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刘鑫江歌案】恶魔在人间,地狱空荡荡

原标题:【刘鑫江歌案】恶魔在人间,地狱空荡荡

作者:李清浅 主播:艳坤

来源:李清浅(wliqingqian)

01

刘鑫去见江歌妈妈了,在江歌去世294天后,迫于网友的压力。

简单回顾一下事情经过。

日本留学生江歌和刘鑫是好朋友、好闺蜜。刘鑫与男友分手后,被其不断骚扰,善良的江歌于是同意刘鑫搬来与自己同住。两人同为留学日本的青岛人,两家相距仅十公里。

2016年,前男友又来找刘鑫,11月3日凌晨12时前,江歌接到刘鑫的电话,希望她到车站接她回家。

江歌于是赶到车站接回刘鑫,但是在抵达居住的公寓楼时,刘鑫的前男友等在公寓楼前,三人发生了争执。为了保护刘鑫,江歌叫刘鑫先进房间,并与这名男子辩论,挡着他不许进屋。

接着,刘鑫和邻居听到了尖叫声,刘鑫遂报了警。警察赶到后发现江歌身中十来刀,刀刀击中要害,立即将江歌送往医院,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江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而号称和江歌是好朋友好闺蜜的刘鑫,在报警后,一直没有出门看江歌的情况,并且在事发后急着撇清关系,谎称不知道江歌在门外和谁发生了争执,之后刘鑫也未参加江歌的葬礼,并且拒绝和江歌的母亲见面。

刘鑫的父母也将江歌妈妈拉黑,面对为自己女儿挡刀的江歌,刘鑫父母说这个善良又无辜的女孩儿“活该命短”。

江歌去世后的第一个新年,刘鑫还换了头像,一家人开开心心过年,而此时,为她挡刀的闺蜜江歌,尸骨未寒。

江歌妈妈被迫无奈,在网上公布了刘鑫的家人的消息,刘鑫才第一次与江歌妈联系,而联系之后,竟是威胁江歌妈妈,要求她撤掉家人的消息,否则就不帮江歌做证。

在视频的最后,刘鑫表示如果江歌妈妈不嫌弃,她原意常去看望她,江歌妈妈看出她在说谎,便问“你多久来看望我一次”,刘鑫却回答:我不知道。

看了刘鑫与江歌妈妈见面的视频,网友们无一不认为刘鑫是个虚伪的谎话精,有人说她是毒闺蜜,还有人说她无耻、人渣,总之,大家觉得刘鑫真是重新定义了了我们对忘恩负义的认识。

为什么会有刘鑫这种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江歌为你两肋插了刀,你不但不开门,连葬礼也不露面,还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嘴脸:我又没有要求你?!

02

昨天和老秦讲了这件事情的始末,老秦的态度是:先不要进行道德谴责,先考虑这件事情刘鑫有没有犯法,她有没有做伪证?她不是曾经撇清关系,说不知道门外是前男友吗,那她对警察是怎么说的?如果是,就有做伪证和包庇的嫌疑。如果没有那谁也拿她没办法。

老实说,听老秦这样说,我心里非常不舒服,我说你怎么这么冷静,如果你在网上说这种话,大家肯定会以为你和刘鑫是一伙儿的。

老秦说:刘鑫要真是没有良知,你们骂半天,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相反,她还会觉得委屈:我又没做错什么,你们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这是遭受了网络暴力啊。我TM冤枉死了。要知道,这世上有一些人,是天生没良知的。

老秦说完,我倒怔住了。

老秦说:道德是自律的,是用来自我约束的,你不可能要求一个没有良知的人道德高尚。

我猛地记起《当良知在沉睡:辨认你身边的反社会人格者》这本书。这本书告诉我们:这世上,真的有人是没有良心的。所谓的良心被狗吃了,并非一句玩笑话。他们被称为无良症患者,或者反社会性人格。

作者玛莎·斯托特指出:在人群中,天生就没有良心行事完全不按正常规则来的那种人,出现的可能性为4%,亦即,每25个人之中就可能出现一个这样的反社会性质的人。

这些人完全不求上进,完全彻底意义上的对于人世间的形事法则感到无动于衷,他们只为自己而活着,人生似乎完全没有目的。

即便是有,也是以陷害他人控制他人为乐,以此获得短暂的满足感。在这些人中间,有些能够隐藏的很久,一直不被人发现。

刘鑫就是一个良知在沉睡的人:面对没有良心的人,你怎么跟她讲良心?

