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部 “狼人杀” 玩家都爱的神作,背后的故事竟然是《消失的爱人》原型

原标题:这部 “狼人杀” 玩家都爱的神作,背后的故事竟然是《消失的爱人》原型

作者:杨吸尘

曾经四季不停、昼夜不分地奔驰在铁道上,载满乘客驶向神秘领域,如同一座车轮上的移动帝国,这并不是在说电影 《雪国列车》,而是名噪一时的东方快车专线。东方快车 (Orient Express) 曾是欧洲最吸金的传奇 IP ,它把火车旅行变成了昼夜不停的超豪华派对,充满高级八卦、美食、音乐和最美的风光,可谓古早版高端定制旅游专线,几乎每一节车厢都有自己的历史。

∆ 古早版高端“狼人杀”正在进行中

关于这个IP最有名的作品 《东方快车谋杀案》是 “密闭空间杀人” 式推理小说的代表。试想列车上的案情推理就像是一局高端狼人杀,大概每个人物一开口说话,就有好事者在进行神之推理。如果你想了解哪个角色会最先人设崩塌或者直接聊爆,那么现在天黑,请闭眼 ……

高冷文艺的铁道先锋

在鼎盛时期,许多名人都登上过东方快车,包括保加利亚国王费迪南德、文豪托尔斯泰、爱因斯坦、弗洛伊德、圣雄甘地、杜鲁门总统、罗斯福总统、好莱坞女星玛琳·黛德丽 (Marlene Dietrich) , “瑞典辛德勒” 拉乌尔·瓦伦贝格 (Raoul Wallenberg) ,甚至迈克尔·杰克逊这样的当代名人;其他著名旅客包括 007 的缔造者伊恩·弗莱明、 “阿拉伯的劳伦斯” 、交际花马塔·哈里这样的冒险家和间谍。

∆ 东方快车其实效仿了美国大亨、铂尔曼酒店创始人乔治·铂尔曼 (Geogre Mortimer Pullman) 在新大陆创立的豪华列车 图片来源

∆ 最初成立时,纳吉麦克为公司命名为法商国际卧车公司 (Compagnie Internationale des Wagons-Lits) ,列车上著名的 WL 标志就出自法语 Wagons-Lits 一词,电影 《东方快车谋杀案》 中很多道具上都印有这个标志性纹饰 图片来源为影片海报截图

∆ 装饰派艺术 (Art Déco) 遍布车厢,彰显了上流社会的品味;另外,丝绸床单、大理石浴室、水晶杯和银质餐具、抛光的青铜台灯、精美的木质装潢无处不在;除此之外,沙龙、酒吧里填满了美酒,小赌怡情也经常是调剂旅行的兴奋剂

∆ 新艺术运动 (Art Nouveau) 珠宝大师勒内·拉利克 (Rene Lalique) 用镶嵌在古巴桃花心木中的玻璃镶板装饰餐车的墙壁,让餐厅成为列车所有装潢里最顶级的部分 图片来源

“东方” 一直都是欧洲人理想中的返魅之地,被神秘和名利冠名的东方快车自然也就少不了真正的政治、阴谋、恐怖和神秘事件。列车上曾发生十二万英镑失窃事件,之后还曾因为霍乱流行遭到临时隔离。1915年夏天,以 “阿拉伯的劳伦斯” 名留历史的英国北非情报员托马斯·劳伦斯登上东方快车。1929年,一列从伊斯坦布尔回程的东方快车被暴雪困在土耳其山区整整五天时间,期间乘客不得不靠狩猎和食用狼肉果腹。

作为一个有诸多神奇历史的超级 IP ,东方快车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它曾经启发约瑟夫·凯塞尔 (Joseph Kessel) 、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 、格雷厄姆·格林 (Graham Green) 、伊恩·弗莱明 (Ian Fleming) 以及阿加莎·克里斯蒂 (Agatha Christie) 等名家,之后与此相关的影视作品更是数不胜数,并且几乎都是经典。

∆ 玛琳·黛德丽主演的电影 (Shanghai Express,1932) 也在东方快车上取景拍摄,黄柳霜作为女配角在其中十分出彩

∆ 安德烈·于纳贝尔的电影 (Fantômas,1964) 也在东方快车上取景,演过 的喜剧大师路易·德·菲耐斯 (Louis de Funès) 领衔 图片来源为影片剧照

