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宋江建立的梁山王国是桃花源还是乌托邦

原标题:宋江建立的梁山王国是桃花源还是乌托邦

宋江建立的梁山王国是桃花源还是乌托邦

历史上的确有宋江其人,但《水浒传》里一百零八将,实有者寡,虚构者众,即便是像宋江这般实有其人的,也已经和其本来面目相去甚远,根本就不能把两者混为一谈。历史上的宋江,尽管动静闹得不是很大,总是可以把他归为农民起义一类,但《水浒传》的作者,他还是在写一次农民起义吗?恐怕事情远非这般简单。一般的农民起义,开始并没有明确的宗旨,大多只是混到哪儿算哪儿,更没有根据地。像梁山泊这样,经过三代行事不同的首领,长期占据着一个地方直到招安,更是绝无仅有。宋江成为梁山泊首领,马上打出了替天行道的大旗,聚义厅也改成了忠义堂,上梁山聚义的目的也是非常明确,寻求朝廷招安,然后为国家出力,在此基础上,一刀一枪,博得个“青史留名”、“封妻荫子”。像这种有旗号、有宗旨、有目的的农民起义,历史上更是找不到几个。那么,作者把梁山泊看作是什么呢?说白了,就是把梁山当成一个理想的王国来写。

(梁山众将 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

本来,梁山一百零八将是不应该出世的,他们是被关在“伏魔大殿”里的“魔君”,只是因为统治者的昏暗、固执和自以为是才把他们放了出来。这就是说,梁山好汉实则是统治者自己放出来的魔。当然了,他们虽然是魔王,但由于朝廷奸臣当道,阻塞圣聪,他们才“显忠良”,出来“替天行道”。假如说天下还能够和“至圣至明”的皇帝想像的那样,或者是和产生他们那个时代(大唐)那样政治清明,他们也不会聚集在一起“播乱”。正是因为这天下除了“圣上”就再也没有一个好人,所以,世上唯有的一百零八个“好汉”才要出来维护这圣上。怎样帮助圣上实现天下清明?因为他们走不到圣上身边,所以只能是先建立一个样板,让皇帝知道这儿有一群“素怀忠义”的人,有一块“不施暴虐”的土地,然后让皇帝招安这些人,再派他们去“攘外安内”,实现整个天下清明。

就具体事例来说,王伦时代,就可看出这是一个王国的初建。吴用要说服三阮入伙打劫生辰纲,借口买大鱼找到了他们。因为梁山上有了王伦这伙儿强人,他们已经有一年多不能够去哪儿打大鱼。这三兄弟口里发着牢骚,心里却是“学的他们过一日也好”。后来晁盖打劫生辰纲事发,不得已上了梁山,王伦却不收留他们。林冲起来指责王伦,王伦喝道:“你看这畜生!……却不是反失上下。”“上下”这个词非常耐人寻味,上下级可以说成是“上下”,皇上和大臣也可以说成是“上下”,因为皇帝就是被人称作是“圣上”或者是“今上”的。如果说,我们不能就此认为这个“上”就是“今上”的那个“上”,但也不能否认王伦会有这种意识。陈达、李忠、鲁智深都做过山寨老大,他们为什么没有说过自己是“上”?因为他们那时候是绿林好汉,相互之间都只是兄弟。

晁盖上梁山之前就带着一个“天王”的名号,上了梁山,林冲不但把第一把交椅让给了他,还把吴用推上了第二位,请他做“军师”。和梁山并列的有很多山头,为什么其他山头没有“军师”?一伙打家劫舍的强盗,弄一个军师出来,不是一个王国又是什么?只不过,这个王国只是一个皇帝治下之国,它绝对不是一个大一统的帝国。正因为如此,李逵说让晁盖当大皇帝、宋江做小皇帝、吴用做丞相、公孙胜做国师,以上四个人没有制止,而是戴宗要割了他的头!究其原因,是李逵这种粗人都看出了这个王国的雏形,别人还能看不出吗?只不过,这个王国不是帝国,他们不能当皇帝,他们最终要接受招安。这个王国只能在理想中存在,不能宣示于人,当他们还没有充分展现自己的“忠义”的时候,皇帝也不会容许他们存在。更有,这个王国现在还是晁盖当家,还不是理想中的王国,理想中的王国是宋江为王。

