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在80年代香港魔窟,瘾君子举起满是针孔的左手: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原标题:在80年代香港魔窟,瘾君子举起满是针孔的左手: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时至今日,香港的李太太仍记得那个瘾君子。

30年前那晚,下夜班的她如往常一样回贫民窟,穿过满地垃圾的昏暗走廊,耳边传来风尘女子的呻吟。在楼梯转角,一个男人正在吸毒,脸颊褶皱宛若身后的墙纸。

昏暗的灯光下,瘾君子瞥见了李太太,他抬起密密麻麻满是针眼的左手嘴里嘟囔着:「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随后消失在黑暗的贫民窟中...

李太太的遭遇绝不是偶然,在30年前的香港,这座0.026平方公里的贫民窟似乎是一切罪恶的代名词,它的名字也许你也曾听闻:

九龙城寨。

作为全世界最出名、毒品最泛滥的贫民窟,九龙城寨紧邻太子道东、老启德机场旁,走到闹市区旺角只需20分钟。

在不少媒体评价中,它是现实的人间魔窟:

这里曾是鸦片与海洛因的天堂,全港90%毒品出处。在黑暗巷道每走一步你都可能被针头扎到,也可能碰到地上摊着的瘾君子:

也曾是社会最底层的蚁穴,廉价风尘女、无证牙医、脏鱼丸加工者、偷渡客们蜗居在此,污水混合着鲜血、精液流入下水道:

这里也曾是全港黑帮的圣城,皇家阿SIR从不敢只身进入,反而被买通了不少。暴徒们前脚在旺角闹市开枪火并,后脚躲进城寨就能高枕无忧:

在长达145年时间内,九龙城寨是教科书一般的法外之地,某种意义上,只要有它在,港英政府从未拥有香港。

故事得从1842年说起。

这年,中英签订「南京条约」被迫割让香港岛。

5年后,清政府特意在九龙湾北面1公里设立九龙寨并从宝安县(现在深圳)调军驻守,意在监视对岸的香港岛,这便是九龙城寨的雏形:

1898年,英国人借口原管辖土地无法保证香港安全,强迫清政府签下「展拓香港界址专条」获得深圳河以南区域,租期99年。

香港回归之所以定在1997,正以此条为准:

谈判中,由于九龙城寨处军事战略要地,在清朝官员极力争取下最终主权归于中国,英国从此多了一根眼中钉。

一年后,英军强行进入城寨驱赶官员及中国军队,碍于九龙城寨主权不属于自己,作为「现代文明国家」的英方一直没将其划归管辖。

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忙于内战无暇顾及,从此九龙城寨沦为法外之地:

20世纪中叶,内地战乱导致难民涌入,新进非法移民难以立足香港,无人管辖的九龙城寨自然被视为最佳避难地。30年间,0.026平方公里土地内挤进3万人,巅峰时,5万人曾蜗居于此。

北京人口密度最高的西城暴增75倍才能与之相等,其他区更无法相比。

人口暴增为城寨提供大量人力,随后,两股势力共同成就了史上最出名的法外之地名号。

第一股势力是贫民。

二战后,亚洲桥头堡地理位置加上内地资金涌入导致香港制造业日渐兴盛,仅纺织一业20年工厂数量就翻了11倍,九分之一人口投身其中。

由于城寨不受政府管理,租金极低加上人口爆炸导致劳动力廉价,大量香港商人来此投资,非法雇佣工人。一时间,塑胶、织布、制衣、五金等工序简单的小工厂遍布巷道。为了生计,穷困的父母们往往边看孩子,边串塑料花、装马桶塞。

类似黑作坊遍布香港,汕头小伙李嘉诚正是靠这种模式开办塑料花厂,积累起原始财富:

生产力提升后,消费升级成为大势所趋。随着全港中产对生活要求越来越高,城寨作坊也共振响应。

由于香港立法不允许吃狗肉,城寨廉价狗肉馆为底层开荤提供可能,地下作坊的猪血、烧鸭供应全港,鱼丸产量更占全香港80%,卫生状况同地下外卖馆子毫无分别。

60年代香港浮世绘「花样年华」中,周慕云和情人在茶餐厅里从不敢想口中咖喱包裹的美味来自哪里:

最违法的是牙医。

由于港英政府从不承认外界医生资格,逃难到此的野生大夫纷纷转向口腔科,一把椅子、一把钳子就能开张挣钱,顺带着偷偷看看别的病。

超过120家口腔诊所成为城寨特产,甚至多年后香港人还抱怨外面牙医价格太高,技术远不及当年九龙城寨游医:

无论制造还是服务业,第一股贫民势力将九龙城寨变成全港最庞大的非法作坊区。

第二股势力是黑帮。

随着50年代内地黑恶势力被根除,香港成为最后栖身之地,黑帮势力逐渐掌控九龙城寨。

大量移民涌入的城寨资源极为紧张。最稀缺的房屋在黑帮手中,只有交上现金,在一张黑帮承认的「房契」上按手印才算居民。

城寨自来水由8条管道从外面输送,同样由黑帮控制,每天间歇性供应。只有拜上码头交保护费,才能供水。不交钱的住户,只能每天从城外打水爬10层楼回家。

收保护费仅是创收方式之一,为了捞钱,黑帮任何非法手段无所不用,黄赌毒缠绕楼道间。

迷宫中,推开一道门随时可能见到黑帮控制的地下赌场与失足女招徕生意,城外顾客隔三差五忍不住来挥洒金钱与体液。

黑帮控制的毒品交易最为泛滥。

老大指挥着马仔们拿着蜡光纸包裹白粉随处贩卖,小包3元,大包5元,吸食方式人尽皆知。60岁的荣叔小时候曾住在九龙城寨,几十年后,还能对电视剧里的毒品和吸食方法如数家珍,吓坏膝下儿女:

无孔不入的牟利方式帮助黑帮迅速累计财富。

全球最著名的华人黑帮三合会正是在此壮大,一度拥有20万成员,甚至配有各类枪支。以城寨为基地,大佬在此坐镇指挥全港黄赌毒犯罪。

畏于城中黑帮军火齐备、好勇斗狠,皇家警察从不敢进入这块法外之地,反而不少人被买通,后来港英政府成立廉政公署,也与九龙城寨的黑帮贿赂有关。

1973年,香港警察斗胆派3000人进入寨城摧毁黑帮,结果伤亡惨重,城寨势力反而越做越大:

前脚在大街上抢完劫的暴徒,只要后脚跑进城寨,有恃无恐。台湾、东南亚通缉犯更将这里视为世外桃源,活在其中优哉游哉:

随着黑帮日益做大,港英政府从不敢占变成不能占。被拆除前,九龙城寨从法外之地升级成黑帮治下的暴力城邦。

但对蜗居在这的所有人来说,九龙城寨绝不仅仅是法外之地,她更是一座有血有肉的母体,嘲讽一切有序与规则,散发着无尽魅力。

黑帮不直接管理城寨,下辖「街坊福利促进委员会」充当自治政府,城寨内甚至还有基督教团体抚慰黑白两道内心:

满墙不消毒毛巾的美容美发室让港潮之风吹进贫民窟,帮助妈妈们实现大波浪的梦想:

城寨内,小孩不被允许进入黑帮聚集区,否则一顿揍。

城寨的2座学校收留了巷弄垃圾堆中打闹的小孩。课余时间爬上楼顶,在天线阵中看旁边启德机场的客机消失在天际成为他们的消遣,饱含对外面世界的期待:

2005年,当年九龙城寨小孩中的一员杜琪峰一举夺得香港金像最佳导演、影片等四项大奖。他的获奖电影正是融入童年城寨经历的「黑社会 龙城岁月」:

除了杜琪峰,外人们同样有九龙城寨情结。

王家卫的「阿飞正传」、周星驰的「功夫」,还有前段时间各大自媒体炒起的「追龙」,作品中九龙城寨的影子随处可见,甚至成为香港的代言地:

今年7月,时装品牌Raf Simons男装秀场特意将布景放在一座拥挤不堪的港式街巷,媒体报道这是向「Blade Runner - 银翼杀手」致敬,但时装界的小编们并不知道,这一场景真正来源是九龙城寨:

1992年7月2日,港英政府终于如愿摧毁九龙城寨,收回0.026平方公里土地管辖权。

为了阻止拆除,上万钉子户拉起横幅抗议。据说,一位年过60的风尘老妇从小被卖到这里,一辈子未曾离开,临到拆迁竟然选择自尽,终究没能保住九龙城寨。

拆迁中,由于整片建筑未经设计、没有地基,300多栋危房拼凑超过10层,牵一发而动全身,港英政府不得不用落锤破碎机一点点扒下城寨外壳。

随着机械臂敲开摇摇欲坠的墙体,建筑内八方纵横的街道开始暴露在阳光下——

这座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临终前第一次被揭开面纱。

出于震撼,港英政府专门聘请日本团队将整座贫民窟内部画下保存:

美国漫画家Troy Boyle在香港转机时,从机舱内看见正被拆除的贫民窟,感慨道:

我宁愿他们当年拆了埃及金字塔!

1994年,随着一座遗址公园在此完工,九龙城寨永远被埋葬在历史里。

「侏罗纪公园」有句台词「Life finds a way - 生命总会有出路」,放在九龙城寨再合适不过。

在这里,周末烫个漂亮头发就是搓鱼丸妇女的工作动力,穿过黄赌毒缠绕的楼道去上学,是每个孩子对未来的期许,甚至吓到别人时的一声「对不起」,也是瘾君子内心保有的一点点歉意。

无论一个人何种出身、阶层、环境,总有一种力量赋予他勇气去追逐美好与善意。

这两天网上不少声音在评判别人的善恶,但我始终相信:

在尽可能了解真相前,永远不要简单地进行道德审判。

因为,再黑暗的环境也能开出美的花,再恶意的人也许心中正隐藏着善意的火种。

愿美好和善意也与你同在。

欢迎关注「杜绍斐」ID:shaofeid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