她压根无法体会正常人的情感,不具具备正常人的脑回路,别问她良心会不会痛,她连长都没长,怎么会痛?

与其唾弃没有良知的刘鑫,不如省省力气帮江歌妈妈签个名,争取把凶手判处死刑,这才算没有白费力气。

03

是的,当一个人的良知在沉睡,他会做出在我们常人看来非常不可理解的事情:近的有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远有保姆纵火案,更远则有保姆毒死老人事件。

三年前,广州市发生一起命案,当地南沙区大岗镇一位姓何的老人,先是被凶手喂入毒药,后又被尼龙绳勒住脖子死亡。凶手很快落网,令人意外的是,竟然是负责照顾老人的保姆。

2014年12月13号,被告人何天带受雇到广州市南沙区大岗镇的一户人家照顾被害人何老太。

仅三天之后,她便用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和农药“敌敌畏”等勾兑在肉汤里,用两支不同型号的针筒吸满肉汤,先将剩下的肉汤诱骗何老太喝下,趁她昏睡之际,再将针筒内的肉汤分别注射到被害人的臀部和腹部。

老人和保姆无怨无仇,保姆这样做,只是为了早日解脱,并拿到她的工资。因为雇佣何天带的时候,她曾经提出,即便干不满1个月,也要拿到一整个月的工资。

警察发现,2013年6月到2014年12月的一年半时间里,何天带涉嫌以保姆的身份,先后用类似方式毒杀另外9位老人,造成其中7个人死亡。

这是比恐怖片还恐怖的情节。

这样的人,你和他讲良心?和他谈善良??他会笑话你的。

还有富平县那个参与重大贩婴案的产科主任,你问她良心会不会痛,对不起,她要是有良心的话,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以职务之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那些信任她的产妇和家属说:你家小孩儿有问题,我帮你们处理了吧?而她所谓处理的方式,是把好好的孩子卖掉。

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比电影更残酷。

辨别并且远离这种没有良知的垃圾人,让自己不遭受他们的伤害,才是正经事。

04

玛莎·斯托在《当良知在沉睡》中,指出自己保护自己的13条法则,我觉得写得非常好, 分享给大家。

1. 最高法则—我们必须承认有些人就是没有良心。而且他们可能长得就跟我们一样。

2. 在自己的直觉和扮演某个角色的人(教师、医生、领袖、爱动物的人、人道主义者、家长等)之间,选择听从你的直觉。

3. 事不过三。考虑跟一个人建立新关系的时候,拿“事不过三”原则检验这个人的主张、承诺和他所负的责任。千万不要把你的钱、你的饭碗、你的秘密或是你的感情送给一个“事会过三”的人。你那些珍贵的礼物会白白浪费掉的。

4.质疑权威。再说一次,请相信自己的直觉和焦虑,尤其是在有人宣称控制别人、施加暴力、发动战争或是其他违背你良心的行为是解决某些问题的最佳办法的时候。即使你身边的人都不再质疑权威(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你也要质疑权威。

5.提防拍马屁。人人都爱听赞美的话,尤其是出于他人真心的赞美。相较之下,谄媚就是在欺骗我们。谄媚很假,而且总是跟操纵脱不了干系。一个人如果被想要操纵他的人吹捧得轻飘飘的,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做出愚蠢的事情;同样,如果我们的爱国心被谄媚搞得过分膨胀的话,那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6.如果有必要,请重新定义你对尊敬的看法。我们常常把害怕误认为是尊敬:我们越怕某个人,就越觉得他值得我们尊敬。

