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头条|押金去哪了?小蓝单车的败局与命运

原标题:头条|押金去哪了?小蓝单车的败局与命运

导读

共享单车的热潮不过一年时间,便渐渐褪去。开始有一些单车品牌逐渐宣布破产,亦或是跑路。这个时候摆出一个现实的问题,用户曾经缴的押金该怎么退,或者一些品牌就没有想过要退款。

提及小蓝单车,外界普遍评价好骑,尤其对其可变速赞不绝口。不过,在竞争激烈的共享单车行业,用户体验并非决定市场格局的唯一因素,甚至毫不客气地讲,其重要性要低于资本、供应链、线下运维。面对身后各站着顶级资本的摩拜、ofo,位居行业第三的小蓝单车并不比其他名次的玩家好过。

近期小蓝单车不能退款的消息愈演愈烈,据了解,从今年9月底开始,就不断有小蓝单车用户反映,小蓝单车出现押金难退的现象。

对此,小蓝单车官方微博曾在10月20日表示,“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不过,离11月10日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许多用户却表示押金依旧未能到账。

早前,小蓝单车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将其推出的“半年特权卡”强制升级为“全年特权卡”,引发了很多用户的不满。不过此后,小蓝单车妥协,主动取消了全年特权卡。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小蓝单车疑似遭遇资金链困境。

同时小蓝车的运营状况也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其在成都租用的共享办公地点如今已经没有固定工位,只能和其他企业“拼桌”,而且很多天没人上班了,房租也拖欠着。

单车维修点也是一片狼藉,维修师傅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所以也都选择不再上班,2000多辆单车堆在场地里没人管,而且场地租金也在拖欠。

面对媒体的质疑和舆论压力,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表示是“搞笑的谣传”,但对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和退款难的问题并未作出回应。也有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小蓝单车在“恰当时机”公布下一步行动。

据多家媒体报道,小蓝单车自从今年1月A轮融资4亿元后,B轮迟迟没有成功。显然,如今小蓝单车深陷窘境与融资不顺有较大关系。此前,曾有传闻称永安行将收购小蓝单车,不过最终收购对象变成哈罗单车。另外,据新京报报道,6月B轮融资失败后,小蓝单车曾向摩拜、ofo等品牌提出被收购意向,但均被拒绝。

事实上,共享单车市场是资本、供应链、线下运维、用户体验等综合因素的较量,但问题在于,占据先发优势的摩拜、ofo吸引资本关注后,在资本助力下疯狂跑马圈地,再依靠扩张成果获得资本青睐,形成正向循环。当资本迅速向头部玩家靠拢后,后来者或实力不济的玩家融资门槛越来越高,资本态度谨慎愈发,因为担心投资打水漂。

时间回到半年前,3月22日,小蓝单车于北京798尤伦斯艺术中心举办新产品新战略发布会,首款轻运动型共享单车bluegogo pro2亮相。李刚当时踌躇满志的表示,虽然在投放量让,暂时还没有领先,但是在产品的设计已经口碑方面,我们的产品将成为共享单车的里程碑。

同时,李刚还预言行业将出现两大拐点:第一个拐点由产品决定,为节省成本而忽略产品耐用性的玩家将付出相应的代价,将在年内出现;第二个拐点则由商业模式决定,盈利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共享单车下半场的走向,将在2018年落定。

但事与愿违,产品决定的第一个拐点并未出现,原因是以低成本模式的ofo依然保持高速扩张,产品出色的小蓝单车市场份额并未明显增加,而3Vbike、町町单车、酷骑单车的倒闭则与资本输血不足有关。

至于第二个拐点,李刚一语成谶,而且共享单车洗牌到来比他预想的要快,缺乏资本助力的小蓝单车生存环境急剧恶化,加上自身造血能力不足,无法覆盖各项运营成本,因此只好将目光转移到用户押金,利用政策空白来私自挪用押金,用户看到小蓝单车发展每况愈下,担心要不回押金所以一窝蜂挤兑,使资金不充裕的小蓝单车更加雪上加霜,只好采用拖延、无视等各种战术度日。

