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故事号 · 全世界失忆

原标题:故事号 · 全世界失忆

01

吕得一觉睡醒已经过了中午,昨晚窗帘忘了拉,阳光洒了一屋。

他伸个懒腰,习惯性转到左侧去看妻子方芸,只有一只枕头压在棉被里。

方芸习惯早起,打扫屋子,将脏衣服丢进洗衣机,再忙着做早饭。热腾腾的早饭上桌,她才舍得过来亲吻吕得,声音甜得让人心醉:“小得子,起来吧,今天你还有早会呢。”

想到这里,吕得坐到床边,拿脚去找拖鞋,方芸去哪了,屋子里怎么这么静?

四只绣花拖鞋被家里的白猫衔进床底,这会,白猫正窝在方芸的那双鞋上打盹。

芸啊……

吕得一边穿毛衣一边挨屋叫唤,没人回应。

芸……

吕得找到厨房,厨房里没有一丝烟火气,灶台上堆满未洗的锅碗瓢盆,抽油烟机正往下渗油。

方芸……

吕得推开卫生间,洗脸池里泡着一堆脏衣服,全是他的。

方芸……

吕得心里有火,一把推开阳台窗户,探出头朝楼下喊,楼下有几个晨练的老头,见怪不怪地瞅了他一眼,继续打太极。

吕得一屁股坐进沙发,怒火中烧:饭不做,衣不洗,他这马上要去上班了,她到底去哪了?

02

方芸是吕得的大学同学,两人在一次化妆舞会相识。方芸钦慕吕得的学识和谈吐,吕得喜欢方芸的安静和端庄,两人相识不到两月就牵起手做了恋人。

吕得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和几个搞软件的同学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公司选址就在北京最高的京都商城。方芸在商城三楼咖啡馆当经理,两人平时一起上下班,小日子过得甜蜜蜜。

方芸话少,但勤快,简单的两居室被她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她喜欢喝咖啡,还有就是喜欢一边看杂志一边逗白猫玩。她和吕得一样,老家在遥远的农村,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在这陌生的大都市,他们相爱相依。

方芸总喜欢问:“小得子,我如果老了,你还爱我吗?”

吕得就会一边吻一边保证:“你活多久,我爱多久。”

两人在小房子里追闹嘻笑,幸福的滋味布满了每一寸空间。

吕得猜测方芸有可能去超市买鱼了,她不管多忙多累,每周都要给他做次红烧鲫鱼,他特别喜欢吃鱼,白猫也能分到鱼骨头。

吕得边想边穿上大衣,锁好门,提着公文包去车库拿车。

可令他特别费解的是:他的车也不见了!

终年不见阳光的地下停车库,阴暗潮湿,四周没有一丝声响,吕得站在排列有序的车阵中间,一时有些恍惚:他是不是在做梦?

03

饥肠辘辘的吕得步伐凌乱地走出车库,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经过小区路边的早茶餐厅,他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

他一边等早饭一边问老板:“大哥,今早有没有看到我老婆来喝咖啡?”

老板一脸惊奇:“天天就见你一人来吃早饭啊,你有老婆?”

“我当然有老婆了!她叫方芸,我带她来这喝过咖啡啊!”

“这就怪了,我每早看到你都是一个人呢……”

吕得气得连早饭都没吃,想着以后再也不来光顾这里的生意了,明明是老板记性不好,却硬要说他是单身。

吕得上班的心情全无,找到手机给方芸打电话,电话那头回应: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吕得瞅着太阳,直到眼睛受到刺激流出泪来,他才确信不是在做梦。

他仔细翻看查找手机电话薄,发现手机里只存了方芸一个人的电话,而现在这个电话号码却是个空号?!

吕得站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突然想起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大意就是一个穷书生住进一座破庙,在那里有路过的女鬼对他产生感情,现身和他恩爱了一段岁月,等书生醒过神来,女鬼已不见踪影,但女鬼做的饭还冒着热气,做好的布鞋也放在窗前,种下的花籽已经结了花蕾……

难不成,这世间真有女鬼,而他吕得遇到的女鬼叫“方芸”?

吕得怎么也无法接受真实存在的老婆是女鬼,他觉得肯定是茶餐厅老板记错了,索性钻进对面美发店,他记得特别清楚:方芸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每个月都会来这美发店做几次护理。

美发店的伙计们正在扫地擦桌,一大早,吕得是他们的第一位客人。

老板娘端着水杯过来招呼:“呀,今天不赶着上班啦,来理发?”

