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江歌案庭审临近,然而他看了江歌被害卷宗,发现凶手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为0…

原标题:江歌案庭审临近,然而他看了江歌被害卷宗,发现凶手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为0…

文 | 精英说

ID:elitestalk

死去的江歌,崩溃的母亲,怒燃的舆论,这个秋天显得格外寒冷!

如今,江秋莲在东京,为女儿的死讨一个说法。

见到她的网友说:她很憔悴,真的好难过。

大家难过在于,不知怎么才能帮助到这位绝望的母亲。

江秋莲来自山东人,在女儿江歌出生的时候,她爸很生气,说,X你妈,怎么是个女儿…

当江歌因为女孩的身份,被亲生父亲抛弃的时候,我们这个社会就亏欠她太多。

之后,母女俩的生活充满了打骂虐待,婚姻中出现了第三者,屈辱太过,江秋莲在女儿一岁半时离了婚。

她曾为了孩子得到父爱,而把小江歌的照片寄给前夫,却被前夫的妻子把孩子的照片从中间剪掉鼻子寄了回来。

从此,血缘断了。

她们母女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江秋莲很要强,不那么要强,或许当初根本不会离婚。

江秋莲也很坚忍:“这孩子跟他没任何关系,这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你既然嫌弃她是个女孩,那么就由我一个人把她抚养长大。”

她搬离娘家,带着江歌租房。

她发誓要一个人把女儿培养成人,培养成一个不会遭任何人嫌弃的人才。

一个女人,独立拉扯大一个孩子,这些几十年来吃的苦头根本就说不完。

最困难的时候,饭都吃不起,租房80块钱,她还欠了人家好几个月。

摆地摊,在集市上批发布料做衣服,打零工养活自己与女儿。

她爱护女儿,倾尽所有培养江歌、供她读书。即便在最艰难的环境里,人的心也能开出花。

初中时,家里买电脑,江歌爱上动漫,逐渐从动漫了解了日本文化,一直想去看外面的世界,想去日本留学。

江秋莲看懂了女儿内心的渴望,但哪里来一大笔钱?后来,村里拆迁分了两间小产权房,漂来漂去的母女才安定下来。

刚一安定,江秋莲就四十多万块钱卖了一套,送女儿去日本。

2016年11月3日凌晨,女儿跟她语音说要找个好工作,赚钱让母亲享福。

几天后,江秋莲赶到东京,却看见:女儿躺在那里,一头黑亮的头发没有了,漂亮的衣服不见了,眼睛半睁,嘴巴不能闭合,“看到这些,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她嚎啕大哭:“凶手太残忍了!哪怕给我留一个残疾的女儿,我也能有一点希望。现在都没有了! ”

从始至终,没有人比她更理智!

江歌案发展至今,已然成为一场引爆互联网的公共议题,但精英说注意到某些大V对该话题的讨论画风却开始跑偏。

有人说那些签名支持陈世峰的网民是杀气腾腾的乌合之众;有人说刘鑫也是该案件的受害者,不应被千夫所指;更有人说,整个舆论场,都是江歌的母亲在搅动,这些都是一面之词。“被丧女之痛裹挟的她,精神状态接近于癫狂。她的话不可信!”

互联网舆情确实存在诸多宣泄的情绪和非理性的声音,但如果你认真回顾江歌遇害一案,你可以发现在这场悲剧中,没有任何人能比江歌的母亲更理智、冷静,即使她经历了人世间最惨烈痛苦!