时光倒流:东方快车的复古魂

东方快车具有126年历史积淀 (1876年至2009年) ,期间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它以巴黎至伊斯坦布尔为主线横跨整个欧洲大陆,穿行在威尼斯,维也纳,布拉格,布达佩斯或伊斯坦布尔之间,代表了长途火车运营的最高成就。

1919年,随着阿尔卑斯山辛普伦 (Simplon) 隧道竣工,快车南线 —— 辛普伦东方快车也随即通车,始发站从巴黎变为法国港口城市加莱,以方便海峡对岸的英国新贵登车。列车速度每小时30英里,从巴黎到伊斯坦布尔大约2天半的时间。东方快车的全盛时期,同时就有奥斯坦德—维也纳东方快车、辛普伦东方快车和亚尔堡东方快车同时运作,这几条交杂的列车网络共同构成了广泛概念上的 “东方快车” 。

∆ 乘客经常会在异国情调之处寄明信片,比如这张伊斯坦布尔西岸的东方快车总站 Sirkeci 明信片

∆ 阿加莎·克里斯蒂在 《情牵叙利亚》 中回忆,辛普伦东方快车是她最喜欢的专线,而小说里发生 “密闭空间杀人” 案件的也正是辛普伦东方快

∆ 十九至二十世纪初,大多数西方人都对中东抱有十分浪漫的想法

1988年,东方快车绕行地球半周,满载大量日本和欧美乘客,首次同时也是唯一一次驶入中国,并在北京站停留两天!这列专车为纪念日本富士电视台落成30周年而开设,从巴黎经波兰驶向中国和日本,全程15494公里,耗时19天。

值得一提的是,行至中国时拖引17节车厢的是与中国渊源很深、产自罗马尼亚的 ND2 型柴油电力内燃机。罗马尼亚一直是中国友邦,中国南方铁路曾大量使用 ND2 型内燃机。随后,这列快车又经船运在日本进行改装,由日本铁道史上产量最大的 EF65 型电力机车牵引,在日本国内周游行驶,最后再船运至汉堡。有趣的是,当时选择 ND2 和 EF65 作为火车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因为它们都是逝去的经典时代和旧情怀的象征。

∆ ND2 在中国主要运用于改革开放前,改良版是动力更强劲的 ND3 型机车;80年代,适合平原运输的 EF65 在日本也被 EF66 取代 图片来源为维基百科

∆ 2009年12月12日,卧车469号成为东方快车126年历史上最后一班, “波洛” 大卫·苏切特 (David Suchet) 全程跟进。次年, BBC 电视台推出 《大卫·苏切特的东方快车之旅》 ,纪念这个象征旧时代情怀的 “火车帝国”

超级 IP 背后的神秘失踪案

东方快车不为人知的神秘还延续到了现在,惊悚电影 《消失的爱人》(Gone Girl) 的原著小说就是受到阿加·莎克里斯蒂个人事迹启发而作。生活如电影,当时克里斯蒂本人接连遭遇母亲去世和第一任丈夫出轨,然后她神秘地失踪了11天。这个事件轰动一时,大家都猜测克里斯蒂已经自杀死亡,媒体大肆报道极尽炒作之能事,但之后她却被一个记者发现以丈夫情人的姓氏在一家小旅馆登记入住。

事后克里斯蒂谎称自己患了短期失忆症,对那段时期毫无印象。之后克里斯蒂在友人建议下乘坐东方快车开启疗伤之旅。1928年秋天,克里斯蒂在离开第一任丈夫后六个月第一次登上火车。也正是在这趟列车上,她遇见了第二任丈夫、一生的挚爱 —— 考古学家麦克斯·马洛温爵士 (Max Mallowan) ,这段旅程促使她写下了三本小说,其中最长盛不衰的就是1934年发表的 《东方快车谋杀案》 。

∆ 年轻时候的阿加莎当时已经功成名就 (左) ;电影 《消失的爱人》 里裴淳华显示出一种双面气质 (右)

∆ 未曾料想,克里斯蒂这样美丽与智慧兼具的女子也会遭遇丈夫出轨,柯南·道尔当时也参与了对阿加莎的搜寻。

∆ 克里斯蒂与第二任丈夫麦克斯·马洛温爵士

1979年,著名导演迈克尔·阿普特 (Michael Apted) 试图重现这一事件,他筹划了电影 《阿加莎》(Agatha) ,此片剧情与 《消失的爱人》 可以说有异曲同工之处。曾参演74年版 《东方快车谋杀案》 的瓦妮莎·雷德格雷夫 (Vanessa Redgrave) 饰演女主阿加莎,达斯汀·霍夫曼 (Dustin Hoffman) 饰演发现真相的记者。

