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刺客豫让

原标题:刺客豫让

他到底是痴人?还是侠者?

刺客豫让

讲述 | 杨照

本文摘自音频节目

《古今:杨照史记百讲》

豫让是晋人,在豫让的那个时代,春秋正要转型进入战国,原来是霸主的晋国开始大乱。

这乱局来自于国内,晋国国内一些重要的士卿,谋夺了国政,而且互相竞争角力。

一般我们讲春秋和战国的分界点,叫做“三家分晋”。所以在晋所发生的事情决定了整个封建制度的大转型。这个大转型为什么以三家分晋作为关键事件呢?因为这意味着,本来由周天子所封的封国,可以在不需要周天子同意的情况下,由士卿们把国君的权力转移到自己手里,甚至消灭国君。

这个时候再也没有霸主,也没有周天子可以惩罚他们、阻止他们。

三家分晋的重要背景是,晋有六个非常强大的士卿,除了后来三家分晋的韩、赵、魏之外,还有范、智、中行

豫让有非常有趣的经历,他先是为范、中行这两个士卿服务过,但是“无所知名”,不是重要的角色,没有被重用、重视。而另外一个士卿“智”,他的领导者智伯有勇力、有谋略,借由自己的势力灭掉了范和中行。

智伯灭掉中行以后,原来服务于中行的豫让就转移到了智伯身边。从此以后,豫让的生命有了重要的转折——他得到了智伯的信任

这时候晋的士卿力量就剩下四股,智、韩、赵、魏。

接下来的冲突就发生在智伯和赵襄子两个人之间。

韩赵魏任何一家单独的势力都敌不过智伯,所以赵襄子联合了韩、魏 ,三家一起对付智伯。之后他们就把智给灭了。之后就有了三家分晋的事件。

赵襄子一直被智伯欺压,所以他最恨智伯。恨到什么程度呢?他到后来杀了智伯都没法泄恨,他还留着智伯的头颅,把它做成了漆器,拿来当酒杯。

智伯死了之后,原来在他身边、他所信任的豫让逃到了山里,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司马迁告诉我们,豫让自言自语,他的念头是:“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说己者容。”

这就是人跟人之间最深刻的感情,男人,尤其是士,也就是封建体系下基层的贵族,应该要有的最重要的精神是,你要为懂得你、重用你的人,愿意献出生命来报答他对你的看重。

豫让说:“今智伯知我。”他死了,我只剩下一件事情非做不可,我要为他报仇而死!用这种方式报答智伯,“则吾魂魄不愧矣”。

于是,豫让隐姓埋名,刻意犯法变成了刑人,找到了机会进智伯的宫中去当奴仆,做最污秽、没有人愿意做的工作——扫厕所,他随时在身上夹着匕首,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接近赵襄子、暗杀赵襄子。

可是赵襄子命不该绝。有一天赵襄子就在豫让埋伏的厕所,可是他突然之间“心动”——觉得不对劲,立刻叫左右去把厕所里旁边的人抓起来,一抓就抓到了豫让,一看豫让手上握有匕首,就把他带到赵襄子面前。

豫让完全不隐瞒,他立刻直接告诉赵襄子说,我是为了要帮智伯报仇的。这可是一件暗杀国君的大事,左右当然直接的反应就是应该把这个人给杀了。但是赵襄子不忍心,他说这个人是“义人”,所谓义人就是,他做自己相信对的事情,他是一个有信念的人。

所以,“不要杀他吧,我就避着他吧。”

在这段故事中,司马迁不只是写豫让,也在写赵襄子。

赵襄子当然是一个个性非常直率冲动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跟智伯的争执结束后,还要怨毒到把智伯的头做成漆器的地步。可是这样一个直率的人有他内在的真性情。明明豫让差点夺走他的性命,赵襄子愿意放过豫让,而且说“吾谨避之耳”

而且你可以看到,赵襄子在受了豫让的刺激之后,他心情的变化。他说智伯死了之后,并没有后人,有他这样的一个臣子要替他报仇,这是一件难得的事。我原以为智伯没有后人,所以我不用担心有人要为智伯报仇,我真没有想到智伯竟然有如此忠诚的臣子,这是“天下之贤人也”,这里面有一种我必须尊重的价值。

