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五十岁的O先生,依然干柴烈火

原标题:五十岁的O先生,依然干柴烈火

看死君:今天是弗朗索瓦·欧容的五十岁生日,昔日这位超验、先锋、大胆的法国导演也终于抵达了知天命之年。在香港人眼里,他是撩拨欲望、香艳刺激的“O先生”;在影迷们眼里,他是将情欲与黑童话糅合得恰到好处的法兰西名导。祝欧容生日快乐!

作者| HannaWu

对于熟悉欧容导演的影迷们而言,面对同性、乱伦、踰矩这些元素,用“挑战传统”的打开方式看他的电影,早已见怪不怪。甚至有影迷说,如今每次看欧容新片,即便有时候只看开头就能猜到结尾,但依然看得如饥似渴、爱不释手。

●为何他会热衷于不受拘束的观点处理性题材,又或者说为何他的三观如此前卫?

在欧容的IMDB上有这样一条评价:“创作电影就如同创造一个“平行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可以逃离无味的日常生活。”这是人们对欧容的评价,如果你对这位神级导演不太熟悉的话,我想,现在你应该有个大概轮廓吧。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欧容的BIO和个人属性。

弗朗索瓦·欧容,男,天蝎座。

难怪与欧容合作的演员们常常用“快、精、准”、“坚持己见”、“专注与激情”来形容这位巴黎鬼才导演。1967年出生于法国巴黎,正好是法国新浪潮不久之后,那么他就是法国“新新浪潮”电影的先锋人物。

欧容毕业于法国La FEMIS公立电影学院,也就是万里挑一。持着完美学院派教育,每年各专业只招6名学生的世界殿堂级电影学院,估计那里的学生走路都带风。

欧容十分热爱德国。最敬仰的导演是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和埃里克·侯麦。这两位世界影坛大佬级别的人物可以不用多作解释,说是“导演的老师”,或者“老师的老师”都不为过。

早年,他就曾改编过法斯宾德导演写于十九岁的电影剧本,拍成《干柴烈火》,讲述了一个关于同性恋、异性恋、双性人、变性人的4P故事。后来,欧容的电影中的两性关系也都是自由游走,比如《时光驻留》《挑逗性谋杀》《新女友》《双面情人》等等。

“希区柯克和夏布洛尔的衣钵继承者”!这是影迷对他的评价。欧容的作品风格偏尖锐嘲讽的黑色幽默,主题多为探索欲望和越轨为主。这些内容足以令整个电影萦绕不清。当然,他也让其电影与文学交融,常常在影片中掉书袋,同时也能感觉到欧容的电影不乏伍迪艾伦式的“中产阶级趣味”。

我记得弗里茨·朗说过:“如果我不拍电影,我可能会成为罪犯。”也许咱们“法国影史上最俊美的导演”的欧容看到屏幕上的这些,“冲动”能够得以释放吧。

不得不说,欧容的电影里所有人物都是重要的,标题就是故事的核心,他经常通过几个特定的瞬间让观影者了解事情的全貌,就像短篇小说一样,有着戏剧化的思想,同时在创作电影上仍能把类型电影和艺术电影相结合。可惜的是,“头顶光辉”的欧容却从来都没有受到过戛纳金棕榈大奖的垂青,虽然也不妨碍隔三差五地被选进主竞赛单元。

▲新片《双面情人》再一次挺进主竞赛单元

今年坐镇戛纳主竞赛单元的评委会主席是西班牙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这位导演和欧容有着相似的标签。

原本大家都觉得今年的新片《双面情人》稳拿大奖,可以破了欧容在三大电影节上多次提名却从没有拿过大奖的遗憾,不过,只是再次领了尺度最大的法式风月片的头衔。

●Mirror each other & Women

简单的介绍几部欧容的作品,其实每一部都可以称得上是探索类型的新生代经典。

近几年评价最高的欧容电影当属《登堂入室》,改编自西班牙舞台剧《最后一排的男孩》,导演巧妙拼接偷窥文学与扑朔迷离的现实断面,用似真似幻、充满层次感的创作故事挑战情欲道德禁区。

拍于2009年的《瑞奇》改编自英国小说家Rose Tremai的作品。这部电影虽然以天使宝宝的名字命名,但其实主角是位母亲。人与动物共有的本能之一就是母性,母爱的力量是最伟大的。当瑞奇开始展翅翱翔的同时,凯蒂也与女儿更亲近了,可以说这部电影是一种以可信的方式,自然呈现的奇幻电影。

电影《沙之下》中,大学女教师玛丽与丈夫过着几十年如一日的平静生活,但是从丈夫的突然失踪,才逐渐认识到五十而不知天命以及生活的本质。这部电影是欧容认为与自己的生命体验最有共鸣的一部,而在他的其他电影中,自己更多像是秉着“上帝视角”。