由于对这11天的情况知之甚少,大胆的导演决定让阿加莎的鬼魂开口说话。于是他请来好莱坞著名灵媒 —— 塔玛拉·兰德 (Tamara Rand) ,在作者生前最喜欢的地方,也是她写下 《东方快车谋杀案》 的佩拉宫酒店进行降灵仪式 (séance) 。电影最后虚构了一个类似 “消失的爱人” 那样的阴谋论结局,可以说让克里斯蒂的子嗣感到非常不满。

∆ 纳吉麦克还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家连锁酒店公司 (Compagnie Internationale des GrandsHôtels) 。这些传奇酒店包括君士坦丁堡的佩拉宫 (Pera Palace) 和蒙特卡洛的里维埃拉宫 (Riviera Palace)

∆ 讲述克里斯蒂神秘失踪事件的改编电影 《阿加莎》 (Agatha) ,克里斯蒂拒绝在活着的时候讨论自己神秘的失踪事件,在这部电影制作的前两年她才离世

∆ 塔玛拉·兰德 (左) ;当时举行降临仪式的报道 (右) ,另外,塔玛拉·兰德曾经试图刺杀罗纳德·里根总统,她自己本人后来也死于谋杀

密闭空间杀人案

“密闭空间杀人”这种经典模式运用在列车上恰到好处,列车时刻表是用来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最好证据,而行驶中的列车更是构成一种封闭的社会形态。爱伦.坡的 《莫格街谋杀案》 是 “密室杀人” 侦探小说的鼻祖,讲述了一桩封闭屋子中的离奇命案;柯南.道尔作品 《福尔摩斯探案集》 中的 《斑点带子案》 也属于这种类型的经典作品;除了 《东方快车谋杀案》 ,克里斯蒂另外一部经典小说 《无人生还》 更是这一类型的经典。

∆ 1974年版 《东方快车谋杀案》 电影是阿加莎自己非常满意的改编

∆ 也是改编自克里斯蒂的著名 IP ,(Murder, She Said,1961) 中马普尔小姐亲眼目睹了列车上的行凶过程

∆ 电影中的列车杀人场景有着经典硬汉片的场景设置

∆ 惊世骇俗的黑色电影中的列车杀人场景 (左) ;恐怖片也发生在子夜的列车上 (右)

(The Lady Vanishes ,又译作 “迷离列车”) ,电影灵感由希区柯克取材自真实事件,后来一再翻拍,也是一个关于列车的经典 IP 。电影中女儿的扮演者就是希区柯克自己的女儿帕特里夏·希区柯克

1934年 《东方快车谋杀案》 问世,尽管克里斯蒂选择南斯拉夫作为凶杀案的发生地点,但事实上,列车上第一起谋杀案直到小说发表后一年才发生 —— 1935年,富有的玛利亚 (Maria Farcasanu) ,一所罗马尼亚时装学院的校长在乘车途中被抢劫并被推出列车敞开的窗户,她的遗体在奥地利中部铁路沿线被发现,一条珍贵的银狐围脖失窃。这条围脖后来被警方发现由23岁的学生卡尔·斯特拉瑟 (Karl Strasser) 卖给了一名妇人,最后这个年轻的罪犯余生都在奥地利的监狱中度过。

∆ 克里斯蒂另外一部 “东方快车” 小说 后来也被搬上银幕,电影中富家千金女被杀,脖子上的珍贵红宝石项链被窃

∆ 启发 《东方快车谋杀案》 的还有王牌飞行员林德伯格幼子的绑架案。1932年,查尔斯·林德伯格 (Charles Lindbergh) 的幼子小查尔斯遭人绑架,受害家庭支付了5万元赎金但最后孩子仍被绑匪撕票 (左) ;案件甚至有了改编电影 ,安东尼·霍普金斯在里面饰演凶手 —— 木匠 Bruno Hauptmann (右)