对于不了解整个事件的朋友来说,下面这张图或许可以告诉你一切。

今年11月,江歌接受了《局面》的采访,在镜头面前,江歌妈妈始终保持着令人震撼的清醒、体面和坚定。她的每句话,几乎都有充分论证和事实依据。

接到噩耗,她在村干部的帮助下第一时间赶到日本料理后事,亲手送自己最亲爱的女儿最后一程。

案发第二天,她从绝望中站起来,像一头发疯的母狮子开启了追凶惩恶、讨还公道的漫漫征途。就在这一天,她准确指认了案件嫌疑人,“陈世峰”三个字,第一次出现在公众和警方视野里。

随后的时间里,她料理着江歌的后事,跟进着日本警方的调查,多方寻求旅日热心华人的帮助,在互联网上不知疲倦地乞求网友关注,当然,还在强忍悲痛试着与刘鑫一家三口进行沟通,她没有一句责备、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丝毫利益诉求。

她要的只有一个,真相。

究竟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平白无故命丧屠刀之下?即便是这样一个最低限度的请求,换来的却是刘鑫一家三口的警惕、斥责、拉黑以至于不堪入耳的下流辱骂。

直到今年3月份,她赴日本面见检察官,看到第一份案卷资料。

她被卷宗记载刘鑫的所作所为震惊了,她对刘鑫全家一直以来的极端冷血自私绝望了,在试过所有沟通方式都被拒绝的情况下,5月21日,她第一次在网上公开揭露刘鑫全家的作为和面目。

她公布了刘鑫全家的身份信息,可她文章的末尾流露出了自己的无奈。她何尝不知道公布他人信息违法?

她何尝不“担心作为关键证人的刘鑫变本加厉甚至倒向陈世峰一方”?她何尝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会失去不少网民的支持?

可她已经等了整整6个月时间,耗尽了所有的耐心,试过了所有的方法,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刘鑫全家逍遥远去,自己死去的女儿白白牺牲性命吗?

在舆论压力下,刘鑫家人立刻暴跳如雷了。永远无法接通的电话,这次竟然自己拨号过来。当然,是斥责、警告、辱骂,是世界上最冷血肮脏的两句话:

“你闺女命短!”

“不识可怜的鸡巴X的东西!”

而江歌妈妈,面对毫无悔意、骄横跋扈的夫妻俩,自始至终连半个脏字的都没有。

8月23日,江歌死去的第249天。刘鑫第一次出现在了江歌妈妈面前。

面对刘鑫的虚伪承诺、假意泪水、试图搂抱的心机,江歌妈妈强忍住内心的伤痛。没有动刘鑫一个指头,没有说出一句刻薄的话语。

面对刘鑫拿出的江歌遗物,江歌妈妈情绪终于崩溃,她也只是在重复下面这句话:

我现在求你离开,我现在求你离开……!

网友们,你们还在哪里见过这样坚韧不拔、隐忍克制的女人?她可是刚刚丧失了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数十年爱与心血凝结的女儿啊!

的确,江歌妈妈侵犯了刘鑫及其家人的隐私权,但在作出这一切之前,想必她已经准备好承担全部法律后果,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还有什么风险她不敢承受呢?

法律的归法律,作为看客,我们又何必揪住这一点不放,对江歌妈妈过分进行道德谴责?

刘鑫是受害者吗!

刘鑫在接受《局面》采访时,一番对自身遭遇的哭诉后,她抽泣着质问广大网友。

“日本警察说我也是受害者,可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当做受害者)?”

连不少网络评论文章中也反复讲,“刘鑫也是受害者”,“刘鑫虽然有错,却非罪不可赦”。

那么,刘鑫是受害者吗?

在陈世峰与刘鑫的感情纠葛中,刘鑫究竟做了什么,让陈世峰始终难以释怀变成杀人恶魔的?真相至今未明,我们也毫无兴趣探究。

但可以确定的是,只有陈世峰的蜕变历程中,刘鑫扮演了催化作用。

那么,陈世峰对刘鑫的骚扰、恐吓,刘鑫也称不上全然无辜的受害者,准确地说,应该是纠纷参与者、案件当事人。

在陈世峰杀害江歌一案中,凶手是陈世峰、受害者是江歌,犯罪现场在出租房门外。刘鑫在哪里?在房门之内安安稳稳地“更换因为例假污染的裤子”。

图为江歌和刘鑫

一位自始至终根本没有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凭什么自称“也是受害者”?难道仅仅因为善良勇敢的江歌,被刘鑫当做挡箭牌并最终命丧黄泉,就为刘鑫也挣得了一枚受害者的勋章?岂有此理!

