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温儒敏:高中作文教学全线崩溃

原标题:温儒敏:高中作文教学全线崩溃

"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剧透"高考语文改革方向

“高中语文特别是高中作文教学,全线崩溃!”

“部编本”语文教材的总主编、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的话乍一听有些耸人听闻。

自今年9月,全国小学和初中统一使用“部编本”语文教材后,温儒敏就成了中小学语文老师追逐的对象——对新教材怎么把握和吃透?新教材对学生母语素养提出了什么要求?隐含的未来高考语文改革的方向是什么?

“有等级考试之后,高中孩子将不是在考场,就是在去考场的路上”

出人意料的是,温儒敏的言论并没有遭到众多语文特级教师的反对。

因为,年逾古稀的温儒敏这两年还在地方高中进行具有普遍意义的调研。

他发现,号称向985、211高校贡献了很多学生的中学,语文课是高一学点知识,高二忙联考,高三基本不学,全部刷题。所以作文在高中可有可无,很多学校不安排写作课。

高中语文老师将精力用在总结应对高考作文的技巧上,只讲怎么对付考试。比如,有老师总结出15种写法:怎么用爱因斯坦的名言,怎么套入自己的经历和想法,怎么联系新闻,诸如此类。

“原因非常复杂。但有一个直接原因就是作文的阅卷存在很大问题。”他详细分析,语文卷总分150分,作文占60分。分数分成四等,二等分是42~45分,他们调查了4个省,75%~85%都是二等分,根本拉不开距离。

“考得好也是42分,考得不好差不多也是40多分,所以老师就不教了,顶多教点考场上的作文技巧。”他们调查的4个省,考入一类校的作文成绩,比考入二类高校总体差距为“2分”!

“新高考也可能带来一个问题:学生不是在考场,就是走在去考场的路上”。高一开始等级考试,考考考,造成现在的孩子对写作没兴趣,对读书没兴趣。语文要给其他出分的学科让路,学生精力自然不能放在这里。

阅读是弓写作是箭

曹文轩指出,中国作家输给世界上其他一些作家,就输在读书上。他连续发问:“你不阅读如何发现经验?你不阅读哪有生活的艳丽?你不阅读哪来的申辩能力,你不阅读哪来的想象能力?”

所以曹文轩总是送青少年一句话:阅读和写作的关系,就是弓和箭的关系。然后还要强调,“你们把这句话记下来,用一辈子记住,写作是一支箭,阅读是把弓”。

来自石家庄的一位语文特级教师向两位教材编写者反映:“现在很多中学把阅读的时间,甚至把语文的时间、语文早读的时间给压缩掉了。而且他们不允许孩子们在教室里看类似于《读者》、小说等跟学习无关的读物,所以说孩子们写作的时候想象力或者写作的能力会比较差一点。”

“语文为什么要给数学让路?”温儒敏自问自答,数学突击一个月可能提10分,语文突击一个月搞不好减5分。语文是一种综合能力。所以现在语文高一是必修课,高二是选修课,高三就是“兵荒马乱”的考试。

正在着手编高中语文教材的曹文轩在会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新的语文教材要对教师学生有制约作用,比如文章后提供书目。“这个书目不是可看可不看,你必须看,因为要与教师的语文教学和学生的评估直接挂钩,所以你想不看都不可以”。

未来的高考语文恐怕会对女生不利

温儒敏揭露现状之后话锋一转,抛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但大家注意了,高考命题方式正在进行很大的改革,而且在悄悄地改”——阅读速度,以前卷面大概7000字,现在是9000字,将来可能增加到1万字;阅读题量也增加了,今年的题量,不是题目的数量,是你要做完的题的体量,比去年悄悄增加了5%~8%。

温儒敏透露,“语文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

前年考的阅读题是古代货币制度。之后他们做了一个调查,99%的学生从来没有关心过,没有看过这个题目,老师也没有注意过。去年考的阅读题跟文学有点关系,就是比较文学,里面有很多概念,一般的中学生也看不懂。“这说明现在阅读的要求远远高出了中学语文教学平时教的那个水平”。

温儒敏继续抛出炸弹:高考阅读题的变化趋势,“那种思辨性,那么复杂,那种扩展,就是你想不到的,对女生特别不利!”

