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素约红楼|共批红楼|第十七至十八回上(一)

原标题:素约红楼|共批红楼|第十七至十八回上(一)

第十七至十八回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

此回宜分二回方妥。

宝玉系诸艳之冠,故大观园对额必得玉兄题跋,且暂题灯匾联上,再请赐题。此千妥万当之章法。

诗曰:

豪华虽足羡,离别却难堪。博得虚名在,谁人识苦甘?静绿:于极热闹处下极冷之句。】

话说秦钟既死,宝玉痛哭不已,李贵等好容易劝解半日方住,归时犹是凄恻哀痛。贾母帮了几十两银子,外又另备奠仪,宝玉去吊纸。七日后便送殡掩埋了,别无述记。乔治桑:与可卿葬礼对比着看,也是一叹!】【荷香:至此秦氏一门已绝。不管你情轻情重,都是一本情孽债。】只有宝玉日日思慕感悼,然亦无可如何了。乔治桑:宝玉情重。】【静绿: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又不知历几何时,素约:写虽如此写,但是有实际时间的,并非真如周汝昌年谱所写,大观园忽然就建成了。实际建造一年半左右。】这日贾珍等来回贾政:“园内工程俱已告竣,大老爷静绿:作者写贾赦总是能省就省,但不能不提。】已瞧过了,只等老爷瞧了,或有不妥之处,再行改造,好题匾额对联的。”贾政听了,沉思一回,说道:“这匾额对联倒是一件难事。论理该请贵妃赐题才是,然贵妃若不亲睹其景,大约亦必不肯妄拟;若直待贵妃游幸过再请题,偌大景致,若干亭榭,无字标题,也觉寥落无趣,任有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乔治桑:为试宝玉之才做铺垫。】众清客在旁笑答道:“老世翁所见极是。如今我们有个愚见:各处匾额对联断不可少,亦断不可定名。如今且按其景致,或两字、三字、四字,虚合其意,秉蕳:请认住一个, 此回对联, 凡虚写者皆称佳, 实写者皆斥为俗。非真实写者不佳也, 乃作者之审美趣味也。】【静绿:受教了。】拟了出来,暂且做出灯匾联悬了静绿:倒也有趣。】。待贵妃游幸时,再请定名,岂不两全?”贾政等听了,都道:“所见不差。我们今日且看看去,只管题了,若妥当便用;不妥时,然后将雨村静绿:处处点染与雨村来往密切。宝玉挨打时出雨村方不突兀。】请来,令他再拟。乔治桑:雨村是备胎。】【秉蕳:雨村是虛陪。】众人笑道:“老爷今日一拟定佳,何必又待雨村。”荷香:拍马】【静绿:拍马也得有水平。这一回就是高级拍马巧妙拍马,与刘姥姥低级拍马生硬拍马对看。鲁迅《集外集拾遗·帮忙文学与帮闲文学》:“那些会念书会下棋会画画的人,陪主人念念书,下下棋,画几笔画,这叫做帮闲。”帮闲也不好做。贾政笑道:“你们不知,我自幼于花鸟山水题咏上就平平;如今上了年纪,且案牍劳烦,秉蕳:有丝竹之乱耳, 有案牍之劳形, 磨损多少文人意志。为政老一叹!于这怡情悦性静绿:为稻香村先引。】文章上更生疏了,纵拟了出来,不免迂腐古板,反不能使花柳园亭生色,似不妥协,反没意思。乔治桑:政老爷倒是很自知。】【秉蕳:政老是实陪。】【秉蕳:, 认住两字, 以下所撰者, 性情文字方佳。】【静绿:下文有宝玉率真天然的真性情也有贾政认知系统里觉得应该的“性情”。】众清客笑道:“这也无妨。我们大家看了公拟,各举其长,优则存之,劣则删之,未为不可。”贾政道:“此论极是。且喜今日天气和暖,大家去逛逛。”说着起身,引众人前往。荷香:且跟去一逛!】【秉蕳:攥着荷香手, 也去逛一回! 若由女儿辈自题匾额, 岂不亦是妙事!】【静绿:带着我的大箬笠斗笠跟上,有想遮阳的躲进来。】【秉蕳:好啊好啊!

贾珍先去园中知会众人。静绿:检查团来了。】可巧静绿:不巧怎成书?】近日宝玉因思念秦钟,忧戚不尽,贾母常命人带他到园中来戏耍。陆离友情真挚。】此时亦才进去,忽见贾珍走来,向他笑道:“你还不出去,老爷就来了。”静绿:这对父子的尽量不见面简直是贾府明规则。】宝玉听了,带着奶娘小厮们,一溜烟就出园来。荷香:“一溜烟”,脚底抹油何其快!】方转过弯,顶头贾政引众客来了,躲之不及,乔治桑:避猫鼠今次是躲不过了,若是能躲了,何来下文?】只得一边站了。贾政近日因闻得塾掌称赞宝玉专能对对联,虽不喜读书,偏倒有些歪才情似的,荷香:歪才情,怡情悦性的才情。今日偶然撞见这机会,便命他跟来。秉蕳应贵, 妃不在; 雨村, 雨村不; 政老, 政老不。命, 人不敢。要逼出。文心曲折如此。玉一之主知矣。宝玉只得随往,尚不知何意。荷香:此处请播放“忐忑”的背景音乐。】【秉蕳听听!】【荷香:忐忑中……】静绿:这是每回都配BGM的节奏么。】