赵襄子放过了豫让,但是豫让没有要放过赵襄子,他对于智伯的效忠不会因为赵襄子放过他就放弃。但是换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他被赵襄子放过之后,也欠了赵襄子一份人情,他跟赵襄子之间也有了一种交情或一种互动。

因此豫让必须要调整他的策略,接下来就是《史记·刺客列传》最感人的一段

豫让做了更极端的事情,他在自己身上纹身,改变了皮肤的颜色,他刻意地吞炭,改变自己的声音,让声音变得非常沙哑,近乎不能讲话。连他的妻子都不认识他了。

他化身变成一个乞丐,但是还是有一个朋友在路上认出他来。那人说:“你不是豫让吗?”被认出来之后,豫让非常坦白地承认,我就是豫让。

看到豫让变成这个样子,朋友为之泣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有这样的才能,如果你愿意,你有很多其他的选择啊!我们知道你想为智伯报仇,可是你难道没有想过吗?如果你愿意去扶持赵襄子,赵襄子一定很喜欢你啊,你在赵襄子旁边,就有多少的机会,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为什么你不做这样的选择呢?”

朋友告诉他,与其混在街道上,等着什么时候偶然接近赵襄子,不如更有心机地,假装对赵襄子投诚,为赵襄子所用,变成他的心腹,再找机会刺杀他。

这不是一个合理的选择吗?豫让不可能没有想过,但是豫让说:“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事。”

为什么?“如果我已经愿意效忠赵襄子,然后我又刺杀他,这是怀二心也。一个人可以怀二心来去服侍一个君主吗?这是我做人的基本原则,对我来说这件事情比叫我把自己的皮肤改变颜色,让我吞痰、失去声音,彻底改变面貌,让我太太认不出我来,都还要更加的困难。”

另外他很在意,别人会怎么看我呢?人家会说,豫让效忠于智伯,所以他做这件事情是对的,如果你这样看待我,那就意味着将来后世有要以二心侍君主,心里一边怀抱着对这个君王的恶意,一边又敷衍地服侍他,他们就会拿我当做他们的榜样。

你如果指责他们,他们就说:“那你看看豫让,豫让不是这样吗?你们不都认为他是对吗?”

这种破坏原则带来的伤害,这是我绝对不愿意见到的。所以他坚持继续做这样的事情。

过了一阵子,他终于找到赵襄子会去的地方,埋伏在必经之路的一座桥底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像他当时埋伏在厕所里的时候,赵襄子突然心动,这一次赵襄子的车马到桥边的时候,马突然尖叫,跳起来。

赵襄子马上跟左右的人说,一定是豫让。叫人去找,果然就是豫让。

豫让第二次站在赵襄子面前,赵襄子忍不住了,责备豫让说:“在服侍智伯之前,你不是也在范家当过家臣吗?你不是也在中行家当过家臣吗?范家跟中行家被智伯给灭掉了,我问你,为什么你不为范家、为中行家报仇?你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豫让就说了这么一番话——我去服侍范家、中行家,他们“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他们把我当做一般人,我也就以一般人回报他们。智伯不一样,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

他看重我的能力、彻底地信任我,他把我当做国士,我就对他有了一种国士的职责。什么叫做“国士的职责”?就是彻底的效忠。

一番话让赵襄子叹息,流下了眼泪。赵襄子本来以为他自己的这个道理,可以说服豫让不要再继续追杀他,但没有想到豫让心中有比赵襄子的道理更强悍的信念。

赵襄子这个时候流下眼泪,因为他被迫要做他不想做的决定。他说:“我这次不能再放你,我如果再放你,我也违背了我作为人、作为国君的基本原则。”

豫让知道自己非死不可,他就对赵襄子说:“臣闻明主不掩人之美,而忠臣有死名之义。”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决定,你已经对我够好了,你是一个名主,他刻意地称赞赵襄子,所谓“不掩人之美”,你知道我所需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忠臣的名义。

