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说,还是不说?跟 HIV 阳性的直男直女们谈谈约会这件事儿

原标题:说,还是不说?跟 HIV 阳性的直男直女们谈谈约会这件事儿

作者 : S.E.·史密斯

艾滋病日将至,我们做了这个名叫 “你好,HIV” 的专题,向 HIV 说你好,向艾滋病说你好,向 “因艾而异” 的普通人们说你好。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CDC)的估计,美国有超过一百万人是 HIV 携带者 ,而其中 七分之一对此并不知情。多亏了各种抑制病毒的疗法,在当下,艾滋病已早不如90年代时那样致命与可怕,但一些州的法律仍会给 HIV 携带者定罪,艾滋病依然被各类耻辱和污名所笼罩。

你在这儿满心希望地寻找生命里的唯一,你未来的伴侣却因为无知而残忍地对待你,换做谁都会心碎一地。我们找到了几位 HIV 阳性的异性恋男女,想知道这些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病毒携带者的异性恋们在跟别人约会时都发生了什么,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毕竟,在这个圈子里,这不是一个经常有人讨论的话题。

约书亚·米德尔顿(Joshua Middleton)

27岁

来自加利福尼亚

异性恋群体对艾滋病的关注程度远远不及同性恋群体。有很多女孩一开始都说愿意和我交往,当感情逐渐加温,她们却因为一些……可能是朋友之间你一嘴我一嘴的瞎聊吧,还有一些她们不了解的事情,要开始和我保持距离。对我来讲,这个过程就能鉴别出谁才是真正能够与 HIV 阳性者交往的人。如果她们不愿意尊重我,那么真的谈起恋爱来也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告诉别人你有 HIV 病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我一般会希望对方能首先尽可能地了解我,明白我并不是一坨行走的 HIV 病毒。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如果在至少六个月内你的病毒载量都低至不足以被检测到的水平,那么你是不具备传染性的。

很多人认为我们应当用 HIV 的阳性阴性来决定人与人的恋爱关系,呈阳性的人应当和呈阳性的人在一起,而阴性和阴性在一起。但人应该别死盯着彼此是不是携带 HIV,谁才是自己想要在一起的那个人?这更重要。人们有资格相爱,无论他们的感染状况如何。

海迪亚·布罗德本特(Hydeia Broadbent)

33岁

来自拉斯维加斯

很多时候,我要面对别人对我的抗拒和恐惧。网上好几次别人给我留言:“你不该要孩子,你不该谈恋爱。” 他们担心我会把病毒传染给别人,但其实像我这样了解自己状况的人并不危险。你更应该去注意那些没有进行 HIV 检测却依然和别人恋爱、做爱的人。

我想人们应该知道,我也可以结婚生子而并不会传染我未来的丈夫和孩子。多数像我们这样自知的人会尽可能地去保护他人。我们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但是责任应当是双向的。我是这样的人,因此我会明确地告诉你,但即使你是 HIV 阴性,在日常生活中多多普及艾滋知识、去及时检测也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

罗宾·巴金斯(Robin Barkins)

32岁

来自洛杉矶

我是新奥尔良人,在九年前来到了洛杉矶。我在2000年时被检测出携带 HIV。我现在是一名珠宝设计师,这不仅是我收入的来源,也是我普及艾滋知识的方式。

针对 HIV 携带者的污名化非常严重。我处了二十多年的发小把我 HIV 阳性的事情直接告诉了一个当时与我发生性关系的人。当她告诉他这件事,他立即拉黑了我,从此以后再也没和我讲过话。我就像个鬼一样被人恐惧着。我试过很多交友网站,和多数人不一样,我不会轻易地和人进入恋爱关系。我总会去寻找其他的可能。但是向对方坦白总是十分艰难,特别是我这种在十年来一直生活在耻辱感之中的人,我很难面对别人的拒绝。

在那些交友网站上,我在感到足够舒服和自然之前,我是不会向对方坦诚我是 HIV 携带者的。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完全是可以和我正常做爱的。

HIV 阳性的女性也可以正常怀孕,并且不会传染给孩子。只要我们的病毒处于被抑制状态,只要我们足够关心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快乐、健康地度过一生。

德里克·卡纳斯(Derek Canas)

32岁

来自佐治亚

我在2001年被诊断携带 HIV,那年我十六岁。我真的吓坏了,因为我从小身体就不太好。我三个月大的时候做过心脏外科手术,输过血,这就是我被感染的原因。在约会一事上好的坏的体验我都有过,这其实谁都一样。我会告诉别人,对你自己和你的伴侣首先一定要坦诚,然后,如果有难关就一起克服。

我的经历多数还是不错的,但人多多少少会遇上些比较糟心的事情。我之前在跟一个女孩谈恋爱,她的父母发现了我携带 HIV,于是一切都吹了,因为艾滋病的污名和人们对艾滋病现状的无知。

这方面的信息是不够的。很多时候人们对艾滋病的不了解程度让我感到震惊。如果你在和人谈恋爱,尽量去多问问题。问那些和医生有足够多的接触、对病毒有着足够了解的人,他们是你了解这方面信息的最好渠道。

很多目前是 HIV 阴性的人总觉得肯定轮不到自己头上,特别是在 HIV 检测这件事上。可能是无知让他们无畏吧,但我还是会告诉所有人:去做检测

内斯特·罗格(Nestor Rogel)

27岁

来自洛杉矶

对我来说约会很困难,因为我有一个写明了我是 HIV 阳性的巨大文身。人们会问我这个文身是怎么回事,我自然会如实回答。但是有着这样一个明显的纹身,基本就无法约会了,因为人们对艾滋的认识实在是太欠缺了。很多我交往过的人都不够了解这方面的信息,搞得每次我和人约会,都要给对方讲一节关于艾滋的课。一场约会就这样变成了一节课。

我认为不携带 HIV 的人应当对艾滋有一些认识。向他人坦白并不是一件对所有人而言都容易的事情,这里边的风险很大。你不仅仅是让你的约会对象知道你的状况,与此同时你也在给予对方足够的信任,相信他们在知道这样一件重要且私人的事情后不会因此和你翻脸,不会利用这个信息来找你的麻烦。

我用 HIV 来过滤掉不值得我认识的人。这世界是有很多配不上你的人,而 HIV 阳性让你能更好地认清那些人的嘴脸。我学会了如何改变对自我的认知。我也因此有幸和一些心地善良脑子清楚的人约会过 —— 如果没有 HIV,我可能没有机会认识他们。

科尼·罗斯(Connie Rose)

42岁

来自拉斯维加斯

我记得那时候健康教育课上说我不是感染 HIV 的危险人群。然而在高中毕业后的那年,我交往过的第二个人把 HIV 传染了给我。

在那时,我从没有质疑过自己的性取向:我自小知道自己是异性恋,直到一段时间以后我才开始觉得自己是多性恋(polysexual)。我十九岁,在印第安纳,当时没有人理解什么叫多性恋,有些人发现我和各种性别的人约会,就会喊我婊子。

别人向我发出约会的邀请,我会先答应,在约会中判断我是否足够喜欢和信任对方,并决定是否要告诉他们我的 HIV 状态。人们会说一些像 “没有人想要你” 这样伤人的话,但从21岁到42岁,只有一个人把我拒绝了 —— 并不是因为我携带 HIV,而是因为他已经结婚了。

我的建议?保护彼此,尊重彼此。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我约会过的男人女人没被感染的原因,我给予他们足够的保护和尊重。很多人不敢去检测。

无论你什么年纪、你有没有钱,你都应该对他人负责

// Translated by: 徐思行

//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