因为在温儒敏看来,女孩子中学喜欢读小清新、小文艺、小立志,喜欢词很美的文章。这些符合那个年龄段的审美趣味。可她们马上读大学了,就要开始更多地考虑思辨,面对很复杂的逻辑。所以教改必须在中学阶段用高考来撬动,来推动阅读,推动写作的教学。

温儒敏谈到:高考以前爱考实用文,一个文学类,一个应用类,二选一,“有一年考了刘震云的一篇小说,结果选他的文学类题目答题的只有8%~15%。剩下大部分考生选了应用类的。我们发现之后,第二年就调整了。现在文学类也要考,应用类也要考。否则,语文课堂不讲诗,不讲散文,不讲小说,最终中国的文学教育也崩溃了”。

高中课堂,还是要靠高考指挥棒来指挥。

温儒敏透露,高中课程将有颠覆性的变化。对高一,有一个基本的设想,每个学期应安排6~8次的写作。其次要有文学写作,比如写诗,要学生模仿写诗、写小说、写散文、写戏剧。

为什么要倡导文学创造?并不是要学生写得多么好,以后变成一个诗人。而是通过“模仿写诗,来感觉那种语言的超越,语言的变型。语言有时候不能穷尽,情诗就要说出变型的话,这就是诗。让孩子们懂得语言的这个特点,最终是一种情感训练、思维训练,也是对语言的一种感觉。改革还要让孩子们写剧本、改编剧本,写散文,写小小说。”他解释,这是审美的教育。

这样教学就对老师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他指出,现在的很多语文老师基本不读书,也没有时间读书,温儒敏只能尽量去影响准老师。在北师大,他苦口婆心劝学生们“少看微信多读书“,语文教学要尽量往阅读和写作方向转一转,以此来激活我们的写作教学。

“语文报杯”助力写作教学

“语文报杯”作文大赛今年已到了第二十届,二十年来,已惠及上千万学子,助力千千万万的文学特长生实现了名校梦。

“主题突出,唱响时代主旋律”是“语文报杯”全国中小学生作文大赛的鲜明特色。2013年9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提出了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畅想。同年10月3日,习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提出了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这二者共同构成了“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特别是2017年5月,中国在北京成功主办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是各方共商、共建“一带一路”,共享互利合作成果的国际盛会,也是加强国际合作,对接彼此发展战略的重要合作平台。“一带一路”战略根植历史、面向未来,源自中国、属于世界,是习近平总书记外交思想的集中体现,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伟大实践。

在“一带一路”的“丝路精神”(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之中,不仅蕴含着中国深入推进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历史责任感,同时也蕴含着中国进一步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创建“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文化使命感。习近平主席曾指出:青年最富有朝气,最富有梦想,是未来的领导者和建设者。因而,青少年必将成为参与“一带一路”伟大战略实践的有生力量。

鉴于此,第二十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的主题确定为“路”,就是希冀通过读写实践活动,真正激励广大青少年牢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确立积极向上的世界观,形成开放、自信、尊重、宽容、友爱、共享等基本素质,为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热情投身于“一带一路”所架构的伟大实践中,让青春在为祖国、为人民、为全人类的奉献中焕发出绚丽光彩!建议各地、各校结合实情将该项赛事作为“开学第一课”的后续主题活动来组织开展。

“写作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北大中文系著名教授谢冕指出,创意才是写作的常态,创意写作就是我们主张的常态。“人云亦云、陈陈相因是非常态,甚至是失态。”谢冕的话赢得了一阵掌声。

很多文学青年热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而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说,“世界上很多事之所以不尽如人意,有一个原因大家很少提起,就是我们审美能力太差,心灵的感受能力太差;我们的眼睛耳朵和心都过于粗糙。”他对人才的判断有两点:一是你能不能判断好作品?第二是你能不能写一手好文章?这两个能力是现在的青年最缺乏的,他们学了记了背了很多知识,但拿一部作品来让他们判断这是好还是不好,高还是低,孩子会说,我说不明白。而“北大培文杯这个平台可以是一个让孩子心灵起飞的地方”。

“为什么中小学要教孩子去写一棵树,写一个人?以后,他毕业了离开校园了,99%的公民一辈子也不会写一棵树、写一个人。”温儒敏指出,写作的背后是它重要的功能。

“因为,写作是一个过程,学生通过写作,让自己的头脑、感觉得到一种锻炼。”但,现在写作教学普遍忽略了这一点,就看不到写作背后最重要的其实是思维。

考公务员为什么考写作?真正当了公务员有很多人是不用靠着写作立身的。“我们这个民族是最强调写作的,通过写作判断你是不是人才是哪种人才。我们过去选拔官员考状元,是考一篇文章。你能用一篇文章来阐明一个道理,阐明你对文化、对典籍的理解,对人生的感悟,展现出了你的才华,你就可以治理一方,领袖一方。”陈晓明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