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音频 | 铁轨尽头有风声

原标题:音频 | 铁轨尽头有风声

少年诺额上的汗水滴落在铁轨上,他依旧在跑。他的脚偶尔会踩到枕木上,偶尔会陷入碎石中。但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的速度。他身着黑色的T恤,左肩有一块星形的徽章,上面画着金盏花似的奇怪图案。

诺听见了风声,他止住脚步,面色凝重,一列古老的绿皮火车从对面的轨道疾驶而过。他静候着,两眼直视火车闪过的尾影。果然,他来了。一袭烟灰色长袍,头戴瓜皮帽,像极了古时的算命先生,但不同的是他的左肩也有一块星形的徽章,和诺的一模一样。

两年前的一个夜晚,诺还在上初中一年级。他扭熄了写字桌上的台灯,起身去拉窗帘。他看到了一只猫,瞳孔里发着幽蓝的光,前爪直直竖起,后腿坐在屋檐上,用一种高贵的姿态盯着他。诺看了一阵,还是拉上了窗帘。可就在那一瞬间,猫突然跳上了他的窗台,撞下柔软的窗帘,跌在地板上。

诺收了收脚,手心还紧紧地攥着窗帘。他的心跳有些快,对面的楼顶到他家的窗台,这距离至少有五十米!诺侧过身,想移步到房门外,却被这只虎斑猫死死地盯着。

“妈!”诺大声喊道,可声音却像进了消音器,在他开口的那一刻就没声了。

“奇怪……”诺将目光投向虎斑猫,只见它舔了舔前爪,漫步走到诺面前。

诺坐在床上,用脚抵挡虎斑猫的前来:“你要做什么?”

“你还记得一一吗?”虎斑猫眨眼坐在了诺的身边。

诺倒吸一口气:“你会说话?你知道一一姐姐?”

“你一定很奇怪一一去哪里了。”

“我们全家都在找她。”

虎斑猫神情傲慢地上下打量诺:“你比你姐姐差很多啊,不知道为什么会选你。”

“说什么稀奇古怪的,你快告诉我姐姐在哪里。”

墙面上挂着的全家福相片突然松了颗螺丝,照片在左右晃动。

“我可以告诉你,也可以带你去见她。但她已经是我们鬼眼行会的副会长了。”

“鬼眼行会?你这只猫到底在说些什么,你的心里隐藏着什么秘密,是不是你带走了一一姐姐?”

“说来话长,鬼眼行会是一家致力于保护弱势鬼怪的善意组织,人类很少有能看见鬼怪的,但你和你姐姐都有这个功能。”虎斑猫说着话,身体拉长成了人形,变成一个头戴瓜皮帽、身着烟灰色长衫的中年男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变作猫?”诺有些不敢相信。

“我是鬼眼行会的秘书长,专门负责带走有鬼眼能力的人类,替鬼怪做公益。你现在跟我走,加入我们的行会。

“我才不要跟你走,我爸妈会担心死的。”诺决绝地摇着头。

“你和你姐姐不同,我们只要你加入行会,帮我们做事,白天你可以隐瞒你的身份,继续上学。”

“骗子!我姐姐为什么被你抓走了,三年了一点音讯都没有!”

“你姐姐是自愿的,她觉得跟一帮能看见鬼怪的人在一起很快乐,而不是孤立在正常的人群里。记得以前你姐姐总哭泣吗?”

诺回忆起,姐姐说她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世界,却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包括自己,记忆里的姐姐很久没笑了,总躲在房间里。

“可我看不到什么鬼怪,我不具备那种能力。”

“不,我不会看错的。”中年男人从长袖里掏出一枚徽章,“你把它戴在左肩上,你的能力会被激发出来。”

“我只想问你加入鬼眼行会是不是真能见到我姐姐?”

“是的。啰唆的家伙。”

那是一个寒冬的清晨。诺溜出了家。踩过冰冻的池塘,沿着市郊的泥巴路,一直走到铁轨旁。凛冽的风钻进脖颈儿,诺缩了缩脖子,他将徽章别在左肩,眼前果真出现了不一样的画面。有动物在轨道上散步,有人类在汲水喝,还有那个穿烟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男子看着诺。诺走上前。

“去见一一吧。”

诺点点头,跟在男子后面。

“你可以叫我长叔。”

诺从没有见过铁轨的尽头,原来是有门的,一扇闪着古铜色光芒的门。风在穿梭,带着清冷的泥土味。大地是沉默的,坚实的。长叔将手掌放在门上,又一阵寒风掠过,诺的脸颊像被针扎了一下。

诺随着长叔进去,暖意一下子裹住了他,他看到一只巨大的火盆,火苗嗤嗤跳跃。昏暗的光线让视线模糊,他完全分不清这是个什么地方,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他:“弟弟。”

是一一姐姐。

诺几乎要哭了,他的眼底有一股热流在涌动,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转过身,姐姐抱住了他:“对不起,我离开你太长时间。”

诺感到脖子处有几滴热泪,像小蚂蚁一样爬到了肩膀。一一抱着他时,他才发现她已经那么高了,三年,他在心里算了算,姐姐已经十九岁了。

“跟我回去。”诺盯着姐姐,她的面容一点没变。

一一摇摇头:“诺,你听我说,我在这儿真的很快乐,有那么多鬼怪需要我们的帮助,他们很可怜,真的很可怜……”

“可是你想过爸妈吗?他们很需要你。”

“我知道。我有一天会回去跟他们说,但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他们不许你回去?”

“没有,这里的人没有强制,大家每天只做一件事,就是帮助弱势的鬼怪,你现在听起来一定不能接受,但其实这个和现实里的职业是一样的,类似医生帮助病人。”

“姐姐,我知道他们需要你,但我们也需要你。”

一一又哭了,她再次抱住了诺。她修长的手臂环着诺的脑袋,将脸贴在诺的头顶:“诺,我需要你帮助,也许等行会没那么多事了,我就可以白天回家。”

“真的吗?”

“嗯。”

那天,一一带着诺去了一片杉树林,两人像小时候那样愉快地捉迷藏,玩累了,两人找了一间石头屋,屋外屋内的墙壁上都爬满了苔藓般的潮湿植物。

诺坐在木板地上,一一则在厨房里熬豆粥。诺看见雾气升腾里姐姐的脸,模糊又亲切。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诺问。

“是鬼眼行会。你刚进来的地方是客厅,后面有这片杉树林,再往后有一座山,全属于鬼眼行会。”

“难道这里是一片世外桃源,不被世人发现吗?”

“就算有,他们也看不见。”

“为什么?”

“他们看到的是一片荒芜的郊外,再说人人都忙,哪有时间多想。”

诺喝着豆粥,豆子青甜的香气与米的糯香融为一体,从喉咙滑落到胃里,暖暖的很满足。

“我什么时候开始帮你?”

“随时来都可以,但你先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爸妈。”

“好。”

摘自《故事会》文摘版2017年第9期

请明天同一时间继续收听

【作者简介】邹超颖,武汉大学硕士,湖北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被媒体誉为“80后长篇童话第一人”,曾荣获冰心奖。11月18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的国际童书展上,作者将现场签售新书《精灵咪萌的冒险之旅》,童鞋们可以收集作者签名本,去盖你喜欢的咪萌个性纪念章啦。

书的函套是这样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