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讲武谈兵|从近期海空军联演,谈谈我军海空联合作战如何发展

原标题:讲武谈兵|从近期海空军联演,谈谈我军海空联合作战如何发展

海军装备的红旗-9防空导弹。 中国海军网 图

根据中国军网报道,近日,解放军东部战区所属东海舰队与空军航空兵举行了一场联合对抗演练。

演练中,红方舰队由052C型“济南”号导弹驱逐舰、“现代”级“宁波”号导弹驱逐舰和054A型“滨州”号导弹护卫舰组成,而组成蓝方舰队的为052C型“郑州”号和“西安”号导弹驱逐舰,以及054A型“常州”号导弹护卫舰。东部战区空军的多型军机,包括预警机、轰炸机以及战斗机全程配合两方舰队作战,初步形成了海空一体化的联合作战体系。

那么,从未来战争形态来看,我军的海空联合作战体系应当如何发展?外军多年的战争实践又对空军和海军建设又提出了哪些要求?这些问题都有待我们去分析和思考。

海空联合,大势所趋

以往,我国空军和海军有比较明确的作战使命。比如,空军的主要任务是担负国土防空,支援陆、海军作战,对敌后方实施空袭,进行空运和航空侦察;而海军的主要任务是独立或协同陆军、空军防御敌人从海上的入侵,保卫领海主权,维护海洋权益。两大军种之间虽然有相互协同和支援作战的要求,但是长期以来都是在战略以及战役层面来进行的,类似此次东部战区海上联合对抗演练这种具体到单舰、单机的战术行动层面的联合作战,还是不多见的。

应该说,随着我军从军区到战区的转变,虽然只改变了一个字,但是对于辖区内所属陆、海、空以及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的联合作战要求却比以往提高了很多。尤其是对于北部战区、东部战区以及南部战区这样拥有较长海岸线和管辖海域的战区作战指挥体系来说,如何更好地实现所辖空军以及海军兵力的海上一体化联合作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也具有深远的实战意义。

海空联合作战能够最大程度发挥两个军种的作战能力。

通过海空联合作战体系的进一步构建和完善,能够更好的整合战区所辖空军以及海军兵力资源,实现最为优化、高效的装备/人员配置和部署,使得每一个作战单元,甚至每一名官兵都能够发挥最大的作战效能,更好的实现“能打仗、打胜仗”的强军目标。

在具体操作层面上,可以有很多改进和提升的空间,比如,对战区所辖空军以及海军的防空兵力进行全面整合:一方面,实现空军以及海军空中预警机、地面对空警戒/搜索雷达的一体化组网,探测目标信息互通共享,装备和人员统一调配。尤其是海军可以充分利用空军拥有空警-2000这样飞行速度更快、巡航时间更长的大型喷气式空中预警机的技术优势,弥补本方在空中预警体系方面的短板。另一方面,在防空作战武器装备的部署上,战区所辖空军以及海军也能够有更进一步的融合。比如,空军所属“红旗”-9远程地空导弹和“红旗”-12中程地空导弹部队可以为海军所属港口、机场等重要设施提供要地防空保护;海军所属导弹驱逐舰和护卫舰也能够为空军机场等重要设施提供海上防空反导支援。

“空”与“海”,以谁为主?

海空联合作战体系虽然强调了两大军种的联合以及兵力的优化配置,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也存在一个以“空”为主还是以“海”为主的问题。因为,这其中就涉及到了负责具体战术实施的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设在哪里。

对于现代战争来说,制空权的重要意义可以说不言而喻。如果海空联合作战体系由空军来负责主导,并且以空军指挥机构为主组建联合作战指挥控制中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从实际作战角度以及我军现状来看,这个思路还存在一些难以克服的不足。首先,我国空军的大中型空中预警机虽然已经摆脱了单纯的“空中雷达站”的角色,具备了一定的对空对海指挥能力,但是与全盘协调指挥由多艘大型战舰以及十余架各型军机组成的立体化海空作战的要求来说,还是有差距的。尤其是大中型空中预警机内部容积有限,也不可能完全容纳联合作战指挥中心的所有人员。因此,从战术指挥层面来看,大中型空中预警机更多的还是联合作战指挥控制中心所下达的决策指令的执行者,而非制定者。

