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苦命皇帝离奇死

原标题:苦命皇帝离奇死

1908年11月14日,光绪帝死,年38岁。

宫廷之中,毫无亲情可言。自载湉被慈禧抱进宫中,其生母每念及光绪必痛哭流涕。对于剩下的两个儿子也分外爱怜,怕他们吃多了会生病,于是刻意减少他们的饮食。最后的结果是,两个小少爷因为吃不饱导致营养不良死去,光绪的异母弟弟载沣才能以“庶出”第五子身份继承王爵。

同治虽是慈禧的亲生儿子,据后人回忆,由于慈禧苛刻严厉,鲜有亲情流露,二人关系冷淡。同治反与慈安亲近,时常能得到慈安的袒护。对于自己的这个亲生儿子,慈禧还是比较了解的,如同她一样,同治的血脉里流淌着叛逆和倔强,故而不敢过分压制他,怕激起他的激烈反弹。光绪入宫之后不久,慈安去世,光绪无人羽翼。慈禧又刻意予他以严厉辞色,从幼时就时常呵斥光绪,稍不满意,就罚令长跪。长久之后,光绪每见慈禧,入见狮虎,战战兢兢,“畏太后甚,上本口吃,遇责问,益战栗不能发语。”

至戊戌变法时,光绪突然一展雷厉风行的姿态,对人事、政务加以革新,宫中太监无不目瞪口呆,平素软弱的书呆子皇帝,竟有着坚毅刚强的一面。

瀛台三面环水,当盛夏之际,凉风习习,波光粼粼,风景佳绝,为清历代皇帝所喜。乾隆在此读书时,题“瀛台”二字,意为仙家胜地。戊戌政变,光绪被囚禁于此地后,往昔风光顿失,瀛台所有的却是无尽哀怨。光绪被囚瀛台后,木桥被撤去,与外界联络断绝,从此陪伴光绪的,只有这满眼寂寥,洞穿心扉的湖水。

刚被囚在瀛台时,年轻的光绪很是无聊,便让内务府送些乐器过来把玩。因为从小跟着慈禧看戏,光绪对于乐器颇是精通。一些外国人也发现,光绪能弹得一手好钢琴。但就是拿些乐器解闷,也要经过慈禧的许可。在瀛台的漫长岁月里,陋室空堂,苦雨凄风,满目萧然之光绪,只有默默等待。他还年轻,等慈禧死后,他将会有出头之日。而等待中的痛楚,有什么样的文字能够描述?

光绪幽禁于南海瀛台,隆冬结冰,一日光绪踏冰而出,至门被太监拦阻。慈禧知道后,遂命工匠每日凿冰,以阻止光绪外出。在瀛台,喜欢读书的光绪偶至一太监屋内,见桌几上有书,取而视之,乃《三国演义》。阅数行,掷书而去,叹曰:“朕不如汉献帝也。”

庚子年巨变,两宫仓皇而逃。及两宫驻跸西安,光绪处境稍有改善,稍微得点自由。慈禧对光绪也不再声色俱厉。初期英、美、日等国要求由光绪重新执政,国内的实力派大臣之中,刘坤一、盛宣怀表态支持,张之洞、袁世凯却表示反对,李鸿章则态度暧昧。列强之中的俄国则要求维持现状,即反对光绪重新执政。李鸿章随后也表态拥戴慈禧,归政光绪的议论遂作罢。至局势明朗,列强只要求惩办肇事大臣及赔款,而不要求慈禧归政光绪,一切复如其初,光绪仍然是笼中鸟,舞台上的木偶。

事后再返宫廷,慈禧虽掌大权,但也知道不变不行了。慈禧本人没有政见之分,她所任用的亲信,既有保守派也有革新派,她所有的一切行动,只是为了保证她对权力的掌控。她能清晰地判断情势,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获得生存空间。义和团运动之后,八国联军入京,慈禧、光绪狼狈出逃,暂避西安。此时局势大变,西方列强、国内绅商、海外华侨、东南督抚,都期待光绪出来收拾局面。慈禧却在被动局面之中,打出了一手好牌。

慈禧开始主动向西方各国示好。从西安回京之后,各国驻华公使夫人频繁出入内廷,参加宴会。西方女画家受邀入宫,帮她画油画。各类西洋器物在宫廷中出现,她对此毫不排斥。她开始任用改革派,派出五大臣到西方考察,又派载沣、那桐至德国、日本赔礼道歉。1908年一度有风声,称将归政光绪,却被证实是流言。由于及时纠错,她获得了西方各国及国内各派力量的认可,继续执掌权力,直到她死去。

庚子之后,为了安抚西方各国,慈禧摆出开明姿态,洋人也经常被请到宫中做客了,这给西方人提供了一个近距离观察光绪的机会。一名西方人观察了光绪的外在处境:“每次到宫里时,光绪都陪着慈禧,不是在她身边,而是落后几步。除非慈禧让他坐,不然他从不敢坐。他面容清秀而高雅,穿着深色的长衫。他是一个孤独的人,与阿谀奉承的太监,聪明伶俐的嫔妃和珠光宝气的太后一起显得毫不起眼。没有一个太监在他面前磕头压低声音说话,善于奉承讨好的太监在他面前也从不跪下。”

另一个西方人则描写了光绪的内心世界:“细观光绪面貌,常露一种抑郁不欢之状。体格虽不甚魁伟,观其内力似甚强固。因大权旁落,未得一吐不平之气,此其所以抑郁寡欢也。然英爽之气,时常露于眉宇之间,揣其心事,似甚悔当日变政之孟浪,致酿成大错。然其改造中国之理念,并未因此而稍减。”

