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喊了很久的军队文职改革这次真的来了,文职干部难说再见

原标题:喊了很久的军队文职改革这次真的来了,文职干部难说再见

剑客弘毅 三剑客

文/剑客弘毅 图/唐建平 copyright©三剑客

1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军委政治工作部兵员和文职人员局领导就颁布实施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人员条例》答记者问,这里面有一句内涵丰富、十分醒目的话:

“这次改革将现有军队人员分为军官、士官、义务兵、文职人员四类,按照“老人老办法、新人新政策”,推进文职干部、文职人员、非现役公勤人员、职工制度向统一的文职人员制度并轨,建立与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制度相衔接、具有比较优势的管理和保障制度机制……”

并轨,有合并、聚拢之意。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以后,再无文职干部。

每段过往都有着其独特的历史意义。文职干部,你们来过,你们精彩过。为强军,你们要退出历史舞台,这是你们的精彩涅槃。

再见,文职干部,谢谢你们。

这个礼拜,单位我值班。

昨天晚上,根据计划安排,带领大家进行条令条例学习。

学习内容是“内部关系”。

好几条的开头都是这样的——“军官、文职干部对士兵应该做到……”,或者是这样的——“士兵对军官和文职干部应该做到……”

我还没读完,就有人喊了一声,“不用读了,我都写完了,回头让他们不知道的抄我的吧,你要不给我们讲讲为什么条令总是写成‘军官和文职干部’?这两种有区别吗?我感觉你们都是穿军装的,除了军衔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区别吧?”

这个问题要是搁11月10日新的文职条令颁发之前,我可能会这么给他讲军官和文职干部的异同:

①军官和文职干部都穿军装,同属现役;

②两者外在的区别首先在于军衔的样式,军官的军衔就是大家常见的“五角星加杠”,文职干部的军衔普遍是“花”;

……

我好像还可以讲许多许多,从政策层面,从现实工作,从很多很多方面。

可是,这些我都不想讲了,因为:时间推移,以后,再无文职干部。

2

既然如此,我该讲些什么呢?

我当然还是得讲,只不过,我此时该讲的是:以前的文职干部,以后的文职人员。

我首先讲了有关文职的规定,以前的、新颁布的。

2005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干部条例》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干部,是被任命为初级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或者办事员级以上职务,不授予军衔的现役军人,是国家干部队伍的组成部分。文职干部按照工作性质分为专业技术文职干部和非专业技术文职干部。

新的文职人员条例规定,在国家层面,明确文职人员依法享有国家工作人员相应的权利,履行相应的义务。在军队层面,明确文职人员是在军队编制岗位从事管理工作和专业技术工作的非现役人员,是军队人员的组成部分。

文职干部与文职人员,好像差不多,但总是差一点,那一点就是“现役”和“非现役”的区别。

3

我还讲了几个人、几件事。

第一个是林老师,她是文职干部。

大一的学员总会迷茫、自卑,脑海里时而闪现着退学的念头,上课打瞌睡,听不进去,这是一种常态,也被历届学员写成了一段历史。我们那个班的幸运之处就在于,我们遇到了林老师。

林老师是我大一的高数教员,在一个70多人的教学班,能被她所关注到,说实话,有一点运气在内,而我也对此心怀感激。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林老师与其他基础课老师最大的区别就是,她对待“指挥类”学员和“非指挥类”学员,一视同仁,她没有像其他教员那样,告诉我们,“你们这些指挥类的以后到了部队,都是靠跑步吃饭的,课业上,我对你们没有太多的要求。”

基于此,我们那个班的学业成绩超过了所有的班,包括那些“要靠学习成绩吃饭”的“非指挥类”学员。

她的鼓励、她的支持、她的付出、她的一视同仁,温暖了每一个迷茫的大一新生,记得结课的时候,我们的课代表说:“千言万语,万分感激,都让我们用军人的最高礼仪来表达敬意吧!”

“全体起立,敬礼!”

林老师也给我们回礼,那一刻,在场的学员和林老师的眼里都有泪光闪烁。

后来,我们遇见林老师,依然会敬礼,只是,她给我们回礼的时候,只能点头示意,而不应再举起右手了……

4

我讲的第二个人,现在应该是某文工团的舞蹈演员了。

我们姑且称她为小雯吧。

很多时候,社会舆论,包括我们军队内部,对文工团的评价都不是太高,有些论调还带有怒意和不愤。

认识小雯之后,我再听到那些不好的评价时会置之不理,亦或是告诉他,“千万不要用道听途说,用个别例子,去‘打倒’一片人、去抨击一个群体。”

小雯当时是学员,到我们学院军训,我是她们的班长,带她们训练两个礼拜。

身着军装,我对她们的要求就是军人的标准,当然,她们自己也是。从来没有强调过自己的性别、自己的专业、自己的学校,也没有说“自己以后是要干嘛干嘛”而放松自己。

军人就是军人,军训就是军训,没有例外,没有区别。

可是,我错了,对于这群学员而言,还是有区别的。她们除了完成日常的军训任务之外,休息时间还要进行自己的专业训练,比如舞蹈、声乐等等。两个周的时间,军训任务安排紧凑,休息时间极少,但是她们依旧没有降低军训的标准,也没有落下自己的专业训练。

军训快结束时,有一次闲聊,小雯作为“代表”发言。她说,“班长,我们这些人以后大部分都得进文工团,社会上的人觉得我们是花瓶、觉得我们吃不了苦,甚至觉得我们不应该穿军装。然而,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大部分人还是像我们这样,身怀文艺类的技能,也热爱军装,于是考军艺、进文工团,我们刻苦训练,我们是文职干部,我们也想着能够走上前线,我们也会有军人的意志、军人的标准……”

听完,我陷入了沉默……

很多时候,我们看待问题还是心存一些偏见的。

只是,以后,再也没有文职干部了,但是,我希望她们依然能有军人的意志、军人的标准。

5

军改启动,很多制度和人员都将成为过往。

比如七大军区、四总部,包括现在正在谈论的“文职干部”。

每一种制度的出现,都有其历史原因,每一种制度的消逝,也都有现实原因。对于文职制度的改变,用官方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我军文职制度经主要存在“四个不相适应”的问题:

①功能定位与强军兴军基本力量地位不相适应,没有把文职人员作为军队现代化的一支重要力量来建设,影响了队伍建设标准和制度功能发挥;

②岗位编配与优化军事力量体系要求不相适应,分布领域窄、数量规模小,整体力量还不够强;

③使用管理与现代人力资源开发要求不相适应,职业发展不够科学顺畅,制约了队伍活力和人才使用效益;

④待遇保障与从事军事劳动价值贡献不相适应,总体水平偏低、地区之间不平衡,高层次人才吸引保留难的问题比较突出。

我们必须承认,无论是地方院校停招国防生,还是文职干部,每一类即将“成为历史”的制服和群体,每一种人,都作出过贡献,我们都应该对其表示感激,他们也应该受到厚待。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你们已飞过!

所有的一切,只为我们这支军队更强大,更有力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