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聊斋丨上帝为啥喜欢让别人感动自己?

原标题:聊斋丨上帝为啥喜欢让别人感动自己?

《聊斋》中有这样一则故事:

有个姓许的渔夫,每天傍晚总要带酒去河边,边撒网打鱼,边吹着小风喝着小酒。

但是每次开喝之前,他都会有一套仪式:斟满一杯,恭恭敬敬的撒到河里。

嘴里还念念有词说,河中各位不行溺死的女士们先生们,都出来喝点儿。虽然你们溺水的时候都已经喝了不少,但多少还是再喝点儿吧。

因而,别的渔夫都是收获甚少,唯有他几乎每天满载而归。

说到这里,可能不少人想到了《西游记》里的桥段,有人替他占卜撒网呗。

先别急着联想,接着往下听故事。

话说这天许渔夫又掂着小酒过来了,正在自饮自嗨的时候,看到对面一个翩跹的白衣少——年走过来转来转去。

要是一般直男,看到过来的是个大老爷们,肯定都是瞥一眼继续喝自己的小酒。

然而许渔夫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举起酒壶,小眼儿一乜斜,兄弟怼点儿?

怼点儿就怼点儿,对方倒也不客气,长袍一甩,一个屁蹲儿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穿白衣服的都是男神呢,没想到也是个屌丝啊。渔夫心里想看来对方算是个丝友。

哥俩好啊,三星照啊,四喜财啊,五魁首,六六顺啊七个巧。俩人就这样喝到了大半夜。

虽然喝的脸红脖子粗,但渔夫还惦记着打鱼这件事儿呢。谁知等到收网之时,,一条鱼也没有。

他奶奶个腿,光顾着喝酒了,一条鱼也没打到。渔夫有点心急,回去咋跟媳妇儿交待。

别急啊大兄弟,我下去为你赶鱼。说完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

果不其然,网上很快就拉上来一大堆鱼。为了表示感谢,渔夫拿出几条大鱼作为馈赠。

兄弟,你这鱼都是我给你赶的,你觉得我稀罕你这几条鱼吗?我是天天喝你的好酒,这才帮助你的。如果你不嫌烦,往后天天帮你赶鱼。

等等——天天——喝我的酒?这不才一次吗?渔夫大为吃惊,当然他更在乎的是帮他打鱼——如果你能帮忙,再好不过,可是小男子无以回报,唯有以身……呃,请为少侠叫啥?

我姓王,没有名,叫我隔壁——算了,还是叫我六郎吧。说完就没影了。

渔夫虽然觉得此时蹊跷,可是有人帮忙赶鱼,管那么多干啥,有钱不赚王八蛋。

第二天渔夫将鱼卖完赚了不少钱,心里美滋滋的买了很多酒又在傍晚时分过来了。

这一次,那隔壁老王——不,六郎早已在那儿恭候多时,两人又是一阵造。造完之后,六郎又下去赶鱼。

如此半年之后,六郎忽然鼻涕一把了一把的说,大兄弟啊,咱俩相识一场不容易。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啊……

咦,你看你这是咋了,咋还哭起来呢?莫非你也和河里的龙王打赌了?渔夫十分不解,当然他不解的还有六郎的衣扣。

六郎沉思了许久说,实不相瞒大兄弟,你有可能《西游记》看多了。我没有与什么龙王打赌,只是,我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那有啥啊,我也不是一个人,我也有媳妇儿啊。这没啥,不哭。

哎,你看你想哪儿去了。实不相瞒,我是说我是个鬼,还是个酒鬼,醉酒后溺水淹死了,懂了吧。之前常喝到你的酒,所以才帮你赶鱼。

到明天我的期限就要到了,将要有人来替代我,而我,则要去投胎转世了。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逢。

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六郎把最后一个字咽下去了,所以我伤悲……

尽管渔夫早已对六郎做了种种猜测,但是等六郎自己亲口说出以后,还是吓了一跳。不过毕竟相处了那么长时间,也就豁达了。

来兄弟,干了杯酒,别管明天要往哪里走,我们都是朋友。六郎的泪一滴就醉,俺的心一揉就碎,不要说你错,不要说我对,手中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纵使不相逢,也该为你解脱而开心。说完,渔夫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两人继续大喝起来,酒到酣处,渔夫忽然不寒而栗,红着脸道,敢问兄弟,明日谁人来替?