虽在囚禁之中,光绪不改读书之好,手不释卷。1908年冬十月,光绪得病。有御医帮他看病,出来后感叹道:“御榻旁无古玩物,惟见《贞观政要》《太平御览》《永乐大典》三部而已。”光绪去世前一年所读书目中,有着大量的西方政治学、法学、经济学著述。

被困在瀛台的光绪,默默地等待着,他还年轻,可他最终没有等到慈禧死去,自己重新执政的那一天。1908年11月3日(阴历十月初十),是慈禧七十四岁大寿。慈禧生日,照例在宫中唱戏庆祝。慈禧身体一直很好,她听说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活到了八十二岁,以她的坚强意志和身体,怎么也能超过维多利亚女王吧。一时得意忘形,她打扮成观音,带着宫女太监们乘船游湖,凉风习习,顿时有飘然欲仙之感。

美国画家华士·胡博绘制的慈禧油画

庚子之后,慈禧时常邀请西方驻华公使的夫人们入宫。宫廷宴会上,慈禧看到西方人喜欢吃水果冷饮,也跟着效法。对西方器物的喜好,慈禧绝不落后于时代。她曾经让美国女画师入宫,花了一年时间帮她画了两幅油画。她看到汽车很喜欢,想坐坐尝试新鲜。去清西陵祭祖,还特意修了条铁路,坐火车过去。这次大寿,她忘记自己已是七十老妪,心情大好,扮观音,游湖上,吹凉风,吃水果,到晚间就开始闹痢疾,十二天后死去。

慈禧死后,光绪势必重执权力,此时将再没有谁能压制住他。在十年中,一直无视光绪,在宫内威福自擅的太监们,自然惊慌不已。慈禧得病之后,身边的太监就向慈禧进谗言,云光绪得悉慈禧病情后,面露喜色。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慈禧勃然大怒,呼:“我不能先尔死!”1908年11月14日上午七时,光绪去世。次日下午三时,慈禧去世。

此年慈禧放出风声,称光绪得重病,召集御医诊治。依照皇家惯例,光绪的病情是极高机密,此时却已传得满城皆知。光绪身体一直不好,但不过是体质虚弱,神经过敏,腰间疼痛而已。光绪对中药颇不信任,每服用中药都要亲自审视。经奕劻和袁世凯推荐,北洋医学堂医官屈桂庭,于1908年受命为光绪看病。

服用了屈桂庭开的西药一个多月后,光绪身体状况明显改善。到了11月11日,屈桂庭到瀛台看病时,光绪突然抱腹称肚子痛。此时慈禧也病危,根本无人顾及光绪。

屈桂庭检查后发现光绪“神衰,面黑、舌黄黑,而最可疑者频呼肚子痛”,限于形势与条件,屈桂庭无法检查,只能用热水袋给他敷住腹部止痛。这是屈桂庭最后一次进宫为光绪诊治,不久光绪死去。

对于光绪的死因,历来众说纷纭。到了现代,借助于科技检测,才破译了光绪的死因。1980年,河北省文物部门对光绪遗骸进行过检测,但限于条件,未能查出死因。2003至2006年,北京公安局会同中国原子能科学院的研究人员,用中子活化实验方法,对从光绪陵寝提取的光绪衣服、头发进行检验。检验表明:“光绪头发含有大量的砷,而这些砷与陵寝的环境及陪葬物品无关,光绪不可能死于慢性中毒”,最后的检验结果表明光绪明显符合急性中毒死亡的特征。

结合现代科学检测结果与历史,可以推断,慈禧唯恐自己死后,光绪重新掌握权力,尽翻旧案,故而此年在全国大造光绪病重的舆论,希望光绪因体弱多病先死,在人间悄悄地消失。但事与愿违,偏偏慈禧自己先罹重病,势将不起,故而临终前亲自下令毒死光绪。

光绪生后争议不休,其庙号为“德”,有人骂他为“呆”宗苦皇帝者,也有骂他是一个神经脆弱的可怜虫,嘴巴狠毒的章太炎则直呼他“小丑”。抛开政治成见,光绪之一生,实是无奈,实是悲哀。

一个人,自幼儿起就被当作政治动物圈养,时刻战战兢兢,时刻担惊受怕。而他每日所受的教育,却是要成为开太平盛世,书万世美名的圣明之君。他爱读书,又爱思考,他自然不甘于成为傀儡,可他却又缺乏摆脱慈禧控制的勇气,他实是有极大苦衷、极大矛盾之皇帝。恽毓鼎在光绪身边十九年,对光绪了解极深。他评介光绪道:“天挺英明,豁达大度,奋发欲有所为,处万难之会,遵养时晦,以求自全,有大不得已之苦衷哉!”诚哉斯评。

光绪死后,有人到他瀛台的卧室中查看,见室内陈列之简陋,非常人所能想象。光绪睡的床榻,人坐在上面也吱吱作响,火炉也已破裂,桌椅均黑污,窗上糊的纸已经破烂,风一吹即纸屑乱飞。桌上有一个小油灯,光小如豆。平常北京下等百姓家所居,不过此等景象。

明代崇祯皇帝在李自成攻入北京后,挥刀杀坤宁公主时曾说,“汝奈何生我家”,此实令人痛心彻骨之语。愿世世勿生帝王家,二百余年后的光绪,九泉之下亦殆有此感乎。

本文摘自《困局·危局·变局:晚清裱糊史》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