刘鑫的委屈,更像是极端自私心态下的顾影自怜。

在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的利益才是重要的,只有自己的权利才应该被尊重,自己的任何委屈都会被放大为“受害者心态”。

面对《局面》的镜头,她说自己对自己和自己家人受到的“骚扰”,始终“无法释怀”。

可她从来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对江歌的死,就那么容易释怀?以至于像整件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即使我们知道陈世峰不会判死刑,但我们要让正义发声!

陈世峰会被判处死刑吗?

这概率无限接近于0。

当今世界各国,对于死刑的态度分为四类:

○已经明确废除死刑的国家,如丹麦、挪威等40余个国家;

○虽未明确废除死刑,但实际上已经停止执行死刑的国家,例如爱尔兰,自1954年以来,再也没有执行过死刑;

○极少执行死刑的国家,例如日本,每年平均适用死刑不足10件;

○正常适用死刑,但贯彻少杀、慎杀政策的国家,例如我国。

在日本,一般刑事犯罪几乎不可能被判处死刑。甚至一些犯罪情节极为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的案件,被告人也往往能逃过一死。

日本最新一起死刑案件,就发生在几天前。

11月7日京都地方法院经裁判员公审,裁定名叫筧千佐子的被告人,在2007年12月-2013年12月间,在京都、大阪、兵库犯下项杀人罪,1项抢劫杀人未遂罪。受害人无一例外都是筧千佐子的合法丈夫和同居者。

图为筧千佐子

实际上,筧千佐子先后跟随过7位老者,他们先后莫名其妙死去。警方怀疑至少其中6人的死与筧千佐子有关。

筧千佐子的杀人方法也很残忍,使用的是剧毒氰化物,趁受害人不备放入食物或饮用水中夺其性命,最后再获取死者的巨额保险费或遗产。

即便是情节如此卑劣、杀人数量众多的筧千佐子,最终才被判处绞刑。事实上,这还不是终审裁决。筧千佐子已经提起上诉。最终结果很可能还会逃过死刑。

相比之下,陈世峰是外国留学生,并无犯罪记录,属于感情纠葛引发的激情杀人,并不存在谋财害命、杀人灭口等恶性情节,也仅仅剥夺了1条生命。

按照日本判例推测,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被判处死刑。

即便江歌妈妈征得了近30万人签名,但也主要来自中国人或在日华人,并不能反映日本社会的主流民意,被法院纳入考量范围的可能性较小。

所以,综合这些因素,陈世峰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几乎为0。

在咪蒙写下那篇刷爆朋友圈的《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文章后,有媒体人指出,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立场偏激、煽动网民、“燃”得可怕。

咪蒙号召大家签名判凶手死刑的确有煽动情绪之嫌,但小编想说,网民们并不是傻X,不会随便被舆论牵着走。

我们对是非善恶的感性判断,往往就是事情的真相!江歌的母亲需要的是真相,我们需要真相也需要正义得以伸张!

江歌的母亲不止一次对采访者说道“我现在内心很脆弱,多亏有无数的正义之士这样支持我,否则我坚持不下去”。

江歌的母亲还说“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在江歌的坟边,江歌妈妈已给自己留了一个空穴。

即使我们深知签名这个举动很傻X,但我们想通过那蔚为壮观的签名数量告诉江歌的母亲:要坚持住,你不是一个人!正义会迟到,但它不会缺席!

他看了江歌被害案的案卷

亚洲通讯社的社长徐静波是为数不多可以近距离接触到江歌案第一手资料的媒体人。

在看了江歌被害案的案卷后,他写道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精英说摘抄该报道的一部分,看完该篇报道,或许你会对江歌案有不同的看法。

虽然一起生活在青岛的即墨市,但是刘鑫父母自从在江歌被害的第二天,到过江歌妈妈的地方接听到刘鑫的电话,知道江歌遇害而自己女儿没事时,留下一句:“刘鑫没事,那我们就走。”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刘鑫也随后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

我跟我们通讯社的日本员工讨论过这一问题:“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会如何处理?”