贾政刚至园门前,只见贾珍带领许多执事人来,一旁侍立。贾政道:“你且把园门都关上,我们先瞧了外面再进去。”贾珍听说,命人将门关了。贾政先秉正静绿:外行先看是否横平竖直。我们挂画时的那种姿态就算是秉正了。】看门。只见正门五间,上面桶瓦泥鳅脊;荷香:桶瓦,即“筒瓦”,半圆筒状的瓦。“泥鳅脊”,实际就是卷棚式屋顶,在屋顶两个坡面相交处,没有明显突出的横脊,而是成圆弧状,形态顺滑如泥鳅,故又称“泥鳅脊”。见下图。】

卷棚顶建筑

筒瓦

那门栏窗槅,皆是细雕新鲜花样,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荷香:水磨群墙:用水磨砖砌成的墙裙。水磨砖是经水磨过的砖,平整光滑,古代的讲究的宅院院墙,都是“磨砖对缝”地砌成,墙面平整,没有明显的灰缝。】【乔治桑:窗台和腰线石以下的墙体称群墙。】下面白石台矶,凿成西番草花样。荷香:西番草图案即西番莲图案。西番莲纹,又称宝相纹,是古代常见纹饰。这种缠枝花卉图案,最早见于隋朝,是古人想象出来的一种花,参照佛前莲花,再添以牡丹等其他花卉的特点,形成寓意吉祥的蔓草图案。图案本身随着朝代更替而不断演变,到了明清时,已成为皇家御用图案,在服饰,瓷器,家具,建筑中出现频繁。而作为原产于南美洲的植物西番莲,大约是在明末被引进中国,并逐渐为人所知。或许是因为花的形态与历史上的西番莲纹相似,古人便赋予其“西番莲”之名。同时明清时期的西番莲纹进一步朝植物西番莲花演变,越来越酷似实物。而“宝相”一名又赋予了类似蔷薇的一种花。此花后文中有提及。故宝相,西番莲本是同一种想象出来的花纹,后又分别赋名给了两种植物。详情可参考沈胜衣的《西番莲的前世今生》。】

唐代宝相花图案

明宣德缠枝西番莲青花碗

故宫西番莲纹天花

清乾隆缠枝西番莲粉彩盘

西番莲花

左右一望,皆雪白粉墙,下面虎皮石,荷香:虎皮墙,多用大小不等,形状不一的毛石砌成,毛石之间用灰勾缝。石为黄褐色,远看如虎皮上的斑纹。】

颐和园中的虎皮墙

随势砌去,果然不落富丽俗套,自是欢喜。荷香:大观园外观,以青,白,褐为主,一扫朱碧之色,自有一番清雅。】遂命开门,只见迎门一带翠嶂挡在前面。陆离这翠幛是大观园的屏风。】【秉蕳离所言甚是。众清客都道:“好山,好山!”贾政道:“非此一山,一进来园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则有何趣。”众人道:“极是。非胸中大有邱壑,焉想及此。”荷香:以假山叠石为屏,尽得“藏而不露”“欲见不得见”之妙。这在苏州园林的设计中常见。后文蘅芜院中的巨石,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秉蕳写此书亦非有大邱壑不可。说毕,往前一望,见白石崚嶒,或如鬼怪,或如猛兽,纵横拱立,上面苔藓成斑,藤萝掩映其中微露羊肠小径,贾政道:“我们就从此小径游去,回来由那一边出去,方可遍览。”

说毕,命贾珍在前引导,自己扶了宝玉静绿:难得父子行乐图。】,逶迤进入山口。抬头忽见山上有镜面白石一块,正是迎面留题处。贾政回头笑道:“诸公请看,此处题以何名方妙?”众人听说,也有说该题“叠翠”二字,也有说该题“锦嶂”的,又有说“赛香炉”的,又有说“小终南”的,种种名色,不止几十个。原来众客心中早知贾政要试宝玉的功业进益何如,只将些俗套来敷衍。荷香:众客乃宝玉的托儿!】宝玉亦料定此意。贾政听了,便回头命宝玉拟来。宝玉道:“尝闻古人有云:‘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乔治桑:此句莫非又是宝玉自行杜撰的?】况此处并非主山正景,原无可题之处,不过是探景一进步耳。莫如直书‘曲径通幽处’这句旧诗在上,倒还大方气派。”荷香:这句实在是妙。曲径是“羊肠小径”的实写,“通”字对应“探景一进步尔”,“幽处”何幽只有,又留给读者自去想象。】【秉蕳须记得下一句: “禅房花木深。】【静绿:所以后文宝玉也得悟一次禅语配兰儿批语。】众人听了,都赞道:“是极!二世兄天分高,才情远,不似我们读腐了书的。”贾政笑道:“不当谬奖。他年小,不过以一知充十用,取笑罢了。再俟选拟。”荷香:政老爹听了心里一定乐开了花,表面却要假谦虚一下。】

(未完)

声明:公众号原创标识,只针对批注部分,正文图片选自网络。本篇校文选自《红楼梦脂评汇校本》,吴铭恩校订,万卷出版公司2013年10月出版。

(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