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一块出土庙碑见证接山前口头村百年沧桑

原标题:一块出土庙碑见证接山前口头村百年沧桑

后土庙碑记

文/徐家尧

2008年8月,随着接山镇前口头村小学教学楼的动工,一块被掩埋地下近四百年的石碑和一个美丽的传说訇然出土。

这是一块庙碑。

碑文为“后土庙碑记”。

碑文记载,天启二年春,有客人路过此处,见山明水秀,河流环绕,认为必是神灵护佑之地。穿村而过,见村北有一后土庙,供奉着后土神祇。庙中有画像,但却没有庙碑。客人感到诧异:我见过很多庙,尚未见过有供奉后土神的,此处供奉,必有原因。但为什么没有庙碑说明呢?栗姓一位叫述川的先生告诉他:“因为此事近似于虚幻,所以没有立碑记之。”客人说:“如果言之有据,虽幻亦真。”述川遂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万历十一年,这一带得了一种怪病,叫大头瘟,医生和巫婆对此都没有办法。正在这个时候,村里一个妇女忽然有神附身,说:“我是后土神,有‘祛瘟散’,可救一方之难。”,言讫授以神方。村民捐资,照方置药,远近的村民吃了以后,立即痊愈,为此建了后土庙。客人说:“事若属实,可以立碑。”之后,村民自动捐款,补立了庙碑。

此碑诱人之处是,碑文由俞大猷书丹。人们所熟知的俞大猷,福建泉州人,明代著名的抗倭名将,民族英雄。他一生几乎都在与倭寇作战,战功显赫,与戚继光并称为“俞龙戚虎”。如果碑文出自此君之手,此碑价值则难以估量了。遗憾的是,碑文书写者,虽名为俞大猷,但并非抗倭名将。因为,那位叱咤风云的民族英雄已于1579年逝世,而后土庙碑立于天启六年,即1626年。这说明,此俞大猷非彼俞大猷。

虽然如此,这块石碑的史学价值和美学价值还是不容否定的。

一、在明代时,前口头村并不叫前口头村,而是叫邵村。村址几乎没有变动,只是规模大了许多,原来位于村后的后土庙,现已荡然无存,庙址变成校址,且学校以北也已辟为民居;

二、栗姓为邵村大族,且较他族富裕,这说明栗姓有可能在明朝以前就已经定居,原先村中也许有邵姓,但不知现在何处。

以上两项,为修撰村志或其他志书提供了真实的依据。

三、“郡之大东,古汶界焉。汶之西岸距里许,曰邵村”,邵村与戴村坝近在咫尺,印证了戴村坝系汶清分野,这一定论自今沿袭。

四、碑文共467字,楷体。线条流畅,运笔自如,书写灵动,提案清晰,二王神韵浓郁,是难得的书法精品,也是研究明代书法不可或缺的素材。

五、就东平而言,现存清代碑刻较多,而有明以前的碑刻则已稀少。后土庙碑,保存完好,字迹清楚,碑文中间杂个别异体字、罕见字,应该说,此碑还是一块难得的石碑。

附碑文:

郡之大东,古汶界焉。汶之西岸距里许,曰邵村,有栗之一族,云仍相继,以耕读世家。其村之迆北建后土像,庙而不碑,故居人之后起者被呵护,而莫究所由来,非一日矣。岁值天启二年壬戌之春,客有过此而留者,低(原字为亻丘)回久之乃叹曰:山明水秀,四面环绕,洋洋乎盛地也哉!生于斯者,且发祥之,长也宜矣,得无阴鸷而默佑者乎?于焉谒是庙。仰视俯询,而知其为后土设也。客愀然曰:庙像多矣,未见有所谓后土者,设之必自有说,如何不记之以石?还而访之。前族有述川君,页页(音zhuan,字库无此字)末甚悉,将言而嗫嚅,曰:言之似近于幻,故弗记。客曰:人不信神,政幻之一字误之也,苟言之有据,虽幻亦真。述川君因叙其先大人西川翁丁。万历十一年癸未岁,人生奇症,名大头瘟,巫医罔效。忽里妇有神附之曰:余乃后土神也,有祛瘟散,堪救一方之难,惟栗其颇饶于力,当代为救之。即授以神方,俾其捐赀,如方置药,远近服之,靡有不效。而庙从此建焉,其一时感应之验,不可胜记,兹特其由来云尔。客愕然曰:微若神,此方之族,其何有今日乎?果应若是,即可记也。于时有三五同志者,随意捐赀,述川君为之蓄积,于今三年,乃置石以为之记,俾后之人得知其庙之所由建与夫神功之不可诬也。如此夫。

古东原郡庠廪生 袁鲁彦 撰记

三吴青邑后学 俞大猷 书丹

大明天启六年仲春榖旦

石匠 祝千中 祝千和 王孟厚

同镌

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