7.不要跟他们纠缠不清。阴谋诡计是反社会人格者的一个工具。你得抵抗想在智力上胜过他们的诱惑,别跟有魅力的反社会人格者竞争;你得抵抗想给他们进行精神分析的诱惑,你甚至得抵抗跟他们开玩笑的诱惑。否则,那样做不仅会降低你的水平,而且还会让你忽略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保护你自己。

8.保护自己不受伤的最好办法就是避开反社会人格者,拒绝跟他们接触或是沟通。辨识谁是反社会人格者很难,就算辨识出来了,跟别人解释这件事情甚至更难。不管怎么说,你就是得避开这种人。

9.质疑自己的妇人之仁。我们通常会发现,就算是在有人激怒我们、一再地欺骗我们或是暗中伤害我们的时候,我们还是会习惯性地表现出客气有礼的态度。反社会人格者就是利用了我们的这一点而获益良多。遇到这种人,不要害怕对人不客气。

10.不要尝试弥补已经无法弥补的事情。如果你不想控制人,而是想帮助人,那就只要帮那些真的希望得到别人帮助的人。我想你会发现没有良心的人并不包括在里面。反社会人格者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你的错,并不是你造成的,因此替他们赎罪或是矫正他们不是你的使命。你的使命是过好自己的日子。

11.千万不要出于同情或是其他理由,而同意帮反社会人格者隐瞒他的真实性格。“请不要说出去”是窃贼、虐待儿童的人以及反社会人格者最爱用的一招,说的人通常不是咬牙切齿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别被这些话迷惑。你应该警告其他人,而不是替反社会人格者保密。

12.保护你的灵魂。别让某个没有良心的人或是一群没有良心的人说服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道存在。记住,大多数人都有良心,大多数人都能够去爱别人。

13.好好活着就是对反社会人格者最好的报复。

江歌没有认出身边的垃圾朋友,才会惨死在自己门前,才会在死后遭受二次伤害。可即使这样,也请不要放弃自己的善良。也请你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良心,大多数人都能够去爱别人。

祝逝者安息,也希望凶手得到应有的惩治。也希望我们都有一双慧眼,远离身边的的垃圾人。

———— END ————

来源:李清浅,自由写作者,健身爱好者,坚信自律改变生活,写作改变人生。即使生活给了我一地鸡毛,我也要把它扎成漂亮的鸡毛掸子。微博@清浅李,个人公号:李清浅(ID:wliqingqian)。

主播:艳坤,个人公众号:snyk88(声暖夜空)喜欢读书、摄影、旅游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我们的原创作品。

结尾音乐:《山有木兮》。

扩展阅读 1

当我们痛骂刘鑫时,陈世峰却在悄悄脱罪

昨天有人说,果姐你骂刘鑫,为什么不骂陈世峰?我说陈世峰这种人骂了都嫌脏自己的嘴,杀人偿命,恶人自有天收。但是今天我认真去研究了一些法律知识,发现事情真的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陈世峰很有可能脱罪。

在看到江歌母亲在微博发起的《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 》后,我大受感动,不仅立即表态签了名,还转发到朋友圈,希望我的朋友和学生能看到,为此大力协助。

评论里出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有人认为这是舆论干预司法的行为,我当场就怼回去了。

我认为民众有权发出声音表态自己对判决的态度,这是民众的权利。

而司法的公权在于,司法机关有权依照具体事实仅把民意作为一种参考意见进行裁定,这是一个交互的过程。

但有一位律师朋友的发言,引起了我深深的忧虑。他是研究日本文化和法律的专家,他的意见我必须谨慎对待。

他告诉我,他认为《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 》感情上可以理解,但实际意义可能不大。

我连忙问其原因,他告诉我:“日本所有的司法系统都是极具政治性的,他们的所有工作都是以其自身所处的制度文化和政治文化为背景而展开的。”

他还发来一份文献是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弗兰克·阿帕汉发表的文章,内容是《政治附庸还是忠诚公仆?——关于日本司法系统的两种看法》。

这篇文献的结论是,日本司法系统的特征是,议会对个体法官进行紧密的官僚制控制,使得司法系统统一并且和谐运转,但这也导致了日本法官更趋向于服从森严的等级,而非法律的教义。

