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三国名将系列之一一二: 占据了幽州, 日子却越来越难过

原标题:三国名将系列之一一二: 占据了幽州, 日子却越来越难过

(灿烂海滩原创作品,严禁转载)

公孙瓒控制幽州后,虽然也曾经“开置屯田,稍得自支”,但是,由于他“恃其才力,不恤百姓,记过忘善,睚眦必报,州里善士名在其右者,必以法害之”,不但失去了当地大族的支持,也导致了幽州地区民怨沸腾。原本就对公孙瓒非常不满的幽州大族及地方豪强乘机向公孙瓒集团发动了反攻。

献帝兴平二年(公元195年),刘虞的旧部鲜于辅、齐周、骑督尉鲜于银等推举阎柔为乌丸司马,率兵为刘虞报仇。包括鲜卑、乌丸等民族在内的数万青壮加入到阎柔的队伍之中,与公孙瓒展开战斗。乌桓峭王也率其部落及鲜卑骑兵七千余骑为之复仇,最终大败公孙瓒于鲍丘,斩首二万余。

之后,公孙瓒控制的代郡、广阳、上谷、右北平等郡纷纷倒戈,背叛公孙瓒。公孙瓒走投无路,只得逃回易京坚守。《三国志•公孙瓒》中说:

(公孙瓒)为围堑十重,于堑里筑京,皆高五六丈,为楼其上;中堑为京,特高十丈,自居焉,积谷三百万斛。瓒曰:“昔谓天下事可指麾而定,今日视之,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田畜谷。兵法,百楼不攻。今吾楼橹千重,食尽此谷,足知天下之事矣。”欲以此弊绍。绍遣将攻之,连年不能拔。

虽然公孙瓒在易京的防守战的初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其势力已经是日落西山、摇摇欲坠。而此时的公孙瓒却仍然处在幻想之中。他说:“我昔驱畔胡于塞表,埽黄巾于孟津,当此之时,谓天下指麾可定。至于今日,兵革方始,观此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耕,以救凶年。兵法百楼不攻。今吾诸营楼千里,积谷三百万斛,食此足以待天下之变。”这种消极防御的战略正是他在最后关头所犯的致命错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