护卫舰近防炮射击来袭目标。

而如果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设在距离海上作战区域较远的陆上,则由于无法实时感知战场态势变化以及无线电通讯会受到敌方干扰等因素的影响,很难及时做出判断和决策。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海空联合作战体系的指挥控制中心最佳的选择,就是设在海上舰队的旗舰上。

从此次海上联合对抗演练也可以看出,红蓝双方舰队的指挥控制中心就分别设在同为052C型导弹驱逐舰的“济南”号和“郑州”号上。而空军所属预警机、轰炸机以及战斗机等多架军机也是执行舰上联合作战指挥控制中心下达的命令,进行前出侦察以及对海上目标实施攻击等任务。这也说明了对抗演练采用的就是以海军舰队为主导的海上联合作战指挥模式,空军航空兵部队属于重要的空中突击以及支援力量。当然,从联合作战指挥控制中心的组成来说,应该有空军相关人员在舰上负责海空军兵力之间的协调与配合。

实现多军兵种平台“互联互通”

海空联合作战体系的构建,在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先进数据链系统的支撑。可以说,能不能建立起强大的联合作战体系,最关键的一项就在于是否拥有高速、大容量、抗干扰能力强和保密性好的数据链系统。在这方面,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是最早开始发展起步的,从最初只能实现点对点联通的Link1数据链到第二代可以实现点对面联通的Link4数据链,再到第三代可以实现面对面联通的Link11/14数据链,最后发展到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Link16数据链。

Link16数据链的研制成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使得情报信息的共享和传递第一次从单一军兵种之间拓展到了诸军兵种通用化的阶段,也就是现在常说的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而目前美军数据链已经开始向不同数据链之间的互联互通和有机融合的方向发展,以实现多链路之间的协同作战,打造一体化数据链体系,力图实现近乎无限的可扩展能力(理论上节点数不受限制)、强大的升级能力(现有各型数据链在这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局限)、分布式资源共享能力、出色的抗摧毁能力(使得点穴战和以一点破全网的战术完全失效)以及非常灵活的组网方式(可以根据不同的作战使用要求,组成不同级别的战术网络数据链系统)。

在此次海上联合对抗演练的报道中,红方舰队指挥员下达了“目标方位分发水面和空中作战单元”这样的指令,说明目前我国空军和海军主战装备已经拥有了类似美军的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可以实现跨军兵种之间的情报信息互联互通。这也体现了我军在数据链发展上的后发优势,跳过之前的几代,直接以美军Link16数据链为瞄准目标。当然,随着今后规模更大、作战平台更多的诸军兵种联合作战体系的建设,也必然会对我军现有的通用战术数据链提出更高的发展和改进要求。

数据链能够让各作战平台联网作战。图为美国军队通过数据链联网作战示意图。

武器装备应更加多用途化

在诸军兵种武器装备发展上,尤其是各型作战平台所搭载的制导弹药也需要根据海空联合作战体系的要求来进行改进和完善。比如,空军航空兵轰炸机部队一般执行的都是对地面目标的打击任务,因此,常备的武器弹药也是针对地面目标的特点而研制的,比如杀伤爆破弹、子母弹等,在导弹战斗部类型的配置上也是如此。而这些弹药对于海上不同吨位的各型战舰的杀伤效果并不理想,无法达到最佳的作战效能。

一般来说,打击水面战舰最有效的当属半穿甲弹药或战斗部,配以延时引信,可以在击穿舰体后引爆,实现最大程度的毁伤效能。如果再配以2016年珠海航展上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展出的温压反舰战斗部,对舰体的毁伤效能还能够成倍提高。因此,对于要配合海军舰队进行海空联合作战的空军航空兵部队来说,无论是轰炸机,还是具有对海攻击能力的多用途战斗机,都应该根据打击水面舰艇的要求来配置武器弹药,包括之前接触很少的空射反舰导弹。

目前,美军正在将新一代远程反舰导弹LRASM-A集成在B-1B战略轰炸机上,以实现其海空联合作战体系反舰能力的大幅提升。那么,我军也可以借鉴这一做法。当然,空军航空兵部队的战机如果挂载空射反舰导弹,包括挂载系统和火控系统等也要进行相应的改进和改装。

结语

可以期待,未来解放军海空军深度联合作战的演训将继续增加,互用机场,互相指挥,探索出一条适合我军军情的“空海一体”联合作战体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