“日本通”律师朋友告诉我,因为事发地在日本,极大可能采用属地管辖,审判很可能使用几乎没有死刑的日本法律。

他很悲观地认为,这事在日本最多被判15年,要是陈世峰事发以后一直闭嘴不承认(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找个好点的律师团队(听说其父母已经带领尖端律师团队赴日了),拿出自己之前没有什么犯罪记录,顶多10年。

如果作为关键证人的刘鑫愿意积极指证陈世峰,那到还好。

但假如刘鑫出于对江歌妈妈的怨恨,又或者还对陈世峰抱有好感,又或者出现了其他一些原因,做出了陈世峰是冲动杀人、非蓄意杀人,甚至是过失杀人的证词,律师在强调一下他的“悔过自首行为”,那搞不好五年都有可能。

下面是微博上的爆料。

无论是否应该相信刘鑫,绝不能让陈世峰躲过这次法律的严惩,也许他此刻早已准备好了脱罪的材料。

网友ying特意在FACEBOOK上问了下日本网友,发现在日本,虽然有刑法规定多种暴力罪名皆可判处死刑,不过通常来说,至少是杀害2个人以上才能算是恶性杀人案(不包括杀害儿童)。而且依据法律,死刑在判决之后还有漫长的上诉程序要完成,最后还要法务大臣签署执行令才能执行死刑。

特地在谷歌上搜了一下,日本从2000年到2017年执行死刑的人数有74人,而且都是本国公民,还没有外国国籍人员在日本被判死刑的案例(也许有过,不过我没查到相关案例)。

总得来说日本法院是不太可能签署死刑的,法官把签署死刑看作是自己杀了人。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糟糕的情况是,在日本司法服从于政治的原则上,这个案件要是被多方势力卷入,那就更扑朔迷离了。

我们可以了解下,日本第一个未成年人被判死刑的案例。

1999 年4月18日,警方逮捕当时刚满18岁一个月的少年(日本法律规定20周岁为成年)。 根据犯人的供述,他于4月14日当天下午两点左右,乔装成排水管检查的工人,按门铃顺 利进入被害人家中。

罪犯目的只有一个-强奸被害人。少年将本村弥生压在身体下面,可是遭到被害人激烈的反抗。少年于是动手掐死被害人,被害人弥生窒息死后,加害者用事先准备好的胶带将被害人双手綑绑, 并在口鼻处也黏上胶带(预防被害人"万一"又苏醒), 对死去的被害人进行尸奸。

当时11个月大的婴儿夕夏一直在妈妈的旁边哭泣不休,少年将婴儿抛往别处,可是婴儿还是挣扎哭着,往已死去的母亲遗体处爬去。兽性大发的少年怕婴儿的哭声引起邻人的注意而坏了他的好事,于是将哭闹不止的夕夏从母亲遗体旁边拉开,重摔地面数次之后再用绳索勒毙。

然而这件事最糟糕的地方在于,由于犯人说了一句对不起,法官就认定他具有悔改的意思,一审判处无期,被告的辩护律师非常有自信,只要在被告在里面不犯事,进行一番操作最多七八年就可以出来。

原告本村洋气晕了,他不断上诉,甚至当时的日本总理都站出来为他说话,二审都仍然被驳回,无奈起诉到最高法院。

在最高法院,本村洋先生看到了对方豪华的辩护律师团,成员二十一员,均是知名律师。他们给被告辩护的原因还不是收了钱什么,居然是因为鼓吹自己赞同废除死刑,为某些“人权派”政客拉票,从而上演这么一幕丑剧。

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辩护意见,实在是荒谬到了可笑的地步。

1、对杀人奸尸,他们是这么解释的。

被告的母亲是自杀身亡,被告因为渴望母爱,希望被母亲拥抱的慾望过于强烈,才会在见到被害人时情不自禁地抱紧被害人,最后造成被害人死亡的遗憾。被告并非是强奸目的而侵入民宅,而是想求取失去的母爱。只要将精子送入被害人的体内,被害人就会起死回生。所以死后对遗体的性行为并非污辱遗体,而是一种起死回生的式。

