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梦断大栗子沟——伪满皇帝溥仪在白山退位始末

原标题:梦断大栗子沟——伪满皇帝溥仪在白山退位始末

溥仪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三省,妄想通过扶植一个傀儡政权,让中国人在他们的手下苟且偷生。1932年3月9日,在日本军队的支持下,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从天津到达东北,在长春成立了傀儡政权——“伪满洲国”。1945年8月,在太平洋与南洋战场的失利让日本人陷入泥淖之中无法自拔。8月9日,苏联突然宣布对日开战,日本岌岌可危的形势更加恶化,失败已经不可避免。作为傀儡政府的元首,多年来溥仪被动或主动地知道了日本人太多的秘密。为防止大难临头时日本人对自己痛下杀手,他被迫同意了日本军事部的撤退行动,来到白山大栗子沟避难。

伪满皇帝溥仪退位宣诏遗址

今天,大东北V就伪满皇帝溥仪在白山退位携手省地方志学会副会长、白山市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主任董新春,让他一起与大家共同还原这段著名的历史故事。

1962年,毛泽东主席在颐年堂与溥仪共进晚餐时,很有风趣地对他说:“皇上不能没有皇后啊,可以再结婚嘛。”

仓皇撤离 暂落临江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对日作战,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率领参谋长一起求见溥仪。在伪帝宫里对溥仪宣布,日军重新调整了战略部署,决定主力退守“南满”,并在东部山区构建防线,让出“满洲”的“北部”和“中部”,采用游击战的形式,跟苏军长期周旋。要把国都迁往通化,皇室和政府都要迁到那里。

8月11日上午,伪宫内府向留守人员发放了疏散费;下午,溥仪把珠宝字画等装了六七十个大箱子,带着皇后婉容一干人等,在日本人“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和宪兵曹长浪花的“护送”下,从长春伪皇宫中出逃。车开出南大门时,与溥仪同车的毓嵣发现车后有火光,仔细一看,只见“建国神庙”起火了。毓嵣马上向溥仪报告,溥仪回头看了一眼,神色黯然,一句话没说。

溥仪离开伪帝宫的当日,长春火车站广场和候车室挤满了急于逃出长春的日本人。午夜时分,溥仪从长春东站登上了开往通化的火车。经过24小时的长途颠簸,直到8月12日的午夜时分,火车才抵达了通化。

1938年,日本人在大栗子修建炼铁设备。

抵达通化后,溥仪并没有下车,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登上了火车。山田乙三跟溥仪讲,关东军司令部已经迁到这里来了,但是通化不是溥仪的终点站,关东军选择了长白山下鸭绿江畔的临江大栗子镇来安排溥仪,那里山高林密,有一座铁矿,可以躲避苏军的空袭。随即,山田下车,火车又开动了。

8月13日上午9点至10点之间,大栗子车站外面布满了日本兵。站台内站有佩戴很高军衔的日军军官。这些日军军官到来后,把车站职员都赶进了车站的办公室里,不许他们上站台。办公室的窗上挂着帘子,帘子是用纱做的,外面的活动情况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日军军官来到火车站大约半小时后,只见一列很华丽的专用客车--“展望号”徐徐进了车站。这列专车一共有五节崭新的车箱,每节车箱的连接处是用考究的黄色栏杆装饰的。透过车站办公室的纱窗帘子,车站职员们看到溥仪身着军装,脚登马靴,从第二车箱走下火车。

1934年3月1日,二十八岁的溥仪在长春举行登基大典,当上伪“满洲国”皇帝。

溥仪走下火车后,就钻进了停站台上的红色小轿车,立即开走了。日军警卫部队全副武装,一律面朝外,背朝公路,荷枪实弹站立,从火车站一直站到通往溥仪居住的道路的两侧,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溥仪乘坐轿车离去后,日军警卫部队即撤。接着又开来了一些货车,拉走了各式各样带有花徽的箱子以及行李。溥仪装满珠宝字画的六七十个大箱子,等到大栗子时只剩下四十几箱了。

这天,伪满洲国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带领皇后婉容、福贵人李玉琴、伪满洲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等众大臣和宫内府眷属与伪皇宫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伪皇宫祭祀府总裁桥本虎之助,伪皇宫宪兵曹长浪花和部分日系职员及其他们的家属,逃到他们认为最安全的大栗沟来避难。另外,还有伪帝官禁卫队的一个连和日本兵一个营,总计500余人。

无奈退位 伪满解体

溥仪及其随行人员到大栗子后,住进了南大楼。这里原系铁矿的日本人住宅,有楼十几栋,平房数十间,方圆一平方里。溥仪及皇后、贵人住进了当时的“东边道开发株式会社大栗子采矿所”所长染谷前的住宅。此房为日本式平房,呈丁字形,“丁字房”其“横”五间,其“竖”三间。随行人员被安置在“丁字房”周围一里左右的几栋二层楼和数栋日式平房以及“大栗子沟技术工养成所”内。