就如同他在回答朋友的时候说的,如果做了这件事情,我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榜样,他想的是后世的效果,后世的效果就是大家会知道,有豫让这种人,有豫让的这种行为,这种行为叫做“国士的行为”。

于是也可能有更多的人,因为听到豫让的故事,会愿意当这样的一种国士。

他说赵襄子,因为你不掩人之美,你不会因为跟我之间的恩怨,就刻意不让我的名声传流出去。

豫让说:“你饶过我一次,你也有所得,天下莫不称君之贤。今日之事臣固伏诛。”

即使是在终极危难的时候,你看豫让的脑袋多么清楚,他告诉赵襄子,你也没有损失、没有赔啊,因为你上次放我那一次,全天下都知道,佩服你、称赞你。

豫让真正在意的是,赵襄子的名气传出去之后,在后世的效果,也就是鼓励所有的国君,要用这样方式来看待义士。豫让表达了他对这件事情发展的欣慰,他接下来说:“我应该死,我两次行刺都失败了,我还能怪谁呢?但是我还有一个请求。”

这个请求豫心知肚明,是非分的请求。他说:“我可以刺你的衣服吗?至少让我感觉到我已经遂行了报仇的行为,而不止是一直只有报仇之意,却没有行为。如果这样的话,虽死不恨。”

他说我死了一点都不觉得遗憾,我也知道我现在提出来的这个要求是太过分了,但是我就是跟你说真话,在死前最后的真话。

赵襄子也很感动,“大义之”,大义之就是大大的称赞。于是就叫使者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交给豫让。豫让拔起剑来,三跃而击之,就像他是在真的行刺赵襄子一样。

刺完之后说:“我只是能力不足,并不是我不够坚持,这样到了地下,我可以见智伯而不会觉得羞愧了。”然后伏剑自杀而死。

司马迁在后面记录道:“死之日,赵国志士闻之,皆为涕泣”,他特别讲赵国志士,意味着,虽然这个刺客要杀的是赵国的国君,可是在赵国稍微有原则、有志气的人,听说了豫让所作所为,都替豫让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让我们稍微回顾一下。在豫让这个故事中,豫让念兹在兹的是,我的名声会如何影响后世,这也是司马迁在行文当中埋藏的一个重要讯息。这个讯息呼应了前面跟大家介绍过的《伯夷叔齐列传》。

什么叫做“史家”?“史家”要做什么?

如果豫让就这样死了,赵襄子光明磊落地面对豫让,大义之,支持有原则的刺客,他们两个人这样光明磊落,在做人上,跟一般庸俗的人如此不同的决定和行为,如果没有史家,没有人把它留下来,后世人就不会知道。

通过这种传承,我们奠定了一种人的高贵的典范和原则,后世人受到我们的鼓励,不管他是国君还是人臣,都对于什么叫做“忠”,有了更多的追求、更多的信念。

这就是史家的作用,为什么司马迁要写《刺客列传》,因为刺客的的确确表现出了,后世应该要模范、学习的忠诚与义气。

本文摘自音频节目

《古今:杨照史记百讲》

“经典摆渡人”杨照

带你穿越“what”

走入历史的“how”&“why”

节目预告片

“一个年轻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要知道世界有多大。《史记》跟很多经典一样,它在帮助我们离开我们的现实。”

想了解中国历史,不能不读《史记》。想理解中国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能不读《史记》。

《史记》是二十四史之首,中国第一部“通史”,对后世影响深远。从神话时代到汉武帝,52万字,叙述3000年的中国历史。《史记》又是中国文学的高峰,司马迁让汉字“活起来”,开拓性的书写方式,一直潜移默化影响每一位中国人。

在《史记》百讲中,杨照用他特有的“历史式读法”——将传统经典还原到当时的社会背景和时代脉络中,解释当时重大人物事件的因由。

让今天的我们穿越回历史剧中的现场,贴近真实的历史;配合“文学式读法”,解读司马迁的视角与态度,让远古文字鲜活地跨越时空与读者对话,并对当今世界有所映照。

本文编辑 | 云朵

转载:微信后台回复“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