2、至于残杀幼儿,他们是这么解释的。

至于用绳索勒毙夕夏小妹妹也不是心存杀意。因为夕夏妹妹一直哭泣,福田被告想让夕夏妹妹停止哭泣,所以在她的脖子上绑上蝴蝶结而已。

简直是愚弄天下人的智商,但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

不幸中的万幸,检方提供福田被告寄给友人的信件做为证据。

内容是:”不过就是一只公狗走在路上,碰巧遇到一只可爱的母狗,公狗自然而然地就骑上去了. .....这样也有罪吗?

要是没有这封信,被告依然能脱罪。

福田被判处死刑,已经是十多年后的事情了,而他被执行死刑,则又过了很长时间。

律师朋友告诉我,这次事件有可能被政治左右的还不光只有“废除死刑派”,日本右翼势力介入的可能很高,他们很可能想借此事件,污蔑中国人干预日本司法,甚至帮助其陈世峰脱罪,以彰显自己强硬的对华态度。

另外还有一个绝望的消息,在日本就算被判了死刑也会在很长时间后才被执行。福冈灭门案里的犯人魏巍,也是时隔10多年后,才被执行死刑。

悲观估计,陈世峰不会死刑,会被判十年的概率很高,显然这不是一个大家都满意的结果。

陈杀人当天更是准备了一套备用的衣服,在杀人后换上,逃之夭夭,装成不知道。陈在被捕后,一开始矢口否认杀人,如今在证据目前却沉默不语。

有消息指称,原本陈世峰可以接受日本政府指定的辩护律师,也就是说,他可以免费获得律师援助。但是他没有,他现在的辩护律师,是他背后的人,花高额请的私人律师,而且这个律师是专门针对中国人案件进行辩护的。也就是说,他们想给陈世峰,做到最轻的判罚。

我不得不猜想,陈之所以低调,是想帮助他脱罪。

而陈世峰在日本服刑完后遣返回国,在国内的舆论重压下,他将再次受审。

根据刑法第十条: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如果是这样,陈世峰最多只会是无期。

但数年后,我们仍然得关注此事,搞不好在大家都忘了这个事的时候,案件依然会停滞不前,甚至不被起诉都有可能。

不知道为什么,网络上关于他的消息少之又少,似乎大家都忘了他才是真正的恶魔。

有时,正义这种东西,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会有不同理解。某种时候它会对好人太苛刻,对坏人太宽容。

所以,除了建议日本法院对其重判以外,江歌妈妈可以在大家还关注这个事情的时候,收集网友的意愿,假如陈世峰在日本成功脱了罪,或者处罚较轻,那我们一定得要求司法机关在其服刑完毕后,将其遣返回国,在国内再次接受正义的审判。

所以,不仅要关注刘鑫,更要关注杀人者陈世峰,尤其当他的律师再次提出他有“悔过”情节时。

张公子有句话说得不错:

让我们一起打开刘鑫和陈世峰与世隔绝的门,那扇企图关起来,好完全摆脱责任的冰冷的门。

在“是否有悔罪表现”被日本法院看得很重的今天,为了不颠倒是非,为了让江歌妈妈不像本村洋先生一样无助,我们大家得好好看看,陈世峰的那句“对不起”是不是也像他前女友一样,显得特别的“实用主义”。

作者: 剑圣喵大师,高校心理学教师,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青年学术带头人,省心理指导委员会理事,著有《优秀的人,从来不会输给情绪》。微信公众号:剑圣喵大师(id:swordpain) 。

扩展阅读 2

让恶人得到恶的惩罚,才是最大的善

01

江歌案这几日成了朋友圈的“主旋律”。

网民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江歌妈妈。

面对这种一边倒的情况,

一些报纸和自媒体站出来说:

“很多人都是道德婊,正在表演维护正义。”

“为什么大家都针对刘鑫,没人关注真正的凶手陈世峰?”