良好的骑行体验和不错的用户口碑,让对摩拜和ofo各自缺点多有抱怨的单车用户们多了新的选择。作为野兽骑行的孵化子公司,无论是李刚还是整个小蓝创始团队,都乐于将小蓝塑造成技术含量高、骑行体验好的专业化形象。小蓝单车首席战略官陈怀远就曾不无骄傲地说:“为什么小蓝的车好骑?在用户反映那里就两个字,但在我们的团队看来,是母公司野兽骑行多年研究智能自行车所积累的四五十个高于其他同行的指标。”

此前,陈怀远及小蓝团队内部一直自视为行业第三,以技术流、精准投放和精细化运营为特点,瞄准了当时占有率位居第二的ofo。“ofo在我们看来问题是比较多的,它以不到三百元每辆车的低成本先大量地占有市场,这是很大的后患。我们正是看准了ofo的一些弱点,才觉得这个项目很有希望。”一位小蓝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小蓝想要超越的ofo,于2017年4月获得高达4.5亿美元的D轮融资,这也改变了共享单车的竞争格局。

业内人士表示,先尽可能地占据最大地盘的人才能笑到最后,技术优势的拥有者不一定能成赢家。

小蓝单车试图在广告上开拓商业模式,于今年5月推出带有前置屏幕的Bluegogo pro 2,是全球首款带屏幕的共享单车,小蓝希望借助中空屏幕打造全球最大广告媒体平台,做到精准的线下广告展示和发布。然而,北京市“新政”除禁止投放新车外,还规定车辆不得设置商业广告,寄希望于车身广告盈利的单车品牌如遭棒喝。

智能中控屏幕的加入使造车成本大幅上升,这对资金本就捉襟见肘的小蓝单车是难以承受之重,迟迟无法量产,投向市场计划无疾而终,被一些人戏称为“停留在PPT上的新产品”。小蓝单车获取新的收入来源的梦想破灭,发展形势迅速急转直下。

10月24日,永安行在其官网发布了对HelloBike收购的信息,除了ofo和摩拜以外的“第二集团”成员抱团取暖就此开始。

自北京市“新政”发布后,业界就开始有“第二集团要活不下去”的担忧。同属第二集团的酷骑单车就已出现部分用户退不出押金的尴尬。

酷骑的用户押金去了哪儿?时任酷骑CEO高唯伟称:“押金由公司保管,一部分用于公司运营,购买车辆了。”不是有第三方托管吗?高唯伟的回答是:“当时和民生银行签署了押金存管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对接。”

业内人士表示,部分品牌为保持现金流而挪用用户押金,导致押金退不出,“押金退不出,品牌肯定失信于用户。”但若任凭用户退押金,企业的现金流又会出问题,这是一个犹如抱薪救火的尴尬局面。

小蓝单车的用户押金是否被挪用作运营资金便成了令人关注的焦点。在今年2月的一次媒体访谈中,时任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表示,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退还用户,另一部分进入运营资金。

一部分业内人士判断,小蓝单车高层在行业竞争、盈利等核心问题上接连判断失误,将小蓝单车推到危险边缘。在行业马太效应加剧的大背景下,小蓝单车翻身几无可能,结局已经注定:要么被收购要么倒闭。不得不说,小蓝单车败局已定,押金难退使其危机彻底暴露出来,能否熬过年底都成问题。

在小蓝单车败局一定的局面下,也潜伏着一个问题。目前共享单车的经营模式都是借助融资和收取押金去增加产量并扩充市场,但目前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方式,未来在没有投资者资金注入的情况下,想必其他共享单车品牌也不会比现在小蓝单车面临的境地好到哪里。而现在付出押金的用户,最后究竟会有多少人能拿回押金这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编辑整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