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财报解读丨网剧进入单集2400万时代,片方依然盈利难

原标题:财报解读丨网剧进入单集2400万时代,片方依然盈利难

1480万一集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不是终点。在剧集价格水涨船高的今天,单集网络版权卖出2400万的《盗墓笔记3》,再次刷新业内对版权费的认知。

然而,片方的收益却与版权价格的飞涨并不匹配。从2016年至今,鲜有电视剧上市公司出现业绩的大量增长。究其原因,既有制作成本的水涨船高,也有公司自身运营的种种问题。从已经公布的Q3财报里,我们或许能窥得一二。

从已经公布的所有三季度报告来看,国内电视剧行业仍然处于混战状态,看似光鲜的隐患尚在,亏损严重的也有转机。

华策影视依旧占据行业龙头地位,营收稳步增长;唐德影视因头部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收入确认,业绩增长亮眼;印纪传媒在电视剧业务方面,也因为《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大热取得了良好的利润;慈文传媒中规中矩;欢瑞世纪则成为唯一亏损公司。

对于以电视剧制作为主要业务的国内上市公司来说,保持业绩的长期稳定增长是很困难的。行业特性注定了业绩的高波动性,上市公司的业绩受主打剧集的市场表现影响极大。而类比电影行业:万达电影、中影股份、光线传媒等电影巨头都有线下院线或者票务网站作为依托,即使票房收入不佳,在衍生品销售和推广发行收入方面都有着特有的优势,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上游制作对自身业绩的控制,相比之下容易保持业绩的稳定。

而电视剧公司的衍生业务几乎都建立在剧集成为爆款的前提上,剧集达不到预期的火爆程度,其它渠道的收益就无从谈起了。

三季报表里营业收入第一的华策影视与末尾的欢瑞世纪,是值得重点分析的对象,电视剧行业的普遍问题从这两家代表性企业里能窥见一二。

剧集价格飞涨,上市公司为何盈利不轻松?

华策影视在营收规模上仍旧保持了行业第一的位置。作为A股市场电视剧龙头企业,华策在营收和净利润上都保持了稳定的增长,24.97亿的营收远超其它同行,净利润也有9.93%的增长。

2015年,华策影视就推出了所谓SIP(超级IP)策略,即大投入、大制作、大数据、大营销一体化的运营战略。这样的策略下,造就了一大批以流量明星、大力度营销为特点的高价剧集,华策影视的营业收入也随之在2015、2016年大幅增长,从2014年底的19.16亿,增长至2016年底的44.45亿元,一举奠定在国内电视剧公司里的领头地位。

只不过,随着大制作、大投入而来的,还有明星、营销上的巨大成本增加,利润率的低下成为摆在华策面前的一大问题。华策营收规模逐年增长,毛利率和净利率却逐年下降,从表中也可以看出,除了亏损的欢瑞世纪、以及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华录百纳毛利率低于华策之外,其余三家公司毛利都在40%以上。

如果把目光拉远到近五年,可见在提出SIP战略的2015年之前,华策影视的毛利率和如今的慈文传媒以及唐德影视相近,可见整体战略的变化对华策影视的巨大影响。

根据华策影视数据,《谈判官》《上古情歌》《一粒红尘》《美味奇缘》《冰上星舞》四部电视剧和一档综艺节目,成为上半年前五大作品收入来源;而从四季度情况看,仍有《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甜蜜暴击》《创业时代》《悲伤逆流成河》等全网剧可能确认收入,剧集的数量很多,阵容也依旧强大。如《甜蜜暴击》,主演为鹿晗+关晓彤,《创业时代》则是黄轩+杨颖,无不是一线流量明星,可见公司大投入、大制作的SIP战略依然坚定。

华策影视的现状,折射出天价剧集订单频频出现,制作公司却难以大赚的原因。当红演员片酬呈几何式增长,成本的上升,使得毛利率不升反降,也使得高价剧集的增长部分难以体现到制作公司业绩上。

巨额收款压力下,坏账风险仍然存在

影视公司特别是电视剧公司的一大特点,就是结算回款周期长,应收款数额巨大。华策影视三季度账面应收款高达30.27亿,回款是否及时影响企业现金流,潜在的坏账风险也影响公司业绩数据。