他们告诉我,虽然刘鑫已过20岁,属于成年人,父母可以不承担监护责任,但是在日本的话,父母亲不仅会拿出一笔钱表示“救了我女儿”的感谢之意,而且会自始自终参与丧事活动,头七、四十九天、周年时一起上坟祭奠。

而刘鑫本人一定会经常陪伴江歌的妈妈,尽一份“女儿”之职。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不仅会承担很大的道义责任,而且还会遭到亲戚朋友的指责。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我举日本的例子,一定会有人反感。但是,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应该做的正常事。

但是,刘鑫和刘鑫父母选择了逃避,甚至说出了“你女儿死与我们无关”、“你女儿命短”这样的话来。

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不能怪刘鑫,因为家庭道义甚至人性的缺失,只会导致刘鑫采取逃避的行动——虽然她自己也已经是20多岁的人。

人只有当自己做了父母,有了孩子,才会真切体验到失去孩子的切肉之痛。江歌妈妈跟我说:“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在江歌的坟边,江歌妈妈给自己留了一个空穴。

所以,能够支撑这一位单亲母亲活下去的勇气,就是这一场官司。而最能抚慰这位母亲孤寂痛苦心灵的,应是刘鑫和她的家人。

但是,刘鑫和家人不仅屏蔽了江歌妈妈的电话,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甚至说出不少难听的话,还搬了家。

“我女儿是为刘鑫死的”,这一念头,一直缠绕在江歌妈妈的心头,随着刘鑫一家越躲越远,这种愤怒也自然是越积越重,最终导致江歌妈妈在即墨市的街头张贴传单,一定要找到刘鑫。

这种做法是不是合法?也许不合法,但是,如果换成另外一位母亲的话,也会这样做,因为合理。

正因为有这一份传单,终于有人告诉江歌妈妈,刘鑫一家的新住址和电话,于是也有了《局面》的登门采访,也有了江歌妈妈与刘鑫的第一次见面。

刘鑫最终能够与江歌妈妈见面,并说出“阿姨,对不起”这句话,这还是要肯定她的,说明她已经懂事,已经知道做人的道理。

作为这一案件的一名当事人,刘鑫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血淋淋现场的记忆冲击。但是,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站在江歌妈妈的身边,也许,情况就会不一样。

一开始错了,以后就不能再错。我想,社会舆论也可以给刘鑫一个改正自己过失的机会,她也要生活下去。

到今天上午,声援江歌妈妈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社会,签名不一定会对公正审判构成影响,但是,会给法官和陪审员们一个民意的参考。

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江歌的妈妈感悟到身边还有人在帮她、在支持她、和她一样没有忘记已经变成骨灰的美丽侠义的女儿。

因为事实上,她身边除了一位与她一起饮泪的老母亲,没有其他可以商量和依靠的人。

因为江歌妈妈不懂日语,日本警方和检察院的所有调查案卷的复印件,都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厚达一尺的案卷看了几遍,包括凶手陈世峰的供词、刘鑫的证词、警方保留的刘鑫报警时现场录音和刘鑫与江歌最后对话,刘鑫与陈世峰、刘鑫与江歌微信联络的记录。

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

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所以,有时候,道义的责任,比司法的责任更重大!很期待,刘鑫能够到庭作证。

江歌妈妈到日本的第二天,拿了一包东西来我办公室,她跟我说,这是日本警方给她的有关江歌被害的照片,她没有勇气看,但是又很想知道女儿最后是怎样死的。

我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辈子都不要打开,你只要记住女儿的美丽就行。”她哭了。

其实,我已经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都看了,十几刀,很惨很惨!为了不让江歌妈妈看到,我把那一部分案卷预先抽走了。看了之后,连我杀陈世峰的念头都有!而江歌妈妈会疯的!

下个月开庭的时候,我会陪伴江歌妈妈走上法庭。

江歌相依为命的一家三口

我想,我代表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所有关心支持江歌母亲的朋友们。我们需要支撑她打完这一场官司,并最终帮助她走出案件的阴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