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谁是国民党军队的克星

原标题:谁是国民党军队的克星

多年之后,王耀武一定还能记起一场名叫谭家桥的战役,在那场遭遇战中,他击败并导致了寻淮洲阵亡。

寻淮洲担任军团长时,只有二十一岁,比林彪还年轻,是当时红军中最年轻的军团长。寻淮洲如果不死,凭其战功、资历及其擅战之名,建国后封将拜帅完全没有问题。

(比林彪还年轻的军团长寻淮洲)

这是高手之间的搏杀,王耀武一战扬名,谭家桥战役也因此成为他军旅生涯中值得夸耀的一笔。

那时候粟裕还只是军团参谋长,王耀武无论如何不会想到,正是这个看似瘦小,貌不惊人的幕僚长,日后不仅替战友报了折戟的一箭之仇,而且翻江倒海,成了他本人乃至整个国民党军队的克星。

这是一个天生与战场有缘的人。

人各有志,有时候这种志从小就能看得出来。《红楼梦》中,贾政要测试儿子未来的志向,便将“那世上所有之物”摆出来,让贾宝玉抓取。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宝玉什么都不碰,伸手就把“脂粉钗环”抓了过去,为此还换来贾老爷一声臭骂:“酒色之徒耳!”

(红楼梦绣像)

如果让年幼时的粟裕来抓,他会紧紧攥在小手里的,也许只会是一件东西——

剑!

作为传统的古老兵器,剑代表着侠客风范和男儿血性。佩剑之人,可以云游四方,除暴安良,好不快哉。

剑客的梦想,支撑着粟裕的整个童年时光,其间还少不了一个很关键的人,他叫阿陀。

粟裕虽不是出生于贾府那样的钟鸣鼎食之家,但家境也堪称富裕,阿陀就是受雇于粟家的一位青年长工。

有一种说法,说民国其实是中国武侠的鼎盛时期,这个时期,不仅涌现出了霍元甲、杜心武等一批武侠技击高手,就连近现代武侠小说的源头也正是从此处发轫。那时候的人们,比现在更热衷于谈论武侠和剑客。

(传说中的武林秘籍)

阿陀显然自己就是个武侠迷,他成了少年粟裕的启蒙老师。从阿陀那里,粟裕知道了许多蜚声民间的好汉名字:“草上飞”,这哥们轻功了得,能飞檐走壁,尤其擅长在草尖上借力飞奔;“一枝梅”,此君牛就牛在,每次替天行道后,必要在墙上画一只梅花作为记号……

一个年代有一个年代的“射雕英雄传”、“倚天屠龙记”,听着这些故事,小粟裕激动得血脉贲张,不能自已。

想做一名新生代剑客吗?练吧!

“草上飞”训练秘籍:用沙袋捆在腿上,通过不停跑跳,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身轻如燕,展示“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奇迹。

“一枝梅” 训练秘籍:找根一丈长的竹竿,只留一头的竹节,其余全部打通灌沙,这叫“狼牙棒”,一旦练熟,离替天行道兴许就不远了。

在阿陀的带领下,粟裕乐此不疲,经常练到汗流浃背,筋骨酸痛也不肯停手。

直到有一天,一件新玩意的出现,让他眼前一亮。

那是阿佗做的一把“枪”。原料为一个子弹壳,钻洞后放上火药,再添沙子,点燃后沙子就能喷射出来。

粟裕用此“枪”瞄准“假想敌”,一击即中,顿时把他给乐坏了。

原来枪比剑更厉害!

冯骥才在小说《神鞭》中,描写了一个会用辫子格斗的天津好汉“傻二”,被称为“神鞭”。他后来发现洋人的洋枪威猛,就毅然割去辫子,并练出了双手使枪,百分百中的绝活,为此还留下了一段发人深省的话:“祖宗的东西再好,该割的时候就得割。我把‘鞭’剪了,‘神’却留着……不论嘛新玩意儿,都能玩到家。”

(冯骥才的小说《神鞭》)

武侠也得随时代进步哪,只要“神”还留着。

十九岁那年,粟裕终于得到了一把真正的枪。此前,他是湖南省立第二师范的学生,为了迎接北伐军的到来,几个同学合着凑钱买了一把驳壳枪和两百发子弹。

第二年,也就是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政变,国共分裂,粟裕和一些同学投向武汉,加入了中共控制的第24师教导队。

粟裕不是军校科班出身,他所受的军事训练,即从教导队开始。

一到教导队,教官就向这些学生兵发问:“艰苦和死亡相比,哪一个更难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回答:“死亡更难受。”

教官立即纠正:“不对,艰苦比死亡更难受!”

接下来,教官的一番训导给粟裕留下了深刻印象:“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而艰苦却是长期的、时刻都会遇到的。如果你们能够战胜艰苦,那么还有什么不可战胜的呢?”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武侠小说里吃个丹药就能功力大长的轻松,只有一轮又一轮艰苦的打磨。

第24师师长是北伐名将叶挺。某次作战,因兵力悬殊,士兵纷纷退却,叶挺的参谋长亲自督战,仍无济于事。这时突然传来消息:“叶挺师长来了!”

(北伐名将叶挺)

众人立即止步,转身向敌军发起冲锋。一个营长原先只是受了点轻伤,正哼哼唧唧地要下来,一听叶挺来了,赶紧跳下担架去打仗。

叶挺督军练兵,就一个字:严。

一般军队是“三操两讲”,教导队加量加价,为“四操三讲”,即每天要多出一次操,多上一堂课。学生兵们的军事动作稍不合乎要求,便被勒令重做十几次,为了达到标准,一排、一连的人常常要连续重复做一个动作,直到队伍整齐划一为止。

紧张的生活节奏把吃饭时间都包括了进去,吃个饭,必须要狼吞虎咽才行,否则就来不及。有时教官还会故意在饭中掺入头发和砂子,你要是皱着眉头挑挑捡捡,那就别想吃饱了。

粟裕参加教导队的军训统共不过一两个月,但作为入门,已经够了。要知道,黄埔军校受训也很短,实打实的训练时间不过才三个月。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到战场上去继续练级吧。

本文转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