“比杀人犯更可怕的,是网络暴力。”

“看见网民一边倒的情况,我就知道中国距离发达国家至少还有50年差距。”

这些言论,

我觉得都没说到点子上。

我也反对网络暴力,

我也希望陈世峰得到制裁,

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两个问题:

为什么网民更关注刘鑫而不是陈世峰?

为什么刘鑫的自私冷漠会比陈世峰的杀人更招人唾骂?

02

因为杀人是个案,

跟大家的关系不是很大,

但刘鑫的自私和冷漠,

却射穿了大家心中的道德底线。

江歌是仗义的。

刘鑫与前男友陈世峰发生纠纷后,

被威胁,于是向好友江歌求助。

江歌让刘鑫住在自己租的房内,仗义。

陈世峰反复威胁与跟踪刘鑫,

江歌意识到危险,说:报警。

刘鑫阻止:别报警,我住这里不合法。

因为这房是江歌一个人签的租赁合同。

江歌就放弃了报警,仗义。

陈世峰追踪到两人住所,

江歌赶紧让刘鑫进门躲避,

自己在屋外跟陈理论,仗义。

结果被陈世峰乱刀捅死。

而刘鑫是极不仗义的。

在屋内听到江歌的呼救声,

却选择了不开门,不仗义。

这个不仗义,如果说还情有可原,

那接下来的一系列不仗义就是无耻了。

江歌死后,其母赴日本寻找凶手,

刘鑫明知是陈世峰,却不告诉江母,不仗义。

江歌葬礼,刘鑫不参加,

为她而死,却情薄如此,不仗义。

江母数次向刘鑫询问江歌死时情况,

刘鑫置之不理,不仗义。

江母在网上推测:凶手可能是刘鑫前男友。

刘鑫暴怒,威胁江母:

“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

不但不协助,刘母还破口大骂:

“她命短,她不是为了俺闺女!”

“不识可怜的JB草的东西!”

这一幕,简直就是“农夫与蛇”的翻版。

为什么网民更关注刘鑫而不是陈世峰?

因为陈世峰杀人只是个案,

而刘鑫却射穿了我们心中的道德底线。

损害了正常人所认知的感恩、善良等品德。

如果我们对这种恩将仇报都视而不见,那道德何存?

03

为什么网民关注刘鑫而不是陈世峰?

因为我们怕成为下一个江歌。

大家还记得半年前的辱母杀人案吧,

一帮流氓把于欢的母亲按进马桶吃屎,

一帮流氓当着于欢的母亲放黄色录像,

一帮流氓当着于欢用生殖器侮辱其母亲,

于欢忍无可忍,持刀捅了人。

因为杀人,他被法院判处死刑。

这件案子被《南方周末》曝光后,

很多网民站出来支持于欢,

有个网民说得特别好:我关注辱母杀人案,是因为我害怕我有天也会成为于欢。

“与其说我关注辱母杀人案,

不如说我关注自己被侮辱被损害时,

如何才能获得公义?

如何才能有效自保?”

其实,刘鑫江歌案也是如此。

与其说大家关注刘鑫,

不如说大家唯恐成为这种行为的牺牲者。

柏拉图有一句话说得好:

“人类对于不公正的行为加以指责,

并非因为他们愿意做出这种行为,

而是惟恐自己成为这种行为的牺牲者。

04

这个社会之所以得以良性运行,

取决于两个东西,

一是法律,二是道德。

违法犯罪的事情,交给法律来处理。

违反公德但够不上犯罪的事情,交给道德来谴责。

刘鑫江歌案曝光后,很多人说:

“我们应该克制,冷静旁观。”

“我们不该对刘鑫施以网络暴力。”

我也一直反对网络暴力。

让吴京捐一亿,我反对。

乔任梁自杀了,去责怪陈乔恩不哭,我反对。

但对于挖掘真相类“网络暴力”,

对于是非分明类“网络暴力”,

我是愿意支持的。

(但我反对人肉搜索和谩骂)

