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尔朱荣出身的“契胡”到底是什么人?

原标题:尔朱荣出身的“契胡”到底是什么人?

最近看许多人把契胡跟羯人混淆,甚至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认为尔朱荣是白种人的。

俺这里就说明下。

契胡,跟羯人或者说羯胡千万不能混为一谈。把契胡跟羯胡混淆的,是陈寅恪的失误。

契胡,又称山胡、稽胡,全名为步落稽。以地域区分,包含离石胡、西河胡、吐京胡、五城郡胡。

根据周书记载:

稽胡一曰步落稽, 盖匈奴别种,刘元海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后。自离石以西,安定以东,方七八百里,居山谷间,种落繁炽。 其俗土著,亦知种田。地少桑蚕,多麻布。其丈夫衣服及死亡殡葬,与中夏略同。妇人则多贯蜃贝以为耳及颈饰。又与华民错居,其渠帅颇识文字。然语类夷狄,因译乃通。蹲踞无礼,贪而忍害。俗好淫秽,处女尤甚。将嫁之夕,方与淫者叙离,夫氏闻之,以多为贵。既嫁之后,颇亦防闲,有犯奸者,随事惩罚。又兄弟死,皆纳其妻。 虽分统郡县,列于编户,然轻其徭赋,有异齐民。山谷阻深者,又未尽役属。而凶悍恃险,数为寇乱。

上述记载,能提取出以下特征:

1、居住地域和反晋前的刘渊南匈奴基本重合,最大可能是南匈奴后裔;

2、与汉人错居,上层基本汉化;

3、北朝政府一直致力于将其列入编户成为公民,但由于太行山区交通不便,很多契胡人盘踞山谷对政府不履行公民责任。(这点有点类似南朝的山越)

一般意义上,北朝的契胡、南朝的山越是相提并论的,都是一种和汉人错居、已经处于汉化过程中,但有部分依赖山区交通不便的要素成为统治者眼中的盗匪。就像山越人不一定都是百越后裔一样,契胡也不一定都是匈奴后裔。

对于契胡的更多情况,可以参考唐长孺先生的论述。基本来说,契胡就是匈奴这个民族出于消亡过程中的分化,其中肯定掺杂了一些西域羯人的成分,但主体上依然是以屠各为主的南匈奴后裔。完全不等同于羯人,也肯定不是什么白种人,倒是有混血的成分。

契胡直到唐代才完全汉化,归功于唐初对太行山区基础控制的加强。换句话说,如果政府的控制力度依然如北朝一般衰弱,契胡就可能一直存在的。而如果政府的控制力度深入山区,契胡这种已经处于汉化过程,只是为了逃避苛捐杂税而逃入山区抗拒政府的族群,汉化是毫无阻力的。这一点就跟南方的山越一毛一样。

至于北朝晚期契胡军事集团的崛起,其实可以类比下俄罗斯的哥萨克人。

契胡最后的军阀,是唐初的刘季真。如果读过《薛仁贵征东》,大伙肯定对尉迟恭认子的情节非常熟悉,北蕃(东突厥)白良关守将刘国桢抢了尉迟恭的老婆,养育了尉迟恭的儿子尉迟宝林。后来唐太宗北伐北蕃,在白良关下尉迟恭和尉迟宝林用雌雄双鞭父子相认,然后尉迟宝林杀了养父刘国桢归唐。而这个名字很像汉人,却是北蕃突厥第一个关卡守将的刘国桢,其实原型就是刘季真。

历史上的刘季真是契胡中的离石胡,看名字就知道是匈奴后裔。在隋末大乱时刘季真起兵,然后马上联络突厥,求突厥始毕可汗加封。然而始毕可汗没有搭理他,于是刘季真就自封为突利可汗,最红被唐朝消灭。契胡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大规模作乱的能力了。

而至于尔朱荣,则很有可能是匈奴后裔,而不是什么羯人。

另外一个被混淆为羯人的,是侯景。侯景是个鲜卑人,被混淆为羯人的缘故。还是因为羯人作为一个让东亚人格外陌生的印欧种族,汉人对羯人的反感更甚于其他胡人,所以在有些特殊情况下,羯贼一词已经不是民族范畴了,而是个纯贬义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