1950年又有一起跟冷战有关系的密闭空间谋杀案发生在列车上,美国海军专员尤金·卡普 (Eugene Simon Karpe) 在奥地利萨尔茨堡的隧道中被推下车窗致死,据悉他当时随身携带了一份东欧间谍网络的机密文件。当时东方快车上的部分重要乘客通常是美英外交官和情报官员,其中之一就是英国前海军情报办公室伊恩·弗莱明 (Ian Fleming) ,他以尤金·卡普不幸的致命之旅为基础,写就了007系列小说中的 《俄罗斯之恋》 。1963年,电影 《007之俄罗斯之恋》 里,饰演詹姆斯·邦德的肖恩·康纳利也登上了东方快车。

俄罗斯之恋》 电影海报。影片在伊斯坦布尔火车站拍摄时有3500多人围观,让剧组的摄制工作无法进行,后来,导演泰伦斯要特技演员在一边表现惊险动作,吸引围观者的注意力,影片拍摄才得以继续

∆ 007之父弗莱明在电影 《俄罗斯之恋》 片场探班,他背后的是一辆土耳其火车

全明星阵容的影视改编

1974年拍摄电影 《东方快车谋杀案》 时,指导过 《十二怒汉》的西德尼·吕美特聚集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员,阿尔伯特·芬尼 (Albert Finney) 饰演 “波洛” (Poirot) ,还有劳伦·白考尔、英格丽·褒曼、肖恩·康纳利、瓦妮莎·雷德格瑞夫加盟。这部电影成为了这个 IP 最负盛名的改编版,并为英格丽·褒曼赢得了她的第三部奥斯卡奖。有趣的是,希区柯克 《惊魂记》中的著名 “精神病人” 安东尼·博金斯 (Anthony Perkins) 在这一版本中也饰演了一个有恋母情结的角色。电影公映时,84岁的阿加莎出席了电影首映礼,并夸奖这是她一生中唯一完全满意的电影改编作品。

《东方快车谋杀案》 2017年最新改编版的阵容更是华丽丽,电影导演、同时也是 “波洛” 的扮演者肯尼思·布拉纳 (Kenneth Branagh) 的胡子造型很别出心裁,被戏称为 “异形抱脸虫” 。但布拉纳强调, “此剧本来就是大于生活的改编,干嘛不把胡子也放大一号?” 约翰内·德普饰演反派角色、作恶多端的美国古董商拉切特 (Mr Ratchett) 。74年版本的拉切特在电影开始没多久之后就身亡了,这一次德普会在电影中坚持多久还是个迷。

∆ 三版的波洛造型对比,新版 “波洛” 肯尼思·布拉纳的胡子造型很别出心裁

∆ 2017年的新版电影中,杀人现场的设置也完全改变了,变得十分凌乱

∆ 亦正亦邪的安东尼·博金斯是诠释心理变态的最好人选

2010年, BBC 电视剧版 (Agatha Christie's Poirot) 中, 《东方列车谋杀案》 作为其中的一集出现,大卫·苏切特 (David Suchet) 这位老牌 “波洛” 专业户的演技让人动容。 《大侦探波罗》 这部剧可谓当年的 “神夏” ,从1989年开播,25年拍摄了13季,第13季以波洛的死亡为结局实在用意深远,最终波洛死去的一幕就像夏洛克当年的坠楼一样让人难以释怀。

2015年,为了纪念富士电视台成立55周年,热爱悬疑剧的大和民族也拍摄了改编日本版 —— ,改编把故事放在了复古气息浓郁的日本昭和时代,并由擅长指导刑侦剧和推理剧的河野圭太导演,是著名推理编剧三谷幸喜阔别九年的又一部改编作品,该剧由野村万斋、松岛菜菜子、二宫和也、玉木宏等明星主演

∆ 大卫·苏切特 (David Suchet) 版 “波洛” 自带气场一米八

∆ 日本富士电视台的改编版 《东洋特快杀人事件》 ,从案发第二天的剧本开始进行了全新的创作。但同时也因为 “波洛” 的饰演者、日本国宝级狂言师野村万斋表演比较浮夸被人吐槽

以上所有这些让我想起了电影 《雪国列车》 中,列车内部独特的生态环境和格局,以及乌托邦式的主题,它们只是在告诉我们那个事实:现代社会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快要脱轨的列车,还在维系它的仅仅是向恶的妥协。然而看了这么多介绍,我们还是不知道究竟谁是那匹隐匿的 “狼” ,想必电影也不会这么容易让人猜到。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