8月13日晚,伪通化省政府和伪临江县政府官员为溥仪举行宴会,八凉、八热外加一个人参甲鱼汤,喝的是茅台、西凤酒,还有绍兴老酒和通化葡萄酒。厨师是事先由日本人在大栗子找到的满族人吴悦亭,正黄旗人。按满族风俗,溥仪来大栗子下车后吃的是面条。

伪满时期白山大栗子沟的技工培养所。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表《终战诏书》。中午,吉冈、溥仪等在大栗子收听到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十分惊慌,一时不知所措。李玉琴的回忆录中写道:“吉冈通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时候,溥仪哭了,吉冈安直也哭了。溥仪立即双膝跪下,向东叩首,还打了自己两个嘴巴子。吉冈安直也跪在地下,跟着溥仪一起磕头。”

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溥仪等人面前,伪满傀儡政权怎么办呢?对此,吉冈安直也很茫然。天皇虽然宣告了投降,但天皇不直接掌握国家政权,而关东军就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伪满傀儡政权的存亡掌握在关东军手里。当时,还有许多日本人不相信战败会成为事实。

8月15日下午,溥仪来时带有伪满皇宫禁卫队的一个连,他们负责“临时行官”的警卫工作,这也是溥仪在大栗子唯一的武装力量。在这紧要关头,日本人为了加紧对溥仪的控制,便于16日拂晓,背着溥仪,缴了禁卫连的武装,并立即遣反长春。从此,行官便由日本兵护卫,加强了对溥仪的控制。

8月16日,为了弄清天皇投降真相,领受关东军主子的意旨,伪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急赴通化求见日本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因关东军派副参谋长松村知胜去东京大本营尚未回来,准确消息难以得到,所以张景惠又等了一天。

8月17日,松村知胜回到通化,关东军司令部向全军下发命令,宣布停战缴械。于是自日俄战争以来,在中国东北横行了四十年的日本关东军灭亡了。当天下午,张景惠与伪满洲国总务厅长官、日本政府的全权大使武部六藏急返回大栗子,向溥仪通报情况,安排溥仪发表所谓的退位诏书。午夜,在大栗子矿技工养成所的员工食堂,召开了伪满洲国紧急参议府会议,又称“内阁会议”。

据时任伪满洲国外交部美欧司司长的郑广渊回忆说:“日本天皇亲自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在日本关东军参谋部的授意下,伪满洲国于大栗子矿山食堂举行了皇帝退位仪式,那天各部大臣都参加了,个个面如土色,谁也无心谈论什么,站着的,蹲着的,屋里乱糟糟的,空气十分紧张。溥仪仅用两分钟就宣读完了日本入早已拟就的‘退位诏书’。诏书的内容记不清了,只隐约记得说自愿退位,最后有‘仰赖天照大神之保佑’一词”。

1934年3月1日,溥仪在登基大典上宣读的诏书。

溥仪放下“诏书”,巡视一下面前群臣,说:“本人基于日满一德一心之大义,现在退位。希望各位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如有幸长生在世,想还能有再见的机会吧。”话一讲完就离开桌子,从右边走到大臣的前面,首先在最年长的张景惠前面伸出了细长的右手,要同大家握手告别……

当溥仪走到伪兴农部大臣于静远的面前时,发生了出人意料的情况。对溥仪伸出来的手,于静远只予一瞥,就把双手转到背后去了,目光越过溥仪的肩,注视着挂在后面墙上的老挂钟。

在一片哭声,溥仪直接走出了屋子,摇摇晃晃地消失在黑暗之中,没有一个人起身相送,溥仪身边也没有了前呼后拥的随从,从现在起他不再是“皇帝”了。原伪满洲国国务院的日本秘书,看了一眼时钟,显示是零点三十分,1945年8月18日已经到来了。

嵯峨浩子在《流浪的王妃》一书中介绍:“退位仪式一结束,满洲国的要人们一反常态,谁也不愿意留下,纷纷以小镇寒舍常有土匪出没太不安全为借口,竟在一瞬间收拾好细软,向大栗子火车站奔去,车站马上给编好临时列车,把愿意走的人送到通化。留下的只有以溥仪为首的爱新觉罗一家以及宫廷职员,真是‘树倒猢狲散’。”

溥仪第三次退位,宣告13年零5个月的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梦又一次破灭了,伪满洲国正式解体。

1945年8月11日晚上,溥仪就在日本人的带领下离开了伪皇宫,13日来到通化大栗子沟。而他在长春皇宫里的龙椅,已被苏联大兵坐上。

颠沛流离 重获新生

8月18日早晨,张景惠来见退位后的溥仪,开口叫了声“溥大爷”,说在长春还有些公事需要回去处理,然后就跟“溥大爷”挥手告别了。当时这些伪大臣都急于返回长春,大栗子火车站已经水泄不通了。原来他们要赶回去成立一个叫“东北地方维持委员会”的组织,70多岁的张景惠是前伪满国务总理,但他没有绝对把握出任维持会委员长,所以要急于回去为“委员长”的位置争一下。溥仪下令烧掉身边多余的东西,在长春未烧完的电影胶片继焚烧,几十本日记也扔进了火堆,在退位仪式上身着的伪满洲国陆海军上将礼服也化为灰烬,从长春捧来的列祖列宗的牌位也被烧掉了。在火堆前,溥仪跪地大哭。

