渤海湾前进,在直隶平原寻求与清军进行主力决战,进而攻占北京。清军的管理、实力、训练均存在许多问题。陆军杂乱,有八旗(包括禁旗、畿辅旗兵、驻防八旗)、绿营、湘军、淮军及练勇等。战前禁旗有125900人,直隶和各省要地驻防八旗兵达100824人,各省驻防绿营兵有424276人,各省驻防乡勇达323000人。全国总兵力为974000人。但缺乏有效的统师机构,加上新募士兵训练无素,纪律较差。山西来的大同兵,官兵多有“烟癖”,甚至有的在“军装之外,腰间斜插烟枪一支。”再加上武器窳劣,后勤保障落后,编制不足,“各统将多系提镇,名位将埒,不相上下”,在战斗的关键时刻不能协调行动,致使战场上互不统辖,自行其事。

综合国力不单是军事的博弈。清朝统治集团落后、腐败、分裂、不振,集中反映在朝廷内部和地方官吏派系林立。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清皇室穷奢极侈,地方官为名利升迁而勾心斗角,各据一方,甚至不服从朝廷谕旨,战时只顾自保,互不配合。

落后、腐败、分裂和不振的清朝统治集团及其军队与全面效仿西方,改政体、强军备的日本较量,岂有不败之理。

21世纪回顾甲午之战,可以以多种方法、形式、视角吸取教训,总结启示: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思想方面总结;或从主观、客观角度考察;或从物质、精神方面加以总结;或从远因、近因进行分析;或从中日双方对比探索。都能捋出多项经验教训和启示来。但无论如何都要实事求是地进行总结,既应从当时历史实际出发,又不能忽视今天的现状,找出有价值的启示。

第一,国家独立自主,是国富兵强的保证。甲午战争时,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列强强占中国大片领土,攫得大量权益,开辟了近30个“国中之国”的租界,做为进一步侵略的据点,毫无独立自主可言。加上清政府成为“洋人的朝廷”,不惜背叛民族利益,成为外国侵略者的帮凶。早在19世纪60年代,清总理衙门,竟迎合列强的“合作政策”。提出“办理外国之事,非恐决裂,即涉迁就,势本难以两全。两害相形,则取其轻,实未敢因避迁就之讥,致蹈决裂之害”方针。顺从列强的要求和仰赖洋人鼻息,怎能实现国富兵强。梁启超看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尚武精神”、以强大的武力作后盾,挨打、失败、亡国是必然的道理。当今中国独立自主了,既有坚强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又有维护主权的意志,自强不息,这是国富兵强的保证。

第二,坚持改革,不断学习先进事物,是国富兵强的途径。晚清社会有学习西方,变法改革、救亡图存都是“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为国本,谁若反对便是“以夷变夏”。《公车上书》中提出“变法成天下之治”的口号,使“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理论黯然失色。《马关条约》批准之后,清廷感到实在是上愧祖宗,下慊国人,呼吁“嗣后我君臣上下惟期坚苦一心,痛除积弊。于练兵筹饷两大端,实力研求,亟筹兴革。毋萌懈志,毋鹜虚名,毋忽远图,毋沿积习,务宜事事核实,力戒具文,以收自强之效。”然而事后却毫无“亟筹兴革”、奋力自强的作为。历史警示我们兴国之道,在于革故鼎新。中国共产党诞生前涌现出了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现代以来又造就了一代矢志革新的志士和献身革命的先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1978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吹响改革开放的号角,迈开了改革的步伐。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伴随经济的发展,大力加强军事建设,并不断进行以强军兴军为目标的国防和军事改革创新,全军树立起进取意识、机遇意识、责任意识,自觉地把个人理想抱负融入强军梦,强化使命担当,激发奋斗精神,是国富兵强的途径。

马关条约的签定

第三,抓住历史机遇,增强综合国力,是国富兵强的关键。历史机遇是历史上意外的、偶遇之有利于社会发展、科学发现的良机。甲午战争前,在向西方学习,把握近代化机遇上,中日两国存在明显的差距。这是决定甲午战争胜败的远因。18世纪末叶,中日两国同为东方国家,均受到世界范围内的先进文明影响,几乎是在相同的时空中,接受西方近代文明的挑战。19世纪60年代,洋务运动和明治维新分别为两国学习西方的契机,可结果有本质的差别。日本学到了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全面改革;中国也学些改革,却是一些皮毛,未触动封建政治体制。日本抓住历史机遇,综合国力增强了;中国未能及时把握历史机遇,综合国力未进则退。甲午战争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新的历史机遇丧失的惩罚;而对于日本来说,甲午战争不惟是“天佑”,还标志着新的历史机遇的开始。甲午战争中国之败,启示我们,战前丧失历史机遇的沉痛教训。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抓住历史机遇,在坚持把经济搞上去的同时,还特别关注国防与军队的建设。1975年初,邓小平提出“军队要整顿”,之后在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严肃指出:军队存在肿、散、骄、奢、惰现象。要求军队要把教育训练提高到战略地位。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又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习近平主席着眼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对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重要论述涵盖军队建设各领域各方面:关于国家安全面临的新形势新挑战、关于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地位和作用、关于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关于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和掌握部队、关于按照打仗标准搞建设抓准备、关于把作风建设作为基础性长期性工作抓紧抓实、关于建设高素质干部队伍、关于按照全面进步的要求抓基层打基础、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和关于全面加强军队党的建设等十方面的重要论述。当前,鉴于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和条件均发生了新的变化,“国际形势和我国安全环境更趋复杂,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任务艰巨繁重,迫切要求国防和军队建设有一个大的发展。”习主席关于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准确把握世界大势和时代发展脉搏,科学阐明了为什么要强军、强军目标是什么、怎样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等重大问题,赋予党的军事指导理论新的时代内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