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炀帝三征高丽:任性的帝国决心

原标题:炀帝三征高丽:任性的帝国决心

隋史之中,炀帝三征高丽为最值为鉴之重大事件。炀帝为混一华戎,效秦皇汉武之功,举百万之众,御驾亲征,水陆并进,欲纳高丽于隋境。然其一征因众将失协而败;再征因玄感之叛而败;三征因天下叛军蜂起而退。此三征可谓中华历史上最任性的一次帝国决心。其影响之大,祸害之烈,都可谓前所未有、后所罕见。

其一是耀兵百万史所罕见。第一次征高句丽,史载隋军总共一百多万主战兵马,分三路,左右两路军再分十二路,每路军马各有各自军事目的,加上大量的辅兵及运粮部队共计二十四条进兵路线,计划完成各自任务之后最终会在平壤会师。另外还有来护儿率领水军从海上进攻,突袭平壤。各路隋军加起来超过一百一十三万,而为大军运输物资的民夫则是隋军的两倍,直接、间接的参战人员达五百多万之众。往史虽有号称百万之师,然终归虚浮之数,而炀帝之兵却史证其实。

二曰危害国家史所罕见。强大之大隋帝国因三征而轰然倒塌,其唯拓跋氏发动的淝水之战可与之相提并论。大业七年,隋炀帝下诏征讨高句丽,命令幽州总管元弘嗣往东莱海口造船三百艘,官吏监督劳役甚急,结果造船工匠昼夜在水中,几乎不敢休息,从腰往下都长出蛆虫,十分之三四的人因此死去。隋炀帝下诏集结天下军队,无论南北远近,都要会合于涿郡。集结天下军队之后,隋炀帝又另外征发江淮以南水手一万人,弩手三万人,岭南排镩手三万人,又命令河南、淮南、江南造戎车五万乘送到高阳,用来装载衣甲幔幕,还征发数百万民夫以供军。是年秋,炀帝征发江淮以南民夫及船运黎阳及洛口诸仓米到涿郡,船只相次千余里,载兵甲及攻取之具,长期来往在路上的有数十万人,道路上死者相枕,臭秽盈路,天下骚动。一征时宇文述等九支军队渡过辽河时,有三十万军人,等到返回辽东城时,只有两千七百人,物资储备兵器军械巨以万计,也丢失殆尽。连续三年的征战使隋朝数十万军人丧生,大量民夫死亡,巨额物资损失,过度征敛破坏了隋朝的经济,引起国内人民对隋炀帝的强烈不满。隋炀帝第一次攻高句丽时,就开始爆发隋末农民起义。至隋炀帝第三次征高句丽时,各地农民起义已使隋朝统治名存实亡。史传三征失败之后,高丽俘获大批隋人不放还,后世中原人到高句丽,“隋人望之而哭者,遍于郊野”。可见败亡之惨烈。

炀帝虽有混一华戎之决心,但缺稳妥推进之耐心。堪属“治事无能”之典型。以今观之,其用兵之失有三:一曰劳师远征,兵非愈多愈好。远征高丽,后勤补给为最要。然运输之兵自南方运输一车之粮,仅够运输兵士自用而已。往往未到前线,其粮已尽,其兵已逃;二曰重大战役,并非御驾亲征为妙。御驾亲征虽可鼓舞士气,然其粮草保障,护卫力量等非战斗人员大大增加,徒废军资,徒劳军士。另而言之,将帅困于炀帝之束缚,无敢逞其英武,亦等于自缚将帅之手脚,遂使诸将屡失战机,进而酿败;三曰国家征战,必得量力而行。炀帝首征,国家尚有余力。再征三征,已经激起民变,炀帝不以此为戒而休甲养民,待国力恢复后以图再战。然因炀帝任性使情,于天下大乱时依然坚持再做四征之准备,终致在督造水军时身死国亡,实可良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