因为如果没有“网络暴力”逼供,

真相是很难浮出水面的。

就拿这次刘鑫江歌案来说,

如果没有网民不断紧逼曝光,

我们可能连一点内情都不知道。

而恩将仇报的刘鑫,照样还是该吃吃该乐乐,活得潇洒自在。

也就是说,我们每一次沉默,

都是在降低恶人做恶的成本。

我们每一次退让,

都是在增加行恶的机会。

我们每一次的默许,

都是在助长暴力的发生。

一个网民说得好:

“我们最大的绝望,就是对坏人束手无策。”

大家也知道实施“网络暴力”不对,

但如果不借助网络的力量,

又何以惩罚和震慑那些作恶的坏人呢?

你有更好的办法告诉我们吗?

中国人最喜欢主张以德报怨,

但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

05

一位妈妈看到江歌案的报道后,

对女儿说了这样一段话:

“人性复杂,

你先要学会保护自己,

才能考虑善良以及其他。

如果可能,

永远不要把别人的仇恨拉到自己身上,

谁惹上的麻烦谁解决,

永远不要用自己的肉身,

去替人做枪靶,

也永远不要在任何时候,

去消耗殆尽自己生命的所有能量,

去为别人的失误买单。

在爸爸妈妈眼里,

你最重要,无可取代。

我宁愿你不善良!”

看到这句话,我虽然很理解,

但也经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这是我最担心的——很多人再也不愿成为江歌,

就像很多人不愿再扶摔倒的老人一样。

有时候,正义和良知得不到伸张,

是非常具有破坏力的,

因为它会推动“冷漠”像病毒一样相互传染。

你冷漠,我冷漠,他冷漠,

最后的结果,

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当江歌。

我为什么有时候会赞同“网络暴力”,

因为这个社会需要有人出来表达愤怒,

如果大家都不出来伸张正义,

那社会的良知就会渐渐消亡。

06

基督教哲学中有一个神义论,

问的是既然上帝是至善的,

为什么世间却有如此多的罪恶。

预定和谐论几乎完美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人之所以会觉得世间有如此多的罪恶,

是因为人只看到了局部,而没看到全局。”

你眼中所看到的恶,

恰恰是这个至善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就好比一个士兵,

他看到敦刻尔克大撤退时,

以为这一仗输得太惨了。

其实他不知道他所在部队的溃败,

恰恰是整个战局走向胜利的一部分。

“所以你看到的眼前的恶,

不过也是上帝所创造的至善世界的一部分。”

我为什么要讲预定和谐论?

我想说的是“网络暴力”虽然恶,

但并非一无是处,

这种恶有时发挥着极大的“善”的作用,

它会让那些“违反道德但又够不上法律制裁”的人,

获得应有的惩处。

法律可以制裁违反法律的人,

但它可以制裁违反道德的人吗?

不能。

所以需要道德谴责来补充。

这个道德谴责的补充,

有时候就是适当的“网络暴力”。

“如果一个人没有良知,

我们就用网络唤醒他的良知;

如果法律制裁不了道德罪人,

那就让他知道舆论会!”

什么是善?

有时候,

让一些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才是最大的善。

让恶得到恶的惩罚,

善才会得以良性运行。

07

网络舆论的惩罚会不会过头?

很多时候——会。

它会让一个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所以对于如今之刘鑫,

说句老实话,我还是有些怜悯的。

但怜悯归怜悯,苦果只能她自己扛。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如果你选择给富翁当小三,

在你享受厚待的快感之后,

就得承担被捉奸被唾弃的代价。

如果你选择做小姐,

在你享受数钱的快感之后,

就得承担淋病、梅毒的代价。

如果你选择吸毒,

在你享受飘飘欲仙之后,

就得承担疾病与死亡的代价。

对于刘鑫也是一样,

在她选择自私、冷漠、逃避之后,

那她就得承担道德追责的代价。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喜欢俞敏洪的一句话:

“人生是选择的总和。”

人生这场戏的最终结局,

其实就是一个个选择叠加起来的总和。

你现在的生活取决于你十年前的选择,

你现在的选择决定了你十年后的生活。

所以,我们要善待每一个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