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金 狐:蝴蝶飞飞

原标题:金 狐:蝴蝶飞飞

第 471 期

蝴蝶飞飞

金 狐

卉风总感觉自己在睡梦中被人暗算了,下手不轻。早晨起来,对着镜子一照,青头紫脸的。鼻翼两侧几只褐色的蝴蝶顽固地停驻在那里,在她日益消瘦憔悴,颧骨突出的面颊上盘踞着。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一条缝,婆婆花白的脑袋闪了一下。这个老不死的!她暗暗咬住嘴唇,用食指抠了一大沓湿粉,往脸上猛烈拍打。

“王东”。她喊老公的名字,好像冰雹落在瓦脊上:“我们家新房子门口必须装个监控。”

一个清瘦的男人闻声从卫生间里疾步走出,手里的剃须刀“嗡嗡”响着:“我们那里是高档小区,门卫、转角、楼道、电梯都有监控的。”

“这跟我们家门口装监控有关吗?”她顿时火冒三丈,抓起手包,旋风般冲出门去,“砰”地一声把满肚子怨气扔给屋里的人。

近来,她总被浓浓的黑暗包裹,浓极了的黑暗,像有重量似的压迫着她的身心。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彷佛被埋在万丈深渊里,完全与这个世界隔绝了。她感到恐惧和窒息。种种的不如意接二连三。

可不。在公司楼下,就撞见了霉运。电梯刚到,就听见身后有铁蹄一样的皮鞋哒哒声。一男一女挽着臂膀飞快地冲进来,一股香风弥漫在狭小的空间里。

“卉风”。女人带着微笑的酒窝喊出她的名字。

她一撩眼皮。这个衣着光鲜亮丽的女人居然是老同学杨露。她旁边的那个可是当年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邱劲呀。

邱劲礼貌地冲她点点头。抬手致意时,手腕上的劳力士如夜明珠一样熠熠生辉。

她用力挤出笑脸,嘴角弯出的弧度却表明,她想哭。

电梯里的金属墙面如同一面镜子,清晰地映照着杨露粉白娇嫩的脸,对比着她的,那些被蝴蝶摧毁了的面孔。

终于,电梯在莫名的寂静中停住。她一仰下巴走了出去。

办公室像口棺材。她吃力地把窗子推出一个豁嘴的样子,一股冷风从高空扑过来,裹住她,吹得她浑身上下冰凉冰凉的,一直凉到骨头里,凉到灵魂里。有那么一瞬她想随风飘出去,如同一片落叶,一粒尘埃。要是那样的话,有人该得意了吧?她在心里冷冷一笑。在狭窄的空间里来来回回转了几圈。然后打开抽屉,急切地翻寻起老同学的号码本,她需要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使自己安神。

闷闷不乐地捱到下班,王东开车来接她。他们的新房子正在装修,虽说是个小套,但环境一流,小区高档,和公婆分开住一直是她的梦想。一个大妈旁若无人地横穿马路。王东猛踩刹车,没系安全带的她差点磕到了头。

“找死!”她大声骂着。

“这年头”她顿了一下,转向王东:“你还记得我们有个同学叫杨露的吗?”王东不响。她又继续说,“跟我同过桌。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两个月又离了。你猜她的新任老公是谁?竟然是邱劲,这女人可真有本事……”

王东不响。她觉得很不爽,用胳膊捣他一下。

嗯。王东直起身子,提振了一下精气神。用一种故作轻松的态度说:“昨天我碰到他俩了,和我们家对门,大套。”

王东说完,瞥了一眼他的妻子。这一眼使他后悔不已,他确信有些消息是能杀人的。卉风的脸色陡然变成灰黄,死了似的。而那些蝴蝶却是异常活跃,幽灵般从她的眼窝深处、鼻翼两侧源源不断地涌出……

卉风疯了。

卉风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脸上的大蝴蝶生出了小蝴蝶,她一怒之下砸了美容院的玻璃门。大骂说,什么狗屁激光,越激越多。里头便有人回骂她是个疯子。说她的名字就是一种暗示。卉风听到这话就真疯了。

疯子被家人以爱的名义送进了一家医院。

这是一家特别的医院,他们的病人不会被关闭、捆绑甚至被迫喝下各种苦涩的药物。他们治疗的手段非常新鲜而且神奇。

医生把卉风带去一片旷野,到处是坑坑洼洼的沙石地、断桥、坍塌的墙壁、枯竭的河流,还有那一个个隆起的土包和墓碑表明这里是一个荒凉凄惨的坟场。医生说,这是你精神的家园,每一个坟头里都埋葬着你怨死的、恨死的、恼死的和烦死的灵魂。

她被吓得两腿发软,打起冷颤,心虚地瞄了一眼离得最近的一个矮丘,灰色的墓碑上清清楚楚刻着杨露的名字。她惊恐地摇头、后退,哭泣着逃跑。不料,一个又一个黑影从坟包里串出来,包抄着挡住她的去路,他们歪头侉像、吵吵嚷嚷地撕扯她、侮辱她,把吐沫口水喷到她的脸上,把污泥烂草、牛粪狗屎糊到她身上,直到她精疲力竭地扑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置于山顶浴泉里。但见莽莽苍苍,群山巍峨,凌空飞出九个字“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茫茫宇宙,朗朗乾坤。凌万物而超脱。她像一个新生的婴儿,赤身裸体享受着泉水温情的浸泡和洗涤。洗完后,顿觉神清气爽,通体舒畅,轻盈。观世音菩萨把甘露洒在她的额头,如水化解了她各种伤痛,霞光为她披一件薄纱,她像一个女仙赤身走向凡尘,走向她此生无法割舍的爱和联系。

多年之后,有人见到了卉风,她正给一个年轻女人看病。她用一只手轻轻撩开女人脸颊上散乱的碎发,捉住了一只停留在那里的蝴蝶。面对病人惊慌的目光她温柔地按抚着:“孩子,别怕!我认识这些蝴蝶,我会帮你一只只地清理出去的”。鹤发童颜的卉风如今开了一家心理诊疗所。

作者简介

金虹,笔名金狐,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金湖县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散见《少年文艺》《大观》《小说选刊》等报刊,并入选各类年度选本,著有中、短篇小说集《签约情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