虽然华策影视报表上净利润有9.93%的增长,但也并不能完全理解为业务增长,因为华策影视在今年率先更改了应收款的会计处理方式,在实际上增加了利润。应收款由于存在坏账无法收回的风险,账务上必须计提一定比例的“坏账准备”,以免影响报表的利润数据。华策影视在3月发布公告宣布更改坏账计提比例,对比华策影视2016年年报,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的比例从5%降到1%;1至2年不变,均为10%;2至3年,从50%下降到30%。

这一举措在一季度就对华策影视的业绩数据产生了正面影响,一季度公司营收下降11.6%,净利润却上升了23%,这其中很大程度上受到会计处理变化的影响。

当然,华策给出的理由是客户均为知名视频网站、卫视等大客户,风险是可控的,此前的坏账比例过高,造成失真,纠正过来也是正常行为。

只不过在今年,行业里却正好发生了乐视事件,乐视的最大欠款方就是华策影视,半年报显示乐视旗下子公司对华策有3.68亿元的欠款,其中因未播出剧目形成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32亿元,因已播出剧目形成的应收账款金额为2.36亿元。这部分欠款通过收回重售、对抵等处理过后实际欠款会有所下降,但具体情况如何,目前并没有统一说法公示。

从这些情况来看,营收规模领先的华策影视面临的困难也不少,能保持目前的业绩实属不易。

剧集收入迎来Deadline,欢瑞世纪能否完成业绩承诺存疑

因为周期性因素,电视剧行业普遍的节奏是在前三季度制作,四季度确认大量收入,因此每年四季度都是各大公司确认收入的高峰。

如华策影视,2016年Q4收入20.90亿,约占2016全年收入的47%;欢瑞世纪,2016年Q4收入4.09亿,约占2016全年收入的55%。也因为Q4的收入分量太大,因此前三季度的业绩并不能完全体现公司整年情况。特别是作为影视Q3报表唯一亏损的欢瑞世纪,身上还担负着2.9亿的业绩承诺,四季度因此也成为欢瑞世纪今年追赶业绩的最后机会。

欢瑞世纪董事长钟君艳表示:今年公司几部大戏都基本锁定了“买主”,目前都在后期制作阶段,拿出发行许可证就可以签订合同,确认收入,所以不用担心业绩承诺无法完成。

钟君艳所提到的大戏,就是不久前分别作价3.3亿元和2.88亿元,将独家网络版权售与爱奇艺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和网络定制剧《盗墓笔记3》,以及卖给腾讯的《封神之天启》《青云志3》《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三部总价8.4亿元的大单。

虽然这几部剧集锁定了买主,加起来总收入惊人,但对欢瑞世纪2017年业绩能有多大提升,能否达到2.9亿元的承诺仍然存疑。

这也是因为电视剧行业的特殊性,按规定,电视剧账务处理上收入确认的节点为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后,电视剧母带移交给买家的时点。

根据欢瑞世纪报表里的开拍计划,以上几部剧,仅有《天乩之白蛇传说》拍摄完成,三部《盗墓笔记》的预计开拍时间都在12月,预计会在2018年确认收入。此外,《青云志3》与《封神之天启》三季度开拍,即使进展迅速能在年内完成拍摄,也基本不可能计入今年业绩,因为《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审核——发布时间通常在一个月到数个月不等,在Q4季度获得发行许可证概率不大。

不管最终能否完成今年的业绩承诺,承包卫视周播剧场导致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亏损的欢瑞世纪,未来能否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才是重点。跟风“IP+流量明星”的做法在过去两年屡试不爽,但随着今年越来越多的爆款剧集关键词变成“质量”、“演技”,欢瑞世纪或许也需要重新考量市场的发展方向。

这也是整个电视剧行业面临的难题——在成本被流量明星、营销支出大量覆盖的情况下,电视剧公司也很难取得可观利润。成本如何控制的问题日趋紧迫,盲目跟风躺着赚钱的时代,显然已经是必须淘汰的过去时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