看渔夫脸色有异,六郎哈哈大笑道:“老铁别怕,放心吧不是你。你明日可在河边阴处等候,正当午时,有一女子渡河,溺水而死,即是替我之人。”

两人又喝到村头鸡叫而散。

第二天渔夫早早地来到河边暗中观察,不知六郎要搞出什么大事情。

中午时分,果然有个怀抱婴儿的妇女前来过河。

是哪果要来背我过河撒——还没待妇女张口,她就一脚坠入了水中。

跌入的刹那间,妇女将婴儿甩到了岸上,婴儿疼的哇哇大哭,而妇女则在水里沉沉浮浮。

渔夫动了恻隐之心,想要上前去救,可转念一想,这可是好基友的替身,于是作罢。

谁知就在此时,那妇人就让爬上了岸,稍事休息后抱起婴儿走了。心里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这天傍晚,渔夫又去打鱼,看见六郎又早早在那里等候,老伙计,我们又见面了。

我知道你要问啥,还没等渔夫开口,六郎就已经猜到了,本来那女人是替我的,可是我怜她怀中婴儿,不忍心为了自己一人而伤两人的命。所以我决定放弃这个机会。但就是不知道啥时候再有替死的人啊,也许是你我缘分未尽。

说完,六郎满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原来酱紫啊,兄台能有如此仁心,定会感动上帝。从此两人又过了上了小酒打鱼的生活。

谁知没过几天,六郎又来告别。

咦,又有人要替你了?

不是,前次我的恻隐之心果然感动了上帝,因而他让我去当土地神。以后要是不嫌山高路远,可以来找我玩儿啊。

看我说什么来着,果然好心有好报,祝贺老铁啊。只是人神殊途,即便我不怕路途艰险,也不能找你啊。

兄弟自管前来,不用顾虑。留下地址之后,六郎就不见了踪影。

我们先来说说这个替死鬼的规则,为啥非要待到了一段时间后,就要有人来顶替?那些人为何被用来顶替?

这些都是未知的。反正时间一到有人来替就好了,不管他是恶是善,是老是少。

这种规则公平吗?诚然不公平。

那么上帝知道有这个规则存在吗?

当然知道,说不定还是他核准或者亲自制定的。

那么为什么不废止呢?废话,废止了还怎么玩儿。

看看规则之下的凡夫俗子不是老老实实的吗。

他们如蝼蚁一般相互拉拽撕扯,为了苟全自己不惜置对方于万劫不复。

我的时间到了,就要再找下一个替死鬼。管他是男是女,管他是老是少。

替死鬼死了怨谁呢?当然怨拉他下水的那个人。

而上帝则是默默注视着一切,笑而不语。

如若动了恻隐之心,不愿伤及婴儿无辜,但毕竟还是想着等下个人来顶替。

这就还算恭顺,并不是有意抵触规则,仍在玩家的掌控之中。

为了不被让这种下意识质变到觉醒,于是上帝就大手一挥,让双方免于灾难,显得皇恩浩荡,从而让这些人对自己感恩不已。

而游戏里的人还在满足于自我感动之中,满足于感动上帝因而得到的廉价赏赐之中。

自我满足的他们,就可以不用去想究竟是谁,制定了万恶的游戏规则。也不会去想,推翻这个规则。更不会去试图,打倒高高在上玩家。

故事的后续是,渔夫回到家后真的跋山涉水去找了当上土地神的老王。

由于当地人被老王托梦说有外地人将要来此地找他,并号召大家去资助来者。

因而当地人都争着招待渔夫,临别之时,还赠与他许多礼物。

回去之后,渔夫再也不去打鱼了,乡亲们给的钱够花了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那个替死鬼原本应该是渔夫才对。

渔夫去打鱼的时候都喜欢小酌,而王六郎也是因为喝酒溺死。

但是由于渔夫只是小酌,还不足以恍惚溺水。

所以,王六郎经常找他喝酒,喝完了下水驱鱼。

但是,下水既能驱鱼,也可以趁机将渔夫拉下水。

可是,喝了渔夫那么多酒,这样做岂不是显得很卑劣?得优雅的下作才行。

于是心生一计,假作临别,说明日有妇人顶替,请前来观看。

到那时,看着抱孩子的女人落水,渔夫定会前往搭救。

因而一不做二不休,将其拉下。计划堪称完美。

让渔夫死在做好人好事儿上,即便断气之前,他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局,只能感叹好人没好报。

而自己既可以不用那么愧疚,又能达到目的,可谓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哉?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渔夫竟然没去搭救。只好让找的群演赶紧上岸,稍微歇息就能抱着孩子就走。

妇沉浮者屡矣,忽淋淋攀岸以出,

藉地少息,抱儿径去。

当然,蒲松龄老爷子并没这样想,只是张溥杰脑洞大开下而已。

自卖自夸

张溥杰新书《民国情事:此情可待成追忆》,当当、京东、天猫、亚马逊等网站均有售,可直接前去搜索 书名或者 张溥杰 即可找见,多谢支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