而《花容月貌》把电影融入现实的初衷是欧容导演想看看大家是否像自己的十七岁时那样看待世界。我认为这部电影诉说的并不是一个援交女孩的故事,而是一个女孩通过“援交”的方式完成自我实现。人生观与自我意识有关,而不与生活或者一个人面对现实生活的意识有关,伊莎贝拉只是用不一样的方式探索人生罢了。当然这其中也免不了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

这部电影的争议很大,我想这也是导演欧容所希望看到的吧。很多电影把青春期理想化是无可厚非的,但也许欧容想通过这个片子给普通观众们甚至是更多有着母亲身份的观众们留下“作业”。然而此时,殊不知青春期的少女伊莎贝拉早已为双重生活做好了准备。

电影《天使》改编自伊丽莎白·泰勒的小说,欧容给怪诞的人物添加了可爱的成份。有人说天使活在自己营造的幻境中,也有人说天使是一个早期的女权主义者。天使和埃斯梅是完全不同的,但他们都致力于他们的艺术,也许他们都过着失败的生活。

这部电影是欧容首次摆脱了极简主义,运用巴洛克艺术风格的作品。如果你是个艺术家,你是会追求在世的名利双收,还是像梵高一样在阴影中挣扎,死后才得到认可,又或者是像《月亮与六便士》里有着原始冲动的斯特里克兰?

拍于2003年的《游泳池》里依然有着欧容标志性的元素:悬疑、谋杀、女性、情欲,不过不一样的是这部作品有种冲动,仿佛回到更亲密、简单的人物关系中去。

2014年的《新女友》比《丹麦女孩》里的“异装癖”更富有诗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克莱尔使大卫体内的弗吉尼亚苏醒。这部电影的主题更靠拢波伏娃的《第二性》中“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塑造成的”观念。

最具知名度的《八美图》依旧是谋杀与释谜。不过这部电影首次召集全女性卡司出演,故事简化了原作者罗伯特·托马斯情节设置,采用五十年代歌舞剧的模式,加入了许多喜剧的元素,让电影真实又荒诞,让残酷和惊悚变得“赏心悦目”。

不得不提的是,能让欧容电影走上艺术巅峰的是电影中的“台柱”们──女性。

电影创作初衷其实是欧容想与新鲜血液合作,拍年轻人的欲望,他早已拍过很多年轻的男性,也想拍摄年轻的女性。但他渐渐察觉,他之所以能更清晰地塑造女性角色,是因为他并没有女性真正的感受,而塑造男性角色时就像在面对自己。

电影《花容月貌》与《双面情人》都同为主人公的双重生活,女主角也都是由法国新生代女演员玛丽恩·瓦科特所饰演。

超模出身的玛丽恩·瓦科特,长着一副上镜的“冷傲高级脸”。导演欧容说他曾经看过CédricKlapisch的“PIE PIE”中的玛丽恩·瓦科特。

“当我遇见她的时候,我能感觉到,看似娇弱的玛丽恩身体内涌动着巨大的能量。拍摄她让我想起了拍摄《沙之下》时的夏洛特·兰普林(Charlotte Rampling)。”玛丽恩·瓦科特美丽的躯体藏匿着的秘密唤起了欧容的好奇心。不错,作为观众,我们也想知道关于她的更多。

●是“情欲生存”与“情欲毁灭”的零和游戏,还是捕捉爱的本质?

欲望对象的不稳定恰恰就是性吸引力的本质。所有的秘密经历都会涉及一个戏剧化、又频繁发生的地方。

欧容十分会设置悬念,他知道悬念并不是来自于外部世界,而是来自人物之间的相互作用。同时,在建立人物情感方面,他也总是能找到适合的方式来避免老朽。

他的电影向来有着开放式的思维,观众通过自己的经历或者幻想来填补插曲之间的空白。新片《双面情人》里大量运用的镜像场景,也许能给你答案。

●“电影艺术就是人生有意思的那部分。”——希区柯克

说到底,欧容电影中的许多角色都有一种逃避现实的愿望。异端主义不是电影的主题,我相信这只是欧容提倡自由,接受差异和偏见的方法。

欧容的电影常常会给观众抛出各式各样的问题,每个观众解决这些问题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如果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同理,“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欧容。”也许就在欧容用他电影直面你内心的同时,你仍能捕捉到他眼里闪过的一丝顽皮。

Happy birthday,François Ozon.

弗朗索瓦·欧容:我们从伯格曼开始,我们以勒鲁什结束

* Françoise Hardy的歌曲是欧容电影里一种符号,分别在《花容月貌》《八美图》《干柴烈火》里用过,欧容他在接受某次访谈的时候就曾亲口说:“用一首恰当的歌可以省四页纸对话。”

作者| HannaWu;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 皮皮丘;转载请注明出处

11月19日(周日)晚上20:00,红豆live直播交流

Watch Movies Till The Last Breath

Dying in the Cinema is the biggest dream for moviegoers,

As dying in the set for directors is the most beautiful wish.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