(宋江 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

宋江当上梁山首领以后,马上打出了“替天行道”的旗号,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从此这招安也可以堂而皇之地议论了。这种有行动纲领、有公开旗号和有地盘有目标的军事集团,绝对不是农民起义和绿林好汉可比。一百零八人集齐后,宋江是怎样安排人和事的呢?他在忠义堂后建立了雁台和大厅,设立了三关,同时设立了四房,这让人感觉这儿就是一座王宫。再向外,设立了六关八寨,加上山上的三关,这九关八寨,也会让人联想到京城九门。更显眼的是,宋江设立了三军!虽然他的这个马军、步军和水军有别于古代的左、中、右三军,但那个昭示意义非常明了。

还有人事方面,宋江设立了五虎将、八虎骑,有几个农民起义者刚起事会这样设立官职?或者说,这个是因为梁山上武艺高强的人太多,不得不这样设立。其实,仔细看一下这八虎骑,并不是每一个都那么名副其实,有一些完全可以不用让他们进来滥竽充数。比如说朱仝,虽然他是个“马军都头”,但他只是个维持社会治安的,领兵列阵并没有什么经验。史进,不过是一个富二代,穆弘,不过是一个土霸王,这些人都有些凑数目的嫌疑。所以要这样安排,完全是因为王国的规模需要。另有四方酒店,除了打探消息,还有一个任务是“邀接来宾”,这也会让人想到诸侯国接待使者的馆舍。还有,梁山上有专门的行刑刽子职务,有专造兵符印信的官员!一群绿林好汉,杀人要什么行刑刽子手?带人抢劫要什么兵符印信?这完全是一种国家建制。

宋江为了粮食要攻打东平府,派了郁保四、王定六两人下书,太守程万里问董平该怎么办?董平要斩了这两个人,程太守说:“不可。自古‘两国相战,不斩来使。’于礼不当。”程万里是文职州官,不会连一个国家和山头的概念也搞不清吧!董平没有反对程太守的理论,只是把两人“打得皮开肉绽,推出城去”。在这里,宋江下的是战书,已经不再是一个绿林山大王的做派,程太守讲的是“两国”之礼,董平也把他们当做敌国“来使”对待,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来说明梁山这个“国”的存在。

(自配图)

晁盖的外号也非常具有隐喻意义。晁盖外号叫做“托塔天王”,在梁山兄弟们的话语当中省略了“托塔”,多数时候称“天王”。梁山泊座次排定完毕后,临近重阳节的菊花会上,宋江写了一首《满江红》词,其中有一句:“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这里的“天王”显然是指大宋皇帝,绝对不是晁盖。但是,明明指的是皇帝,为什么要说成是天王呢?千万不要说这是音律平仄关系的需要,可以替代“天王”的词语很多。把这个“天王”和晁盖那个天王有意混淆,正是作者有意为之。当然,这个“天王”和晁天王是有区别的,那个“天王”是皇帝,晁天王是前任之“王”。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宋江接受招安后说过的一句话。招安了,宋江要把梁山处理,贴出告示,“买市十日”。对于梁山公共财政所辖财物,宋江“发库府内金珠、宝贝……分散各头领,并军校人员,另选一分,为上国进奉”。什么是“上国”?一句话暴露了作者那个天大的秘密,原来这儿是一个宋江式的王国,这个王国是大宋帝国下辖的一个“属国”!

施耐庵要把梁山泊比作一个什么样的王国呢?那就是孟尝君薛地这样的“国家”,这儿“买卖”仁义,这儿主人和宾客享受着同样的生活待遇,天下各地的强盗贼寇都可以来这儿避难,鸡鸣狗盗之徒在这儿也能发挥各自的作用。这和梁山泊何其相似?!梁山上有一个仁义之主——宋三郎,这儿行事只为“忠义”,这儿无论贫富贵贱,大家都是兄弟,天下杀人放火的强盗来到这儿都是好汉,鸡鸣狗盗之徒在这儿都是天罡地煞之数。

(自配图)

这又有点儿像是桃花源。外边的世界纷杂烦乱,那儿的人们怡然自乐。梁山好汉们在外边打打杀杀,在内部却是忠义亲善。渔人迷茫之后,那儿留下了一个桃源县让人寄托美丽幻想。梁山好汉作为一个整体支离破碎之后,梁山泊还在郓城县,心没有死的李逵还惦记着昔日的“快活”。

只不过,这个理想并不能照进现实。就像孟尝君田文死了,他的那个薛国也随之灭亡了一样,宋江接受了招安,梁山这个王国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当这个理想之国和现实的“上国”发生冲突的时候,它除了接受招安,并没有其他出路供其选择。说到底,是作者也不知道这个理想的王国该如何存在下去,就像武陵太守再也找不到渔人的标记一样。所以,这个王国只能是一个乌托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