毓螗回忆说:“8月18日,吉冈通知溥仪,让他到通化乘飞机去日本。这时溥仪命我去取清朝传国的两件宝物:皇冠上的珠和玉玺。当时带到大栗子白手卷箱子有四十多箱,都是绿色的,箱上有白钉。四十多箱宝物中,这两件宝物是我和李国雄两人亲手放在库房最西北角的箱子里的,任何人不知道,这时却找不到了。当时,溥仪逃亡心切,也没追究。就这样,把这两件无价之宝丢失在大栗子了。皇冠上的珠有三厘米长,形状不规则,象颗连根的牙形。”据毓螗回忆,这颗宝珠,从清朝初年就把它装饰在皇冠顶上,一直到溥仪这一代,凡是他穿朝服照的像,都能看到冠上那个用这颗珠子装饰起来的高桩顶子。还有那个玉玺,约有八厘米见方,手握的部分是个坐狮,下部连着个方体玺印。这两件宝物的丢失,与一个叫赵荫茂的人突然失踪有关。

溥仪东行宫

8月18日晚,临时行宫周围没有了往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戒备森严景象了,关东军警备部队撤离,伪满14年间不离左右的日本宪兵们不见了踪影。溥仪要动身去通化,临时行宫的门口挤满了送行的皇族成员,溥仪讲了几句宽慰的话,告诉大伙儿不要着急,自己先走一步,很快就派人接大家去日本,希望大家合衷共济,不要着急。最后,溥仪向佣人们鞠了一躬,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关照,祝大家健康幸福。说到这里,溥仪的声音哽咽了,捂着脸上了汽车,前往大栗子火车站,将皇族扔在了荒山野岭。

车站人员目睹了溥仪离开大栗子的一幕:这里之前来了一个机车,挂着节很好的客车车箱。车站没有布置日军警卫,只见一个细挑的大个通过站台走向车箱,没看见谁陪着他。有人指着他说:“快看!这就是康德皇帝。”大家一看,果然是13日看到的那个人,只是穿着不同。现在溥仪身穿古铜色西装,脚穿黑尖皮鞋,没有戴帽子,神情很凄然。从13日到大栗子,18日晚上逃离,溥仪只在大栗子呆了5天。

8月19日清晨,溥仪的专列抵达通化。空旷的机场上,停放着两架小飞机,其中一架稍微大些,有两台发动机,溥仪、溥杰还有吉冈安直上了这架飞机,另外一架冰机是邮政机,只有一台发动机,连座位都没有,其他几个人就上了这架飞机。上午11点,溥仪乘坐的飞机首先降落在沈阳机场,溥仪一行下机,前往贵宾室,等待另一架飞机的到来。

1962年4月30日晚上7点,在全国政协文化俱乐部,溥仪与在北京朝阳区关厢医院的护士李淑贤举行了结婚典礼。 图为婚后两人在天安门广场。

李玉琴回忆说:“溥仪对我说,他和吉岗等人去日本国,飞机在通化等侯。但飞机只有两架,除了机要人员不能再带人了。他让我等着,说过三、四天就派飞机来接我们。其实他是怕日本人狗急跳墙把他杀了,为了保全自己,把皇后和我以及官内府的家眷都扔下不管了……”

溥仪一行在沈阳机场等了很久,天空突然传来隆隆的飞机声,只见一架架大型飞机依次降落,大家第一反应认为这就是换乘到日本的大飞机。可是,来的却是苏联空军的飞机。原来,苏军跟关东军接洽,在获得安全保障之后,于8月19日分别在哈尔滨、长春、沈阳实施空落,做象征性的占领,溥仪刚刚落地就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苏军正忙着接收机场的导航、警卫室等部门,没有来到候机室。这时,跟溥仪逃难的另一架飞机降落了。其实这架飞机早就到沈阳上空了,机场不给信号,首先让苏军的空降部队落下来。

1964年12月8日,定居在北京的溥仪。

8月19日13时,溥仪一行被带出了候机楼,登上了苏联的飞机,解往苏联远东城市赤塔的一座疗养院。不久,伪满大臣也陆续来了。原来,苏联红军在长春站稳脚跟之后,就把东北地方维持会这些人一网打尽,送往赤塔与溥仪一起软禁,后被押往伯力战俘营。1950年,这批战俘被引渡回到中国,分别处以不同的刑罚。1959年12月4日,溥仪被特赦出狱,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1952年12月4日,溥仪获得特赦。

吉林日报记者 毕玮琳 王春宝 通讯员李广友

{参考资料}

《流浪的王妃》等。

{专家简介}

董新春

男,1962年生,曾任临江市委秘书长、市委办主任,长白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等。现任吉林省地方志学会副会长、白山市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主任。《白山年鉴》主编、《白山市志》总撰稿人。2016年2月,成为吉林省地方志专家团成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