吕得拉她到门边,一脸认真:“大姐,方芸今早过来没?”

老板娘一脸好奇:“方芸?谁是方芸?你小子交女朋友啦?”

吕得又急又恼:“我老婆!她经常来你这做护理啊,头发很长,个子很高,你还夸过她好看。”

老板娘慢慢挣开吕得,再瞅瞅四周呆住的伙计,转身一脸严肃地告诉吕得:第一我从没遇到过叫方芸的女孩;第二你最近是不是去过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净说糊话;第三我们做生意讲究开门顺,你别一大早整这些莫须有的事吓人,快走!快走!

吕得是被伙计们推出美发店的,这让他一大早就起伏不定的心再次怦怦乱跳,他夹起公文包,一路小跑去了方芸经常去买鱼的超市,他想,那位卖鱼的大姐一定记得方芸!

“哎,小伙子,你来了,今天有你要的鲫鱼——”那位大姐隔老远就招呼吕得。

吕得不死心地追问:“大姐,平时都是我老婆来买鱼,你还记得吧?每周几乎都会来的。”

大姐好笑:“小伙子早上还没睡醒吧,每次都是你一个人来买鱼啊,还说你和你家白猫相依为命呢,敢情你家白猫化作了娇娘子?”

超市卖鱼柜台旁的女人们一起大笑起来,吕得在这夸张的笑声中一脸惨白地跑远,事已至此,他发现所有人都没发现的怪事:这个城市的人集体失忆了!

04

吕得百思不得其解地到了工作的地方,但门卫拦着不让进,他们要求他亮工作证,那种盖了公司印章的工作证,可吕得没有。

吕得说:我就在上面科技公司上班,怎么会有错?

门卫好笑:在这边公司上班的人我们都熟,而且我们打电话确认过,这家公司根本就没吕得这个员工,三楼咖啡馆老板是个男的,也不叫方芸……

吕得觉得这世界太恐怖,就因为人们的失忆,就因为他一个人清醒着,让他一夜之间失了所有。

没了老婆,没了工作,没了朋友,没了故人,只剩一只不会说话的白猫!

吕得抱着白猫没日没夜地想法子,渴了喝点自来水,饿了啃口干面包,最终他深信:只有找到方芸才能说服大众,方芸和他共同生活了那么多难忘的日子,他记得的,她肯定也没忘记。

这次,吕得抱着白猫一起出发,方芸对白猫那么好,白猫肯定记得方芸。

让吕得特别兴奋的是,白猫还真起了作用,有次追着一辆公交跑了好远,就因为车身贴的海报明星有点像方芸。

吕得认真地提醒白猫:我们家方芸没那么白,皮肤也没那么好,你记着,她脸上还长了几颗小痘痘呢。

寻找方芸的路上充满了艰辛,鞋走破了!钱也花光了!

吕得只好跟着白猫在垃圾桶里寻找食物,喝公用厕所里的自来水,不到两个月的功夫,吕得已经像个乞丐了,而那只白猫已经脏成了一只黑猫!

过小年那天,北京滴水成冰,吕得披着好心人送的旧毛毯,跟着白猫进了一个大院子,他深信白猫要去的地方就会有方芸的影子。

院子里聚集了很多人,男男女女,拿着相机、手机,都在那啪啪拍照,原来是有人在举行婚礼。吕得觉得挺有意思,也挤进人群,却在看到新娘后欣喜若狂!

方芸!方芸!芸!芸!我家的芸……

吕得一把抱紧新娘又亲又哭,惊得周围的人呆立了好一会才想起将他们分开,新娘子的脸已经煞白,现场乱作一锅粥,白猫在慌乱的人群中被踩得嗷嗷叫……

台阶上一胖一瘦两个男人坐在一台监视器前。

那个疯子是谁?

张导您不记得了?他给我们演过吕得,那部让您赔了不少钱的倒霉剧……

他怎么疯了?

当了十五年群演,猛地被您提了一次主角……

呵!他还在戏里呢……

作者简介:麦小甜,十点读书签约作者,故事会作者,期刊、各大公众号写手。江湖很深,我们聊聊。微信公众号:一点江湖一点心(ID:gh_8e55c118bbab)。转载请在故事会(ID:story63)后台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